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一章 说不出的厚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人家现在能让她住下来,还给口饭吃,那就是千恩万谢的了。林简琴实在张不开口再让洛秦川帮忙打听事了。

    虽然说护送军饷的队伍是老王爷也在,但是毕竟对外人来说,那是林原道在护送的。至于惊鸿岭是深山,若是想打听消息。怕是不去镇子或者县里。是没人知道了。

    就算这件事再大,乡下人还是闷头耕田吃饭睡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洛秦川站在窝棚外。也不撩开帘子,问道,“月姑娘。晚上你要是有什么要帮忙的。就敲敲右手边,那边窝棚的挨着草墙的位置是我的铺,我能听得见动静。”

    “恩。秦川叔叔早点睡吧。明天还是要辛苦你了。”林简琴很是感激的说道。

    这个男人比林无尘和应随六都要年长一些。有一种说不出的厚重。他不像是林无尘的温软如玉,没有应随六的冷酷神秘。他没有林无尘的暖阳的笑,没有应随六那冰冷让人回味无穷的笑。他有的是让人看着憨实的质朴的笑。

    他黝黑的肤色,浑身的腱子肉,站在洛青丝旁边的时候。说话的时候,有一种伟岸。

    也许现在的洛青丝是苦的,林简琴相信,洛姨的将来一定是幸福的。

    林简琴突然觉得自己该好好的想一想过去了,林无尘对她的百般是不是真的有别的意思?哦,不对,林无尘难道真的不是林原道的亲生儿子?可是林原道这次带着林琳夕出来是因为什么?

    林简琴到了黎明之前了,想的脑袋发大,睡不下去了。

    她前几天一直想着怎么填饱肚子呢,这会儿突然觉着这次的出行有很多让人费解的地方。

    “越月……”正在林简琴眉头紧皱的时候,洛青丝突然进来了,手里拎着个竹篮。

    林简琴嘴角一勾,甜甜的笑了笑。

    “你这丫头,刚才还愁眉苦脸的呢,怎么了?”洛青丝的眼力倒是好,进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了林简琴的表情了。

    “没什么,我就是在想家里的事。”林简琴含糊一下,“啊,好香啊。”

    “那是自然,这是拿了芫荽香葱拌的血肠,还有蒸的白米饭。”洛青丝说着便朝着墙壁看了一眼,小声说道,“秦川叔叔还没醒?”

    林简琴一愣,说道,“这个还真不知道,我没听到动静。”

    洛青丝便伸手敲了敲草墙,还是没动静,便又喊了一声,依旧没动静。

    洛青丝脸色突然变得有些不好,“我去看看。”

    林简琴的眼光也随着洛青丝的背影出了去。

    很快洛青丝就回来了,有些慌张的问道,“越月,你早上或者昨天夜里没有听到什么不对劲的声音?”

    “没有啊。”林简琴很是疑惑,“怎么了洛姨?”

    “秦川没在隔壁啊。”洛青丝脸上有些焦虑了。

    林简琴愣了愣,说道,“应该没事吧。”

    “可是……”洛青丝眼中的焦急剧增,突然听到外面一阵爽朗的笑声。

    “月丫头,看叔叔今天给你弄什么好吃的?待会儿等你洛姨来了,让她给咱们弄了吃了。”是洛秦川的声音。

    洛青丝匆匆的两步走了出去,脸上依旧挂着焦虑和担心,“一大早的你就乱跑,还以为你被从山上下来的狼叼走了。”

    洛青丝没好气的推了一下洛秦川。

    洛秦川嘿嘿一笑,两只手死死地拿着鱼,说道,“就算狼来了,也是我叼了狼,不是狼叼走了我,担心啥?来,待会儿把这鱼弄弄吃了,你看月姑娘那弱的身板。”

    洛青丝狠狠的带着羞涩的剜了一眼,说道,“这活蹦乱跳的呢,你还是给我放到篮子里,我给你和越月送来吃的了,咱们今天弄羊圈的事能完么?”

    “你放心好了,我的兄弟我相信,还有呢,月丫头跟我说了,要让你带着去一趟里正家里。”洛秦川说着便准备把鱼放进窝棚外的竹篓子里。

    “去他家做什么?”洛青丝有些反感。

    “我知道你怕什么,没事,待会儿中原的媳妇儿跟着一起过来,让中原媳妇儿陪着你和月丫头去。”洛秦川的眼神里尽是鼓励的笑意。

    洛青丝低下头,思忖片刻,便点了点头。

    不大一会儿,昨天搭建窝棚的那一帮汉子都扛着工具过来了,那个叫中原的男人果然带着媳妇儿过来的。

    洛青丝带上林简琴,三个人便朝着里正家里走去。

    “也不知道那老东西什么时候能退位。”洛青丝咕哝着。

    “青丝妹子,你可别想了,人家早就该打点的人都打点好了,谁还能有机会抢了他的饭碗?”中原媳妇儿颂雪和声说道。

    “恩,每次看到他那双眼睛,我就想给他戳瞎了。”洛青丝嘴里继续咕哝着。

    林简琴虽然不知道洛青丝怎么这么憎恶里长,可是不管什么事,一定是那里长做过什么事情让洛青丝才能说出这么狠的话。

    三个人走着说着便到了里长家里。

    开门的事里长的媳妇儿,五十岁左右的女人,穿着一身不是很合体的大牡丹花裙袍,身子过于的丰腴,紧裹着的裙袍把她包的像个粽子……

    见来的人是颂雪和洛青丝,便不耐烦的翻了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有什么事啊?”

