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三章 没有血缘关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这丫头,说的哪里话,你在洛姨的心里。就跟亲生的没什么不同。”洛青丝很是亲切的说道,她拉着林简琴的手,那温柔的眼神。让林简琴想起了家里的越思敏,她不知道越思敏还好不好。因为。她不知道那个深受皇恩的哥哥,到底是林无尘还是林长风。

    “洛姨,其实在我的心里。你也早就是我的娘了。”林简琴说这句话并不是为了搪塞洛青丝,在她坠崖后的日子里,洛青丝对她的照料跟以前的娘是一样的精心。从来没有因为没有血缘关系而冷落半分。

    洛青丝听了这句话。眼神里先是惊讶,片刻之后便是氤氲一片了,欢喜的将林简琴那瘦削的肩膀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洛秦川在门口听着里面没什么事了。便大声的说道。“月丫头。来来来,鸡汤好了。赶紧的趁热喝了,好将养身子。”

    洛青丝急忙站起来。抹了一把含在眼里的泪水,撩开门帘,把鸡汤接了过来。亲自试过了温度,才给林简琴喂着喝的。

    “秦川哥,现下下了这么大的雪,咱们也走不了,不如你去请个郎中,给月丫头看看,这肚子怎么长的这么大,虽然我是个没生养过的,但是左邻右舍的也是没少见了人家怀孩子的,却没有一个像是月丫头这么大的。”洛青丝总是觉得心里有些不稳妥。

    “嗯,好,待会儿我就出去请个好点的郎中去。”洛秦川很是痛快的答应了。

    “洛姨,秦川叔,羊场的那么多羊,因为我的事都白白的丢在了那里,怕是等你们回去,早就被人抢光了,好不容易做起来的事……”林简琴有些愧疚。

    “你这丫头,人挪活树挪死,咱们有方法,还有银子,还愁不能东山再起?你就放宽了心,好好的调理自己的身子,我和你洛姨就放心了。”洛秦川双手插在袖口里说道。

    林简琴点了点头,喝下了洛青丝递过来的鸡汤。

    林简琴喝完了鸡汤,洛青丝便给林简琴盖好了被子,嘱咐她睡一会儿,自己则出去了。

    林简琴躺着,突然觉得自己好可笑,上辈子死的时候就是受了男友的刺激,这辈子本来觉得遇到了个真命天子,没想到,对方居然假装不认识自己,还玩假晕倒,难道她林简琴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哼!

    这里的一切似乎都是纯洁的银白,因为雪把视线所能及的地方掩盖住了,孩子们的嬉闹声那么的纯粹,街上的行人邻居偶尔的招呼声,显得那么亲切,就连挂在树枝上的雪松都格外可爱。

    绝龙山上的天气也是一天凉过一天了,应随六本来坠下山崖的伤口还没好,那一日又受了些刺激,躺了三天才越醒过来,当真是急坏了木易之,若是老王爷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在他木易之的宅邸出了事,估计他木易之的祖宗十八辈都要被鞭尸了。

    应随六突然觉得小腿骨又疼得难受,木易之不敢怠慢丝毫,便急忙让管家在最短的时间内请了附近最好的郎中过来。

    郎中慢慢的跟木易之说道,“你家的这位客人想必是以前受过什么伤吧?”

    “还请周郎中细说。”木易之听的很是仔细,生怕遗落了什么。

    “这位公子的病情应该是这样的,他应该是受过伤的,可是又在意外的时候在水里浸泡过,且水里是有刺激伤口的药物,以至于当时的毒药侵入了这位公子的腿中,进入了骨髓。”郎中很是保守的推说。

    木易之突然想起了当日那个绝龙山羊场的女孩子说的那句话,难道小王爷下水池救得人就是那个女孩?难道那女孩坠落的水池有毒药?

    木易之心里一颤,就算是这样,可是小王爷和老王爷也是不知道的啊,现在最要紧的是小王爷的伤情,若是治不好,老王爷才不会去管以前的事,只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是在绝龙山洛姬村出的事。

    “那,周郎中,麻烦您不管用什么珍贵的药材,一定要救助这位公子,他对于我来说比性命都重要。”木易之很是严肃的说道。

    “医者仁心,救死扶伤是老朽的本分,就算员外不说,老朽也会尽力的,员外尽管放心。”周郎中也是不含糊丝毫。

    木易之在屋子里坐不下来,心一直提到了嗓子眼儿。

    “额……臭……丫头,是……”应随六断断续续的虚弱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木易之一阵大喜,急忙跑进屋里,一脸激动的问道,“小……您醒了?”

