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二章 声泪俱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王爷正在往阁楼上走,见有仆人过来,便自己朝着阁楼上走去。

    林原道见雷峙的神色有些慌张和紧张。便问道,“怎么了?”又朝着后面看看,“三小姐呢?”

    “回禀老爷。云袭和阳森的马车上也没见到三小姐。”雷峙的声音低的连自己都快听不清了。

    林原道的脑子也是一片轰鸣,“什么?三小姐呢?”

    “恐怕……恐怕是。落在惊鸿岭了……”雷峙还没说完。林无尘便急着跑了过来。

    “爹,让儿子回去找找琴儿吧!”林无尘的眸子里已然是含着泪水了。

    “不许!”林原道低声怒吼道,“既然都出来了。还如何能回那个阎王殿!”

    “可是琴儿!”林无尘已经声泪俱下了。

    “没出息的东西!老夫有的是女儿,一个死了还有别的!老夫没哭,你哭什么!闭嘴!这件事先不许提!”林原道心里也是乱极了。

    他不知道怎么跟老王爷说这件事了。

    正巧林长风和林琳夕赶了过来。虽然那兄妹俩也是关心的神态。可是都是做给林原道看的,总不能让爹知道这件事跟他们兄妹俩有关系。

    当林原道的眼神落在林琳夕的身上的时候,已经有了补救的办法了。

    “琳夕!”林原道厉色喊道。

    林琳夕不敢看林原道的那一双眼睛。便低着头过去了。

    “待会儿。你跟我去见老王爷!记住。不许说话。”林原道说完,在两个儿子的惊呆注视下。带着林琳夕进了王爷的房间。

    有惊无险了一场,谪仙镇的王爷一行人也算是安定了。

    林简琴趴在乱石杂草之中。只觉得浑身有些酸痛,像是被捆绑了一样,尤其是下面。

    她挣扎着睁开了眼睛。发现阳光刺眼的很,再打量一下四周,马上心慌了,一眼望不到边的杂草荒地,真是见鬼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林简琴想着站起身来,却无论也动弹不了。

    真是想骂娘了,怎么会在这里?林简琴朝着上空一望,吓得差点把心吐出来,那眼前的峭壁不是一般的高啊,眼见着那高山上层林叠茂的,云雾笼罩。

    林简琴的脑门马上出了一层汗,不会是从那上面掉下来的吧?

    林简琴又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腕,痛,痛得厉害,看来还是活着的,可是为什么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竟然没有死?

    林简琴有些惊讶了,额,老天爷果然是卯足了精神了,不折磨够了她林简琴,是不会轻易的放过了,林简琴这时候在心里盘算着,难道是上一辈子没做什么好事?然后轮回报复?

    “咦?姑娘,你怎么了?”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过来。

    林简琴一惊,刚才看了一个遍还是没人烟的啊,怎么突然冒出一个人来,让她不得不想起了白骨精出现在半山腰的故事。

    林简琴小心谨慎的看了看那妇人,长得一般,很接地气,应该没有什么妖精会把自己打扮成这样吧,林简琴还是没说话,只是盯着那女人,倒不是她不想动,是实在动弹不得。

    “姑娘,你没事吧?”那女人又是上前一步,她的眼神中的质朴和柔和让林简琴稍稍的放下了防备。

    林简琴还是眨了眨那无辜呆萌的大眼睛,仍旧是不肯说话。、

    岂料那女人眼中的同情和可怜更是浓稠了一些,叹息道,“姑娘,你是不是不会说话?没关系,其实……”

    林简琴还没听完对方的话,嘴角便抽了好几下了,这个女人居然以为林简琴是个哑巴!

    “我只是动不了。”林简琴很无奈的看着那个中年女人,只见那女人一身洗得发白的青色长褂长裤上满满的都是补丁。

    “哈哈,原来是这样啊,都怪我不好,还以为你不会说话,是个……哈哈,没事,动不了,我来帮你,你等一下,我的推车在那边。”那女人说完便欣喜的转身去推车了。

    林简琴瞧着,那女人怎么也不像是坏人,心里想着,不管怎么样,能活下去就行,早晚得找回去,她只记得喝了林无尘送的酒便头疼的厉害,以至于后来完全记不得了。

    那女人推着车过来了,很是小心翼翼的将林简琴抱到了车上。

    林简琴问道,“额,请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八月十三,怎么了?姑娘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那女人很是亲切,似乎在跟自己家的人说话一样。

    林简琴嘴角又是一抽,怎么就八月十三了啊,她明明记得那天到了惊鸿岭是八月初十啊,难道这三天她就是那么暴露在阳光雨露之下?天啊,这是得多大命?真要是碰上豺狼虎豹的,怕是连全尸都没有了。

    “姑娘?”那女人似乎根本不会想到林简琴是从那悬崖上掉下去的,想着也是走迷了路晕倒的,“你没事吧?”