    “我想找里长说点事。”洛青丝很是认真的说道。

    那胖婆娘撇了一眼,又撇了撇嘴说道,“里长,你说见就见。”

    “嗨?真把自己当根葱啊……”颂雪也是不喜欢那肥婆娘的德性。

    “怎么着,在里长门口还敢打了里长夫人?我看你们不是来说事的,是找茬的吧。”那肥婆娘居然叉腰瞪眼,一副要干架的样子了。

    “我们是来给你家送银子的。”一个轻飘飘的慵懒的声音从洛青丝和颂雪的背后传来。

    肥婆娘马上收了架势,拨开面前的洛青丝和颂雪两人的肩膀看了看,只见是个瘦削的十三四岁的小丫头。

    肥婆娘本来惊讶的脸色,马上变得不屑起来,撇嘴说道,“死丫头说谎话,会遭报应嫁不出去的,就算是嫁出去也会像她一样守活寡!”肥婆娘的手指着洛青丝说道。

    “你!”洛青丝一下子子把肥婆娘的胳膊打落下去,气的要拼命的架势。

    林简琴依旧镇静,只拿出花荷包摇晃了一下。

    似乎那清脆的银子声,天生就是降服肥婆娘的,肥婆娘听完,马上把打架的架势收了回去,质疑的问道,“你刚才的话,果真是真的?”

    “废话!我头疼腿不爽的,我有闲工夫跟你瞎白话?”林简琴也撇嘴道

    肥婆娘还想争辩几句,可是看着林简琴手里那花荷包,便扁了扁嘴,忍着怒火朝着院里喊了一声,“他爹,有人找你。”

    洛青丝这才把林简琴推了进去,把推车放好了的时候,里长也从屋里走出来。

    这男子五十岁左右,尖嘴猴腮,贼眉鼠眼,嘴里叼着一根大烟袋,眼珠子在洛青丝的身上扫了一个遍。

    “死鬼!再看?信不信老娘挖了你的眼珠子喂狗?”那肥婆娘见里长的神情,在近处骂道。

    里长急忙收了眼神,不紧不慢的说道,“怎么着,青丝妹子,你找我啥事啊?”

    洛青丝扭头看了看坐在推车上的林简琴,说道,“月丫头,你说。”

    林简琴问道,“里长,绝龙山小溪边到小路边,东边从榛子树林起到西边的峭壁跟下,那块荒地崎岖不平的,没人种,我想买下来。”

    里长听完一楞,吸了一口烟,疑惑的眼神看着林简琴,“丫头,你不是我们洛姬村的吧?”

    “她是我娘家妹妹家的。”洛青丝马上说道。

    里长听了之后不知道是信还是不信,便问道,“那是荒地,虽然不值钱,你买它做什么用?”

    “我洛姨家没地,太好的地我也买不起,但是她说她有的是时间有的是力气,我就想着,不如买点便宜的吧,也不枉费我爹娘托付洛姨照顾我。”林简琴说的很平淡。

    “哦?你家里做什么的?”里长问道。

    林简琴心里琢磨着,这老狐狸是吃人不吐骨头,说得太多,怕他也会讹人啊,便说道,“做些针头线脑的小生意。”

    里长抽了几口烟,眼睛眯成一道缝,他在琢磨着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做才合适。

    肥婆娘走到了里长身边,“他爹,那地方能种什么粮食?趁着有人买赶紧卖了攒俩钱。”

    “去去去,我自己心里有数。”里长剜了一眼肥婆娘,他知道这事是赚钱的,可是不知道对方的底细,万一少说了钱,岂不是就少赚了?

    里长狠了狠心,多说点总归没坏处,对方拿不起,在往下降,总不能说少了,“二十两银子!”

    里长说出来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已经在看林简琴了,他知道自己说的多了,眼下的水稻田不过才二两银子一亩地。

    “成交,你拿纸笔签字画押吧。”林简琴声音很是平淡。

    让里长很是惊讶,烟袋锅子直接啪叽掉在了地上,他深深的觉得要的少了?可是现在的这个价钱已经算是很高了。

    林简琴晃了晃手里的荷包,说道,“里长大人真是有千里眼透视眼,一眼便能看清我这全部的家当,别说您再多说一点,我还真没有了。”

    里长似乎意识到这次真的是占了大便宜,戳了一下站在一旁肥婆娘,“愣着干啥?拿纸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