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五章 无尽的关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原道看了看趴在地上的林琳夕,毕竟也是自己亲生的,就算是再不怎么待见。还是要留着有用的,便说道,“既然没有关系。你何必吓得这般模样?为何不站起来?”

    林琳夕急忙说道,“爹爹不叫女儿起身。女儿不敢起身。”

    “你站起来吧。”林原道站起身来。背着手,走到了窗子前面,他轻轻的推开了木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琳夕。人活着就要有或者价值。若是哪一天别人都觉得这个人活着没什么价值了,那她活着也就真的没什么意思了。”

    林琳夕战战兢兢,她从小就见识了林原道的狠毒专横。更是把娘对爹的那些心思和手段记在了心里。所以她自从懂事起。便不喜欢爹爹那样的男子,而是喜欢无尘哥哥那种温暖的柔和性子。没有爹的那种冷漠,是一种无尽的关怀。

    林琳夕这才小心翼翼的缓慢的站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惊吓过度,磕到了膝盖,站起来的时候觉得很疼。可是林琳夕只能咬着牙,等着林原道继续训话。

    “爹爹说的,女儿就记下来,会好好的思量。”林琳夕恭敬的说道,可是心里却有些不平衡了,凭什么她这个嫡出的女儿倒是不如一个下贱胚子庶出的好?林简琴却是比她清纯空灵,可是林简琴哪里有她的妩媚?

    “你既然这么说了,那便回去自己好好的琢磨一下吧。”林原道没有回头,只是招了招手。

    “那,我先回去了,爹爹若是有事,便吩咐。”林琳夕说完便施了礼,退了出去。

    出了林原道的房间,林琳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差点就昏死过去,真是被吓的难受了,恐怕林原道多问一会儿她,真的会不能自圆其说了,她眼下正在琢磨着以后怎么蒙混这件事呢。

    林简琴死了真是好极了,可是怎么才能让爹爹不疑心,林琳夕想的头都大了,蹒跚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刚刚走到楼梯旁,她突然见到了正站在阁楼往外眺望的林无尘,瞬间便一丝喜气浮上眉梢,仿佛膝盖上的痛,瞬间好了许多。

    “无尘哥哥,你在这里做什么?还累不累?”林琳夕很是热情的边说边朝着林无尘走了过去。

    林无尘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依旧很是失魂落魄的神情,看着窗外那一湖碧水。

    林琳夕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了一下,她疑惑的看了一眼林无尘,发现林无尘的眼神有些呆滞,便放缓了步子,轻轻的走到了林无尘的身边。

    “无尘哥哥,你在想琴儿?”林琳夕虽然心里很讨厌提起那个名字,可是就算她不主动说,待会儿还是会听到那个名字从林无尘的嘴里说出来,倒不如自己先说,省的无尘哥哥说一次那名字便会挂念一次。

    林无尘没有看林琳夕,只是看着外面轻轻的点了点头。

    “没事,琴儿福大命大,在晴雪巷子贫民窟那么多年,不是活的好好的,所以这次……”

    “这次不同往昔,就算是日子过得苦一点,她还有三娘的疼惜,眼下却不知道是不是……”林无尘突然哽咽了一下,“我希望她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林琳夕一愣,讪讪的看了林无尘一眼,漫不经心的带着醋意的问道,“咱们可是被野人袭击了,琴儿能逃得过野人?若是逃不过,想必野人也不会轻易的放了琴儿那么水灵灵的姑娘。”

    林琳夕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因为她看到了林无尘脸上的泪水,长了这么大,她从来没有见过无尘哥哥流过泪,更不用说为了哪个女人,而如今无尘哥哥却为了林简琴流泪,她从心里嫉妒的要死。

    “闭嘴!”林无尘眸子里闪着晶莹,还有浓浓的恨意,“不管琴儿如何,她都是琴儿,只要她活着!”

    林琳夕心里都要气炸了,她心目中的无尘哥哥经能够这样说,那她这个上赶着把自己清白主动献出来的人又算是什么?

    “无尘哥哥,难道我在你心里……”林琳夕有些气急败坏了。

    林无尘却没有再在窗前停留,甩开大步便离开了。

    林琳夕看着林无尘的背影,流下了痛恨的泪水,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会让你后悔的!”

