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四章 一门好亲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王爷曾经旁敲侧击的问过应随六,说是林原道给介绍了一门好亲事,可是老王爷却没说是林原道的小女儿。这一下子让应随六误会,以至于最后勉强追上了老王爷的车队也不愿上前去相认。

    应随六看着那直上直下,云雾缭绕的山涧。实在有些触目惊心让人畏惧,可是在这里等下去就是死路一条啊。这里没有什么吃的。偶尔有只野兽进了山洞也就罢了,没有火石,难道吃生的?

    应随六现在极其后悔。当时他意乱情迷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吼叫,眼睛却看不分明是不是贼人了,以至于他把持不住做了什么事情。也是记不住了。只要一回想,脑门便裂开了一样的痛的难受。

    一只飞鸟突然闯了进来,却不料梦的冲进来之后一头撞在了硬石上。立刻便血溅当场了。

    应随六饿得难受。可是看到那血刺呼啦的场面。再闻着那一股子的腥味儿,他没等再看第二眼便转身呕吐去了。

    只得接一点山洞罅隙岩石缝中的水滴来充饥了。

    他在思索着。若是不出去,真的要饿死在这里了。想他堂堂的当朝小王爷,也算的上是功夫高深,智慧过人。无奈却被困在这山洞!传出去,岂不是被人笑死?

    应随六眼神中的冰冷似乎跟那山洞外的云雾纠缠到了一起,他思索着该如何从这里出去。

    林简琴也好,应随六也罢,纵然都活着,可是远在谪仙镇的老王爷和林原道却不是很心安了。

    老王爷虽然心中有些疑虑,可是他深信,他流千慕的儿子不是一般的凡夫俗子,就算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或者暂时找不到他这个爹,也会想办法找下去的。

    林原道却不同了,他心里非常的痛恶,本来培养了林简琴那么久,马上就要见分晓,是不是林家能够飞黄腾达一步升天了,这个时候林简琴却不见了。

    林原道是个心思狡诈又缜密的人,这也是他多年经商历练出来的,他觉得这件事绝非这么简单,为何偏偏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回来了,只有琴儿没回来?

    林原道便让石峙去把林长风叫来,毕竟最后的那个紧急关头,是林长风负责把几个兄妹聚拢到一起的。

    林长风刚刚躺下,他也是惊吓的过度了,他跟着父亲也见过不少的世面,可是像是惊鸿岭的这次,他恐怕到死都不想再见到了,简直是太可怕了。

    “二公子,老爷找你过去。”石峙在房门外敲了敲门,轻声说道。

    林长风本来就悬着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听了石峙的话,这才平静下来,但是又警觉的问道,“爹找我什么事?”

    “回二公子的话,老爷没说,只说让奴才过来请二公子。”石峙很是恭敬的说道。

    林长风听到这里也知道问不出什么来,便懒懒的说道,“你去吧,我马上就上去。”

    林长风来到了林原道的房间的时候,林原道正在木椅上端坐着,这一下发生了很多的事,林原道不得不在最短的时间内缕清了思路,不然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必然是没有能力应对,没有升官发财做了替死鬼可就不值得了。

    “长风……”林原道并没有抬眼看刚刚进来的林长风,而是压低了声音的说道,“琴儿的事,你也有份吧?”

    林长风一听大骇,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他承认他有私心,不想着救林简琴,因为林简琴到了林家,给林静影找了不少的麻烦,再就是林简琴在林原道的眼里出尽了风头,俨然在林长风和林无尘之上,可是无论怎么样,他还是不敢违背林原道的。

    “爹!儿子绝对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儿子当时去找了一圈,确实没看到琴儿妹妹的,当时的情况很是混乱的,若是我们不抓紧时间离开……”

    林长风已然是有些颤抖了,他生怕林原道再多说出什么,他心里明白的很,自己的爹爹是个手段狠辣的人,不管是不是老爷子的骨肉或者手足,但凡是妨碍了老爷子,他绝不会心慈手软。

    “你说的可是真的?”林原道扭过脸,一直盯着跪在地上,不敢有丝毫疏忽的林长风。

    “爹爹,儿子万不敢撒谎!”林长风已经是头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了。

    林原道瞟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颤抖的林长风,缓缓地说道,“长风,爹只不过就是问问,你何必这么惊怕,起来吧,地上硬,你的腿伤还没好,不用这么拘着。”

    林原道的语气的缓和,让林长风这才敢抬起头来看了看林原道,“爹,我当时只是看到了大哥的,就连琳夕也是自己跑过来的,是不是琴儿害怕然后藏在了哪里不肯出来?”

