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九章 另有玄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众人更是疑惑了,难道这期中还有什么别的玄机?

    林无尘又带着众人去检查了那天军营后面的峭壁,那晚看到的那些所谓的藤条树枝。却还有很少的残留,仔细看便能看得出,那是非常结实的绳子。绳子的外面用藤叶枝蔓掩盖了,所以当时看上去像是那些长在峭壁上的藤条之类的。

    众人已经不是刚开始时候的窃窃私语了。大声的议论着。

    林无尘眯着眼睛看着前方。他心中笃定,原本以为是偶然被袭,现在看来却是有人故意为之了。可是这次押送军饷的事情,除了老王爷知道,还有积羽城的那些捐助者知道。没有旁的人了。就算是积羽城的那些人被强制或者威逼利诱的缴了银子心里有所不甘。试问哪一家能有如此的实力来劫军饷?

    再者说了,这时间上也是差了很多啊,当初林原道率领众人出城后一直没有过久的停歇。这么一大队的人是什么时候埋伏在这里的呢?

    林无尘心里想到了那个名字。可是却有些不敢相信。这件事看来只能暗地里找林原道商议了,若是这件事做得好。那便是大功一件,若是不好。怕是掉脑袋也极有可能了。

    林长风自然也想到了这些,只是他却面露喜色,似乎很是得意自己能猜测的到。便说道,“大哥,能如此的大手笔做事的人,恐怕只有他一人吧?”

    林无尘依旧是冷面相对,低声的回答道,“大哥愚钝,有些听不懂你的话,不知道你说的他,是指何人?”

    林长风和林无尘斗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林无尘惯会装傻充愣,便得意的笑了笑说道,“大哥不说,想必心里也是明白的,又何须借着小弟的口说出来?”

    林长风转过身子看了看后面议论纷纷的人群,便说道,“这次回来,咱们也算是有惊无险,不如趁着现在天色尚早,咱们也好早些回去跟爹汇报情况吧。”

    “好,听你的。”林无尘说着便勒了一下马缰绳,朝着来时的路返回去了。

    “楚殇?大哥都说咱们往回走了,你辛苦一下跟弟兄们传个话?”林长风很是自傲的朝着楚殇说道。

    楚殇表面依旧很是恭敬的抱拳后,两腿一夹马肚子,抡起鞭子,朝着队伍后面走去。

    队伍这时候的行进速度比来的时候快的不是一点半点,大家似乎情绪很是高涨,都盼着能早点回谪仙镇。

    走在半路上的时候,林无尘总是觉得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便暗自让楚殇派了一名脚程快的自己人,抄小路先回了谪仙镇,若是有什么动静,马上回来禀告。

    虽然说大家的步伐比来的时候快了很多,可是统领说就地休息,大家也只能驻扎下来,休息,等着统领的吩咐,才能继续行走。

    林无尘越来越心里慌张了,难道是出了什么事,就在离着谪仙镇还有二十余里路的时候,仍旧不见派回去的人回来,林无尘的心里犯起了嘀咕。

    可是这些想法在林无尘的面色上却漏不出什么破绽,自从他知道林简琴在惊鸿岭失踪后,便一直神情呆滞了,别人倒是看到他的冰冷不以为然了,也就没那么多戒心了。

    林长风不止一次的嘲笑林无尘,因为一个女人把自己变成了痴呆。

    林长风这时候想的最多的却是怎么在父亲的面前邀功,林无尘先发现了那些可疑的痕迹,若是让林无尘抢了头功,他总觉得自己亏了点什么,生怕父亲再偏袒林无尘,虽然琳夕之前说过父亲属意他,可是他还是觉得要防范着林无尘一些比较妥帖。

    林无尘越来越觉得一种无名的恐怖沉浸在空气中,紧张的让人捉摸不透,他狠心咬牙,一不小心从马上坠落下来。

    楚殇看了着急的厉害,一下便从马上蹿下去,跨到了林无尘的身边,焦急的问道,“大公子!大公子!你伤到了哪里?”

    林长风先是一愣,原本他才不关心林无尘的死活,可是现在是要做给身后那些人们看的,便也佯装一副焦急的样子,从马上下来,跑到了林无尘的身边,连忙问道,“大哥,你要不要紧?”

    林无尘突然想到,是不是应该将计就计啊,便马上装作非常痛苦的样子说道,“怕是要休息两日了。痛的厉害。”

    楚殇此刻还不知道林无尘的计划,听到林无尘如此说,便焦虑的很,急忙说道,“大公子,咱们刚刚经过了一个小镇,不如咱们先返回去,毕竟这才过了两三里路。”

    林长风突然觉得自己的机会到了,若是林无尘不能适时回去,那么汇报情况的事情,无疑就是他的事了,他只需稍作说法,便能把这头功揽在自己的身上!

