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二章 签字画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肥婆娘看着那银子也是愣了好一会儿,直到里长让她拿纸笔便扭着身子急忙跑进去,生怕林简琴变卦。银子再飞走了。

    三下五除二的迅速,里长跟林简琴签字画押了,拿了地契。林简琴一行三人便回了绝龙山下。

    路上的时候,洛青丝很是心疼的说道。“月丫头。你今天是没睡醒不成?怎么能给他那么多的银子?”

    林简琴淡淡一笑,说道,“其实也不是很多。只是跟正常的肥田的价钱一样,这里不能种水稻显得高了,等两三个月后。洛姨便可以见分晓。就知道这银子花的值不值,再者说了,我若是不给他点甜头。他必然不会那么痛快的签字画押卖了地契的。”

    洛青丝还是有些不明白。只是洛秦川是有见识的。既然他支持林简琴,洛青丝便也不再多问了。

    到了窝棚的时候。林简琴很是惊讶,这才多短的时间啊。羊圈居然都弄好了!

    那些汉子们都坐在地上聊天,山南海北的胡吹瞎擂。

    洛秦川远远的瞧着洛青丝三人过来了,便迎了上来。洛中原也跟了上来。

    “事情办得怎么样?”洛秦川问道。

    洛青丝抿了抿嘴,说道,“这个月丫头一口气把银子都给了人家了,换了一张破地契。”

    洛秦川看了看林简琴,眼神中竟然生出敬佩之情,他总觉得林简琴的聪慧不是她这么个年纪该有的。

    洛青丝是有些手艺的,把昨天去镇子上买的菜和肉做了大锅饭给汉子们吃过了,人才慢慢的散去了。

    林简琴吃到撑得难受才肯罢休,好久没有那种撑得难受的感觉了,她四脚八叉的仰着躺在草地上,突然觉得这种感觉在畅春园里有过……想吃多少吃多少,一直吃到东西都在嗓子眼,似乎一低头就能冒出来一般

    洛青丝笑着走过来,看着地上躺着的林简琴,说道,“你这丫头,吃成这样撑得生病了可就不好了。”

    “洛姨,我怎么前些日子没觉得你的手艺这么好啊?”林简琴很是开心的看着洛青丝坐在了她的身边。

    “就算是再好的手艺也得有材料不是?”洛青丝淡淡的笑了。

    林简琴起初还觉得洛青丝的肤色有些偏暗,觉得不是很好看,但是现在看来突然觉得洛青丝很耐看,在扭头看看在一旁忙碌着的洛秦川,突然觉得这两个人有些夫妻相,便嗤嗤的笑了。

    “也是,巧媳妇儿难做无米之炊。”林简琴笑着说道。

    “你这丫头,这么坏笑想什么呢?对了,咱们这才买了几只小羊羔,能行么?”洛青丝还是有些担心。

    “洛姨,你就放心好了,其实我还想问您一件事。”林简琴很是认真的看着洛青丝。

    洛青丝止住了笑,问道,“瞧你严肃的样子,说吧,还有什么不能问的。”

    “洛姨,你喜欢秦川叔叔么?”林简琴很是认真,脸上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模样。

    洛青丝的眼神先是一愣,后是开始躲闪不敢与林简琴目光相对,她的表情有些尴尬。

    “洛姨,你若是对秦川叔叔没什么感觉,我也不会再多问,但是你若是有,不妨告诉我,我想帮你。”林简琴不想着两个明明相爱的人就这么被老太婆的什么狗屁规矩给牵绊着。

    林简琴这会儿心里想着,若是应随六这会儿回来找她,她一定开门见山的把话问个明白,省的现在这么煎熬。

    “你如何能帮的了我,虽说我跟我的男人成亲拜天地,可是洞房花烛夜都没……第二天傍晚他就死了,开始的时候我还对他挂念,但是后来越来越记不清他的长相了,也许婆婆说得对,我是个不祥的人吧。”洛青丝的眼角挂着泪滴。

    林简琴拉着洛青丝的手说道,“洛姨,生死有命,他得了病不去看病,只顾着娶亲冲喜就能好?”

    林简琴说道这些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喜悦,记得喜悦三天回门的时候,小侯爷虽然一直在坚持着,可是林简琴看得出小侯爷的体弱,恐怕时间长了自己站起来都是个困难了,如今离开积羽城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喜悦是不是过得好。

    看到了洛青丝的现状,林简琴不免的担心起喜悦的将来,若是小侯爷真的也是福薄命短的人,喜悦无疑是受到伤害最深的那个人,在乡下一个寡妇都如此的难过,不知道在那偌大的侯爷府,喜悦的日子又是多么的难过,林简琴的心里有些酸涩。