    林原道眉头只稍稍的蹙了一下,“这件事再说吧,你先回去休息吧。”

    林长风见林原道如此说,闷在心里的那句话始终没说出来,趁着这个机会,让爹怀疑一下大哥那就好了,毕竟这次受到了野人的袭击,爹已经对大哥有了责备的意思了。

    林长风出来之后,便慢慢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林原道低声问道,“石峙,长风回去了?”

    石峙从门外进来,回答道,“回老爷的话,二公子已经回去了。”

    “把琳夕给我叫来。”林原道幽幽的说道。

    石峙迟疑一下,还是应了声,转身快步的离去。

    石峙实在搞不清楚,二公子和二小姐的房间隔得不是很远,何不让二公子去叫一声?

    主子的心思实在是难以揣测,石峙也赶快的去办事。

    “二小姐……老爷让您过去一趟。”石峙依然很恭敬的在林琳夕的门口说道。

    林琳夕正在梳理自己的头发,那夜里的混乱,她实在是吓坏了,可是不管怎么样她活着出来了,而且她知道了林简琴没有出来之后,心中大喜,现如今无尘哥哥也出来了,何不趁机抓住了无尘哥哥的心?

    “恩?爹爹叫我?”林琳夕很是骄纵,从小便看不起下人的,所以每每说话,语气都是鄙夷的。

    “是的,老爷在房里等着您,请您速速过去。”石峙尊敬的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你回去吧。”林琳夕很不耐烦的说道,一边照着铜镜中把一枚玉簪插好,一边寻思,爹爹这会儿找她会有什么事?难道是林简琴没出来,为了堵住老王爷的口,要她林琳夕嫁给小王爷?

    顾不得想那么多了,林琳夕急匆匆的去了林原道的房间,她虽说骄纵,可是在林原道的面前还是要顺从的,因为在林家,那是林原道的一言堂。

    林琳夕很是小心谨慎,之前出嫁的那件事已经让林原道对她很是不满,现在说话更是要小心谨慎,虽然她不知道林原道带着她出来的本意,可是她却琢磨着林原道之所以带她出来,一定是有什么用意的,只是现在她还没有琢磨出来而已。

    “爹,您找我?”林琳夕小心翼翼的敲了敲林原道的房门,轻声问道。

    “恩进来吧。”林原道的语气似乎让人也听不出什么不妥,林琳夕一直惊醒着,在林原道的面前她的原则就是少说话,因为她很清楚,自己是个口无遮拦的人,若是在林原道的面前说错了什么话,后果往往是她想象不到的。

    林琳夕进来之后便站在那里,林原道不说让她坐下,她也是不敢动的。

    林原道只用余光瞟了一她一眼,便阴厉的说道,“琴儿的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林琳夕瞬间愣住了,她有些要疯了的感觉,难道那天晚上她在酒里下药,又把林简琴拖到了悬崖边上,还故意刺激那黑面男子夺了林简琴清白的事情都被林原道知道了?

    林琳夕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她的脑门抵着地面,脸色已经是惨白了,嘴唇不断的哆嗦着,脑门上的汗珠子已经倒着流进了那刚刚用梳头水梳好的头发里,她一动不敢动,她不知道林原道会不会一怒之下把她杀了!

    “我在问你琴儿没有上马车的事,是不是跟你有关!”林原道低吼一声。

    林琳夕那颤抖的身躯突然镇静下来,她听到林原道的问话,心里顿时从死亡的边缘转悠回来了。

    “爹爹,我虽与琴儿不是很和,但是也绝不会不顾及着林家的大事,娘跟我说过的,您把琴儿许给了小王爷的,所以即便女儿再怎么糊涂也断断不会把琴儿……”林琳夕跪在地上说道。

    还没等林琳夕说完,林原道狠狠的瞪了一眼趴在地上大气不敢喘的林琳夕,他从这个女儿的小时候便不喜欢她,总觉得这个女儿有些泼辣的轻狂,一点大家闺秀的德行都没有。

    “你说的话,我能信么?”林原道猛的拍了一下桌子,那桌子上的茶碗打着转的晃悠着,茶水撒了一桌子。

    林琳夕身子都快瘫在地上了,但是她的意念在支撑着她,只要爹问的不是下药和拖到悬崖边上以谋陷害的事,无论如何,爹都能放过她,因为这次爹带着她出来,似乎有别的用意,可是却一直还没有什么动作和反应。

    林琳夕吓得哆嗦一下,牙齿硬是生生的咬在了嘴唇上,一股咸腥的味道充斥着她的味觉。

    “爹爹,女儿敢对天发誓,琴儿没能上得了马车,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林琳夕说到这些,却也不敢再把誓言说的更加的毒辣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