    “楚殇说得对,大哥伤得厉害,咱们还是先送到那边的医馆吧,毕竟性命是最重要的。”林长风便带着人,很是主动把林无尘送到了医馆。

    还未等医馆的郎中诊治,林长风便焦急的说道,“大哥,你看,咱们耽误了这些时辰,也不知道爹是不是着急坏了?”

    他的言外之意还不就是想着先回去送信?

    “嗯,你说的也对,你先回去把我先看到的事情跟爹详细的说一遍吧,辛苦你了。”林无尘佯装着满脸的疼痛难忍。

    “大哥,你放心,我回去了一定据实禀告,你先好好的养着,等那边没什么事了,我便来接你。”林长风见林无尘似乎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才会跟他强调了是他林无尘先发现的事情的端倪,心里却笑得厉害了,哼哼,回去了怎么说还不是他林长风说了算?

    林长风一行辞别了林无尘便离开了。

    楚殇很是担心的跪在林无尘的床榻边上,询问到,“大公子,眼看着头功,就这么被他抢了!”

    林无尘见外面的人都走的干净了,便冷笑一声说道,“是福是祸还说不定呢,对了,咱们看了郎中马上离开这里,另外,要找个写字临摹的先生。”

    楚殇虽然对于林无尘的话有些惊讶,可是他见到林无尘脸上的痛苦变成了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自然欣喜起来,“大公子,这么说,你的伤没事?”

    “嗯,你放心好了。我说的事,速速去办,我们离开这里回积羽城。”林无尘很果敢的说道。

    果然,在林无尘和楚殇离开半个时辰后,就有身着官差服饰的人来搜查了。

    谪仙镇,本来是个极具世外桃源气息的地方,这两天却不知道怎么的多了些血雨腥风。

    洛姬村,懒懒的躺在绝龙山中,弥漫着朝阳的温润,氤氲着初秋的高爽,到处都是一片清新,绝龙山下的羊场,已经从原来那小小的矮矮的围墙,变得高了起来,原本只有银子在守护,现在银子也多了几个伙伴了。

    林简琴摸着肚子,竟然越来越觉得肚子里那个未见面的小家伙很是可爱了。

    “越月,你说现在的这世道真是不太平呢,还是咱们这洛姬村好。”洛青丝一边说一边给林简琴那个未出世的小奶娃绣着肚兜。

    林简琴懒懒的说道,“洛姨,又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啊?”

    林简琴本来是打算看着洛青丝和洛秦川成婚后便离开这里,先回积羽城的,可是现在有了肚子里的小家伙,洛青丝两口子是无论如何都不让她离开了,除了跟银子逗着玩,再就是看看那些羊圈的大羊小羊。

    虽然洛秦川又从桃花镇买了些书回来,可是林简琴思念越思敏的心,却不能平静。

    洛青丝绘声绘色的说道,“昨晚上你秦川叔说,这次去员外家,好像他们家从绝龙山的南边的山涧发现了个人。”

    “那有什么稀罕的?是不是谁家的上山打野味儿,不小心摔了下来?”林简琴漫不经心的说道,山路走的多了难免碰上鬼,这爬悬崖峭壁的多了,总是觉得自己有两下子,一不小心摔下去,也是常有的事情了。

    “这个到不是重要的,是员外家从来不怎么管外面的事的,要是不相干的人,他们才不会救呢,据说当时员外家厨房的拉料的马都用来去这周围好几个镇子请郎中了,请了好多呢。”

    洛青丝绘声绘色的说着,好像那个人多么神秘一样。

    林简琴依旧扁了扁嘴巴,说道,“没准是他们自己家的人呢,能不心疼么?要不然就是什么王公贵族的,他们想着巴结呗?”

    “你猜怎么着?那些郎中从员外家出来之后,愣是都口风严谨的很,不肯吐露半个字,就连里长去问,都没问出一个字来。”洛青丝越说越神秘了。

    林简琴听的都快睡着了,眼皮子一直打架。

    “越月,你知道么?你秦川叔正好在那个失足摔倒山涧的男子被抬进去的时候看了一眼。”洛青丝继续说道,似乎没有意识到林简琴已经眯上眼睛了,“那人竟然摔得糊涂了还叫着什么臭丫头什么的。”

    林简琴突然一下子睁大了眼睛,眨着大眼看着洛青丝,问道,“那人长得什么样?”

    洛青丝嘴角轻轻地抽了一下,略显尴尬的神情,说道,“这个还真没听你秦川叔说,要不,等会儿我问问他,他去镇子上买些木料了,西边的棚子坏了点。”

    林简琴听完,心里总是有些忐忑,可是这会儿就算是怀疑那人是应随六也全然没用了,第一,万一别的人也会叫什么臭丫头,第二,这会儿她要是想去员外家里,也是进不去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