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七章 爱理不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里长那弯腰哈背的望着那年轻男子走远,这才转过身来。

    “里长……您可是咱们洛姬村的父母官,您可得为我们家做主啊。不能轻饶了洛青丝那贱人!”洛青丝的公公恶狠狠的说道,说着便让女儿女婿去搀扶老太婆了。

    里长却一改刚才的严肃,很不耐烦的说道。“你们都给人家写了休书,让本里长怎么给你们做主?这事就到此为止吧。你们伤了他们的人。他们的狗伤了你们的人,扯平了,回去吧。赶紧的去看看,不然待会儿非流血流死!”

    洛青丝婆婆一家人很是诧异,可是看着里长那爱答不理的高冷表情也不敢在说什么。只好急忙的把老太太背回去看郎中了。

    这会儿洛青丝带着洛中原和颂雪来了。远远的便看到了这边的混乱,几个人都是跑过来的。

    “中原,麻烦你们帮忙看着羊场。我带月丫头去看郎中!”洛秦川已经是着急的厉害了。

    洛青丝看到林简琴的脸色后吓得把手中的菜篮子也掉在了地上。三两步赶上来。上了洛秦川的牛车,一起去了桃花镇上。

    洛青丝这一路上一直把林简琴搂在怀里。一直抹着眼泪,好生的安抚林简琴。让她坚持一会儿。

    洛秦川为了给林简琴好好的医治才选了去桃花镇上,再就是不想着和洛青丝的公婆去洛姬村抢那一个郎中,更会耽误时间。

    倒是这老牛很给力。不知道是不是林简琴前些日子一直给它喂好料的缘故,它好像知道这是救恩人性命的事,一路上都是小跑,到了桃花镇的医馆,一下就卧在地上了。

    洛秦川急忙从车上抱着林简琴进了医馆。

    那郎中倒是厉害,只搭了搭脉,便笑着说道,“恭喜二位了,你们这儿媳妇儿有喜了。”

    因为林简琴的年龄和洛青丝洛秦川看上去确实只两辈人,人家郎中总不能说你们家女儿有喜了,毕竟没看到女孩的男人啊,只能猜测是儿媳妇儿了。

    洛青丝和洛秦川面面相觑,好在这二人很是脑筋活泛,便笑着说道,“真是感谢郎中您了,您好好的给我们看看,这表面看起来可是很严重的样子啊。”

    “嗯,她已有身孕一个多月了,身子虚弱的很,恐怕是重摔在了地上,动了些胎气,这鼻子上的伤势看着严重,其实只是外伤,流些血罢了,没有大碍,倒是这身子可是真的要补一补了。”老郎中面色和善微笑的捋着胡须说道。

    洛青丝洛秦川急忙笑着点头,“那我们以后绝对会注意的,谢谢您了。”

    “嗯,我给开一张方子,你们还是拿一些补药给她调理一下身子,以后的饮食可是要注意一些了啊。”老郎中转身到桌子上,提笔写了方子,转身递给了抓药的药童。

    洛青丝和洛秦川又询问了一些用药的细节,便抱着林简琴回了牛车上。

    林简琴从上了牛车便开始昏迷了,一直到再一次被抱到了牛车上,才慢慢的越醒过来。

    这会儿洛秦川正赶着牛车朝着一家食品店过去,想着给林简琴买些补品的。

    洛青丝看着林简琴醒了,却有些语塞了,她不知道这件事该不该问,毕竟这种隐私的事,尤其是在林简琴还没有嫁人的情况下,好像很是不容易说出口的。

    洛青丝仔细的想了一下,她从来不记得林简琴跟她说过自己嫁过人的。

    “洛姨……”林简琴虚弱的叫了一声。

    “别动别动,你想要什么,洛姨帮你。”洛青丝虽然心生疑惑,可是这件事她还是问不出口,干脆等着林简琴自己说吧,她只记得林简琴对她的好,所以现在即便林简琴这肚子里孩子有些什么别的说不出口的事,她还是会精心的照看的。

    “我……没死?”林简琴嘴唇发白,有些干裂了。

    洛青丝一挤眼睛,佯装生气的说道,“怎么竟是说些晦气的话?你要好好的活着,为了你肚子里的那个也得好好活着!”

    林简琴差点一口血吐出来,什么?她没听错吧,这话跟从天上打个雷劈下来的感觉差不多。

    “什么肚子里的?”林简琴虽然虚弱,但是也受不住这么大的“惊喜”啊。

    洛青丝有些疑惑,可是看着林简琴的眼神又不像是在说谎,便很纳闷的问道,“越月,你不知道你怀孕了?”

    林简琴的嘴角马上抽个不停了,这么狗血的事好像只有神话里才有吧,她明明是黄花大闺女啊,怎么怀孕了呢?

