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九章 日子有些扭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路过凤求凰的时候,看了眼,之前还跟救我娘来给林琳夕定制衣裳呢。当时真是傻了,原本那件嫁衣,是林琳夕想好了计策。给她林简琴定制的吧。

    林简琴冷笑一下,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林琳夕坏了心眼子的想要致别人于死地,这会儿却是生死未卜了。

    “月丫头。你在看什么?”洛青丝也循着林简琴的目光看过去,“啧啧啧,这个绣楼可是高贵的人才去的起的吧?”

    林简琴的脑海里是一幕幕的过往。突然觉得那时候的日子有些扭曲。以至于她辨别不出来林无尘到底是好是坏。

    “月丫头,咱们走吧,我看那边的小店的东西也不错。还比这边便宜很多。”洛青丝拉着林简琴便走。

    林简琴的脚步有些沉重。被洛青丝拉着。刚才的思绪也就断了。

    林简琴和洛青丝刚到了小店里,发现在店的角落里有个人的身形很是熟悉。可是林简琴又有些看不到那个人的脸,不敢轻易相认。

    林简琴蹙了蹙眉头。盯着那边看着。

    那边的妇人似乎觉察出来有人在盯着她看,便急忙的将碎银子给了店主,拿起手中的花布便要离开。

    “阳半夏?”林简琴失声叫了出来。这不是大厨房的厨娘么?

    阳半夏听到了别人在叫她的名字,也是迟疑一下,似乎经验在告诉她,此地不宜久留。

    阳半夏低着头,加快了步子从小店跑了出去。

    林简琴一下子将小家伙儿塞给洛青丝,跟着追了出去。

    洛青丝甚是惊讶,难道林简琴碰到了熟人?急忙放下手里正在看着的花布,抱着小家伙儿出了店门,朝着林简琴追过去。

    阳半夏知道有人追她,脚下的步子更加的紧快了。

    林简琴紧追不舍,有些气喘吁吁了,一直追到了一处僻静的巷子口的柳树下,突然前面的阳半夏停住了脚步,猛地转过身来。

    “三小姐!老奴给三小姐施礼。”阳半夏恭恭敬敬的给林简琴使了礼。

    林简琴嘴角一抽,不解的问道,“你既然知道是我,为什么还跑得这么快?真是想累死我才好?”

    阳半夏依旧是老样子,说话从来不笑总是板着脸的样子,“外面人多眼杂,况且老奴也是偷偷出来的,做奴才的总不能诶主子添乱。”

    林简琴揣摩一下,问道,“老太太怎么样?”

    “哼哼,被那恶婆娘软禁在了养心阁,都不知道养心阁外面的月亮是不是圆的了。”阳半夏冷笑一声,眼神里尽是对萧洁梅的痛恶。

    林简琴又仔细的看了看阳半夏那万年不变的脸色,揣测的问道,“你需要我帮忙么?”

    林简琴本来及时试探,因为她也是痛恨萧洁梅的,在离开林家之前,她林简琴也算是对得起萧洁梅了,没想到她最后连对她没有任何危害的娘和云姨都不放过,若是不好好教训一下她,真是便宜了。

    阳半夏突然噗通的跪在了地上,还没等林简琴来得及缓过神,阳半夏已是磕了三个响头,“求三小姐救救老太太!”

    林简琴思忖片刻,问道,“你既然能偷偷的出来,那这样,我先想好了主意再跟你联系,可是现在府里的一切事情,我都不知晓了,还希望你尽力的把府里的事情都能打探清楚,咱们才好联手。”

    “老奴一定尽心竭力!”阳半夏说完便站了起来,又施礼道,“怕被恶妇发现,老奴怕是要赶紧的回去了。”阳半夏苦闷的说道。

    林简琴轻轻的嗯了一声,便在哪站着看着阳半夏匆匆的离开了。

    这会儿洛青丝正气喘吁吁的抱着小家伙儿跑过来了。

    “哎呀我的个天!平时抱着惊鸿也不算是重,怎么抱着他跑起来这么费劲,我这嗓子都冒烟了。”洛青丝上气不接下气的。

    怀里的小家伙见到洛青丝的窘态居然咯咯的笑的厉害。

    洛青丝本来还有些憋气,可是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儿调皮样,心里马上就被融化了。

    林简琴这才从洛青丝的怀里把小家伙儿接了过来,“再笑?再笑,晚上不准吃饭!”

