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三章 恨之入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长风总觉得从林琳夕嫁人那件事开始,爹便开始偏爱大哥了;林无尘却无意间偷听了老王爷和林原道的对话,现在对身边这个弟弟是恨之入骨。若是没了这个弟弟,林家偌大的产业必将都是他林无尘的;林琳夕却时刻的想着,自己那晚和无尘哥哥的事情是不是该找个机会跟他说。好让他对林简琴完全死心?

    这一路上,兄妹三人虽然偶尔说句话也是面带微笑。可是每个人心里所想不一样。那些微笑让旁人看着都觉得好假。

    队伍走的很慢,并不是谪仙镇调的兵勇跟林家三兄妹一样的经历了那场灾难,而是他们早就在一年前听说。惊鸿岭有野人出没,那野人都是些黑脸白牙蓝眼睛的怪物,力大无穷。瞬间便能置人于死地。

    队伍里偶有窃窃私语的。无一不是谈论着那惊鸿岭的野人的。

    在惊鸿岭被洗劫已经过了一个半月的时间了,可是想想还是有些发憷,眼瞅着前面到了一处树林带。里面似乎还有从惊鸿岭方向流下来的河流。

    林长风小心翼翼的说道。“大哥。现在天色不早了,兵勇们也是乏了。不如咱们先在这附近休息一晚,等明天天亮了再往惊鸿岭方向走去?”

    林无尘在听到了林原道和老王爷的那一席对话之后。心里无时无刻不想着把这个跟他争夺林家产业的弟弟杀掉,以前的时候再积羽城是不好动手,可是现在却不同了。出来执行任务,那可是刀剑无眼的。

    林无尘微微一笑,说道,“长风说的有道理。那咱们便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再进山吧。”

    林无尘说完便看了看身边跟着的楚殇,楚殇明白了林无尘的意思,便去队伍后面传令去了。

    林长风见林无尘采取了自己的意见,很是得意洋洋,想着这件事回去了也要告诉爹,让爹知道谁更有审时度势的能力。

    林琳夕看了看林长风的得意,便凑了过来,说道,“哥哥,你又在想什么?”

    林琳夕总是怕自己的哥哥对林无尘动手,她虽然知道哥哥不一定非得要了无尘哥哥的性命,可是就算伤了林无尘一根毫毛,她都会心疼的。

    林无尘的城府可是比林长风加上林琳夕深多了,自从他那日无意中听了林原道的谈话,便已经筹谋好了,若是哪一天林原道真的放弃他了,他一定要利用林琳夕制衡林静影,再想办法把林家的产业夺回来。

    “没什么,只是想着待会儿能好好的休息一下,所以心情比较舒畅。”林长风只在嘴角勾了一个奸笑。

    林琳夕又瞟了林长风两眼,说道,“若是想好好的休息,那就在帐子里休息,到处乱跑,夜深雾重,小心你得了病,这次可是没带着郎中来。”

    林长风略有深意的看了林琳夕一眼,笑着说道,“琳夕,你倒是细心,总是一副儿女情长的细腻模样,可是有时候,过于的谨慎和迁就,也会把自己的身子弄得不好了。”

    林琳夕听得出林长风的意思,看来林琳夕猜得没错,自己的哥哥可能要对无尘哥哥做些什么手脚。

    林无尘已然是把后面兄妹俩的对话听在了心里,他却没像是以前那样凑过去,微笑着搀和两句,只在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后面的兵勇们听说了可以不用夜里进山,很是高兴,各自欢快的收拾着,扎帐篷,生火堆,煮米粥,聊着各自感兴趣的话题。

    夜色越来越浓重,这树林里居然也起了雾气,只是这时候大部分的人都已经相互倚着靠着睡着了。

    林长风嘴角一勾,心里想着,若是大哥变成了哑巴或者瞎子,或者伤了一条腿,会不会就让爹对他的印象减分?没有一副正常人的模样,怕是不合适接管林家的事吧,总不能让外人说林家只有这些残废了吧。

    林琳夕突然闯了进来,一脸严肃的问道,“哥哥,你这是要做什么?”

    “琳夕,林家只能有一个掌家人,你明白了?”林长风的话意味深长。

    林琳夕一下子站在了林长风面前,兄妹两人几乎就是挨在一起了,“哥哥!你非得要对无尘哥哥下手?”

