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四章 死生不复相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琳夕已经消失在夜色中,她虽然恨极了林简琴抢了她的无尘哥哥,可是看着林无尘那消沉的样子。她很是心痛,不知不觉的,林琳夕便沿着溪水朝着山底下走了一段路。

    “你刚才跟长风说的都是真的?”一声冰冷的温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那声音仿佛就在耳边。

    林琳夕被吓了一跳,一转身。差点撞在林无尘的怀里。

    “无尘哥哥?!你……”

    “我再问一次。你刚才跟长风说的都是真的么?”林无尘的声音从来没有如此的冰冷与绝望过,这语气中的杀气似乎也溢了出来。

    林琳夕一愣,因为她现在跟林无尘贴的那么近。她看得到林无尘脸上的神情,她本想好好的哄一下林无尘,让林无尘忘了那个什么林简琴的。只有她林琳夕才是能陪伴林无尘的最合适的人。

    “你今天把这件事给我个交代。否则死生不复相见!”凛冽的语气,让此时的林无尘没有了一丁点平日的温软阳光,仿佛突然间变成了黑暗中冰冷的恶魔。

    林琳夕的性子被惹毛了。冷笑一声。“无尘哥哥。你当真这么绝情?就为了一个区区的林简琴?”

    “说!”林无尘似乎再也忍耐不了了,他低声嘶吼道。

    “哼哼。”林琳夕冷笑一声,又往林无尘的身上贴了一下。说道,“是,又怎么样?她一个下贱胚子怎么配得上无尘哥哥你?”林琳夕伸手去抚摸林无尘那精致的脸庞。

    “无尘哥哥。难道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身世告诉我娘和爹?难道你就那么在乎林简琴?还有……”

    没等林琳夕说完,她那紧贴着林无尘的小腹突然觉得一个冰冷坚硬的东西刺穿了她,她浑身的毛孔瞬间全部张开了,她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那个一直爱着的男人,她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林无尘那冰冷的匕首会刺进她的腹中。

    “无尘哥……哥,我……已经……怀了……怀了你的……孩子啊,救救我……我不能……死。”林琳夕已经软瘫在地上,用尽了全力的捂着自己的小腹,她觉得身上突然越来越冷了。

    林无尘仰天痛哭起来,林琳夕以为她的话让林无尘后悔了,没想到她居然听到的事林无尘对另外一个女人的哀嚎和同情。

    “琴儿!琴儿!!!”林无尘近乎疯了一样的嘶喊。

    林琳夕的怒气从心中燃起,她使劲儿拉扯着林无尘的裙裾!她的恨和怨都在这仅有的意思力气中了。

    很快,林琳夕便躺在地上没了声响。

    林无尘无力的说道,“你杀了她,我就要杀了你!”

    林无尘也瘫坐在地上,虽然这十几年,在他手里各种死亡的人也不在少数,可是全部都是在楚殇的手里,而他这是生平第一次杀人。

    楚殇突然从近处的树林中跑出来,焦急的说道,“公子,咱们赶紧的处理一下,不然被二公子发现了,这一切都完了!”

    林无尘苦笑道,“本来就完了,现在琴儿没了,产业也没了,呵呵,我这一生怕是什么都没了。”

    “公子,谁说的产业没了?老爷没有明明白白的说,再说了,万一二公子哪天不在了,老爷不把产业给您,他给谁?三小姐怎么会死?若是真的死了,那就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否则都不做数的!”楚殇急忙的分辨道,他不想自己的主子就这么沉沦到被林原道收拾,他这些年跟着林无尘,也是见了林无尘的很多辛酸。

    林无尘依旧沉浸在痛苦中不能自拔,突然远处传来了林长风的声音,他在焦急的喊着林琳夕的名字。

    楚殇急忙将林琳夕的尸体拖到了溪边,将尸体推入到了河流之中。

    林无尘消沉的厉害,可是当他听到了林长风的声音时,身体内的那一股莫名的怨气便袭上心头。

    “大公子,万万使不得,现在不是时候!”楚殇一下子将林无尘手中的匕首摁住,待林无尘松了手之后,他才悄悄地收了起来。

    这时候林长风已经走到了林无尘的面前了,很是焦急的问道,“大哥,你看见琳夕没有?”

    林无尘淡淡的说道,“没有,我让楚殇找你过来,你这么久才来,是不是有什么事在忙?”

