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五章 特定的方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很快,便到了寿康堂,南宫长昔朝着里面喊了一声。马上有三五个小童跑了出来。

    洛青丝急忙让开,她知道,郎中救人有时候需要特定的方式。可能抬着病人的方式动作不对,会对病人造成伤害。便急忙的闪开。让那些小童把林简琴抬了进去。

    林简琴人进去了,可是洛秦川在林湖上见的人多了,便小声的问道。“青丝,你觉得这个郎中靠谱么?”

    洛青丝一愣,看了洛秦川一眼。说道。“那,你的意思万一这是月丫头的仇家?他……”

    洛青丝想到这里也是一身的冷汗,吓得急忙跑进去。

    洛秦川是个男人。又不是郎中。不能去看孕妇生产的。只好在大厅里等着,他也是焦虑的很。盼着里面的人都平安才好。

    洛秦川紧蹙眉头,突然听到了屋里传来一阵嘶喊声。听的他头皮发麻。

    他不停的来回踱着步子,他的两手都不知道该放到哪里了,不停的搓着两手。

    他的眉头紧锁。真想去看看情况,也不知道青丝在里面是不是也安全。

    躺在窝棚里的应随六正在睡觉,突然做了一个梦,他梦到在王爷府的花园里正在漫步,突然看到了那满池的荷花就在一瞬间开了,开的美艳无比,更让人惊讶的事是竟然连荷塘里的枝桠竟然有一支长了莲子的朝着他伸过来。

    应随六很是惊讶,伸手去摸那莲子,岂料那莲子竟然眨着大眼睛咯咯的笑起来,笑声无邪动听,回荡在整个花园里。

    应随六满脸的欢喜,正想着伸出双手去摸那莲子,突然觉得有什么湿哒哒的东西,一下子惊醒了。

    原来是大狼狗卿儿在舔他的脸。

    应随六嘴角抽搐一下,竟然自言自语道,“难道她喂出来的东西都是这般粘人?可是为什么她却不粘我?”

    那大黄狗朝着外面吱扭两声。

    应随六有些乏力的看了看窝棚外,竟然发现那枯黄一片的山坡,不知道何时已经冒出了新绿!

    再看看,竟然是一只大母羊在生产。

    应随六顾不上脚上的鞋子穿好,趿拉着边朝着外面跑出去。

    寿康堂的外屋突然飘来一阵血腥味儿,屋里突然安静下来。

    洛秦川双眼盯着那门帘,心里紧张的很。

    洛青丝满脸的欢喜和兴奋,“秦川大哥!带把儿的!”

    那激动的神情,就好像这是她的一样。

    洛秦川听完这个,心里一直提到了嗓子眼,就在一瞬间落回了肚子里,拍手笑着问道,“月丫头还好么?”

    “还好还好,就是太虚弱了,睡过去了。”洛青丝很是激动的说道。

    “你快回去帮忙把,别再这站着了。”洛秦川急忙把洛青丝往屋子里赶。他激动的热泪盈眶的,突然间他想着,要是自己也能有个一男半女的该多好?

    过了许久,南宫长昔一脸疲惫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南宫郎中,辛苦您了,这是一点心意……”洛秦川急忙把身上的银子拿出来,他只留下了一些买口粮的钱,别的都拿出来了。

    南宫长昔先是一愣,接着苦笑一声说道,“大叔,您太客气了,我都跟您说过了,简琴是我的朋友,收银子,以后的朋友还要不要做?呵呵,大叔,您这是想着让我们断交?”

    洛秦川嘴角一抽,不好意思的连忙摆手说道,“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您这是开医馆的,治病不收钱,那岂不是……”

    南宫长昔只淡淡一笑,“有些关系,大叔您是不清楚的,别说简琴在这里看病不能收银子,便是一直住下去,我也是不能收银子的。”

    洛秦川又是疑惑一下,只是没有再多问,也许有些事是他不好去问的。

    “那好,我就多谢南宫郎中了。”洛秦川又不禁的朝着里面看了两眼。

    “您放心好了,我这就让人把你们的行礼搬到后院,给你们收拾出三间房来,你们先住下,等简琴的身子好些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当面跟她讲清楚。”南宫长昔一直都是淡淡的笑着,他身上那一缕若有若无的药香,和他那一身白衣,倒是让人觉得,这是个仙山出来的高人。

    洛秦川也不知道怎么推辞了,现在若是真的推辞,他倒是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住着了,再就是林简琴现在刚生了孩子,动是动不得了。

