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七章 身亡的假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想着,以前林无尘对她这个妹妹也算是照顾,所以就算是对大夫人母子恨透了。也不应该对畅春园怎么样啊。

    “大公子倒是对月姨和娘还不错,虽然不如原来那般的和颜悦色,却也是吃喝不愁的。谁知那萧洁梅可恶至极,竟然指使手下的潋滟等贱人。用计将我娘和月姨引到了敬水池!要做个溺水身亡的假象!”喜悦恨得拍起了桌子。

    林简琴气的咬牙切齿了。

    “多亏了我娘会游泳。这才拼尽了力气把月姨拖上去,自己也上了岸,正巧方离叶其经过那里。把月姨和我娘背了回去!”喜悦气鼓鼓的说道。

    林简琴胸中怒火焚烧,“我一定要萧洁梅十倍奉还!”

    “琴儿,你还记得应宿吧?哼哼。可真是真热不露相呢。还以为当年云越是大夫人的人,她是忠诚于畅春园的,现在可是明白了。她就是二夫人的一条狗!竟然在我娘和月姨的药里下毒!”喜悦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

    林简琴已经不再发怒了。她的怒火已然融入到了呼吸里。

    “多亏了方离叶其去侯爷府找我。我才找了托辞,跟大公子说接月姨和我娘去住。可惜了方离。为了把出去告密的事拦在自己的身上,被二夫人活活的折磨死了。他想着叶其还有个妹妹,便决然不让叶其跟自己一起去死。”喜悦说着说着,眼里的泪水不禁的流了出来。

    林简琴硬是把在眼里打转的泪水闷了回去。哽咽的说道,“好好安葬了方离?”

    喜悦点了点头,“我已经把叶其也接到了侯爷府,为了不让他的家人被二夫人陷害,我把叶其的老娘和妹妹都安置在了后院做一些粗活。”

    “甭说当时娘和云姨掉进了敬水池,爬了上来,又吃了药,哼,想来就算是在那里洗洗脚洗洗手都会对身子不好吧!”林简琴一阵冷笑。

    “啊?这是怎么回事?”喜悦疑惑的问道。

    “其实我从那敬水池被应随六救起之后也是浑身的不适,若是没有什么不妥,为什么那里是林家的禁地?”林简琴想着想着,突然觉得应随六那个家伙真是有些可怜了,“若不是装神弄鬼的在洛姬村外,从周郎中的口中得知应随六曾经被毒水侵蚀,我还以为我的身子弱是个意外。”

    “到底是怎么回事?”喜悦听的晕头转向的。

    “那敬水池是被人下了药的。”林简琴有些崩溃了。

    “怪不得,南宫长昔说月姨好像是中毒,可是应宿那日下毒被方离叶其发现没能得逞,原来是掉进敬水池,呛了几口水的缘故?”喜悦好像是突然间想明白了。

    林简琴有些茫然的看着前方。

    “我娘也是最近才能下床走动,只可惜月姨还在床上躺着不能动。”喜悦细细的说着。

    林简琴现在在南宫长昔家里住着,知道越思敏昏迷不醒,便想着,先去看看娘,然后打算一下,一定要让萧洁梅付出代价。

    林简琴送走了喜悦,抱着小家伙回了屋子,任凭小家伙扶着墙壁到处的爬来爬去。

    “娘……报仇……给……姥姥……报仇……”小家伙眨着那空灵的大黑眸子,俩字俩字的说,手里拿着的小木剑,使劲儿的往墙上戳戳。

    林简琴本来还在想着主意呢,听了这小家伙说话,竟然惊呆了,这才多大一点,居然满嘴的报仇!这要是长大了,还得了?

    “儿子,你好好的玩,以后不许乱说。”林简琴严肃的跟小家伙说道。

    小家伙眨了眨大眼睛,一甩小手,就把木剑甩开,晃晃悠悠的扑过来,扑倒林简琴的怀里,吧唧一下,亲了亲林简琴,“娘……听话。”

    林简琴见儿子很听话,便笑着伸出手,轻轻的在他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

    林简琴突然惊讶起来,这小东西怎么知道管越思敏叫姥姥呢?于是乎很是奇怪的打量着这个小家伙,心里琢磨了好一会儿,难道这个小家伙儿是怪胎?

    “娘……惊鸿……是个……好……儿子。”小家伙很是认真的说道。

    林简琴吓得出了一脑门的汗,这不是怪胎是什么?小家伙儿居然能看懂她的心思!

    林简琴嘴角抽动一下,上下的打量着小家伙说,“以后不许两个字两个字往外嘣!”

