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九章 尽快找到出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不不,这些小事,不老王爷挂心的。那王爷您歇着。属下告退了。”林原道施了礼,便退了出来,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心里却真的有些无奈了,身上值钱的玩意儿都当了换了银子。怕是时间长了住下去。这银子真是个愁人的事了。

    林原道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摸了摸荷包里的一块玉佩,这可是他祖传的宝贝。今天拿去当了换银子,只希望能尽快的找到出路,也好早日把玉佩赎回来。

    谪仙镇的日子是紧张的。可是深山中的应随六虽然不紧张。却闲的也要死了,无聊透顶,每天睁开眼见到的就是那冷冰冰的石洞。

    他想了一切可以想的办法。用衣服的布料或者山洞旁的树枝树根系成绳子。或者试探一下山洞是不是有别的出口。可是都归于失败。

    “难道天意要亡我?”应随六重重的一拳击打在山洞的墙壁上。

    他看着洞口外的云雾缭绕,心情抑郁到了极点。顶级的杀手,他遇到过。三天吃不到饭,他遇到过,大战三天三夜不停息。他遇到过,可是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孤独无助,从来没有像是现在这么绝望。

    有的时候,人死,仅仅是因为那让人感到绝望的恐惧。

    他突然觉得浑身无力的跌落在地上,突然间手指触到了那软软的东西,他低头看去,是林简琴的那一枚荷包。

    他紧紧地握着那枚荷包,脸上那绝望的神色似乎慢慢的散去了,为了她,一定要活下去。

    应随六突然狂笑起来,自认为是个寡情的人,怎么会因为一个臭丫头就这么敏感起来?自己真的喜欢她?可是自己到底喜欢她的哪里呢?应随六想了好久,终究得不到答案,喜欢的没有理由。

    突然一阵阴风从背后吹过来,应随六有些惊讶,马上转身循着那阴风吹来的方向走过去,突然发现有个洞口,而且风是从那洞口里吹过来的,看来,这里虽然看不见光线,但是却是通着某个外面的,希望不是跟洞口的悬崖峭壁一样吧。

    应随六心里顿时喜悦起来,感叹道,他竟然也能有过绝望,竟然也能绝处逢生?

    他攥紧了腰中的荷包,心里觉得,一定是这个小东西给他带来了幸运!

    应随六又转过身,拿了用大片树叶攒下的露水喝下去,看了一眼自己曾经为了活下去而跟动物一样的吃过的生肉,看着那被扒了皮的飞鸟,他突然觉得这次的经历或许在他的这一生中又记下了一笔。

    外面的悬崖峭壁间,依旧是云雾缭绕,看不清楚任何的东西,可是应随六的心里却不似前几天那般的迷茫绝望了,他莫名的兴奋,琢磨着,如何能从那边的寻个出口!

    山上的雾气很大,山下不远处的洛姬村却天气晴朗,风景一片大好。

    林简琴早上睡醒了,依旧是被那老太婆聒噪声吵醒的,很想骂人,可是这时候似乎不适合屌丝的存在,林简琴想了想还是没吭声,等着那老太婆走得远了,便喊了洛青丝一声。

    洛青丝走了进来,有些抱歉的说道,“越月,是不是我婆婆又扰了你的好梦?”

    “额,没事的洛姨,我睡得饱饱的了,对了洛姨,咱们昨天去的那绝龙山下的地是谁家的?”林简琴一心想着要赚点银子来贴补洛青丝的家用,不然总这么下去,还是会沦落到一粒米都没有只能喝没有点荤腥的菜汤的境地。

    “那边……好像也没听说过是谁的呢,反正从我嫁过来这么多年,也没有听谁提起过。”洛青丝思索了好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好像真的没有听老辈人说过,也没听里长说过。”

    林简琴嘴角露出一丝欢心,说道,“那样最好了,既然是荒地,想必很便宜便能拿下来。”

    洛青丝很是纳闷,说道,“越月,你要拿下那个来做什么?那是荒地,年年都是茂盛的野草,而且崎岖不平的,种不得水稻。”

    林简琴笑着说道,“洛姨,谁说过日子就得一定是种水稻,收粮食,然后卖粮食才能过的好?来银子的地方很多的。”

    洛青丝还是很不解,林简琴怕有人知道她的打算,让别人占了商机,便笑笑说道,“洛姨,这件事咱们先保密,等办的差不多了,我就都告诉你,但是现在我这腿脚不灵便,还得依仗你去跑事情。”

    洛青丝嘴角轻微的抽动一下,说道,“跑事情,我倒是不发憷,只是耽误了砍猪草……”

    林简琴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说道,“秦川叔这几天肯定没什么活,我去找他说说去。”

