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六章 休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事,这都是小伤,以前挨打的时候多着呢。”洛青丝为了不让林简琴觉得内疚。拼命的忍着疼痛。

    “走,去窝棚里,前些日子秦川叔去镇子上。我还让他买了些药膏的,给你擦一些。”林简琴拉着洛青丝往窝棚里走。

    接连下来的三天。洛青丝总是会有些伤。林简琴一直内疚,可是洛青丝却一直笑着说没事,洛秦川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可是为了以后的幸福,也只能暂时忍着。

    结果第五天早上的时候,洛青丝一边跑一边喊。那声音里全是兴奋。

    林简琴还躺在床榻上没起来呢。倒是银子耳朵好使,知道熟人来了,跑到林简琴的床边。又是用前爪拉林简琴的被子。又是用舌头舔林简琴的脸。

    林简琴这才醒了。这会儿的功夫,洛青丝已经气喘吁吁的跑进来了。

    “越月。你看,你快看。休书!”洛青丝早已经是激动兴奋的满脸热泪的了。

    林简琴突然鼻子有些酸了,眼泪在眼里打着转转,她想象不到。一个看到休书能兴奋成这副摸样的贤惠的女人,到底是经历过怎么样的辛酸。

    洛秦川在隔壁早就听到了洛青丝的喊声,衣服都顾不得穿好,只穿了裤子便往这边跑,到了林简琴的窝棚前才止住脚步,使劲儿压抑着内心的亢奋,问道,“月丫头,我可以进去么?”

    林简琴笑着说道,“当然可以,赶紧的进来吧。”

    洛秦川进了窝棚,看着洛青丝手中的那张简单的休书,居然眼泪哗哗的流下来。

    “瞧你,一个大男人,还流眼泪,让越月看见笑话你!”现在已经是自由身的洛青丝,有些羞涩又有些心疼站到洛秦川的面前,替他擦干了眼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再说了,这事全是我一手计划的,怎么会笑话?倒是这么快救成功,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呢。”林简琴笑着说道。

    她嘴上笑着,可是心里觉得有些酸涩,只用了小计策,别人的幸福便来了,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那个叫她臭丫头的人。

    “青丝妹子,你去中原家,把他和他媳妇儿颂雪都叫来,这件事他也是出了不少的力气,咱们中午吃顿好的!”洛秦川兴奋的说道。

    “好!那我这就去!”洛青丝也是高兴的不得了了。

    洛青丝转身便一溜小跑的离开了。

    洛秦川满脸的欢喜,突然不知所措了,竟然在那傻笑了半天,又是挠着后脑勺又是看着林简琴的,他想说些感激的话,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还有些说不出口。

    “得了,秦川叔叔,您也甭在这站着了,今天又到了给员外家送羔羊肉的时候了,您赶紧的去弄好了,给人家送去,到时候咱们也好结账,省的人家找到了借口,不肯给银子了。”林简琴看着洛秦川的样子,这才说道。

    “好好好,我这就去,回来了之后咱们就吃顿好的,咱们养了不少的羊,自己却还没舍得吃过呢。”洛秦川说着便转身出了窝棚。

    林简琴躺着还是有些乏力,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了,总是乏力的厉害,见着以前爱吃的东西也是没胃口了。

    洛秦川心情特别的舒畅,干活竟然了快了很多,不一会儿便套着牛车去了员外家。

    林简琴想着,等一会儿洛青丝带着颂雪他们来了再起床吧,真是困得难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简琴突然听到外面银子狂吠起来,便懒懒的起来,问道,“谁啊?”

    等她站到窝棚门口的时候有些愣住了,是洛青丝的婆婆来了,还带着洛青丝的公公和女儿女婿,好一帮人,很是气势汹汹的。

    林简琴想着八成是因为洛青丝的事吧。

    银子见林简琴出来没有对来的那些人有什么反应,便低声了,后来听到林简琴跟来的人说话,便不再叫了,而是乖乖的蹲在旁边,看着来的那些人。

    老太婆怒气冲冲的问道,“死丫头,我儿媳妇儿呢?”

    “您不是已经给了她休书了么?不能叫儿媳妇儿了吧?”林简琴这句话也没有多大的动静,可是最近她心情一直烦躁,看见老太婆那德性,心里便不是很爽快,想着把事情的要点说出来,只要对方知道轻重,这件事也就算是过去了。

    谁知老太婆,居然叉腰啐了一口在地上,瞪着一双要冒火的小眼睛,说道,“我呸!她在我家十几年都一直听话的很,突然变得机灵起来,是不是你这死丫头在背后耍什么幺蛾子?”

    林简琴心里火一下子被点着了,噌的冒起来,“你再骂我一句死丫头试试,你个老不死的?”