    小家伙儿眨巴眨巴大眼睛,便咯咯的笑起来。

    洛青丝这会儿从外面端了补汤进来,由于林简琴身子弱,奶水不足,小家伙很早就开始喝一些平常的汤了。

    “洛姨,我想明天去侯爷府看看我娘,还有,咱们的银子还有多少?在南宫郎中这里住着,总是叨扰,虽说他这杂院闲着,可是毕竟不是咱们自己的。”林简琴这会儿已然是把洛青丝夫妇当成了自己的家人了。

    “嗯,你说的对,我昨天还跟你秦川叔说这件事,下个月的银子已经塞给了南宫郎中的管家,只是下下个月的现在就不好说了,不过你秦川叔在一户人家找到了活,他本来就是木匠,又有一身的力气,估计下个月就能挣些银子了。”洛青丝安慰的说道。

    林简琴自从大着肚子以后,便一直在回家的路上,自然也是没什么机会去赚银子的,眼下已经生产了,没想到小家伙更是粘人,有时候真恨不得再把他塞进肚子里去,可是看着他那刚才还调皮捣蛋突然变得呆萌听话的样子,又生不起气了。

    林简琴琢磨着,自己也应该想个什么办法,去赚贴银子,填补家用,早晚是要从南宫家的后院搬出去的。

    小家伙儿说话越来越利索了,竟然能跟林简琴拌嘴了。

    “娘……这是什么?”小家伙坐在炕上,盯着自己的开裆裤,指着自己那小东西很是疑惑的问道。

    林简琴嘴角一抽,皱着眉头,实在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了。

    “你这臭小子!不许胡乱说!也不害臊?”林简琴绷着脸,用自己的手把小家伙的小手从那个小东西上拨下来。

    小家伙儿一脸很是无辜的模样,水灵灵的乌黑的眸子,眨了眨,瞬间便氤氲着泪水了,小嘴儿一下子撇起来,哼哼唧唧的要哭了。

    林简琴一看,更是不知道怎么哄了,这件事情怎么解释?偏偏小家伙儿又是个天生聪明的,解释的不清楚,不知道他又问出什么问题来,可是不解释呢,他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得娘生气了。

    “好了好了,儿子不哭。”林简琴一把抱着小家伙的腋下,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那,娘,是我不好,还是娘不好?”小家伙儿居然不死心,颇有一些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思了。

    林简琴原本心疼的脸色,瞬间又紧绷起来。

    小家伙儿马上识相的闭了嘴,粉嫩的小手自己捂着自己的小嘴巴,就那么眼瞪瞪的看着林简琴。

    “哼,老老实实的捂着嘴巴,不然今天晚上睡觉让你跟银子一起睡。”林简琴轻轻的捏了捏小家伙的鼻子。

    小家伙儿眼神更加的呆萌了,果然,直到后来林简琴忘了这件事了,小家伙儿还是站在墙根那捂着自己的小嘴巴,把洛青丝笑的前仰后合,然后洛青丝笑着批评了林简琴几句,说道,“这可真是你亲的?”

    林简琴听了洛青丝的话,有些无语,然后又扭头看着小家伙,“跟你姥姥说,你是不是娘亲生的?”

    小家伙眨了眨大眼睛,很是乖乖的说道,“是。”

    林简琴正在得意,脸上的笑容正美,却见小家伙摇摇晃晃的跑到了洛青丝的怀里,洛青丝蹲在地上,把小家伙抱在怀里,很是喜爱。

    小家伙偷偷的把小嘴儿凑到了洛青丝的耳朵边上,又悄悄地说道,“姥姥你告诉我,娘对我这么厉害,我到底是不是她亲生的。”

    洛青丝笑的都要拍大腿了。

    林简琴惊愕的看着不远处的祖孙俩,疑惑的问道,“你们俩在说什么呢?”

    小家伙一看到林简琴那厉害的眼神,马上又变得软萌起来,粉嫩的小手指头扣着嘴巴,“没说什么。”

    林简琴不得不朝着天空翻了一眼,心里就知道,这小家伙儿一定没说什么好话,不然洛姨怎么笑的那么离谱。

    第二天一大早的,洛秦川带着工具出了门,林简琴便抱着小家伙,带着洛青丝去了侯爷府。

    走在了昔日的热闹的大街上,林简琴突然觉得,就这么短短的时间内,居然很多事情,已经物是人非了。

    洛青丝看得出,林简琴一定是想起了什么,才会那么深沉,也不愿去打扰她。

    “爹爹……”小家伙儿突然指着林简琴背后的人群说道。

    林简琴突然转了个身,却没有看到人群中,小家伙所说的那个人。

    林简琴有些气急败坏了,一下子把小家伙放在了地上,指着他严厉的说道,“老娘都不知道你爹是谁!你在胡说,老娘把你扔了喂银子!”

    小家伙儿撅着小嘴儿,大眼睛里满是委屈的泪水,哼哼唧唧的,站得笔直,不敢动一丁点。

    周围的路人倒是因为林简琴那奇葩的一声吼叫,驻足观看,或者侧目很久。

    “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管孩子?想看回家自己生去!”林简琴朝着人群大喊一声。

    那些路人的脸色瞬间都抽搐了,怎么有这么彪悍的女人啊,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娶了这么个看着漂亮不得了却脾气坏的要命的女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