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八章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这丫头,这嘴巴这么厉害,真不晓得以后什么样的男人能驾驭的了呢?”洛青丝这句话说完。裂开的嘴巴,突然僵住,脸上的笑也僵住了。她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

    “青丝妹子。其实吧。也不能那么说哈,这俗话说得好,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嘛。”洛秦川一直脸朝前赶车。没有扭头看洛青丝脸上的僵住的表情。

    洛青丝急忙咳咳一声,俩人顿时谁都不说话了。

    林简琴却突然很无所谓的说道,“我嘴巴厉害。架不住人家情商厉害。”

    林简琴这句话虽然有点酸味。可是洛青丝洛秦川却没弄明白,情商是个什么东西。

    话说着就到了羊场了,洛中原正站在羊场旁的路上张望了。远远的看见了洛秦川的牛车。便边喊边摇晃着胳膊。

    到了羊场之后。洛青丝并没有跟任何人说林简琴怀孕的事,只是说是被她原来的婆婆推的摔坏了。这样,做饭的事便用不到林简琴了。

    林简琴倒是清闲了。叫着银子,躺在了草地上,闻着从窝棚旁边的大灶台飘过来的一阵阵的香味儿。却越发的饱了。

    银子很是乖顺的偎依在林简琴的身边,闭着双眼,任凭林简琴那在阳光下若凝脂一般的白皙小手轻轻的抚摸着它的毛。

    林简琴突然越来越想越思敏了,在这洛姬村已经待了好久了,现在生意算是稳定了,洛青丝的救命之恩也算是偿还了,林简琴便打算着要离开了。

    她心里自然有些舍不得,甚至曾不止一次的琢磨着,要不要找到娘,让娘也来这里生活,这里的日子恬淡闲适,没有林家尔虞我诈,这里的环境清幽脱俗,没有林家那种安排个院子都满是心机和算计。

    吃过了饭,林简琴便在窝棚里睡着了,她做了一个很美的梦,她的梦里带着自己长大的孩子,在娘的笑容注视中,欢快的玩耍。

    梦总是美的,就像这绝龙山下的满眼的绿。

    这里的夕阳甚美,像是温软的美人儿遮着半边脸一样的羞涩,可是惊鸿岭里的这个时候,却是看不到夕阳了,更不要说美,能像正常人那样的活着,便是那些兵勇们在烧高香了。

    “大哥……我怎么觉得这里阴森森的?”林长风刚开始的时候还是锐气的一马当先,随着时间的变晚,随着天色的变暗,林长风有些胆怯了,不自觉得已经跟在了林无尘的后面了。

    林无尘何尝不怕,那一夜的惨状,他现在仍旧是历历在目,可是他知道一件事:既然来了,不管害怕还是不害怕,都得看个明白,不然就会被耻笑,就会被林原道看轻!

    现在跟在后面的兵勇们也都是提心吊胆的了。

    “有我在!大家不用担心!我走在最前面。”林原道举起了手里的火把,大声的说道。

    瞬间在队伍里的人都对这位一直无精打采死气沉沉的大公子有了改观。

    林长风自然知道这些,可是他真的不敢像林无尘那样大喊,若是引了野人出来,那瞬间变会葬身于此了,他宁愿不要别的什么,也得要这条命。

    走了一炷香的时间,竟然这周围出奇的安静,除了偶尔的几声鸟鸣,衬得这林子里更是死寂一般了。

    林无尘那犀利的眸子睥睨一周,说道,“这片地方,就在这片地方安营扎寨,明天待天一亮,我们便四处的搜寻一番!”

    众人中有人说道,“大公子,这个地方好像离着上次被袭击的地方不远,这里会不会很危险?”

    “我的话,不会再说第二遍!”林无尘的声音再也听不到以前的温软,冷冰的让人不寒而栗。

    众人都不敢在说什么,马上分工准备搭建帐篷了。

    林无尘见林长风一直忐忑不安,不住的抱着双臂四下的打量,便拍了林长风的肩膀一下。

    熟知这一下,吓得林长风低声叫道,“谁!”

    待林长风看清了林无尘后,便气愤的说道,“大哥什么时候学会在背后拍人肩膀?”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又为何在意我在背后拍你?难不成你在上次的营地里做了什么?才导致现在在这个相似的地方惊恐万分?”林无尘的语气冷的让人觉得恐惧。

    林长风马上一改刚才的愠色,笑着说道,“看大哥你说的,我怎么会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对了,大哥,待会儿营帐搭建好了,你要住哪一个?”

