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八章 搭搭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家伙儿委屈的眼神,一个劲儿的朝洛青丝瞟。

    “哎呀,月丫头。你这是干什么,惊鸿还小,你怎么能在大街上这么教训他?走走走。别耽误了时辰。”洛青丝一把将小家伙抱在怀里,拉着林简琴的手。

    林简琴气的咬牙。跟在洛青丝的后面。瞪着眼,举起巴掌,佯装要打人的样子。谁知小家伙儿竟然往上翻了个白眼,吐了吐舌头。

    气的林简琴真的想打他了,他的大眼睛瞬间变得哀怨起来。两只小胳膊死死的搂住洛青丝的脖子。小脑袋深深的埋在洛青丝的胸前。

    林简琴气的鼻子都快歪了。

    半路上走的累了,便雇了一顶轿子,坐上轿子。可是快了很多。没多大功夫。便到了侯爷府了。

    这会儿喜悦竟然已经在门外等候了,谁知小侯爷居然也在一旁陪同。

    林简琴看过去。发现小侯爷可是比先前好了很多,脸色也红润起来。

    林简琴从洛青丝的怀里接过小家伙儿。便朝着前面走过去。

    一顿相互问候之后,林简琴便开玩笑的说道,“小侯爷。你难不成还怕我拐跑了你的夫人?”

    小侯爷微微一笑,说道,“小姨说笑了,月儿有了身孕,我不放心的,所以过来陪着。”

    “啊?你怎么没有跟我说?”林简琴恨恨的瞪了喜悦一眼。

    喜悦羞羞的一笑,“哪里是不告诉你,前几天一直犯困,没在意,这不是,昨晚上南宫郎中过来给小侯爷换药,顺便给我搭搭脉,这才发现了喜脉。”

    “原来如此,真是大喜事,云姨知道了么?”林简琴急忙问道。

    “还没有,她昨晚睡得早,今天早上我都没顾得上去后院,一直准备着你来的事情了。”喜悦这会儿突然说话温柔起来。

    “哈哈,你这真是变化大,怀了孩子,出气说话都小心翼翼的了,也好,这样对肚子里的那位好,”林简琴说着便转身给小侯爷说道,“小侯爷,恭喜了哦。”

    “小姨同喜,这门口风大,咱们还是进去看看岳母吧。”小侯爷很是贴心的说道。

    “恩恩,真是的,光顾着说话了,走,琴儿,咱们去里面说。”喜悦拉着林简琴的手,朝着府内走去。

    林简琴边走边注意着这院子,果然是极好的,似乎这院子的布局都是有些讲究的,人走在里面,都是觉得神清气爽的。

    小家伙儿趴在林简琴的肩膀上,更是闲不住的东看西瞧的。

    穿过了几个花厅又穿过了几个垂拱门,从假山人工湖穿过,这才到了越思敏和淑涟韵住着的院子里。

    这里虽然偏僻,却也安静的很,很是适合修养的,这园子里被人收拾的干干净净,林简琴和喜悦走进去的时候,正巧淑涟韵正坐在院子里看那笼子里的兔子。

    那是淑涟韵让喜悦给养的,她一直喜欢兔子。

    “娘……”

    “云姨……”

    林简琴和喜悦不约而同的朝着淑涟韵喊道。

    淑涟韵先是一惊,后是惊喜,站起来,似乎都有些腿颤了,又是哭又是笑的,“你们俩都来了?都来了么?”

    淑涟韵突然一愣,马上要转身进屋里去。

    “娘,你去干什么?”

    “云姨,你……”

    淑涟韵住了脚,“我去看看月姐!我要告诉她琴儿回来了,先前她思念你,眼睛都哭花了。”

    林简琴听了这句话,眼眶里的也氤氲起来,只是她知道,自己若是也哭起来,势必大家都要哭成一团了,于是强忍着心酸,说道,“云姨,不着急,喜悦已经跟我说过了娘的事。”

    “琴儿,你娘的这件事,不要轻易的饶了那帮禽兽!让她们付出代价!”淑涟韵狠狠的说道。

    林简琴和淑涟韵相识时间也长了,从来没见过淑涟韵如此的深恶痛绝的表情。

    “云姨,你放心吧。”林简琴的眸子里闪现的情绪已经不仅包含了淑涟韵的神情,她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

    林简琴抱着小家伙进了屋里。

    越思敏很是安详的躺在床榻上,面色平静,似乎没有太多的痛楚。

    可是林简琴看在眼里却觉得,那些恶毒的人让娘活生生的受这么多的痛苦,真是该千刀万剐了。

    小家伙眨了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躺在床榻上丝毫不动的越思敏,突然清脆的叫道,“姥姥快好了。”