    林简琴眼睛里的慌乱,嘴角的不自在,她真的不知道该跟洛青丝怎么说了。

    “谁说的我怀孕了?哪个庸医?我去找他问个明白!”林简琴挣扎着坐起来。

    骂她打她杀了她,她都不气愤,怎么能无缘无故的被人扣上一顶未婚先孕的帽子。

    洛青丝很是疑惑,“那可是桃花镇最好的医馆了,那郎中也是最好的郎中,喜脉这种事他应该不会弄错吧,还有啊,越月你最近是不是一直没精神?是不是一直没食欲?最重要的是……”洛青丝突然抬起头来看了看赶着牛车的洛秦川。

    洛秦川很是识相,见已然走到了食品店的门口,便说道,“我进去买点东西。”

    洛青丝才低下头接着问道,“你的月信来了么?”

    林简琴顿时如五雷轰顶,这段日子不是忙着羊场的事情就是忙着洛青丝的事,再就是琢磨着怎么找到回家的路,怎么能找到越思敏,确实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这么一来,确实是离着上次已经有四十多天了呢。

    林简琴要崩溃了,有些哭笑的说道,“洛姨,我从来没有跟男子厮混啊?也从来没有……”

    林简琴说道这些的时候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些碎片,好像是八月初十那晚,她好像是觉得跟一黑衣人……头痛欲裂的感觉又来了。

    洛青丝见林简琴神色难看,并不知道林简琴在回忆往事,还以为林简琴受到了什么打击,急忙安慰道,“没事没事,洛姨相信你,也许……也许这是天意呢……”

    林简琴欲哭无泪了,要是天意这句话,鬼才会相信吧,老天爷这是安得什么心?怎么突然的莫名奇妙的就让她就怀了个孩子?谁能告诉她林简琴,这他娘的到底是谁的种!

    林简琴突然瞪大了眼睛,虽然脸色依旧惨白,但是那种脱俗的清爽干净,让她有一种别样的美,“洛姨,能不能掉头回去,给我来一剂药?”

    “你要干什么?”洛青丝突然紧张起来,盯着林简琴的眼睛问道。

    林简琴都要哭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也不知道是谁的,怎么要?

    “送走这孽障!”林简琴毫无表情的说道。

    “不不不,孩子只要来了,那就是你们之间修来的缘分,我倒是想要呢,没有怎么办?还有,洛姨会帮着你带这个孩子,还会好好的带他,你放心……咱们就说他爹出远门了。”洛青丝急忙说道,生怕林简琴在想不开。

    洛青丝看得出林简琴的神色,怎么都觉得林简琴肚子里这孩子有些古怪,再说了,林简琴跟她生活了这么长时间,她倒是觉得林简琴不是那种怕害羞没担当的不敢说实话的人。

    林简琴无奈了,苦笑道,“那他姓什么啊?”

    洛青丝嘴角一抽,这个问题实在是太难了,不知道他爹,怎么知道姓什么?

    “干脆就先起名字,以后找到爹了再加上姓。”洛青丝实在不知道怎么好了,她的认识里,从来没有跟自己娘姓一个姓的情况。

    林简琴嘴角狠狠的一抽,这叫方法,真是不知道上上辈子做了什么让老天爷记仇的事,至于这么报复她林简琴?

    “额,好吧,那就取个名字,不要姓。”林简琴无奈了,她倒是想着让孩子跟她的姓呢,可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啊,这个时空这个时代,大家只认得孩子从父亲的姓。

    两人话音刚落地,洛秦川从里面拎了两手东西出来,连嘴里都叼着两个纸包,里面都是些好吃的补品之类的。

    洛秦川不好搀和女人们的事,这一路上只是偶尔的回过头,微微一笑。

    洛青丝却总是怕林简琴想不开突然间做了什么傻事,一直在用她所谓的正确的道理开导林简琴。

    去桃花镇的时候,老牛跑得那么快,却总觉得时间过得慢,这回来的时候,老牛似乎懂得了主人的心思,则是慢悠悠的迈着四方步的走着。

    到了洛姬村外的绝龙山下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了。

    洛秦川突然想起来,一拍脑门,“哎呦喂,忘了,忘的死死的了,中原和颂雪他们估计还等着呢吧?哎呦喂!”

    洛青丝一听,也马上想了起来,脸上露出一副尴尬,“那咋办?”

    “唉,都是我耽误了正事了。”林简琴这会儿真的是无精打采了,虽然老牛走得很慢,但是她还是觉得胃口不舒服的很。

    “乱说,怎么会?没事,中原叔叔也不是外人,现在虽然说中午饭过了一点,可是咱们都空着肚子,正好能多吃些。越月,洛姨跟你请示一下,咱们杀头羊怎么样?”洛青丝为了转移林简琴的注意力说道。

    林简琴撅着小嘴儿说道,“咱们这羊场,可是秦川叔叔当初出的银子最多,现如今,你们虽然没有拜天地,心却到一块了,还不是等于秦川叔叔跟我说同不同意吃一只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