    林长风现在心中惊恐,必然是喜欢在万人从中的,这样就算是有野人袭击,他也不至于先受到阻击,也有时间逃跑。

    “哪一个都一样,你先选好了。”林无尘很是淡漠的说道,便转身朝着正在搭建营帐的兵勇走了过去。

    这一夜,虽然大家都是提心吊胆的,却仿佛这些提心吊胆成了多余的,一直到卯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又过了不久,天便蒙蒙亮了。

    林长风从帐中走出来,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四处的看了看,昨晚上的惊恐丝毫不见了,一脸的得意又浮了上来。

    这时候见林无尘的帐篷好像没什么动静,便走过去。

    昨天说好了今天要去上一次被袭击的地方搜查的,所以他要积极一些,这样也好挽回昨天由于惊惧而失掉的民心。

    “大哥?”林长风在说这话撩开林无尘的帐篷帘子的时候发现里面是空的,但是林无尘的斗篷却还在草堆上放着。

    林长风心中突然觉得大事不妙,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难道大哥被野人在昨天夜里抓走了?

    可是上次野人的作战方式是那么的凶猛,这次怎么就悄无声息的只抓了大哥?

    再或者,难道大哥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正在林长风想着询问一下账外的兵勇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嘈杂的马蹄声,便急忙出来看个究竟。

    只见林无尘率领着三十左右的人,从远处过来,到了安营扎寨的地方,才下马。

    林无尘只是淡淡的抬起眼皮看了林长风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跟楚殇交代了几句,便朝着自己的帐篷走过来。

    林长风一脸的惊讶,急忙问道,“大哥,你这一大早的去了哪里?我还想着找你说一下去搜查的计划呢?”

    林长风不想听到的话,却在此时听到了。

    “我已经去先前安营的地方搜查过了,还去了那附近的地方。”林无尘边说边撩开了帐篷的帘子,进了帐篷。

    林长风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站了片刻,这才缓过神儿来,急忙转身进了林无尘的账内,问道,“大哥,你自己去的?怎么不叫上我?”

    林无尘轻轻的从草堆上拿起斗篷,拍了拍上的草渣,淡淡的说道,“我叫你去,你会去么?你不怕黑了?”

    林长风嘴角抽了抽,眼神中有些尴尬还有些不服气,可是现在的情形他已经不得不问清了林无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能好做打算了,便勉强一笑,说道,“大哥,看你说的,只要你叫我,什么地方我也得去啊,在家里咱们都听爹的,出了门,我便听你的。”

    林无尘眯着眼睛,只阴鸷的余光看了林长风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

    “大哥,你去了那边发现什么情况么?有野人么?”林长风急忙追问道。

    林无尘很是不屑的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扭过脸看着神色紧张的林长风笑着说道,“长风,你觉得若是我遇到了野人,还能好好的站在你面前么?”

    林长风听了这么一句,嘴角不禁的又抽了一下,马上扯出一丝苦笑,说道,“那大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林长风知道恐怕是从林无尘的嘴里问不出什么来了,便干脆问问林无尘接下来的行动吧,若是还有机会,他自然要抢先做些有利的事情,免得回去了,在爹的面前没有一点功劳。

    “咱们一起去上次安营扎寨的地方看看吧,然后再带着人去峭壁和树林中搜索一番。”林无尘说着,便拿了斗篷出了帐篷,不再理会林长风。

    林长风急忙跟了出来,他这会儿也不能放松一丝一毫的,要紧跟着林无尘了。

    集结队伍之后,林无尘带着人去了早上他曾经去过的地方,这时候队伍中的人自然有林原道派来的人,也有老王爷派来的,还有各自为林无尘或者林长风效力的人。

    先后映入众人眼帘的,有火烧过的痕迹,仿佛先前几天的历历惨幕又重现了一般,奇怪的是,这里的尸首已经被清扫的一干二净,这才多长时间啊,总不能化成灰飞了吧?难道野人还有闲情逸致来打扫战场?

    林无尘没有说话,只是让大家都仔细的看一遍。

    众人皆是议论纷纷。

    林长风也是纳闷的厉害,可是他余光看到林无尘脸上的冰冷,便也不再开口去问了,左不过还是碰壁。

    林无尘又带着众人去了附近的山林中,曾经在那晚被袭的时候,这里曾经涌现出大量的野人。

    这时候众人发现,这树林里的树木被整齐的砍伐过,甚至有做饭野炊的痕迹,只是这些都是一些痕迹了,这里的东西包括被砍下来的树木,已经全然消失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