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七章 见不得光的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还没等林简琴开口呢,洛青丝便接着说道,“再说了。就算吃肉,那也是有钱人的事,喏。洛姬村最有钱的员外家。”

    林简琴有些纳闷,这员外怎么能住在这么个小村子呢?

    “怎么?你不相信?这洛姬村真的住着员外呢。而且他们家规矩大的很。去了他们家做工的,若是女工,一干就是十年。而且不准出门的,至于男丁,好像村里的人也认识的不多。好像是员外的儿子从外面带进来的。”洛青丝边说边神秘兮兮的看了看周围。

    “咱们可谁都没进去过员外家。只是知道住得近的能隔着墙头闻到他们家的肉味,也就是里正才能去一趟。”洛青丝很是神秘的说道。

    林简琴蹙了蹙那秀气的眉毛,说道。“他们家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难道平时也不出来?”

    “这个咱们就不知道了。员外家在洛姬村处的位置是最高的,院子也是最大的。哪里用得着出来?”洛青丝很是羡慕的说道。

    林简琴总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妥,可是却也说不出来。

    两人正在说话呢。突然听到远处有个男子的声音,“青丝妹子,又来割猪草?”

    “恩。”洛青丝直起身子。朝着那个人微微一笑。

    林简琴越来越喜欢洛青丝那质朴无杂质的憨实的笑。

    “大娘没有骂你吧,我去了镇子上,喏,买了一根血肠,你拿回去吃吧。”那男子嘴里喊道,“吁……”的一声,便从牛车上跳下来,从石子路上走下来,蹚着膝盖高的草窝子走过来。

    “别别别,秦川大哥,你也不容易,总是救济我,你自己怎么办?天天的出去做体力活也不容易的。”洛青丝一脸的羞赧和不好意思。

    “没事!我身子骨好,只要有活干,还能攒点钱,对了你家还有米么?”说话的时候,那男子已经走到跟前了。

    “有有有,您别总是惦记我。”洛青丝却不好意思看那男子。

    林简琴一眼看过去,这汉子七尺高,皮肤黝黑,一身的腱子肉,结实得很,浓眉大眼,国字脸,看上去倒也不是个什么坏人。

    “咦?你这里还有客人?”那男子看到了推车上的林简琴,便又转过脸看着洛青丝。

    洛青丝这才抬起头来,说道,“恩,这姑娘走迷了路,晕倒在这了,正好我碰上了,就接回家去了,正好,有个说话的伴,这姑娘性子好。”

    洛青丝含笑的眼神看了看林简琴,“我看见她第一眼就喜欢。”

    那个叫秦川的汉子也转过脸再看了一次林简琴,憨厚的笑道,“恩,甭说你,咱们洛姬村但凡心眼子好的人,看见这姑娘都喜欢,就是忒瘦了,正好,我车上还有点米,现在两张嘴,大娘给你的那点米哪里够吃?”

    秦川不等洛青丝说话,便转身朝着牛车走去,很快就拿回来一小包大米。

    “也不多,你拿回去,给这姑娘也好好的补养,等她家人来寻她,可不能说咱们洛姬村的人亏待了人家的姑娘,哈哈,行了,就这么办了,我走了啊。”秦川说完便爽朗一笑把血肠和大米塞进了洛青丝的怀里,就转身离开了。

    走出去十多步,又转身大声喊道,“青丝妹子,有事你说话,别难为自己,我走了啊。”

    洛青丝笑着挥了挥手。

    林简琴看了看洛青丝手中的血肠和大米,心中越是理解了,雪中送炭永远都比锦上添花让人觉得舒畅了。

    洛青丝喃喃自语道,“哎!又欠下一份情意,钱财之债还还得清,这……”

    林简琴早就看得出了,那秦川举止言谈都表现出对洛青丝的关心,只是碍于林简琴在这,急忙的走了,可是又看得出,两人的清白豪爽和质朴。

    “洛姨,嘿嘿,这下我是不是也有好吃的了?”林简琴看洛青丝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便说这些话,分散了洛青丝的精神。

    洛青丝缓过神儿,笑着说道,“是呢,越月可是我的福星,刚刚来了,便有人送吃的了。”

    “嘿嘿,洛姨,人家哪里是送我,我是沾了你的光的。”林简琴狡黠一笑。

    “你这臭丫头,竟然也油嘴滑舌。”洛青丝有些小小的羞涩,却似乎不排斥林简琴这么说。

    洛青丝的这句话,让林简琴的心里一颤,臭丫头?这句话似乎除了应随六说过,旁人再也没有说过了。

    林简琴的神色有些愁绪了,她不知道现在应随六是不是还好,只是记得在积羽城的最后的那次见面之后,便许久没有他的音讯了。

    “越月,你这是怎么了?”洛青丝本来还很是窃喜,见到林简琴的脸色的变化,便觉得有些不对劲,急忙的问道。

    林简琴嘴角扯出一丝笑意说道,“可能是有点累了,没事,洛姨,你安心把好吃的给我保存,你去砍猪草吧,不然你的凶悍婆婆又不知道骂些什么难听的了。”