    “轰隆隆……”突然外面乌云压得极低,在昏暗中,一道银蛇般的闪电劈开黑幕,紧接着便是一阵震耳欲聋的闷雷滚滚声。

    还没等洛秦川细想,那豆子大的雨点子便砸下来,啪啪的砸在地上,好像是憋了很久一样。

    洛秦川急忙跟着那些赶着牛车的人进了后院。

    林简琴睡的很香,似乎窗外那风雨欲来风满楼对她没有丝毫影响,紧接着的狂风暴雨,似乎在熟睡的林简琴面前,根本无法施展淫威,任凭它如何狂怒,林简琴依旧是镇静自若,安静的甜睡。

    一阵疾风骤雨过后,天空的乌云逐渐的散开了,只是雨势却不见小。

    那雨点欢快的砸在窗上瓦片上院子里的花草上。

    窗子上的雨滴很急,蜿蜒而下,像是一条银白的小龙。

    院子里的水洼里被雨点砸的溅起了很多水花,那水花似乎在热闹的诉说着什么欢快的事情,说个没完没了。

    林简琴这一睡便到了傍晚了,有些疲倦的睁开了双眼。

    洛青丝时时刻刻的都在旁边伺候着,寿康堂的老神仙去了山上挖草药,一般没有十天半月都回不来,南宫长昔曾经让人来替换洛青丝,可是洛青丝就是不肯,坚持要等着林简琴醒过来。

    “月丫头!”洛青丝一阵的激动,不知道怎么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掉出来了。

    林简琴疲倦的笑了笑,说道,“洛姨,你哭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

    “恩,不光你好好的,我的大孙子也是好好的呢。”洛青丝边说边从旁边的小床上抱过来一个襁褓。

    林简琴微微一笑,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当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娘了。

    林简琴看着那襁褓里睡得踏实的粉嫩的小东西,很想去摸摸,无奈浑身无力。

    洛青丝正要把小宝宝给林简琴抱到跟前,那小家伙竟然瞬间睁开了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然后就咯咯的笑。

    这一举动,把洛青丝吓了个半死,她可是听人家说过的,小孩子生下来倒是有的会真开眼,可是看着小家伙这眨眼的速度真是有些怪异,人家的小孩子大多一个来月才会笑的,即便笑也是不出声啊!

    林简琴却不知道这些,倒是高兴的很,见小家伙笑的高兴,便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逗着他笑,外面的雨声瓢泼,屋里的笑声灿烂。

    接下来的几天,林简琴按照南宫长昔的吩咐,缓缓地养身子,她没有主动去问娘的事,她知道,若是南宫长昔想说,怕是早就说了,若是娘有什么不好,怕是南宫长昔也不会像是现在这般清爽的跟她说话了。

    倒是洛青丝,在屋子里跟洛秦川说道,“秦川哥,你说咱们本来是陪着月丫头找家人的,眼看着有盼头了,又遇到了那天的事,现在月丫头生了大孙子了,咱们是不是应该问问那小神医,到底月丫头的娘怎么样啊?”

    洛秦川思忖片刻,点燃了一袋烟,吧嗒吧嗒的抽了两口,说道,“我觉得那个神医是个有打算的人,咱们问,他可能也不会说,我总觉得他在等时机,亲口跟月丫头说。”

    屋子里又陷入了沉静中,洛青丝这两天忙着给小家伙做肚兜,老虎鞋,尿布等等的东西,就连晚上也不肯睡得早。

    “青丝妹子……”洛秦川在炕沿儿上磕打了一下烟袋,又缓缓地将烟袋收起来,别在了腰上,“我打算着,咱们就在这找点活干,等着手里有点积蓄了,就做点小生意。”

    洛青丝抿了抿嘴,她虽然不知道在洛姬村的事情到底有多大,但是她知道,若是当时不尽快的离开,也许就掉了脑袋,现在就算让她回去,她也是不肯了,可是到底以后在哪里,她也没有主意,既然嫁人了,那就依从丈夫了。

    “恩,我听你的,不瞒你说,我从小五岁没了娘,就再也没有别的亲人了,这段时间跟月丫头在一起久了,倒是找到了亲人的感觉,我也有些舍不得离开她,咱们要是在这里过活,至少还能见个面,我也好帮她带孩子。”洛青丝蹙了蹙眉毛,将手里的肚兜凑到了嘴边上,轻轻地咬断了丝线。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也是觉得,去别的地方,也是没什么感觉,倒是想着你,你嫁给了我,我总要让你舒心点,你对月丫头的好,我也看在眼里的,现在月丫头生了一个,其实我也……”洛秦川的脸色突然有些羞涩。

    洛青丝本来正沉浸在肚兜的绣花中,突然觉得洛秦川不在说话,便看了眼,那种男人的羞涩,让洛青丝也有些羞赧了,不好意思的咬着嘴唇,半天才说道,“我……我都一把年纪了……”

    洛秦川突然瞪着眼睛,很是天真的说道,“怎么是一把年纪?不过才三十一岁,我娘生我的时候都三十二岁呢。”

    洛青丝听完,脸色更是绯红了,像是熟透了的桃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