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章 陪我喝几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无尘掐了掐太阳穴,走出了帐篷,看了看没有发现林琳夕的影子。便朝着附近的一个帐篷过去了,那个是林琳夕的休息的地方,林简琴只是不想多看林琳夕。所以一直不愿意跟林琳夕睡在一起。

    “琳夕……还有酒么?”林无尘小声的站在帐外问道,生怕声音大了会吵醒了谁。

    林琳夕撩开了帐篷。笑着说道。“有些,无尘哥哥来的正是时候若是再晚一会儿恐怕真的被我喝光了。”

    林无尘微笑着进了帐篷,四下看了一下。“长风去巡视了?”

    “恩,是的,哥哥怕我冻着。便让我再帐篷等着。”林琳夕这会儿很是殷勤。马上倒了一杯酒递到了林无尘的手里。

    林无尘迟疑一下,说道,“琳夕。不如你给我弄一壶。我回去喝吧。琴儿自己的帐篷里。”

    “啧啧啧,无尘哥哥你果真偏心。琴儿一个人在帐篷,你就心疼。我现在不是也一个人在帐篷?难不成你刚才的酒都给了琴儿喝?”林琳夕说着说着便脸色拉了下来。

    林无尘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说道,“看你说的。怎么会是偏心?长风待会儿就回来了,你不就有人陪着了?”

    “我不管,我就要无尘哥哥你陪着我喝几杯。”林琳夕一副撒娇的样子佯装生气的坐在了木板上。

    林无尘思忖片刻,本就是来跟人家要酒的,随着她喝一杯也无妨,倒是喝完了,她没什么别的要求了,就可以回去看着琴儿了。

    “好,那就依你,来,我们喝两杯。”林无尘嘴角的那一抹温软的笑意,在这冰冷的夜色总似乎显得格外的让人心动。

    林琳夕的嘴角则是勾起一丝得意和奸毒。

    林琳夕倒了一杯酒,欺身过来,说道,“来,我给无尘哥哥端着,你尽管喝。”

    林无尘想着若是随了她的意,赶紧的也就走了,于是便笑着喝了酒下去。

    林琳夕又开始说着些不痛不痒的事情,无非就是林简琴怎么得了父亲的宠爱,林无尘突然觉得有些头晕,浑身的燥热,他的眼中看到的林琳夕此时分外妖娆,这么冷的天,她竟然穿的那么少。

    “来,无尘哥哥,我再敬你一杯。”林琳夕又给林无尘喝下一杯。

    惊鸿岭上,冰冷深夜,帐中酒香,一篷旖旎,情不自禁的缠绵。

    林琳夕马上收拾了一下凌乱的帐内,一脸的狠毒袭上眉梢,她径直到了林简琴所在的帐内,帐内依旧是林简琴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只是此时的林简琴已经是很难再醒过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天意弄人,应随六本来想着暗地里跟着父王的车队回京的,可是刚到惊鸿岭的时候突然遇到了暴雨,也只好耽搁了行程,如此一来,他停歇了几个时辰,才动身。

    站在山巅,看到了远处的火堆,应随六心头窃喜,本来还以为不会这么快便跟上了父王的车队,没想到拼了几个时辰的功夫,倒是追上了,只是这真是有些口渴了,恩,先下去找些水酒,只要不让父王发现便可。

    应随六想到如此,便蹑手蹑脚的朝着那火堆的地方走去。

    以他的功夫,想进哪一个帐篷都不是难事,他只用了些小的手段便过了父王的帐篷,往这边走走,居然发现有个帐篷没什么人。

    他进去一看才大吃一惊,父王的随从里竟然有如此不堪的人,大醉而后,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更是睡得像是死猪一样!

    应随六正想发火,突然想起,自己可是暗自跟随,只是不满意父王给安排的什么狗屁相亲,且不可大声张扬,在一转身,看到了木桌上的酒壶,还好,先拿了这酒水解渴,等到了皇都,父王跟皇上交了拆,他再跟父王说明此事。

    应随六便喝了那壶酒……林琳夕特意为林无尘准备的酒,转身又去了一个暗处,藏好了不要让父王的人发现才好。

    林琳夕到了林简琴的帐内看着那睡得死死的林简琴,得意的笑了笑,咬牙切齿的说道,“跟我作对的人,绝对不会好死!”