    这时候老太婆带来的人可是都做好了一副要打架的阵仗了。

    还没等林简琴反应过来呢,老太婆猛的一把把林简琴推倒在地,跳上去就要抡拳头。

    老太婆后面的几个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干脆一拥而上!

    林简琴痛的嗷的一声,在一旁的银子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主人挨欺负了,全身炸了毛,一下子窜过来,朝着老太婆的脸上咬下去。

    当时这片地方就是鬼哭狼嚎,血溅当场了,那些人还没来得打林简琴,就被老太婆脸上的溅出来的血和身边那硕大的大狼狗吓得魂都没了。

    哭爹喊娘,吓得尿了裤子一样的连滚带爬的。

    林简琴只是被打了鼻子,流了血,屁股有些痛,肚子有些凉丝丝的,她急忙呵住了银子。

    银子便在那,两只前爪低着,脖子上的毛炸着,眯着两眼,呲着牙,嘴里呜呜着,颇有一番,你们再敢胡来,咬死不赦的气度。

    老太婆就趴坐在林简琴的身边,哭声凄厉的很,捂着脸。

    林简琴只见那老太婆捂着脸的手指头缝里都往外流血了,心里很是解恨,哼,就算是谁来了,这件事也是怨不得她的。

    恰巧这会儿一个什么人带着里长朝着这边走来,而跟里长前后脚的正是驾着牛车的洛秦川。

    里长听到这边有哭声,且哭声凄惨便极快了步伐,这可是他长脸的时候,也是立威风收银子的时候到了。

    洛秦川也听到了远处的哭喊声,听着像是从绝龙山下传来,脸色一紧,便心里有些猜测是不是洛青丝的婆婆来找事了,他突然一拍脑门,“坏了,只有月丫头一个人在家!”

    想到这些,洛秦川抡圆了膀子,把鞭子抽在老牛的身上,那老牛的步伐蹭蹭的快起来,这四只脚的跑起来,可是比起里长的两只脚快多了。

    洛秦川到了羊圈旁的窝棚的时候,见到林简琴脸色惨白的半坐在地上,捂着肚子,又看到洛青丝的婆婆满是鲜血的手捂着脸,再看看一旁威风凛凛蹲着的银子,再看看不远处吓得瘫在地上不敢动弹的三人,迅速的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了。

    “月丫头,你不要紧吧?脸色怎么这么差?走,叔带你去看郎中!”洛秦川说完便要抱着林简琴上牛车。

    里长两人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等等!这……这是……怎么回事?”里长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脸上很是不悦,似乎洛秦川没有把他这个里长放在眼里一样。

    “里长啊,你可得为我家老婆子做主啊,我们就是想过来把儿媳妇儿带回去,却……跟这个丫头吵了几句,她就放狗咬我们!”洛青丝的公公突然有了精神,像是见了爷爷一样,急忙跑过来躲在里长的身后大声说道。

    然后气急败坏的说道,“都是这个丫头出了馊主意,让我家儿媳妇儿不学好。”

    林简琴脑门上的汗珠子已经是密密麻麻的一层了,嘴唇有些发紫,眼神有些呆滞。

    “洛青丝呢?在里面么?出来!”里长大声的喝道,他自然知道,若是能帮老太婆夫妻俩把洛青丝收服了,会有不少的银子,而且,洛青丝只要还在洛家,那他也有机可乘,若是洛青丝找了人家,他就只能看着吃不到嘴里了。

    “洛姨不在,现在他们已经把休书给了洛姨,岂能还有要回去的道理?洛姨现在是自由身了!王法面前,可是轮不到他们这帮禽兽一样的人管了。”林简琴咬着牙说道。

    洛秦川听了这话更是气愤,说道,“里长,他们欺负青丝妹子这么多年了,青丝妹子已经被休了,他们居然还找上门来,四个大人对月丫头一个小孩子大打出手,天理何在?若不是银子在这,恐怕要出人命了!”

    里长脸色一颤,看来这件事很是复杂啊,他想着讹诈些东西钱财,恐怕要动一下脑筋了,谁知道这会儿一串急促的马蹄声传过来。

    在众人的注视下,一个身着青色圆领长袍的年轻男子勒住马缰绳,从马上跳下来,看了看周围的人,很是恭敬的跟洛秦川说道,“我们家员外说了,你们家的羔羊肉很是鲜美,所以特此告知,每月的初一十五都要送一趟过去。”

    里长其实在那个人近了的时候已经知道是员外家的人了。

    “这不是杨侍卫么?您今天怎么亲自出来了?有什么事,您吩咐一下老朽便是了。”里长那满脸的巴结奉承的表情不溢言表。

    “里长,既然您这么说了,那么以后有关这羊场的事,您可是要多多关照他们了。好了,府里还有事,我就不多留了,回见。”那年轻男子说话倒是麻利,说完便不管里长的回复,直接转身上马,策马而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