    林琳夕的声音似乎是在低吼,她的眼神里带着一丝破釜沉舟的坚决。

    “若是我今天不这么做,他早晚也会这么做,与其被动的等着他来解决我,倒不如我主动一些解决了他,现在这种机会何时还能有?这么多年一直跟他争夺在爹心目中的地位,我真是累了。”林长风依旧冰冷的说道。

    “我不准!不准你动无尘哥哥!”林琳夕直接气呼呼的坐在了林长风的帐子内的座椅上。

    林长风刚想发怒,扬起的手掌,又缓缓地落了下去,笑着说道,“好好好,哥哥听你的。”

    林长风看着林琳夕的严肃神情不像是说着玩的,便想着若是琳夕真的去给林无尘报信告密,这件事怕也做不成了,倒不如先糊弄琳夕一下,把事情做完了,再告诉她,就算是她闹下天来,木已成舟,也不能改变了。

    “哥哥,你说的是真的?”林琳夕盯着林长风的眼神看,她知道哥哥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但是也知道哥哥对她极其的疼爱,所以有些迟疑。

    “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还是早点去歇着吧。明天一早咱们还的早点出发呢。”林长风想着支开林琳夕,然后趁着这个机会把自己多少年来想做的事情做了。

    林琳夕咕哝两句,便回了自己的帐篷,她回去了简单的梳洗一下便躺下了,可是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儿,既然这件事让哥哥如鲠在喉这么多年,他怎么可能一时间就能答应了?

    林琳夕越想月觉得不对劲,便又坐了起来,不行还是要去看看无尘哥哥,不然断然是不会放心的。

    外面的夜色更浓了,林琳夕急忙找了件衣服紧紧的裹在身上,便出了帐篷。

    她看到林长风的帐篷前的火把亮得很,便觉得自己想的绝对没错,哥哥一定是打算晚上下手了。

    林琳夕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去发现哥哥没在帐中,心里顿时惊了,难道哥哥现在已经把无尘哥哥……她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便急忙拉了帐外的卫兵问道,“我哥哥呢?”

    “这个……”那个卫兵有些犹豫。

    “不说我现在就让人杀了你!”林琳夕咆哮道。

    “好像是大公子叫了他身边的人来请二公子,说是到什么……好像是溪边说点事。别的,属下也是没有听清楚了。”卫兵磕巴的说道。

    林简琴甩袖便朝着溪边追了过去,她的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儿了她的脑海中出现了各种血腥的场面,突然她觉得浑身的不自在起来。

    “琳夕?你怎么来这里?”林长风没有再溪边找到林无尘,却发现林琳夕远远的跑了过来。

    “哥哥!你怎么答应我的?”林琳夕咆哮着吼道。

    “这次不是我找茬!是他叫我出来的,你现在看得出来吧?是他在想把我解决掉?亏了你还为他求情!”林长风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憋闷了。

    “哥哥!无尘哥哥已经被我们还得这么惨,难道你就不能放过他?”林琳夕一下子拉住了林长风的双手。

    “他怎么惨?他在爹爹那里占尽了风头,他有你亲哥哥惨么?”林长风怒吼道。

    “哥哥,我告诉你,在惊鸿岭,我给无尘哥哥拿的酒里下了迷药的,他拿回去让林简琴喝下去的,你知道的林简琴狡诈万分,但是她却不怀疑无尘哥哥的东西,后来我又用了迷药把无尘哥哥迷晕,我才有机会把林简琴拖到了悬崖边上……”

    “什么!?林简琴的死是你一手做的?”林长风很是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妹妹,他一直以为这是个侥幸,落下林简琴在营地,林简琴才会被野人抓捕的。

    “是的,当我把林简琴拖到了悬崖边上,发现一个男子似乎是喝了媚酒的,我还让他用林简琴发泄的,只是突然野人冒出来,到后来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相信,林简琴即便不死也会被黑衣人夺了清白,不过那么多的野人,她想不死也难!”林琳夕很是解恨的说道。

    看着林琳夕那得意狂傲的样子,林长风很是惊讶,知道自己的妹妹跋扈,却没想到妹妹竟然也这般的狠辣。

    “没了林简琴,无尘哥哥才属于我一个人!”林琳夕恶狠狠的说道。

    林长风似乎瞬间迷惑了,“那黑衣人什么来历?则么会有喝了媚酒的黑衣人去惊鸿岭?还有,林无尘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妹妹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林长风完全被林琳夕的样子吓到了。

    林琳夕得意一笑,她才不会把关于林无尘身世的流言蜚语和哥哥说,不然哥哥一定会跟娘说,无尘哥哥的日子便不会好过了。

    “琳夕!你给我说清楚!”林长风拉着林琳夕的袖子说道。

    “说什么清楚?无尘哥哥知道林简琴死了,消沉了多少天了?再说了,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哥哥,就在我那天在廊道里闲逛无意之中听到了爹和老王爷说,以后林家的产业会交给你,而且还会帮你娶老王爷的外甥女,你何必现在这么焦虑?”林琳夕很是鄙夷的说道。

    她突然觉得哥哥什么时候便的如此的愚笨了。

    林长风站了好久,他回味琢磨着林琳夕刚才的那一番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