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六章 天生的活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洛秦川见洛青丝那么的娇羞,也嘿嘿一笑,不再说了。“外面的雨停了,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活可以找,不能整天这么闲在屋子里。大男人,是要养家糊口的。嘿嘿。我出去了哈。”

    洛青丝轻声的恩了一下。

    一晃过去了半个月了,林简琴已经能下地溜达了,说来也奇怪。那小家伙居然会到处的爬了,跟别人家的小孩子就是不一样。只要一眨眼的时候没看到,他便嗖嗖嗖的从炕头爬到炕梢了。还会躲在被窝卷后面。等你着急的不得了的时候,他便爬出来,看着你焦急的样子咯咯的笑个没完。

    林简琴时常被小家伙弄的哭笑不得。洛青丝也常说。这个小家伙真是天生的活宝。

    “月丫头。这孩子也半个多月了,咱们不能总是叫小家伙。该取个名字了。”洛青丝本来不想着提起这件事的,因为之前林简琴就因为不知道这小家伙的爹而苦恼很久。

    没想到林简琴居然没有丝毫的愁闷。笑着说道,“就叫惊鸿。”

    短短一句话,让洛青丝有些疑惑。这个名字听起来不错。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了,在惊鸿岭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记得了,但是有了这个小东西,纪念那里,就叫惊鸿,要是这辈子还能找到他的爹,他就有姓,也是他爹死了或者找不到,那就跟我姓了!哈哈!”林简琴一边说一边逗小家伙。

    “惊鸿!儿子,喜不喜欢这名字。”林简琴伸出双手,拍了拍手,朝着小家伙说道。

    小家伙的腿居然像是装了什么零件,嗖嗖嗖的爬了过来,接着便是吧唧一下亲了林简琴的脸,咯咯的笑起来。

    洛青丝在一边看的满心欢喜,“得了,大孙子都喜欢了,就这个名字吧。”

    林简琴嘴角勾起了一丝满足。

    天气越来越好了,外面的风也温和起来,那干巴巴的灰黑树杈上也钻出了新芽儿,鸟儿们用婉转的歌声相互告知着明媚的春天来了。

    林简琴想着,带着儿子出去看看,也好让小家伙见识一下外面那些新鲜的事物。

    洛青丝急忙拿了一件小斗篷给小家伙披上,拥着林简琴娘俩出了门口。

    小家伙一出门口兴奋的不得了,到处的乱看,比比划划的,嘴里还嘟嘟的吐着泡泡。

    洛青丝嘴里又是唠叨又是疼爱的说道,“哎呀,这个小祖宗,看看,哎呦,这么多的泡泡……”

    刚出了门,小家伙突然瞪大了眼睛,硬是朝着一个方向看了好久。

    林简琴一愣,循着小家伙的视线看过去,却也没发现什么,便撇嘴说道,“儿子,你看到了什么?”

    “爹爹!”小家伙居然瞬间伸出粉嫩的小手指头,指着远方,瞪着乌黑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说道。

    林简琴听了这句话,嘴巴都快惊愕的掉了,一脸的无奈疑惑看着这个神神叨叨的小家伙。

    洛青丝拿着给小家伙擦口水的帕子也呆住了,扭过头看着远处,也是惊讶了好久。

    林简琴一下子把小家伙塞给了洛青丝,双手叉腰,朝着地上呸呸呸的三声,瞪着眼睛说道,“老娘辛苦的怀着你,老娘冒着要死的风险生了你,老娘白天黑夜的养着你,你说的第一个字居然是爹!你是不是老娘的儿子?”林简琴真是又气又喜的,可是听着儿子刚会说话便叫爹,着实很不爽。

    “哎呀,月丫头,你这话说的,哪个当娘的跟你不一样?别那么瞪着孩子,吓着他了。”洛青丝急忙把小家伙搂在怀里,像块宝一样的揽在怀里。

    林简琴依旧睥睨一眼,“话说,你没爹!以后不许瞎指乱说。”

    洛青丝嘴角抽了抽,用手指轻轻的戳了怒气冲冲的林简琴,“这是怎么跟孩子说话的。”

    没想到小家伙踉踉跄跄的朝着林简琴伸手,哼哼唧唧的想着去林简琴的怀里。

    林简琴一抱手,冷哼一声,扭过脸,不理会。

    小家伙咯咯的笑着,瞪着那水灵灵乌黑的大眼睛,挣脱了洛青丝的双手,颤颤巍巍的朝着林简琴走过去。

    林简琴不去接他,他竟然东倒西歪,晃晃悠悠的抱住了林简琴的小腿,林简琴一惊,真怕他摔倒了,刚想猫腰去扶着他,没想到小家伙仰起小脸儿,眨着大眼睛,调皮笑笑,“没有……爹爹……我是……哪里……来的?”

