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二章 补充营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一夜,林简琴似乎睡得很踏实,她梦到了以前的老爸。老爸要她保护好自己,她也梦到了越思敏,娘要她好好珍重。娘盼着她回家。

    第二天一大早上的,直到洛青丝进了窝棚。要准备着帮林简琴穿衣服的时候。林简琴才醒过来,缓缓地说道,“洛姨。不想喝什么鸡汤了,喝腻了都。”

    “不喝怎么办?你这身子这么弱,这会儿不补充营养。等什么时候啊?”洛青丝仔细的看了看林简琴的肚子。说道,“月丫头,你这肚子怎么又大了啊?”

    林简琴一愣。自己低头看看。是啊。怎么又长了这么多,似乎看着就能长。

    “不知道啊。也许是小东西急着出来吧。洛姨,突然想吃酸的了。”林简琴咽了咽口水说道。

    “啧啧啧。你这馋丫头,放心好了,洛姨都跟你秦川叔说了。明天给你去镇子上买些梅子干之类的。对了,你今天真的要跟着你秦川叔去老员外家?”洛青丝很是疼惜的说道。

    洛青丝看着林简琴的身子越来越笨重很是担心。

    “恩,再去一次,不然过些日子下雪了,我肚子更大了,想去都去不成了。”林简琴下定了决心。

    “那好,但是你答应洛姨,一定照顾好自己,我会让你秦川叔慢点赶车。”洛青丝刚交代完了,洛秦川便在外面喊了。

    林简琴跟着洛秦川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到了老员外的家里了。

    林简琴不放过任何的机会,虽然不能四处的张望,可是她还是想着用眼睛的余光四处的看着,到了上次听到那男人的院子,凯云轩的时候,林简琴突然说道,“哎呀,肚子痛!”

    管家一看情况不好,若是普通人,便也就骂几句让她忍着,现在的可是个大肚子的,便急忙问道,“怎么回事啊?”

    管家倒不是怕林简琴会出人命,只是他害怕这林简琴在员外家里出人命,让员外的那位神秘客人知道了,他的罪过就大了。

    “我想上厕所!”林简琴努力的装着。

    管家看了看,这周围也只有凯云轩是最近的了,可是那里却住着那个神秘的客人。

    “你忍一会儿,我带你去那边如厕!”说完,管家便在前面带路。

    “进来吧,不用因为我在这里就让别人不方便。”一个高冷的声音从凯云轩传出来。

    林简琴心中一喜,但是脸上却是一副祈求的面色。

    管家只能说道,“你进去了低着头!不许乱看!”

    林简琴便跟着管家进了凯云轩,林简琴虽然低着头,但是余光所到之处,那身形像极了应随六!

    难道真的是他!他怎么也来了这里?林简琴心里一种兴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只是那人似乎没有转身的意思,一直在拿着手中的一个荷包看着。

    林简琴见那浅灰色的流水图样的荷包,眼眶里的泪水更是忍不住了,“我是……”

    管家见身后的林简琴突然在远处停住了脚步,一阵慌张,急忙跑回来训斥,“你要做什么?”

    这时候的应随六也被惊扰了,转过身,冰冷的目光看着林简琴,“你是谁?”

    这声音的语调不高,可是足以将林简琴心里那份兴奋冻成冰碴。

    管家顿时觉得不对劲,便拉着林简琴往外走,“你这女子!混账!”

    “放开她!”应随六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觉得那个管家这么对林简琴,他心里会心疼。

    管家吓得有些愣住了,急忙跪下,不敢看应随六。

    林简琴也愣了一下,难道是应随六在跟她开玩笑?林简琴有些破涕为笑了,那个冰冷的家伙总是在说笑话的时候都是一副正经的样子,林简琴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这样的。

    林简琴有些小小的兴奋,看着应随六说道,“你想起我了?”

    岂料应随六用力的蹙了蹙眉头,低头思索片刻,依旧是冷冷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林简琴心里那刚刚变暖的心思,瞬间被应随六的这句话击的粉碎。

    当真是不记得,还是装着不记得?

    林简琴冷笑两声,怪不得呢?以前自己不知道他是小王爷的身份呢,现在突然发现,小王爷岂能在别人的面前跟她认识?

    “你不记得积羽城的林家?”林简琴的眼泪已经止不住的流下来了。

    应随六头有些痛,他的脑子里慢慢的回忆起了积羽城,他的眼睛紧紧的眯了起来,很是奇怪面前的这个女孩子为什么问他这个问题。

    “记得,只是……你是谁?”

    林简琴又是冷笑一声,眼里的泪水已经禁不住的流下来,继续问道,“你忘记了你在积羽城横刀惊马救了一个陌生的女孩子?你忘记了你深夜不顾性命的在鹰嘴山救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你忘了你深更半夜爬别人的窗户?你忘记了你在水池子里把毫不相干的人捞起来?”