    林琳夕使劲儿拖着林简琴朝着山崖走去,为了不弄出甚大的动静,林琳夕费劲了力气将林简琴背了起来。

    眼看就到了悬崖的边缘了,林琳夕恨恨的又是踹又是抽的在林简琴的身体上发泄着,突然从黑影中走出一个人来。

    “何人在捣乱?”这声音在如此冰冷的夜里竟然显得更加的冷了。

    林琳夕浑身打了寒颤,她慢慢的转过身子,若是此事败露,她恐怕连见着太阳的机会都没有了。

    可是当林琳夕看到眼前那个有些醉意站不稳当的黑影的时候,她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还以为是什么人呢,原来也是喝多了的兵勇啊。

    “你是谁,胆敢坏了本小姐的好事,我看你是活腻了!”林琳夕恨恨的骂道。

    应随六冷笑一声,可是他身体内的那种燥热已经让他无法忍受了,他有些支撑不住了。

    林琳夕突然觉得对方的声音有些蹊跷,心中的毒计马上闪过,试探着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应随六浑身的狂躁血热涌动已经无法抑制了,他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伎俩,可是他却不能那么做,看着眼前一个活蹦乱跳咄咄逼人还有些恶毒的女人,还有一个睡得死死的女人,却怎么都不能去做,他心里还想着畅春园里的那个她。

    “哈哈,怎么样?难道你也喝了销魂散调制的酒水?眼前这就有个能让你发泄一下的,怎么样?考虑一下么?”林琳夕恶毒的奸笑。

    哼,林简琴啊林简琴,你也有今日,你硬生生的抢了无尘哥哥的宠爱,现下还不是折在了我林琳夕的手里,我现在已经是无尘哥哥的人了,我本想让你一死了之,眼下却给你找了个好去处。

    既然怎么都是死,留着这清白的身子做什么倒不如方便了那个小兄弟?

    林琳夕蹲下身子,将林简琴的身体往外推了一下。

    应随六急忙退开,他已经受不得刺激,看着女人,他便真的要发狂了。

    “兄弟,你当真不用这尤物?白白的赠与你,你也不肯,何必把自己憋得那么难受?”林琳夕一再的用言语刺激着应随六。

    应随六拔出手中利剑,朝着林琳夕的腿部投掷过去。

    林琳夕一声尖叫,痛的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这时候那些昏昏欲睡的兵勇也醒来不少,突然间,大家发现在树林在树林当中冒出了很多浑身穿着树叶纹着纹身的野人一样的东西出来。

    瞬间,整个营地乱了起来。

    林琳夕哪里还顾得上林简琴和什么黑衣人,捂着伤口,一瘸一拐的朝着帐篷跑,生怕脚步慢了会惨死在那个黑衣人的手下。

    除了悬崖边上没有来敌,就连峭壁上都是一些衣着怪异的人或者什么荡着秋千一样的从天而降!

    老王爷惊醒过来,穿上了铠甲,急忙召集统军,亲自出来看战况。

    林原道更是心急如焚,慌乱不已,他毕竟是个商人是个做文官的,也只是很小的一个文官,虽说见过不少的商场上的刀光剑影,可是真的到了这真刀真枪的时候,他也是六神无主了。

    林长风和林琳夕已经过来集合了,只是不见林无尘的身影。

    林原道很愤怒的说道,“无尘呢!?”

    “大哥许是喝多了酒。”林长风知道妹妹给林无尘温酒,却不知道别的事,本想说的更加严重一些,好让大哥这次抬不起头来,但是看到林原道的神态,他却不敢再多说一句话了。

    “把那个孽障给我拖出来!”林原道有些气急败坏了。

    林无尘一直是他引以为傲的,如今却在老王爷的面前给他丢了脸,真是让他失望极了。

    林长风听了急忙朝着帐中跑去。

    “原道!别再为了这些小事分心,本王马上让统军们迎战,你只需看好了车上的物资。外围的事情,本王处理。”老王爷面不改色心不跳,当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

    现在的山中回荡着一片片的混战声,锣鼓声,嘶叫声,喊杀声,更是映着火堆的无数的刀光剑影。

    林琳夕一直在林原道的身后,打量着远处的悬崖边上,她真想去看看林简琴有没有死,那个黑衣人有没有对林简琴下手。

    林原道一转身,看到了林琳夕一直在瑟瑟发抖,怒吼道,“你去帐中!在这里站着碍事!”

    林琳夕急忙听话往一边跑去,她的眼神去朝着崖边看了好多次。

    她回了帐中,怎么都觉得不妥帖,万一林简琴死不了,岂不是大祸害,她知道林简琴的手段是很厉害的,就在出门之前,娘也是嘱咐了好多次的,不行,不去看看总不能安心。

    这时候林长风突然闯了进来,看着林琳夕抱着双肩,诧异一下,他刚才还真的没注意,妹妹怎么穿得如此单薄,他哪里知道妹妹是做了苟且之事,来不及穿戴好啊。

    “妹妹,你怎么穿的这么少?衣服呢?”林长风问道,脸上很是关心的表情,这才是他同父同母的亲妹妹。

    “哦哦,刚才帐中有些热,脱了衣裳,没想到外面出了事,急着出去就没来得及穿,对了无尘哥哥呢?”林琳夕很是关心的问道。

    “谁知道他在做什么,刚才被爹爹叫了过去,现在正在爹爹帐中吧。”林长风才懒得关心林无尘的好坏死活,最好是没有这个人才好,若是这次的事情真的闹大了,恐怕林无尘一定会被爹狠狠的责罚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