    林简琴听了小家伙儿的话,嘴角又是一抽,她真想不明白了,自己生的这到底是个什么怪胎。

    淑涟韵突然意识到了,林简琴是抱着孩子来的,刚才一直顾念这伤心欲绝的,怎么就没多想呢,在看看那小家伙的可爱萌样,淑涟韵的心都快化了。

    “琴儿……这是?”淑涟韵试探的问着,毕竟林简琴只带了孩子,若是嫁人了,夫君按说是应该跟着过来拜见岳母的啊,难不成这是别人的孩子?琴儿只是帮人看着

    “云姨,这是我的儿子,叫惊鸿。”林简琴简单的说道,脸上除了跟小家伙瞪眼的神色还未消退,却也没什么别的表情。

    淑涟韵一愣,又朝着身后和院子里看了看。

    林简琴当然知道淑涟韵的意思,便说道,“云姨,别看了,我自己带着惊鸿来的。”

    “那他爹……”淑涟韵似乎觉察到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可是又不好直说。

    林简琴扁了扁嘴巴,看着儿子。

    没想到小家伙儿萌萌的转过小脑袋,眨着大眼睛,跟淑涟韵说道,“我娘说,我没爹。”

    淑涟韵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脸上那不知所措的神情,实在是让她难为了,不知道说什么。

    “琴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淑涟韵小声的问道,她知道隔墙有耳,有些事必须慎重。

    林简琴尴尬的笑了笑,“惊鸿说的是真的,我也不知道怎么怀了孩子的,再就是,怀着惊鸿的时候,很多事情都特别的厉害,洛姨也是没见过的,等以后有机会了,我再慢慢的给您说。云姨,我眼下自顾不暇,还请您多多费心照顾我娘。”

    “你这孩子,什么时候跟我这么生疏?你即便不说,我也会好好的照顾你娘的。”淑涟韵佯装生气的看了一眼林简琴。

    林简琴又在侯爷府里坐了一会儿,询问了一下当时林家的事情,便带着小家伙和洛青丝回了寿康堂的后院。

    小家伙本来趴在林简琴的肩膀上有些酣然入睡了,可是当他的眼角瞟到了屋子里的洛秦川的时候,突然瞪大了眼睛,接着便哇哇的哭起来,很是害怕的样子。

    林简琴很是惊讶,小家伙这是怎么了?怎么刚才还好好的,这会儿就哭得这么厉害,一个劲儿的往林简琴的怀里钻。

    洛青丝还以为是林简琴又对小家伙儿不客气了,扭过头很是不安心的说道,“月丫头,大孙子是有些调皮了,你要是带着累,给我吧,我还巴不得他跟着我呢。”

    但是林简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小家伙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哭,只是每次在受到了批评象征性的哼唧两下,这次却不同了。

    林简琴朝着小家伙刚才看的方向看了看,只见那边是正在擦拭工具的洛秦川。

    洛秦川从工地回来了,他是个爱干净的人,锯子凿子之类的用过了都会收拾一下才会收起来。

    林简琴看了看洛秦川,也没见秦川叔跟别的时候有什么不一样,便收回了目光,看看怀里瑟瑟的小家伙,小家伙却一眼也不敢再多看洛秦川了。

    林简琴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也没说什么,也许是小家伙今天不舒服?

    也就抱着小家伙儿进了屋子。

    第二天,林简琴想着去买些布料,给小家伙准备新衣裳,这小家伙长得太快了。

    洛青丝不放心,便跟着出去了。

    积羽城的繁华似乎还是昔日的景象,林简琴抱着小家伙儿路过了往昔林家的钱柜,见里面的伙计竟然一个人都不认得了,林简琴冷笑一下,这动作真是够快的啊。

    正在这时候洛秦川从身后追了上来,边跑边喊,“青丝,你们落下东西了。”

    洛青丝和林简琴听到了喊声都住了脚,随着洛秦川越来越近了,小家伙儿本来四处张望很是调皮的眼神,很快又变得恐惧起来。

    林简琴拍着小家伙的后背说道,“儿子,你这是怎么了?那是你姥爷,你怕什么?”

    小家伙儿满眼的惧怕,不吭声,只是将小脑袋深深的埋在林简琴的怀里,不出来。

    林简琴无奈,也就不理会了。

    洛秦川追上来,便拿了一个花荷包给洛青丝,低声说道,“月丫头带孩子,忙活的很,容易忘记,你怎么也忘了,出门不带钱包,去了怎么办?”

    洛青丝尴尬的笑了笑,“我这不是总想着给惊鸿拿些什么东西了么。”

    “那行,你们先去逛吧,我今天还是半天的工,吃过午饭就回去了。”洛秦川说道。

    洛青丝点了点头,看着洛秦川走远了,这才转过身。

    林简琴突然问道,“洛姨,秦川叔是去哪里干活?”

    小家伙这会儿也从林简琴的怀里露出头来,看了看周围,便又开始欢快起来了。

    洛青丝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我还真没问过这件事呢,倒是给的钱不少。这样,晚上回去了我问问吧。”

    “没事洛姨,我就是随便问问,你看,很少有干活只要半天工的,并且你发现没有,秦川叔都是晴朗的天去干活,只要到了阴天,就说主家让休息了。”林简琴很是疑惑的说道。

    洛青丝点了点头,“恩,你说的确实是这么回事,我怎么没注意过?”

    这娘俩说着便朝着远处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