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五章 各种耍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哥,咱们在走上一个时辰,估计就到了八月初十那天晚上按扎的地方了。咱们是不是要休息一下再走?让兵勇们吃点东西?”林长风虽然知道林无尘不会有什么说法。但是还是表面恭敬的问问,周围的随从都看在了眼里,到时候回去了。爹若是问起来,这件事可是有不少人作证了。

    “还是趁着太阳好赶紧的过去看看吧。若是真的有野人的巢穴。我们也好做些打算,毕竟白天对我们会稍微有利,这里的地理位置我们不熟悉。也只能靠着天亮的时候能看得清,不至于吃了上次的亏。”林无尘冷冷的看了看前方。

    林长风本来还以为林无尘没什么意见,这番话是要从他的口里说出来的。谁知道林无尘这会儿竟然开口说了这些。

    林长风嘴角抽了抽。说道,“那好,我们就听大哥的。”

    队伍徐徐的朝着前方移动。一个时辰过后差不多就到了目的地了。

    山上的空气闷湿阴冷。总是比不上绝龙山下的清新柔和了。

    林简琴的腿好了很多了。她现在除了思索着去找越思敏的计划,就是看着那些小羊在圈里吃草长大了。后来洛中原的媳妇儿说是从亲戚家要了一只狼狗,就送给了林简琴。说是能看护家和那些羊。

    林简琴给这条狗去了一个可爱的名字,现在缺银子缺的都快疯了,干脆把大狼狗叫银子。时间一长,那小家伙竟然认了这个名字,你叫它狗,看都不看你一眼,你叫一声银子,若是熟识的话,会乖乖的爬到身边,又是摇尾巴又是蹭脑袋的各种耍宝。

    林简琴跟秦川和中原商量了一件事,现在正是等着天黑呢。

    洛青丝问了好几次林简琴跟那两个男人说了什么鬼主意,林简琴每次都是报以坏坏一笑,不肯说。

    洛青丝无奈,看着天色不早了,便推着推车回了洛姬村,还是要交差的,这些天来,竟然没有招惹到老太婆的怀疑。

    天色越来越暗,林简琴去了隔壁的窝棚,嘿嘿一笑说道,“秦川叔叔,今天把羊赶到羊圈的事,您就不用费心了,您跟中原叔叔去安排一下晚上的事吧。对了,早点回来哦,洛姨说了,会来送夜宵。”

    “得咧,你这坏丫头,哼,也就是你有这种坏主意,怎么着,山那边的胡姬村的老道答应过来了?”洛秦川一副很是滑稽的表情看着林简琴。

    “那是,我可是许给了他一条羊腿呢,眼下就等着咱们的羊长大了卖钱了。”林简琴撇着小嘴儿不情愿的说道。

    洛秦川是个有眼光的人,当他知道了林简琴要在这山头上座做个养殖场的时候,便又主动的入股,拿出来好些银子,去桃花镇上买了些猪崽子和小羊羔回来。

    经过林简琴后来的建议,这些猪粪羊粪的,竟然也让洛秦川都挖了一个大坑赞起来,这可是好肥料呢,好甜不上好肥怎么长的出好庄稼?这也是来银子的好路子。

    “你这丫头,叔才不信你能做赔本的买卖呢?行了,那你赶羊的时候带上银子,记着自己要小心。”洛秦川好生的叮嘱道。

    “恩,你和中原叔叔也小心,胜败在此一举,以后你和洛姨的美好生活就看你们今天晚上装的像不像了。”林简琴又是坏坏一笑,又是吐舌头又是翻眼皮的。

    洛秦川憨憨一笑,打了洛中原的肩膀,两人趁着夜色出去了。

    林简琴把羊儿们赶进了羊圈里,这才唤了银子两声,钻进了窝棚里。

    银子乖乖的卧在林简琴的身边,眯着眼睛,任凭林简琴给它梳理那飘逸修长的毛发,很是享受。

    “银子,你可是个命好的,我都好久没有见到我娘了,娘以前也是这么给我梳理头发,给我扇扇子的,银子,要是有一天我要离开这里了,你会不会跟我走,还是你要跟着洛姨他们?”林简琴碎碎念,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

    但是那些话无一不透漏着对越思敏的思念之情,她现在身体好了,可是回想起当时在惊鸿岭的事情,还是会头痛。

    林简琴实在无聊的很,洛秦川虽然是个男人,却也心细,再去镇子的时候跟人家淘换了几本书给林简琴带回来,当时大家很是羡慕林简琴这么小的年纪,又是个女孩子还能识文断字,就连一项被人敬仰的秦川大哥,也在一次认字比赛中输给了林简琴。

    林简琴看到了移花接木李代桃僵的故事的时候陷入了沉思。

    林简琴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在看着那盏昏黄的灯发呆呢,窝棚的帘子被撩开了,一脸兴奋的洛青丝走了进来,手里拎着食盒。

    林简琴的鼻子可是天下第一好使,马上高兴起来,“洛姨,你这么早把好吃的拿来,不怕我吃光了,没了秦川叔叔的份儿?”

