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一章 通人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员外本来打算着要告辞的,突然听应随六这么说,心里当下很是高兴。说道,“小王爷喜欢,老臣便让人多做一些。不敢欺瞒小王爷,这些羔羊都是在绝龙山下淙真溪旁的草地上长得。吃的是美草喝的是甘甜的溪水。”

    “果真有过着如此神仙日子的羔羊?我倒是羡慕它们了。”应随六嘴角勾起一抹冰雕一样的魅惑的笑意。

    老员外看应随六的样子是开心的。便更高兴了,说道,“小王爷要好好的养伤。身上的伤口好了,便可以亲自去一睹那绝龙山下的美景和羔羊。”

    应随六笑着点了点头。

    老员外出了凯云轩便吩咐了管家,亲自跑一趟绝龙山下供应羔羊肉的羊场。近期的羔羊的一律要鲜嫩的。除了每月的初一十五送肉,再加上初六和二十六两天,另外。以前商议好的银两多加两倍。

    管家听了老员外的嘱咐。马不停蹄的朝着羊场去了。

    “洛秦川?洛秦川在么?”那管家骑着马很快便到了羊场。还未下马,便朝着里面喊了几句。

    洛秦川这会儿去镇上买过冬用的东西了。所以只有洛青丝和林简琴在羊场。

    洛青丝在后面的羊圈里捣腾羊粪,前面的喊声虽然大。但是她身处不时的咩咩叫的羊群里,耳朵早已经疲惫,她很是放心。现在除了银子,好几条狗都被林简琴驯服的通人性,若是前面有什么事,早就有狼狗跑去找洛青丝了。

    林简琴很是倦乏的从窝棚里走出来,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依稀的记得,以前看到女人怀孕肚子是在四五个月才明显的,她这个才不到三个月便鼓鼓的了,洛青丝也觉得奇怪,还是带着林简琴去了桃花镇看过的,可是郎中说没事。

    林简琴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托着后腰,懒懒的问道,“这不是木管家么?您有什么事啊?”

    那管家四下打量一下,问道,“洛秦川不在?”

    “秦川叔不在,有什么事你跟我说也一样。”林简琴现在都懒得抬眼皮了,她昨晚上可是被肚子里的小东西折腾惨了,总觉得肚子里的小东西在打着转的玩,弄的林简琴一晚上都没睡好。

    “恩,跟你说也一样,我们老员外说了,以后增加每月的初六和二十六加送羔羊肉,一定要鲜嫩的,另外银子的事,在以前的基础上再增加两倍。”管家很是认真的说道,他知道主子那么谨慎的吩咐他,一定是跟家里来的那位神秘人有关系。

    林简琴愣了愣,这件事倒是好事,谁不喜欢赚银子啊,但是为什么突然要这么多肉,羊场旁的那条小路是进入洛姬村的唯一出路,也没见来洛姬村什么大队的亲戚什么的啊,难道是前两天跟着秦川叔去员外家听到的那个男人?

    管家见林简琴一直沉思,便疑惑的问道,“越月,你听清楚我刚才的话了么?”

    林简琴缓过神儿来,嘴角勾起一道优美的弧线,说道,“这可真是一件好事情,我们又托了木管家的福气多赚些银子了。”

    “月丫头就是嘴巴甜,恩,等洛秦川回来了跟他说一声,好好的干活,好处不会少了你们的。好了,我走了,你也回去歇着吧。”管家看了看林简琴的肚子,很是好奇了,自家媳妇儿怀孕也没见肚子长的这么快啊,这次啊多长时间啊,居然这么明显了。

    林简琴送走了管家,便朝着银子招了招手,银子瞬间如闪电般的蹿了过来,满脸满眼的兴奋,用那毛茸茸的大尾巴扫着林简琴的腿。

    “瞧你这样?去,后面找洛姨去。”林简琴说着便指了指后面的羊场。

    银子扭过头看了看,很是兴奋的摇了摇尾巴,便跑走了。

    “这狗头,不知道吃了啥,这么兴奋呢?”林简琴嘟囔一句,便叉着腰,看了看那边山脚下的洛姬村。

    她想看的是老员外的家里。

    晚上吃过饭,林简琴已经把白天木管家说的事告诉了洛秦川。

    现在的天气越来越凉了,山脚下的绿草现在都变得枯黄了,有些萧瑟,让人看了不免的生出一些伤感来。

    “秦川叔,你这次去桃花镇,有没有听说什么稀罕事?”林简琴现在是被肚子里的小东西连累了,不然早就回积羽城去了,人回不去,可是外面的事情,还是要多打听一些,不然以后都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洛秦川皱了皱眉头,说道,“新鲜事倒是没有,可是好像发生了大事。”

    林简琴心里一惊,刚伸出来要拿着花生吃的手也停了一下,“什么大事?”