    林长风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他刚才听了林琳夕的那番话,心里也是打鼓了,这件事要是让林无尘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若是传到了爹的耳朵里,想必连累着娘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了。

    “大哥,你真的没有见过琳夕?哦,这样,我刚才训斥了她几句,她居然跟我赌气跑开了,也不知道这会儿跑到哪里了?”林长风很是焦急。

    楚殇见机说道,“大公子,不如您和二公子的事回头再说,咱们还是急忙的回营地,找些人,一起来寻找琳夕小姐,这大半夜的,走迷了路可不好,再说了,这地方没准还有野兽什么的。”

    “你个畜生闭嘴!不许这么诅咒琳夕!”林长风大声骂道。

    林无尘冷冷的说道,“也好,咱们先回去吧,找些人再来。”

    林长风却没有多心,因为自从从惊鸿岭到了谪仙镇,林无尘一直是这个半死不活的样子,所以现在听林无尘的冰冷落寞,他便嫌弃的撇了一眼,又朝着前方跑去,边跑边喊林琳夕的名字。

    林无尘带着楚殇回去之后,似乎除了象征性的派了几个人出去,便在帐篷里呆着了。

    整整一夜,林长风也没有找到林琳夕的影子,身边的人也是累的筋疲力尽的,皆是没有找到林琳夕。

    天亮了,林无尘还在帐中,似乎没有要出发的意思。

    林长风更是百爪挠心,他若是走,林琳夕还没找到,若是不走,父亲的任务怎么办?这次大哥神情恍惚,他就盼着这次能立功,在林原道面前抢威风呢。

    “二公子,大公子那边还没起的动静呢,咱们接下来怎么办?还要继续留下来找琳夕小姐么?”林长风身边的跟班杜衡问道。

    林长风紧锁眉头,咬着嘴唇思索了片刻,说道,“你去找几个可靠的人留下来继续找琳夕小姐,然后咱们即刻出发,大哥颓废了,我不能把爹的嘱咐忘了。”

    杜衡领了命令便去安排了,林长风站在原地,环视了一下四周,琳夕,你到底在哪里,不会又任性的跑着玩了吧,林长风还是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妥,可是又说不出哪里,但是爹的事还是头等重要的,现在能做的也只好让杜衡去带人寻找了。

    在俪香阁的林静影这些天一直不舒服,昨天晚上更是头疼欲裂,她的右眼皮从昨天晚上一直跳到现在,都影响了正常的生活了。

    林静影的心里总是莫名的心慌,她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也只能祈祷,祈祷男人和两个孩子平安无事。

    正巧这会儿萧洁梅从俪香阁面前走过,她听潋滟说了,大夫人已经好几天起不来床了,便得意的笑了笑,心里骂道,报应到了,看你能熬多久。

    男人比起女人来,天生的感知要差一些,在谪仙镇的林原道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的反应,他现在的心思已经放在了如何再筹备军饷上。

    他不知道即将进入惊鸿岭的两子一女已经发生的变故,他盼望的是,两个儿子快点回来,最好能从这件事上看看哪一个儿子更适合接管林家的产业,他已经安插了人在林琳夕的身边,若是女儿和大儿子有什么事,他定然也把这笔账一块算了。

    林长风率领这众人朝着惊鸿岭的方向走去,林无尘依旧是面无表情,冰冷的盯着远方,他的这种表现却让林长风感到是很正常的了。

    “琳夕呢?”林无尘经过一夜的思索,总算是明白了一件事,即便他再伤心,琴儿也是回不来的了,他已然替琴儿报了仇,这辈子也算不辜负自己曾经爱过的那份感情。

    人没了,可是产业还在,他还是要活下去,就必须的打起精神,跟林家的人斡旋。

    林长风眼神里有些痛苦,但是他却知道自己不能让大哥看出有什么精神不振的表现,便淡淡的说道,“还没找到,我已经让人去找了。跟着琳夕伺候的两个丫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林长风话是这么说,因为他料想着林无尘这会儿精神颓废,肯定不会给他什么建议,最终还是他自己处理。

    “哦,要让那些人尽心的找一找。那些琐事你自己看着办吧。”林无尘说完话便又开始冷漠的看着前方发呆了。

    林长风心里暗自的笑了一下,果然跟自己料想的差不多,他早就觉得憋了这么长的时间了,正好把那两个丫鬟拿过来自己用,省的这一路上空虚寂寞。

    队伍朝着惊鸿岭走去,兵勇们的脚步并不是很快,他们的心里也是排斥去那里的,与其不明不白的惨死在野人的利爪下,还不如去战场长死的体面。

    虽然是白天,这会儿也算是正中午了,可是山林里却湿漉漉的厉害,两侧的树林更是郁郁葱葱枝繁叶茂的,将头顶上的那片狭窄的天空遮住了,偶尔蹿出横过小路的野兽的声音更显得这树林的静谧了。

    兵士们都小心翼翼的,集中精力的看着四周,生怕这会儿再出来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突然一声豁亮的鸟叫声,吓得众人心中一颤,手里握着的长刀都紧了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