    洛青丝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没事,她骂就骂,左耳朵听,右耳朵冒出去,就当没听见就好。”

    林简琴也跟着淡淡的笑了笑。

    洛青丝把手里的东西给了林简琴,便转身,接着刚才的地方割猪草了。

    林简琴躺在推车上,看着那湛蓝天空中的洁白云朵,此时虽然有了山前闲看云卷涟韵的时间,却没有心思去体会古人的闲适了。

    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以前的时候还有些排斥,总觉得他那冷冰冰的模样实在是不讨人喜欢,可是后来,他总是在林简琴最危险的时候突然就出现,会在林简琴很无聊的时候出现,每次的出现都让人惊讶不已。

    林简琴的心里不是没有惊讶,只是不愿意挂在嘴上,生怕被他笑话了。

    那天在悬崖边上,林简琴迷糊的时候明明觉得看到了他,可是又觉得不是他,若真的是他,他那么深厚的功力敏捷的身手,早就把她救走了,可是她又觉得那个人的身体那么的像他,只是他浑身的滚烫,死死地抱着她。

    现在他若是能突然出现,冷冷的叫一声臭丫头,林简琴也许会苦笑的高兴着跳起来吧。

    林简琴转过头看了看,终究还是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是不是自己想得太多了,他终究是个行走林湖的冰冷的侠客,不可能为了这么一个他口中臭丫头逗留很久吧。

    林简琴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多么的盼望着,睁开眼的那一瞬间能看到他,又多么希望他就在远远的看着她。

    “越月,你这是怎么了?睡着了?热不热?要不要喝水?”洛青丝见躺在推车上的林简琴似乎在刻意的紧紧的闭着眼睛,有些小小的担心。

    “没事的洛姨,我就是眼睛进了尘土,一会儿就好了。”林简琴抑制着自己那想来有些可笑的感情。

    洛青丝见林简琴轻轻睁开眼睛的时候,眼角上竟然流出了两行泪。

    “尘土?哦,不然洛姨给你编一个草帽吧,这样盖在脸上就不会有尘土了。”洛青丝急忙说道,转身便去从那些草堆中寻了两三根柔软的荆条,很麻利的编了一个圈儿,然后又缠上了很多的草,兴冲冲的拿过来。

    “喏,越月,你戴上这个,保准凉快。”洛青丝拿着那草帽给林简琴戴上,左看右看,笑着说道,“人长得漂亮,连带个破草帽都那么俊俏,不像我们乡下人,穿什么好衣裳还是土气,对了,你等着。”

    洛青丝顾不上等林简琴说话,便蹲在地上摘了两朵儿鹅黄色的野花儿,轻轻的给林简琴插在了草帽儿上,笑着说道,“俊丫头,你就在这歇着,待会儿洛姨就过来。”

    林简琴笑了笑,她知道洛青丝这么做,纯粹就是逗她开心。

    突然,林简琴开始想起了越思敏了,不知道越思敏现在过得好不好。

    儿行千里母担忧,想到这些的时候林简琴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接着便喃喃自语道,“也许娘想我了。”

    虽然林简琴在出门之前为畅春园求得了个保安生的话,可是心里总还是觉得有些不安稳,林静影的狠毒的利爪怕是在思量着怎么抓破了畅春园的那些人了。

    林简琴现在想着应随六,想着娘,想着云姨和喜悦,她还想起了林无尘。

    草帽遮盖着林简琴的脸,她尽情的享受着这天地间的清风暖日,任思绪随意的翻滚,脑海里一个个的面容,或者阴险恶毒,或者谄笑殷勤,或者善良多情,或者天真可爱淳朴。

    洛青丝看着林简琴在推车上呆着安静的很,便朝着一动不动的林简琴笑了笑,她有着一点小小的自私,看着林简琴就像是自己的女儿一样,这么多年,看着邻居家的孩子从小长到大,从一个变成了很多个,看着就是羡慕,无奈自己茕茕一人,任凭什么本事也是弄不出个孩子来了。

    好一会儿过去了,洛青丝有些口渴,便站起来喝水,竟然发觉林简琴好一会儿没说话了,便轻轻地叫了一声,“越月……”

    林简琴没有什么反应,洛青丝便有些疑惑了,想着林简琴是不是睡着了,便轻轻的拿开了那草帽,果然,林简琴一副酣睡的样子,小巧的嘴巴微微张开,口水都从旁边流出来了,可是那脸上的表情似乎很是惬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