    她本来只是想着尝试一下的,但是想到了喜悦,她突然下定决心,若是洛青丝要寻找自己的幸福的话,她必然会拼尽全力去帮助。

    洛青丝似乎一直沉浸在过去那艰难的过往中,她的泪水已经是止不住了。

    “后来我拼命的做好每一件事,只是求得婆婆好好的待我,谁知道我竟然是痴心妄想的,婆婆对我,连对村里的乡亲都不如,我也曾经闹过,可是无济于事,后来我也想过死了去解脱,可是又有些不甘心,”洛青丝抹了一把眼泪,仰起头看着天,又紧紧的闭上眼睛。

    “我不想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把我娘给我的这条命给糟践了,于是后来,随便她怎么折磨我,我都是笑着面对,我每天都跟自己说,只要我活着就还有我得到幸福的那一天。”洛青丝哭泣的脸上露出一丝坚强。

    “大概是三年前吧,我在一次跟着公公去卖干猪草的路上……”洛青丝想起那个过往,便是满脸的痛苦和难堪,她咬着自己的手指头,呜咽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公公竟然想对我……真是想起来就觉得活着好难啊。”洛青丝苦笑着无奈的说道。

    林简琴从怀里掏出她身上仅存的一方帕子递给了洛青丝。

    “当公公把我拖进了庄稼地的时候,正好秦川大哥带着那一伙子兄弟从别人家干活路过,是他救了我。”洛青丝说完,满眼含泪的扭头看了看远处正在规整东西的洛秦川。

    林简琴抿了抿嘴,“那后来呢?”

    “秦川大哥条件很好的,只是我也不知道他为何一直未娶,我自己又觉得自己是个寡妇配不上他的。”洛青丝手里的锦帕被她使劲儿的叠上散开又叠上。

    “秦川叔叔跟你说过这件事?”林简琴问道。

    洛青丝只抬眼看了看林简琴,轻轻的点了点头。

    “其实你本心是愿意的,只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他?”林简琴接着问道。

    洛青丝又是不语,点了点头。

    林简琴便说道,“你觉得你哪里配不上他?是因为你对他不够关心不够痴情,还是因为你长得丑?”

    “我是个寡妇……”

    “寡妇怎么样?这么想的人是你自己。在他的心里,你是个姑娘。”林简琴很是淡定的说道。

    洛青丝不语,她的心里有些杂乱。

    “对!月丫头说得对!”不知道什么时候,洛秦川居然已经站在了两人的身后了。

    洛青丝马上慌乱起来,脸色更是慌张的不敢去看洛秦川,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着好了,她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想着跑开。

    林简琴却急忙说道,“洛姨,你还想着逃避到什么时候?”

    洛青丝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洛秦川轻轻的蹲下身子,看着林简琴,笑着说道,“你这丫头,左不过也就是十三四岁,怎么却像是个人精,比大人懂得还要多。不瞒你说,我也想着和你洛姨一起过日子,只是大娘一直不肯,我给银子或者跪下求她,她都是不肯成全我和你洛姨。”

    洛青丝突然转过身问道,“你去求过我婆婆?!”

    洛青丝脸上的惊讶不亚于现在看到天塌了。

    “是啊,你不肯去,他自然要替你出头了。”林简琴很是平静的说道,“洛姨,看了吧,这就是秦川叔叔对你的感情,在你们眼里我是小丫头,可是我也十四岁了,我也有属于自己的感情,倘若有人对我……”

    “啧啧啧,小丫头,人小心不小哦。”洛秦川似乎从一开始便没有像洛青丝那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他是个乐观的人。

    林简琴撇了撇嘴巴说道,“谁说我是小丫头,我……”,林简琴差点就想说,我也是有大姨妈的人了,怎么还能是小丫头?

    “哈哈,说不出来了?”洛秦川不理会站在那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的洛青丝,好像他做的那些事都是应该的一样。

    林简琴讪讪的笑道,“好吧,你们俩就等着我的好主意,一定让你们有肉吃有酒喝,还能过上好日子。”

    里长占了便宜之后也去绝龙山下看过,可是终究没看出什么门道,不就是养了几只羊么,再后来也没再去过了。

    这远离洛姬村的地方的羊似乎懂得主人的心思,竟然每天除了吃草休息就是睡觉,眼瞅着都长个子。

    林简琴有的忙了,她忙活这些无非是想着帮一把她的救命恩人,再攒足了银子去寻找林原道或者回积羽城找越思敏,还有,她要从这里出去找到那个害她性命的人。

    林简琴在这洛姬村的日子虽然苦了一些,可是不用提心吊胆的啊,被派往去惊鸿岭查看的林家二兄弟和林琳夕的日子却不光是苦了,还有不敢沉睡和时刻提防着被人害了的惊恐。

    他们每个人都见识了当晚被野人洗劫一空的惨烈场景,他们每个人一听到惊鸿岭便浑身发颤,可是他们每个人之间还怀揣着自己的心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