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三章 扫把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越月,不怕你笑话,洛姨是个扫把星。刚进了门就把丈夫克死,当然也没孩子了!公婆嫌我晦气,让我搬出来独住。却怎么都不肯让我再嫁……”洛青丝的声音有些哽咽。

    林简琴突然睁大了眼睛,她怎么感觉事情还有转机呢?

    “我无儿无女。日子清苦倒是不怕。只是没个说话的人,却是生不如死,现在你来洛姨的家里。就当是自己的家,哪一天你找到了你娘,你再回去。洛姨绝不拦着你!”洛青丝硬生生的把眼里的泪珠全部忍住了。

    林简琴张了张嘴。嘴角抽搐一下,她好想再说一次,猜中了这个开头没猜中这个结尾。

    正巧这时候洛青丝推着一直惊呆的林简琴往小胡同里走去。

    “你个扫把星!下地那么晚。回来却这么早?今天的猪草呢?!告诉你。要是今天割不了后院那筐。老娘然你难看!”一个老太婆的恶毒的声音传过来。

    林简琴顾不上看洛青丝的脸色,只循着声音看去。只见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人,一脸的横肉。胖的连下巴都跟脖子分辨不出来了,一身青布衣裳,虽说料子不好。却看着崭新。

    洛青丝见到那老妇人只低下头,一句话没有的悄悄地从她身边走过。

    林简琴很是纳闷,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天敌之斗……婆婆和儿媳妇?

    洛青丝一路低头,等离着老妇人远了一些,这才加快了步伐。

    洛青丝看着林简琴那疑惑的眼神,却笑着说道,“不用理会她,她是我婆婆。”

    林简琴朝着远处撇了撇嘴说道,“洛姨,你不说我也看得出,哼,这种刁人,就是欠收拾!”

    洛青丝听了林简琴的话,顿时也是满眼的不可思议,说道,“越月,你这话……额,可不能这么说,这里的村子虽然没那么富贵,可是长辈就是长辈,晚辈是不能喝长辈顶嘴的。”

    “呸呸呸。难不成她一个长辈,让我吃狗屎粑粑我也得照做?”林简琴气呼呼的坐着。

    原本以为洛青丝是坏人,这会儿看来,林简琴算是明白了,洛青丝就是个开朗的傻大姨,新婚丧父,被公婆百般刁难,唉,人生为啥那么多的不如意?

    正当林简琴想着日后该怎么打算的时候,一个用破旧的篱笆围成的院落出现在她的眼前。

    很是破旧的两间矮房子,但是却被收拾的很干净,这小院子里种着各种蔬菜和花儿,虽然破旧简陋,但是不失一点世外桃源的感觉。

    “越月,洛姨就住在这里,房子破了一些,你不要嫌弃。”洛青丝有些尴尬的笑意挂在脸上。

    林简琴俏皮的笑了笑,“怎么会?洛姨,这里可是比绝龙山下的草地上好了不止一百倍呢。”

    洛青丝听了林简琴的话,这才高兴了起来,笑着说道,“洛姨先把你抱进屋里炕上,你歇一会儿,洛姨给你弄点吃的,只是洛姨穷没什么精贵的米面。”

    “嘿嘿,有吃的就不错了,我怎么可能挑三拣四的呢,洛姨你真是好人。”林简琴那副天真无邪的摸样,任凭谁看了都会怜爱吧。

    洛青丝的爽朗又上来了,似乎刚才的不快她都习以为常了,便大笑道,“就是,不挑食的才能长的好呢,你等着,我去弄点吃的。”

    林简琴微笑着点了点头,见洛青丝出去了,她便扒着那简陋的石块堆砌的窗户往外看了两眼,洛青丝的只在一个直不起腰来的小窝棚里,她抱了一些干柴过去。

    林简琴又见洛青丝只很轻松从从小院子的菜园子里摘了些青菜,又利落的拿到了水池边冲洗一下,脸上带着喜色的进了小厨房。

    林简琴看着洛青丝,本来是怕她会在饭里做什么手脚,可是看着眼前的这个情形,怕是不会了,要是洛青丝有钱买毒药,还不如改善一下伙食呢。

    林简琴叹了一口气,心里想到,怕是要吃些日子的清汤寡水了。

    林简琴又转过身,继续的看着洛青丝,只见洛青丝眉头蹙了一下,林简琴有些纳闷,便看着洛青丝快步的走到了一个镶嵌在墙壁上的竹筐前,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迟疑了好一会儿,又伸出手,林简琴见洛青丝迟迟不肯伸手,难道这里面有什么事?