    洛秦川琢磨了半天,便挥手说道,“反正跟咱们小老百姓没关系,不管那么多。”

    林简琴那刚悬着的一颗心,突然被击溃了,很是无奈的抽了一下嘴角,说道,“秦川叔,说说吧,我这每天在家里呆着实在是没意思。”

    “说说嘛,越月天天的闷着实在没趣。”洛青丝见林简琴那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就跟自己的女儿受了委屈一样。

    洛秦川嘿嘿的憨厚一笑,说道,“瞧瞧,你洛姨的心里你都是第一位。”

    “怎么?秦川叔,你这是要吃醋了?”林简琴咯咯的笑着,笑声比那迎风轻动的银铃还要动听。

    “好了,别闹了,快说说,到底是什么事啊?”洛青丝拿着手里正在绣着的小娃子的衣裳轻轻的在洛秦川的面前扬了扬。

    “我看那告示上说,什么林家,额,不是咱们这的吧,说是护送朝廷军饷,半路被劫匪杀害了,然后……”洛秦川一边回想一边说,也是了,毕竟这些事跟他们平日里的生活离得很远,又涉及不到自己的利益,便没有那么上心。

    林简琴心中一悸,急忙问道,“秦川叔,你说的慢一点,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家的老爷还有个公子被山贼杀死,皇上为了表彰林家为朝廷的贡献,特意赐了封赏。”洛秦川捋了一下思路继续说道。

    林简琴一愣,死了一个公子,那到底是林无尘还是林长风,现如今林原道若是真的死了,那娘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

    林简琴心里有些凌乱的厉害,恨不得生一对翅膀,赶紧的飞回积羽城林家。

    “越月,你这是怎么了?”洛青丝察觉到了林简琴的变化,很是关心的问道。

    林简琴却没有理会洛青丝,倒不是她不愿意理,是她过于关心洛秦川说的这件事了。

    “告示上没说赐罪林家?”林简琴焦虑的问道。

    “没有,怎么会赐罪?都说了是赏赐的,林家没了好几口子人,都是因为皇差没的命,怎么能赐罪?”洛秦川在笑着反问这些话的时候突然觉得林简琴哪里不对劲了,“越月,你……”

    林简琴知道洛秦川夫妇是聪明人,就算是不问,心里也许早有疑惑了吧,便说道,“当初瞒着你们,我也是……”

    “哎呀,秦川大哥,你怎么回事?难不成你们家要是有点什么事,你到了陌生的地方还到处的嚷嚷着自己是谁?再说了,月丫头这些日子对咱们的好,总比那些什么名字家事真实吧?不管她姓什么,她在咱们的眼里不还是鬼机灵心眼好的月丫头?”洛青丝一下子打断了洛秦川的话。

    洛秦川急忙笑着说道,“都是秦川叔不好,不说了不说了。”

    林简琴低着头,抿了抿嘴,说道,“我还是说完了吧,其实我也是林家的,只是当时我们遇到了山贼,后来我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便坠崖了。”

    洛青丝脸色突然变的心疼起来,放下手里的衣裳和针线,很是心疼的拉着林简琴的手说道,“丫头,过去的伤心事不想了,不然影响心情,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那什么,天色不早了,我去后面看看羊圈,弄好了,千万别晚上再丢了羊。你们先聊着。”洛秦川说着便出了屋子。

    “洛姨,我也不是有心要瞒着你,只是出于无奈。”林简琴眼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她一直憋在心里,想念越思敏的那份心思,像是洪水泛滥一样的决堤了。

    “好了好了,丫头,你在想你的亲娘吧,自从你先前成全了洛姨和秦川叔的好事,我便觉得你有心事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说。出门在外的,就算日子过得再快活,还是会想念自己的家,”洛青丝将林简琴揽在怀里。

    林简琴抽泣着。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啊。”洛青丝轻轻的拍了拍林简琴的后背。

    “洛姨,其实我叫林简琴,越月只是我取了娘的名字中的两个字……”林简琴一边抽噎一边说道。

    “在洛姨的心里,你就是月丫头!好了,不哭了,你现在也是要做娘的人了,还这么不顾惜自己的身子,等着小家伙出来了,一身的病怏怏你就该后悔了。”洛青丝安慰道。

    林简琴痛快的哭了一会儿,心里倒是觉得好受多了。

    现在在洛青丝的面前,她没什么可隐瞒的,也不用每天想着什么事,只能一个人心里默默的想了。

    其实有的时候,不需要那个人多么懂你,不需要她能为你出谋划策,只需要她细细的听着,偶尔的用一种惺惺相惜的表情看看你,便觉得很是知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