    林简琴看了看那女人,抿了抿嘴巴笑着说道,“没事没事,多谢大姐相救,这恩情我以后……”

    “哈哈,什么?你叫我什么?”那女子当下就停下车子掩着嘴巴笑起来。

    林简琴一愣,半天才问道,“有什么不妥么?”

    “你看上去不过也就十三四岁,怎么能叫我大姐?”那女子边说边笑,林简琴看得出,这是个直爽性子的人。

    “额……”林简琴本来想着人家救了她,她恭维一下人家年轻貌美也算是好事,没想到这女子居然笑得肚子疼。

    “我都三十岁了,要是有孩子,早就是十来岁了,你叫我一声姨才算是刚刚好。”那女子笑的浑身没了劲儿,坐在地垄上笑着说道。

    林简琴听了之后小脸儿红了一会儿,不好意思的叫道,“姨……”

    “叫我洛姨就行,恩,看你这小身子骨,赶紧的趁着太阳还不热,赶紧的把你推回家,给你弄点吃的,姑娘是不是半天都没吃东西了?”那个女子很是亲切质朴。

    让林简琴那颗紧绷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似乎她活了这么久从来没这么放松过,周围漫山遍野的新绿,郁郁葱葱的野草都是齐腰的高,曲折的小路在一片茫然新绿中穿梭,若是俯望,倒是像极了一条穿梭在茫茫绿海中的银蛇。

    林简琴苦笑一下,怎么说好呢?说她林简琴在外暴放三天三夜,人家信么?没准听完了这话,人家都吓得没影儿了。

    “恩,洛姨,还真是有些饿了,额,我叫……”林简琴刚想着说出自己的名字突然想起了自己被害的事情,若是这么突兀的说了出去,万一有人来这附近搜寻,就麻烦了。

    那女子真挚的眼神,质朴的神情看了看林简琴,笑着说道,“你这姑娘,不会是饿晕了,连自己叫什么都忘了吧?”

    林简琴佯装羞赧的笑了笑,“我叫越月。”

    林简琴斟酌了一下,才取了娘的名字的前两个字,如此一来,便会安全多了。

    “恩,名字倒是好听,听上去文绉绉的呢,我们洛姬村的人没有几个识文断字的,取得名字也是土气的很,洛姬村离着镇子远,平时一年到头也就是去上两三回,毕竟山路不好走。”那女子兀自的说着。

    林简琴只边听边会微微的笑笑。

    女人的力气很大,脚力也好,没有多一会儿便进了村子了。

    “咦?洛青丝,你不是去割猪草了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从远处传过来,那声音相当的洪亮高亢,林简琴一再怀疑自己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嫂子,不瞒你说,我刚到了那绝龙山下,便看到了这姑娘……”洛青丝的语气尽是喜悦,说着便朝着躺在推车上的林简琴努了努嘴。

    前几年接着便听到了那远处的女子说道,“怎么样,前两天你还说左眼皮跳的厉害,今天就有喜事进门了?以后再也不用自己觉得闷得慌了。”

    林简琴一怔,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个没完了,不会是进了什么贼窝了吧?难不成自己会被做成人肉包子?想想都觉得浑身惊悚。

    林简琴又看了看洛青丝,实在从她那质朴厚道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林简琴见洛青丝也在看着她,便微微的笑了笑,她不知道自己当时那个微笑是多么无奈多么假了。

    “姑娘,不怕你笑话,我是个不吉利的人。”洛青丝这么说着,眼神中多了一丝伤怀的情感。

    林简琴心里吓坏了,难道真的被自己猜中了?

    这是要揭开那神奇的面纱了?天啊,林简琴现在恨不得自己的身子能好一些,能跑多远算多远,这荒郊野岭的,怎么就会有好心人?都怪自己太大意了!完了完了,这回好了,报仇成不了,自己都不知道能活不能活了。

    “洛姨……我……我不想……”林简琴不知道怎么了,真想马上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她在林府的遭遇全说一遍,然后博得人家的同情,让人家能够让她活到了把仇报了再说接下来人肉包子的事情。

    “越月,你既然来了洛姨这里,便不能走了。”洛青丝很是严肃的说道。

    林简琴完全傻了,她猜中了开头没猜中结尾,居然这么快就被人家拒绝了!

    林简琴连哭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声音了,她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却一点哭声都没有,想她林简琴也算是聪明一世的人了,怎么就着了道被人害的坠落山谷,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是哪个王八蛋说的骗人的鬼话?眼下她林简琴就这样被人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