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六章 或大或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其实……我也不知道她的来历,只是在绝龙山下的草窝子里看到的,她正在昏迷……”洛青丝看着老太婆那奸诈的眼神。只好实话实说。

    “那你在草窝子里看到她的时候她啥样?”老太婆一边低声的询问一边不停的往屋里瞄。

    洛青丝皱了皱眉头,思索回忆着,“衣服全破了。可是看着那衣服到是很贵的样子,不跟我这粗布的一样。像是绸缎子的。额……”

    洛青丝说着这些,已经从老太婆的眼神中看到了异样,她自己也意识到。难道那姑娘不是晕倒的?就是啊,衣服破成了那样怎么可能是晕倒?

    “行了,这次的事。我就给你记着。下次要是我发现鸡蛋再丢了,看我不打死你!”老太婆又骂骂咧咧的朝着屋子里瞟了一眼,踮着小脚儿离开了。

    洛青丝也有些狐疑了。难道这件事真的有什么蹊跷?

    林简琴在炕上靠着墙。也是心里没底了。要是那老太婆玩硬的,吃不了兜着走的真就是她林简琴了。

    可是洛青丝的心里还是觉得只要能让这个姑娘在这里多带一些日子。她心情就好,便想着。等熟悉了再问也不迟,毕竟现在还是有些生疏的,可能有些事不好说。

    防人之心。人人都有,或多或少,或大或小而已。

    洛青丝转身进了屋子,见林简琴脸上的神情有些紧绷,便笑着说道,“越月,你想吃点什么?天黑了,洛姨给你弄点吃的。”

    洛青丝虽然这么说,可是家里除了绿叶子菜便是些红果子菜什么西红柿之类的,要说米面,她自己也是将近一个月没看见了,所以甭说一天五大筐的猪草,就是三大筐,她都是勉强来做。

    林简琴见洛青丝一个人进来,又急忙朝着洛青丝的身后瞟了一眼,见没人跟进来,便用眼神看了看洛青丝。

    “你放心,婆婆走了。”洛青丝的笑意温暖质朴,让人看了心里很是舒服。

    林简琴这才松了一口气,现在林简琴深深地感到,对付老太婆那种蛮力的用无礼和武力解决问题的人,她也算是有些林郎才尽毫无用武之地了,看来得想个办法,那个老太婆一定是个心眼儿多的人,不会再有什么别的坏心思来害林简琴?

    “洛姨,你婆婆一直这么对你?”林简琴小心翼翼的问,毕竟这是人家的伤心事,若是问得多了,也是不好。

    没想到洛青丝淡淡一笑,“十多年了,都习惯了。我的看看给你做点什么吃的。”

    林简琴抿了抿嘴巴,她的身体本来就虚弱,再经历这次被野人袭击坠落山崖,三天三夜没有进食,嘴巴上已经起了一层皮了。

    洛青丝看了看林简琴的面色,说道,“瞧你的脸色,洛姨再不给你弄点吃的,真怕你是长不高了,耽误了以后嫁人可就不好了。”

    林简琴看到洛青丝脸上的轻快的笑意,心里的所有的不痛快减去了很多。

    “洛姨,辛苦你了,若是真的有来日,我会报答你的。”林简琴这句话绝不是虚伪,是出自内心的深处。

    “啧啧啧,你这姑娘,还真是腼腆,没事,你就当这是自己家。”洛青丝说完便拍了拍刚才被老太婆拉了一下摔倒在地上沾的土,把面颊上的碎发往耳朵后面捋了一下,便出了门。

    林简琴心里多多少少的有些不是滋味,这下真是给人家找麻烦了,还是尽快的想点办法帮人家把日子过得好一点吧。

    林简琴想到这里便又从窗户里往外看了看,突然见洛青丝急匆匆的出了院子。

    林简琴一愣,不是说做点吃的么?这天色都晚了,难道突然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想着去看看,终究是自己动弹不得,林简琴也只好认真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借什么借?借了你能还么?没有!滚滚滚!看你那死样儿……”一阵带着侮辱的骂声从隔壁家传过来,虽然隔着墙壁,可是这乡下的墙壁都是矮墙,只要成年人的身高便都能把别人家的院子里看的一清二楚。

    “求求你了嫂子,我现在是有点难处……过一段时间……”

    “你什么时候没难处?我们家还有难处呢,我们家成才和旺才现在正好长个子的时候,半大小子吃死老子,我们自己还顾不过自己来呢,得得得,跟你说这些你也体会不到,又没能生养!你还是去别家要粮食吧。”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带着不耐烦的骂道。

    接下来便没有了声音,片刻之后便听到了冷冷的咣当一声……门被人使劲儿的关上了。

    林简琴神色有些落寞,没想到那么美丽可爱超凡脱俗聪慧过人家境富裕的林家三小姐,也流落到了至此,还要靠着别人的施舍才能填饱肚子,别人不施舍只有挨饿。

    正在林简琴有些黯然的时候,她看到了洛青丝从篱笆外走进来,脸上带着淡淡的忧愁,可是当她推开篱笆门的那一刻,她的嘴角又带上了质朴敦厚的笑意。

    林简琴看到了这些心心酸涩极了。

    林简琴轻易不流眼泪的,不知道怎么的,这会儿泪珠子像是断了线一样,簌簌的打下来。

    “越月,你别着急啊,洛姨再出去一趟,待会儿就给你弄吃的啊。”洛青丝说完便在院子里背起半筐子猪草往外走。

    林简琴一愣,可是瞬间便明白了,洛姨这难道是想着用猪草跟人家换粮食?