    “就你这丫头嘴巴坏,这会儿功夫了,他们应该快回来了吧,对了越月,你真的要给那胡姬村的老道士一条羊腿?”洛青丝很是小心的问道。

    因为最先买的那几只羊,已然是卖给了员外家,卖了不少的钱,所以洛青丝知道这一条羊腿可是价格不菲呢,现如今竟然为了这次的事请了胡姬村的老道士,本来人家是不肯的,可是林简琴当下许了人家一条羊腿五两银子,那老道马上就答应,后来生怕林简琴变卦,一日一趟的翻过山来询问。

    “恩,自然,重金之下必有勇士,半条羊腿,换你和秦川叔叔的幸福,必须值得!哈哈。”林简琴笑着说道。

    “你这丫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不肯跟我说,真是要急死我了。”洛青丝扁了扁嘴巴,现在跟林简琴的关系熟了,自然比之前说话要放得开很多了。

    林简琴还是不肯吐口,坏笑着说道,“洛姨,我看你不是着急我的计划,是着急秦川叔叔怎么还不回来吧?”

    “坏丫头,你等着,我去隔壁拿点蜡烛,眼瞅着这灯罩里的都要燃尽了。”洛青丝颜色绯红,转身出了窝棚。

    林简琴看得出,在洛青丝转身的那一刻,脸上的幸福洋溢着。

    洛青丝去了隔壁拿了蜡烛,刚出了那边的窝棚,便听到远远的脚步声,可是看着卧在窝棚外的银子并没有叫唤,便知道是熟人来了,静静的站在窝棚外等着。

    果然,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走到了跟前,洛青丝才看得出那是洛秦川和洛中原两人,那两人小声的有说有笑的。

    “咦?青丝妹子,你怎么在这站着?这深更半夜的,外面风大露水重,赶紧进去。”洛秦川急忙说道。

    三人便前后进了林简琴的窝棚。

    林简琴见大家都坐好了,便问道,“秦川叔叔,事情办妥了?”

    “那是自然,你秦川叔办事你放心,更何况这是为了你秦川叔的幸福办事呢?哈哈。”洛秦川很是开心。

    洛中原细细的打量了一番林简琴,说道,“月丫头,你这鬼主意都是哪里来的呢,你那么小的脑袋怎么能有这么多的想法?”

    洛青丝更是焦急了,急忙坐在了林简琴的身边,拉着林简琴的手问道,“越月,你这会儿要是还不跟洛姨说,洛姨怕今晚上都睡不着觉了。”

    林简琴小巧的嘴角勾起一抹让人喜欢的狡黠,说道,“洛姨,你婆婆不是一直欺负你,不肯给你休书,不肯成全你和秦川叔么?我这会儿要人为的做些手脚,让她觉得这是亏了良心,触犯了天意,让她自己乖乖的把休书给你送去,以后你便是自由身了,可以跟秦川叔好好的塌心过日子。”

    洛青丝听了之后脸颊上又是一阵醉人的酡红,片刻之后,便问道,“什么人为的事?”

    林简琴又是坏坏的笑了笑,朝着洛秦川看了一眼,洛秦川便心领神会了。

    “青丝妹子,是这样的,月丫头让我们今晚上去吓唬大娘了,说你是他们家的克星,有你在他们不会有好日子……额,虽然不是很好听,可是……”

    洛秦川说话时还是兴冲冲的,可是说出来了,觉得有些过了,便急忙看着洛青丝。

    谁知洛青丝却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关系,便笑着问道,“然后呢?”

    “我们还把大娘家的门梁松动了,说是你现在被怨念附了身要报应她们,还有几件别的小事,都是月丫头交代的,估计接下来这两天大娘不会好过了。”洛秦川见洛青丝没有什么要发怒的表情便接着说完了。

    林简琴听洛秦川说完了,便又很是谨慎的对洛青丝说道,“洛姨,估计一开始,你婆婆不会那么快善罢甘休的,她受到了惊吓,肯定会怪罪你,对你不好,但是凡事都禁不住再三,你只要坚持两天,你婆婆最后也会信了,自然会为了她能活下去而乖乖的把休书给你。”

    洛青丝抿了抿嘴,很是满意的说道,“别说两三天,若是真的能脱离苦海,两三年我都愿意。”

    夜深了,绝龙山下的窝棚里还有着昏黄的烛光。

    第二天洛青丝来的时候,林简琴就看到了洛青丝眼角上的伤痕,很是心疼。

    没等林简琴问呢,洛青丝倒是笑着说道,“越月,你可真是个机灵鬼,居然能算得到我婆婆的一举一动,她昨晚上和公公都被怕的难受了,今早上本来想着去给我吩咐割猪草的活,结果一出门,便被松动的门梁砸了,砸破了脑袋……”

    “所以她就拿你出气了?”林简琴很疼惜的走上去,看了看洛青丝的伤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