    林简琴惊愕的整个下巴要掉了,这也太神奇了吧。

    洛青丝又是惊喜又是笑的前仰后合,她不知道这个小家伙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林简琴也惊呆了,嘴角抽了十八下,严厉的说道,“给老娘记住了,是你爹不要咱们娘俩的!”

    “月丫头……”洛青丝想着阻止两句,她还是希望林简琴能好好的过日子的。

    正当这会儿,南宫长昔从寿康堂的正门走出来,“简琴,有人想找你。”

    林简琴是刚从后院的侧门出来的,突然听了南宫长昔的话,心里有些惊讶,可是她心里又是惊喜,便一把抱起小家伙朝着南宫长昔走去。

    洛青丝急忙拿着小家伙儿的喝水瓶子和擦口水的帕子跟了上去。

    林简琴脚下的步子不自觉的就快了很多,她心里有些激动,她这些天不是不想去找也不是不愿意,只是她总是找不大一个合适的机会,因为她不知道娘到底怎么样,她怕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林简琴站在门口,突然停住了脚步,深吸了一口气,便抱着小家伙进去了。

    那年轻女人穿着湖蓝缎子夹袍,袍子上是银丝线绣的孔雀,很是高雅,发髻只简单的挽着。

    “喜悦……”林简琴屏住呼吸的低声的小心翼翼喊道。

    女子猛地转过身,圆润的脸上的肉有些颤抖,眼神中的惊喜兴奋和思念瞬间变得复杂难明,“琴儿!”

    喜悦急忙扶着林简琴坐下,又愣了一下,她见林简琴的怀里抱着个眨着大眼睛的天真可爱的孩子,“这是……”

    “我的儿子。”林简琴面带微笑,淡淡的说道。

    喜悦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

    “你嫁人了?”喜悦眼神中不尽的惊讶和疑惑。

    林简琴无所谓的笑笑,“谁说嫁人了才能生儿子?”

    喜悦的嘴角又扯了扯,“那他……”

    “我也不知道他爹是谁。怎么样,我这小家伙长得好玩不好玩?”林简琴越是云淡风轻的样子,越是让喜悦不知所措,除了抽动嘴角和面露惊讶,喜悦说话也是磕磕巴巴的了。

    “琴儿,你这性子越发的难以捉摸了。”喜悦想着干脆换个话题吧,看样子是从林简琴的嘴里问不出什么来了。

    “我本来就是这样的,对了,我前些日子去了家里,怎么?现在萧洁梅当了家?娘呢?云姨呢?”林简琴心里的紧张和疑惑终于忍不住了。

    喜悦抿了抿嘴角,“她们都在我那,你放心就好了,只是月姨……”

    “我娘怎么了?”林简琴很是担心的追问道。

    “其实我当时在家里外面发生的事,也不是很清楚,这还是后来我娘去了我那才慢慢的说的。”喜悦脸上的神情似乎一下子阴沉下来。

    洛青丝知道避嫌,便给喜悦到了茶水,转身出去,带上了门。

    “到底发生了什么?”林简琴拉着喜悦的手,攥得紧紧的。

    “去年那时候,南宫长昔不知道因什么缘故,主动去给小侯爷看病,用尽了各种办法和药材,其实我当时是有些私心的,其一我不想守活寡,其二,我也想在侯爷府站住脚跟,能照顾我娘,其三,也能好好的帮帮你,咱们在林家的遭遇,我实在是受够了。”喜悦端起茶杯,吹了一下飘在水面上的茶沫。

    “你接着说。”林简琴又抱了抱小家伙,因为小家伙调皮的很,总是闲不住的动来动去的。

    “大概是秋后的时候,我突然听老侯爷说,大公子从外面回来,只有他一个人,没有林老爷和二公子,更没提二小姐的事,我便隐隐的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喜悦皱了皱眉头。

    “秋后?”林简琴追问道。

    “是啊,也就是八月底吧。”喜悦回忆说道。

    林简琴心里想到这个时间倒是差不很多,当时是八月初十在惊鸿岭被劫的。

    “没想到大公子回来了没有三五天的时间,朝廷里便派了人来,刚开始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些争执,虽然公公是尊着侯爷的身份去了,知道事情的经过,可是我也不好插嘴去问,但是不管怎么样,到最后,皇上给颁了圣旨,嘉奖了大公子,赐给林府一块牌匾……忠诚候。”喜悦很是疑惑的说道。

    林简琴冷笑一声,“狗屁的忠诚候!”

    “这也就是个开始,后来的事,我真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去把娘和月姨接回家。”喜悦很是自责的说道。

    “为什么?”林简琴也觉得,似乎从这开始便发生了不幸了。

    “听娘说,自从大公子回到了林家,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冷酷绝情,下人稍有差池便被责罚,这还是轻的,更重要的是,他把老太太软禁起来,把大夫人逼疯了!大夫人俪香阁的丫鬟小厮统统都卖到了外地,卖到什么地方,你想想也知道女人最不愿被卖到哪里了。”喜悦脸上甚是愤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