    林简琴再想到老太婆那一副恶人的模样,急忙装作不知道外面情形的喊道,“洛姨,家里有黄瓜么?我突然想吃黄瓜呢。”

    洛青丝背着筐子突然停了下来,愣了愣,问道,“越月,你想吃咱们园子里的黄瓜?”

    “恩,嫩黄瓜,要是再砸一点蒜汁沾着吃更好,想想都觉得馋得慌,不瞒您说我以前吃的又是鱼又是肉的,真是腻了,现在就想吃青菜。”林简琴故意的在声音中带着一种渴盼。

    洛青丝那挂着愁云的脸马上欢喜起来,一下子把竹筐放在了地上,朝着菜园子跑过去,嘴里喊道,“好嘞,越月想吃黄瓜还不好说?咱家最不缺的就是青菜。”

    林简琴心里总算是安心了一下,她不喜欢欠人情,也不愿让那些对她好的人为了她而辛苦。

    吃了饭,天色很晚了,山里的晚上特别的清凉,洛青丝看着林简琴身子单薄,便把家里唯一的一床薄被给林简琴盖上了,自己却用衣裳搭着身子睡了。

    第二天一早上,林简琴还在睡梦中呢,便听到了门外的骂声,只是那骂人的人没有进院子,“今天要是在偷懒,我就打折你的狗腿!”

    林简琴揉了揉眼睛,身体不禁的动了一下,这会儿比昨天好多了,只能稍微的活动一下。

    林简琴听得出,那是老太婆在骂洛青丝呢。

    洛青丝没过多一会儿便在那骂声消失后进了屋子,关心的笑着说道,“越月,待会儿洛姨去割猪草,你在家里好好呆着啊,洛姨把水给你放到手边上,晌午就回来给你弄吃的。”

    “洛姨,你带着我去吧。”林简琴主动要求到。

    洛青丝一愣,看了看林简琴,又笑着说道,“咱们这山里虽然清凉,可是到了晌午的时候也是很晒的,你现在身子不好,在家休息多好。”

    “洛姨,我跟你作伴啊,省的你没人说话,那么深的草窝子,我想着都觉得害怕,再说了,我是想出去透透气。”林简琴眨着那水灵灵的大眼睛说道。

    洛青丝其实内心很是喜欢林简琴跟她作伴的,迟疑一下,毕竟林简琴的身体不好。

    “没事,洛姨,你用车推我吧,哈哈,我要占你的便宜,累着你了。”林简琴笑得天真无邪,让洛青丝没有丝毫的抵抗力。

    洛青丝只好背着那个开心果一样的林简琴出了屋子,上了推车,然后这一大一小朝着绝龙山走去。

    那天林简琴昏迷刚醒,就已经觉得这地方美得不可方物了,现在有了精神,不住的欣赏着美景,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心情无比畅快,林简琴甚至想着不如就在这里过下去算了,远离那些尔虞我诈龌龊伎俩。

    “洛姨,你们这里的景色果真是奇美,难道这里的人就是种些水稻?”林简琴眯着眼睛,用手搭个小凉棚放在额前。

    “是啊,不种水稻还能种啥?稻子是这的粮食。”洛青丝笑着说道,也并没有多想,只是觉得林简琴问的这个问题真是有点小白痴小可爱,后来再想,林简琴若真的是富家子弟,也难怪了,那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肯定是不知道这地里种庄稼的事情了。

    两个人说着说着便来到了绝龙山下,那郁郁葱葱的绿草,被风轻轻一吹,便像是见人害羞的姑娘,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

    “越月,你在这坐着,洛姨去割草。”洛青丝很是高兴,很久没有跟人这么聊天了,虽说村里也有三五知己,可是毕竟都是成家了的女人,也不能天天时时刻刻的在一起。

    林简琴环顾四周,这么水美草肥的地方好像很少有牲畜,就算是有,也是偶尔哪一家的地头上拴着一头。

    “洛姨,咱们这洛姬村不吃肉?”林简琴边问边四下的打量着周围。

    “不吃肉?那怎么可能,谁不喜欢吃荤腥?可是哪里有那么多肉?还不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去镇子上买一些回来,然后腌起来或者风干了留着慢慢吃。”洛青丝的眼神中掠过一丝羡慕和无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