    应随六的脑袋一阵疼痛欲裂,林简琴说的这些情形都是他前几天甚至夜里梦到的情形,“你到底……”

    应随六瞬间觉得头痛欲裂天旋地转,紧接着便瘫在了桌旁,他用力的掐着自己的头。

    “你这大胆的贱婢!来人啊,给我拉出去!”木易之闻风赶来,急忙让家奴把林简琴拉了出去。

    洛秦川吓坏了,急忙将满脸鼻涕眼泪,一脸颓废苦笑的林简琴抱到了牛车上,毫不停歇的回了羊场,让洛青丝急忙拿了细软,带上银子便匆匆的朝着桃花镇去了。

    林简琴在还没出老员外家的时候便晕倒了,洛青丝知道事态的严重,也没顾上多问,只听了洛秦川的吩咐,三人便急匆匆的去了桃花镇,不敢停歇片刻的朝着下一个镇子走去了。

    三天之后,林简琴才越醒过来,见周围的环境很是陌生,便有些惊讶,但是屋子里又没有什么别的人,她便挣扎着坐了起来,透过窗子,竟然看到外面下雪了。

    林简琴更加的疑惑了,难道自己死了,不然为什么这里的一幕幕如此的陌生,转脸去看窗外那银装素裹的世界,突然看到了一家三口人手牵手的从外面穿过,男人的手里拎着热乎乎的包子,她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很痛,原来自己还活着。

    她突然想起了在老员外家的那一幕幕,眼角又潮湿起来。

    “月丫头,你怎么哭了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洛青丝很是焦急的走了进来,手里也拎着热乎乎的包子。

    林简琴听了洛青丝的询问,更是觉得心里的那一道堤决了个大口子,心中无尽的复杂的感情汹涌澎湃的涌出来了,她趴在洛青丝的肩膀上,大声的呜呜的哭着。

    洛秦川这会儿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哈了些热气在手上,一脸的疑惑和担心,问道,“月丫头怎么一醒就哭了啊?青丝妹子,这是怎么了?”

    洛青丝一直在给洛秦川使眼色,不让他说话。

    洛秦川便转身出去了,他先前跟店里的伙计说了,给帮忙炖鸡汤的,估摸着这会儿差不多了,也该去拿回来了。

    洛秦川又哈了一口热气在双手中,使劲儿的搓了搓手掌。

    “月丫头,别哭了,只要把心里的不痛快哭出来就行了,哭得多了,身子也是吃不消的,”洛青丝已经在路上听了洛秦川说了当时在员外家发生的事情,她又怕林简琴伤心,所以也不敢多问,心里揣摩着,难道林简琴肚子里的孩子是那个人的?

    林简琴哭了好久,似乎是累了,便呆呆的看着前方,一句话也不说。

    洛青丝看了很是心疼,她又知道林简琴的性子,若是在林简琴心情不好的时候劝说,没有什么用,便只好在旁边安静的坐着,陪着林简琴。

    又这样过了一天,林简琴似乎像是片刻间便想通了,很是积极的跟洛青丝说着要吃什么东西,洛青丝自然是心里高兴的,她不管林简琴怎么想,在她的心里,已然把林简琴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林简琴看着窗外的积雪的时候还是回偶尔发呆,可是她似乎又在强迫自己忘掉一些什么东西。

    “洛姨,外面的雪好美,要不是我这肚子大的挡住了我看脚丫子,不好走路,我早就去玩了,对了,洛姨,咱们这是怎么走的啊?绝龙山不是才刚刚草地黄了?”林简琴很是开心的看着窗外的小孩子们打雪仗,嬉笑打闹。

    “这里哪里比得上咱们绝龙山的气候,咱们绝龙山虽然说不上一年四季如春,却也不会冷到下雪,大多也就是草地黄了,冷个一个月,马上天气就变暖了。不过也稀罕,要不是朝着积羽城走,我这辈子恐怕都没机会见一下雪花这个东西呢,虽然冰凉的很,但是却很纯洁很美丽。”洛青丝热爱着自己的故土,又表达出对这里的喜爱。

    林简琴脸色怔了一下,“去积羽城?”

    “当然了,我和你秦川叔,是个庄户人家,一没权,二没钱,那天在老员外家发生的事情,你秦川叔都跟我说了,咱们若是不早点离开绝龙山,恐怕真的有灭顶之灾了,你的家里既然受到过皇上的赏赐,想必还能庇佑你啊。”洛青丝很是认真的说道。

    林简琴很是感激的看着洛青丝,说道,“为了我,你和秦川叔,却要背井离乡,我心里会一直记挂着你们的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