    正在林简琴诧异的时候,见洛青丝的脸色严肃起来,她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这才伸手进去。

    林简琴目不转睛的看着洛青丝的手,却发现,在洛青丝出来的手里攥着一枚鸡蛋,那鸡蛋很小很秀气洛青丝攥着鸡蛋的样子很是小心谨慎,生怕那鸡蛋会突然之间飞了,或者跑掉一样。

    林简琴扒着窗户看着,心里想着,洛青丝一定是在纠结到底会不会把这个鸡蛋给林简琴吃吧,对于洛青丝来说,这个鸡蛋怕是算得上她的家当了。

    洛青丝咬了咬牙,便朝着小厨房走了过去。

    林简琴扭过身子,靠着冰冰凉的石块墙壁上……墙壁只有一层洗的发白的看不出花色的花布遮盖着。

    对于一个陌生人,能有如此的善心,林简琴觉得自己之前的奇怪的想法似乎有些龌龊了,她捉摸着,回去报仇找出害她的人是一定的,但是眼前还是先养好了身子吧,在洛姬村养身子的这段时间,一定要帮洛青丝过上好日子才算不枉费这个女人的救命之恩。

    林简琴翻了一下身子,一阵剧痛传来,刚才还不觉得身上这么痛,只是不能动弹,这会儿似乎恢复了知觉之后倒是疼的不能动了,只稍稍的动一点,便钻心的疼。

    林简琴就那么坐着,一动不敢动,等着洛青丝进来,她再让洛青丝帮忙。

    林简琴想着这一切,发誓一定要找到那个害她的人,不把对方碎尸万段,她决不罢休。

    林简琴想着仔细的回忆一下当时发生了什么情况,可是只要一回忆当时的场景便头痛欲裂,恶心的要吐了。

    眼角缀着晶莹剔透的泪珠儿,那浑身欲裂的疼痛让她有些忍不住了。

    “越月!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端着一碗蛋花汤进来的洛青丝紧张的急忙将碗放在旁边的破木桌上,一步跨过来,坐在了林简琴的身边,有些心疼却又不敢碰触林简琴的盯着她问道。

    “我……没事……”林简琴忍着痛,缓缓地说道,她不想给人家太多的拖累。

    “怎么没事?都痛成了这个样子啊!要不要洛姨去请个郎中?再不然你吃点蛋花汤?要不,我去给你拿毛巾蘸水擦擦?”洛青丝满脸的焦虑。

    林简琴勉强的笑笑,“没事,就是摔了一跤,休息一下就好了。”

    林简琴现在是身无分文了,衣服都是破烂不堪的,还是洛青丝找了自己的一件旧衣裳给林简琴穿的,再让洛青丝花钱请郎中,林简琴有些于心不忍,因为洛青丝家里的情况,林简琴都看在了眼里。

    洛青丝又是心疼的问了一句,“越月,你要是不舒服一定要说啊,我以往不舒服的时候都是孤零零的没人理会,深知身子不舒坦拖着的痛苦。”

    林简琴虽然浑身的难受,可是听了洛青丝的话,她没有去认真的理解洛青丝所说的有病早点医,而是深深的觉得这个女人的痛苦的遭遇实在让人同情。

    林简琴被喂了些蛋花汤,虽然这东西一点油水都没有,但是已经算是洛青丝的过年饭了,林简琴想起了在林府那些日子,什么吃的都是随便的,只要说得出来,基本上都是吃的到了。

    林简琴看着洛青丝瘦削的脸,有些轻微凸起的颧骨,心里总是有些过意不去。

    “洛姨,你也吃点吧。”林简琴想着用手把洛青丝手里的汤勺推给洛青丝吃。

    洛青丝急忙说道,“不不不,我不饿,再说了,这个我也吃过了,早上才吃过的,你吃了吧,你吃了还能养着身子,洛姨也没什么别的好吃的养身子。真是……”

    “洛姨,您对我真好。”林简琴发自内心的觉得洛青丝真是好人,她明明自己舍不得吃,可是却要装作自己吃过了的样子。

    “看你说的,你能来家里住着,洛姨高兴还来不及呢。”洛青丝笑着说道。

    这一大一小后来倒是说说笑笑的,眼看着太阳到了正午,可是这里依山傍水,丝毫没有燥热的感觉,没有聒噪的蝉鸣,却是一片鸟语花香,那清脆婉转的鸟鸣,回荡在山间,甚是好听。

    下午的时候林简琴实在的困乏,便睡着了。

    林简琴在这里算是逃过一劫,应随六的境遇却是糟透了,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山洞里,然后探出头才发现,这山洞上看不到顶,下看不到底!

    应随六更是浑身的酸痛,心里狠狠的骂道,若是再见了林原道,他绝不会轻饶了那老狐狸,居然有个小畜生一样的女儿!跟父王说了,父王势必会让林家满门不得幸免,可是他心里还惦记着畅春园里那个古灵精怪的臭丫头。

    应随六没有跟父王一起离开积羽城,就是因为听说林简琴身体虚弱,本来是从基元道长那里拿了一颗养生丸的,然后再回到林家听说父王已经出发了,便将养生丸放在了畅春园的窗台上,希望那臭丫头睡醒了能看到。

    应随六曾经问过老王爷,是不是林原道也会带着人手,老王爷说的是林原道带了不少的有高深功夫的人,应随六这才放心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