    谪仙镇上的一切都平静安详如往常一般,他们都不知道这小小的镇子上竟然住进来了一位位高权重的王爷。

    太阳挂在西山上,一片血红,染遍了半边天,这谪仙镇一丝风都没有,可是洛姬村却不同了,那里凉风习习,吹在人的身上舒适极了。

    林简琴这一觉便睡了一下午,等她醒来的时候,却听不到洛青丝的动静,便喊了一声,还是没人应答,她努力的趴到了窗台上,外面的景色果真是美极了。

    姚红魏紫鹅黄嫩粉的花儿,含羞若娇娘,那水灵灵的绿叶子被西风吹过,娇滴滴的垂下了头,待风儿一过,便又站了起来,巴望着周遭的一切是否有变化。

    那有些破旧的竹篱笆,看起来有一种清素的沧桑感,而那长满了青苔的石头墙壁却有着厚重的历史沧桑感,偶尔从空中掠过的鸟儿,清脆的一声,叫的这夕阳西下的时候更是清净了。

    林简琴正在看着屋外的美景,突然听到了一阵大骂声,甚是难听。

    “你这扫把星丧门星,除了偷懒就是耍滑这一天都过去了,你割的猪草呢?也不知道是哪个没心肝的把你生下来祸害我们家的人!”老太婆的骂咧咧的声音回荡的胡同里,跟着眼前的美景真是大相径庭。

    林简琴不禁的撇了撇嘴吧,这老太婆真是个疯婆子。

    林简琴又接着听,都被人骂的这么难听了,洛姨还能不还击?

    林简琴竖起了耳朵听着,结果接下来的声音让她更加的无语了,“你这扫把星下凡的狐媚子,这么晚了回来割了这么一点猪草,是不是跟哪一家的野男人鬼混了?你对得起秦川么你?你给我说,你到底是不是跟哪个野男人滚草窝子去了?”

    林简琴的下巴都快掉下来,这老太婆还真是没羞没臊啊,怎么能这么骂人啊,简直是骑到人家的脖子上拉屎了。

    要不是浑身不能动弹,林简琴真是忍不了这种人这么张狂啊。

    外面的骂声越来越近了,林简琴一愣,这难道是要骂道家里来?

    “洛青丝,你给我小心着,要是我发现你在家里藏了野男人,你看看我不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老太婆实在是嘴巴太臭了。

    依旧是听不到洛青丝的声音,林简琴真是坐不住了,怎么天下能有这么欺负人的人啊,看来婆媳关系不管是什么时代什么时空真是一道难以跨越的天堑沟壑了,可是话又说回来,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

    这时候只听到一声沉重的竹筐落地的声音,林简琴扒着窗户看到了洛青丝把一个装满了猪草的竹筐放在了地上,干着自己手里的活,不管老太婆在那跳着脚的又吼又叫。

    林简琴继续看着,这老太婆到底是何方神圣,难道真的是猴子请来的?

    只见老太婆点着小脚,黄豆粒一样又小又圆的眼珠子一番,便朝着镶嵌在墙壁上的竹筐走过去,伸进手抹了半天,突然又骂起来,“好啊,你这个贱货,不光不好好干活,连鸡蛋都偷吃了?我每天来一次,鸡蛋每天一个,这你都敢偷,说!你还背着我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洛青丝嘴角翕动一下,还是没说话。

    “说不说!”老太婆气急败坏,不管不顾的随手抄起一把扫帚便朝着洛青丝的身上头上砸过去。

    洛青丝只紧闭双眼,并不躲开那扫把。

    看的林简琴都心疼了,她在屋里喊道,“你能不能闭嘴?!鸡蛋是老娘吃的!”

    洛青丝满脸的惊愕,看着屋里又看了看老太婆,急忙往屋里跑,她可不想让林简琴受了委屈,现在的林简琴这么说话,势必会招惹了老太婆,可是林简琴又不能动,肯定是要吃亏的。

    老太婆先是一愣,后来冷笑道,“原来你不光找了野男人,孩子都这么大了,都带回来了?啊?”说着这些老太婆便三步并作两步的赶上去,一把拉住洛青丝,使劲儿往旁边一甩,洛青丝一下子没站稳,愣是摔了一个跟头。

    “你给我闪开!”老太婆踹了一脚挡住了她去路的洛青丝,直接冲进了屋子里。

    可是她看到了那超凡脱俗空灵清纯的女孩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叉腰骂道,“你是哪里的小兔崽子?来我们家撒野?”

    林简琴也是稍稍愣了一下,不晓得脑子里突然闪现了老王爷和林原道的谈话,又想到了喜悦和小侯爷,突然就脱口而出,“老娘是天王老子,今天你若是敢造次了,看哪一天我家里来了人,弄不死你!”

    老太婆一愣,可是瞬间她便奸笑道,“你是天王老子?我还是玉皇大帝呢。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太婆见的林简琴的长相便觉得不是一般的人,可是看着对方的穿着又不像是什么富庶小姐,心里还是稍稍的放宽了些骂的。

    “哼。”林简琴觉得说多了反而会漏了马脚,便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那老太婆看了看林简琴,又拉着洛青丝出了门,在院子里小声地问道,“她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