    管家则在旁边很是机灵,将周郎中请到了外面的屋子,询问了病情,又让周郎中给开了药方。

    “小王爷,您刚才说什么?”木易之见应随六一直在嘟囔着什么,只是很费力。

    “臭……丫头,是她……我……想起来了。”应随六很是虚弱的说道,但是那虚弱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渴望的喜悦。

    “谁?什么丫头?”木易之很是惊讶,突然间,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件蠢事,似乎小王爷口中说的那个丫头就是那个大肚子……

    “丫头,臭丫头……”应随六指着外面说道,他不知道,他这已经是昏迷了三天三夜,后来虽然醒了,却不能说话,这一下子就过去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了。

    “小王爷,您别着急,我这就去让人,不,老臣亲自去找那丫头回来。”木易之虽然知道自己说这句话有些欺骗应随六,可是他不得不这么说。

    木易之见当时小王爷昏迷不醒,怎么也要抓到元凶,当时便让人去羊场了,只可惜,木管家带着人去的时候却发现,羊场空无一人了。

    木易之只好作罢,毕竟小王爷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嗯,你亲自去。”

    应随六的眼神里带着无限的喜悦,他的手又不自觉的去腰间摸那一枚带着流水图案的荷包,却发现空空的,马上脸边变得怒火焚烧了。

    “我的荷包呢?”应随六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怖的狠毒。

    木易之嘴角一抽,他当时看到小王爷腰上挂着那么个脏了吧唧的玩意儿,就想着给扔了,后来又觉得怕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可是看了半天,除了看出那荷包上的绣工比较拙劣,别的什么也没发现,便直接扔在了花坛边的垃圾池中。

    听了应随六的低吼,木易之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疯了一样的扒拉着垃圾池里的东西。

    木易之的表现,把家里的奴才们都吓了一跳,不知道老爷在干什么。

    直到木易之找到了那枚被他丢弃的脏荷包,这才兴冲冲的回了房间,毕恭毕敬的送到了应随六的手里。

    应随六挣扎着坐了起来,狠狠的瞪了木易之一眼,说道,“给我端盆水来。”

    木易之马上去办。

    他眼瞅着应随六小心翼翼的把那枚荷包洗的干净了,不等着荷包晒干,便又重新的系在了自己的腰带上……打了一个死结。

    木易之站在一旁不敢出声,他这会儿发现,现在的小王爷和前几日不同了,前几日的小王爷似乎有些迷迷糊糊的,现在的小王爷让他敬而生畏,让他都不敢直接对视小王爷的眼神。

    “带我去羊场!”应随六语调很低,却异常的霸道。

    “小王爷,您的身子……”木易之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还请小王爷三思……”

    “我不喜欢同样的话说第二遍!”应随六虽然还是觉得腿有些酸软,可是他内心的渴盼已经无法阻止他要去羊场寻找林简琴的脚步了。

    木易之急忙吩咐,“还不赶紧的准备轿子!”

    木管家急忙让人将府里存放了有二十年之久的轿子抬了出来,亲自率人迅速擦拭!

    员外家的大门敞开了……在洛姬村的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人都没有见过老员外家的正门打开过。

    一顶绿呢软轿出现在了洛姬村这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山里乡村。

    木易之很是恭敬的带着人侍奉左右。

    这一行人浩浩汤汤的到了羊场。

    羊儿们依旧是悠闲的吃着草,见来了人,很是慵懒的抬头看看,又接着低头吃自己的草;曾经的被林简琴训练过的几条大狼狗,自从林简琴和洛秦川夫妇离开后,坚决不吃别人喂得东西,已经趴在窝棚外奄奄一息了;窝棚有一段时间没有住过了,显得有些破落了。

    应随六咳嗽着从轿子上下来,他看到了眼前的情形,想必已经明白了大半……她走了。

    说来也奇怪,卧在窝棚外的几条大狼狗,见到别人来,就是饿的难受也会拼力狂吠,保护后面的羊场,可是应随六走过来的时候,这些大狼狗的眼神竟然毫无敌意。

    应随六鼻子有些发酸,他只紧紧地闭上眼睛,因为在来的时候的路上,木易之已经把当时在凯云轩遇到林简琴的场景跟应随六一五一十的说了。

    “她是在怪我了。”应随六那魅惑的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大狼狗的嘴里发出轻微的哼哼声。

    应随六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扭头跟木易之说,“劳烦大人,做一些易消化的东西给这些狼狗吃下,在我的病恢复好之前,我要住在这里。”

    应随六的手指了指面前不远的窝棚。

    木易之嘴角抽搐,不知道小王爷这是何举。

    应随六不管身后那些人的怪异的眼光,他缓缓地走进了林简琴曾经住过的窝棚,拿起一件浅紫色的布衫,是啊,他曾经送给她一双这个颜色的鞋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