    “可是你们俩也不熟悉啊?”洛青丝真是有些费解了,不知道这机灵的丫头要出什么幺蛾子。

    “嘿嘿,一回生二回熟么?”林简琴穿越前便跟三教九流的各色人等打过交道,在林府那么长的时间也是接触了不少的人,对于跟陌生人谈话这点事,她还是很有把握的。

    “这……”洛青丝有些不知所措。

    “洛姨,你之前也没少收秦川叔叔的好处吧?”林简琴说完便眨着大眼睛,嘿嘿的坏笑一下的看着洛青丝。

    “这……”洛青丝脸色有些羞赧的娇红,她的手不自觉的捏搓起上衣的衣角来。

    林简琴见自己猜中了,便笑着说道,“那你想不想还清了了人家的债啊?”

    “想……”洛青丝连想都没想便说出来,可是当她话一出口发现,虽然前面的问题她没有回答林简琴但是很显然,她已经不打自招了,“我……”

    “好了,既然都欠了那么多了,也不差这一次,岁话说得好,虱子多了不咬,这次咱们再欠一次人情,过两三个月,我保证你连本带利的都还清了。”林简琴很是自信的说道。

    洛青丝嘴角有些没底气的扯了一下,说道,“越月,你也不要拿着洛姨开玩笑,洛姨虽然攒下来不少的东西都被婆婆拿走,可就算是婆婆不拿走,恐怕这十来年的时间,攒下的也超不过十两银子,你怎么能那么自信的自己能赚到银子?”

    林简琴看着洛青丝的样子,心里捉摸着,怕是不说出点模样来,洛青丝真是轻易不能放心了,便笑着说道,“洛姨,我们家是城里的大户,我爹是做生意的,家里有布庄粮站,所以对于做生意,我还是懂一些的,这次咱们娘俩有缘分,你救了我,我若是不好好的卖把力气,每天只是苦你一个人,就有点不厚道了。”

    “越月,洛姨不会让你赔银子的,洛姨也绝对没有要你心里有负担的意思……”洛青丝说的这些话也是发自内心的,她真的就是喜欢这个丫头,毕竟也是自己没有儿女的缘故。

    “可是洛姨,秦川叔叔帮你那么多忙,他真的想过你有什么回报给他?”林简琴这句话一说,洛青丝马上低下头不说话了。

    她洛青丝何尝不知道,洛秦川这么多年的救济,从来都没有说过什么要报酬的,有时候他给洛青丝一袋米,洛青丝过意不去,他便执意的说,帮他缝补两件衣裳就算是抵了 ,可是哪里有收费那么高的缝补人?

    “所以,您也不要有负担,我从来不是想着非得报答你,只是有些事在我的眼里就是看不过去,我这辈子最厌恶的事情就是,我在意的人被别人欺负。”林简琴小嘴儿一撇。

    洛青丝马上便知道了,一定是婆婆的事情让林简琴看在眼里不舒服了。

    洛青丝低着头,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好了,洛姨,咱们现在就去找秦川叔叔吧。”林简琴笑着说道,“我跟着一起去,别人也就没什么闲话了。”

    林简琴还是很顾及洛青丝的名誉的,在这个时空里,女人的名节可是头等的大事。

    洛青丝虽然迟疑了一下,可是心里也想着,自己是真的欠了秦川不少了,一直还不清,心里也是有压力的,因为婆婆就着这件事骂了她好多次了,若是真的像是林简琴说的那样,两三个月便能还不少的东西,她也算是过了自己心里那一关。

    洛青丝便把林简琴背着到了推车上,两个人绕着村外一圈,洛青丝住在村西边,愣是绕了大半个村子,才到了村东边,其实村里前后有两条笔直的通街的,只是为了避嫌,便到村边上的小路来走了。

    洛青丝的推车停在了一个装潢算不上华丽却很是整齐的小院子的外面,这院子说不上富贵,因为房子三间,小厨房小储物间两间,墙壁都是用石头堆砌的,只是那石头都被堆砌的相当的整齐,看得出来,那些棱角都是被修理过的,才会如此的平滑。

    洛青丝还是有些迟疑,走到了门口,抬起的手停在了门鼻儿的铁环前,没有去敲。

    林简琴看着有些着急了,说道,“洛姨,咱们这可是到了人家门口了,你还是在犹豫?”

    洛青丝转过身子,脸上有些犹豫不定和纠结。

    “洛姨,咱们在家里说的你都忘了?”林简琴有点快忍不住了,只是在尽量的压制着嗓门,生怕扰了邻居就不好了。

    洛青丝咬了咬嘴唇,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这才转过身,刚抬起手要去拍那铁环,突然门就自己开了。

    吓得洛青丝低声尖叫一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