    小家伙的笑声戛然而止,粉嫩的小手马上捂住了嘴巴,瞪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林简琴。

    洛青丝看到这个场景,笑的前仰后合的,“月丫头,不许骂惊鸿!”

    林简琴撇了撇嘴,说道,“哼,真是的,我算是看出来了,惊鸿跟您是亲的,我是后的,现在还就您一个,等我娘好了,要是也跟您一样,我可是倒霉了!”

    “你看你,一个大人,还跟小小子争风吃醋呢,得了,刚才看好的布料都没买成,咱们回去买吧,对了,刚才那个人事……”

    两人边说边朝着刚才的小店走去。

    刚走到小店门口,小家伙儿又突然指着林简琴背后的人群,呆呆的说道,“爹爹……”

    林简琴这回都懒得转身了,气的鼻子都歪了。

    洛青丝一看林简琴的架势,就知道林简琴要发飙了,急忙一把抢过小家伙儿,侧过半边身子,一只胳膊抱着小家伙一只胳膊护着小家伙的脸,提防贼一样的问道,“你又怎么?孩子想爹也有错?”

    “又!”林简琴气的大吼一声,“老娘都说了,你没爹!”

    林简琴的这一声大吼,弄的不管是过路的还是店里的顾客和老板伙计,全都把目光投过来,有好奇的,有嘲笑的,还有看热闹的。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还是没见过小帅哥?”林简琴嚷嚷道。

    店里的女人都撇嘴,真没见过这么自恋的女人,店里的男人都哈哈大笑,真没见过这么漂亮别致的泼妇。

    洛青丝站在那都觉得满脸发烫了,抱着那个瞪着眼睛看着周围的人群,偶尔还送个呆萌笑笑的小家伙儿,拉了拉林简琴的胳膊,“月丫头,走走走,咱们还是换一家店吧,我瞧着这家的东西也不便宜,花色也不是很好。”

    林简琴还想分辨几句,可是终究没有从小便做苦力一身是力气的洛青丝劲儿大,生生的被洛青丝拉了出去。

    走在路上,林简琴还是气呼呼的,这最近的日子,但凡带着小家伙儿上街,他便莫名其妙的指着人群,呆呆的叫爹爹,真是想爹想疯的娃。

    小家伙儿不知道,想爹,这不是揭他娘的伤疤么?林简琴糊里糊涂的怀了孕,糊里糊涂的生个畜生便睁眼会笑的怪胎,更是没几天便会说话!

    任凭林简琴的心再大,有些事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林简琴吓唬小家伙,举起手掌,教训道,“你以后再胡乱叫爹!小心我不让你吃奶!”

    “让我吃?”一个熟悉的有些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林简琴和洛青丝马上浑身一个寒颤,吓得不约而同的转过身。

    林简琴直接惊呆的微微张开了嘴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的眼前那个近在咫尺的男人。

    洛青丝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把将小家伙儿塞进了林简琴的怀里,打掉那个男人伸过来的大手,伸出双臂,叫嚷道,“有事冲我来!不许你动我的月丫头!否则……否则我跟你拼命!”

    洛青丝瞬间抓起地上的两把黄土,打架模式开启了。

    林简琴惊讶之余,脸色便冷了下来,淡淡的说道,“你走吧,我不认识你。”

    “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那有些冰冷的声音,和着从身后吹来的丝丝凉风,让林简琴有些情绪失控。

    眼巴巴的去找人家,人家却玩什么装失忆,哼,当老娘是没人要?这会儿你来了,老娘也要学学你,老娘也不认识你个龟孙!

    林简琴抱着小家伙儿就走,她背过脸,那脸色冷的像块冰,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去,如此才会安好。

    突然觉得耳边一阵凉风,那冰冷的声音在她的面前又一次飘来,“你当真要来硬的?”

    林简琴伸出手,想着拨开他,没想到那人却如石柱一般,纹丝不动,林简琴冷笑一声,绕过去。

    却不想被那结实有力又有些温热的胳膊缠住。

    林简琴狠狠的冷冷的剜了一眼,说道,“你若是如此纠缠,我儿子马上死在你面前!”

    没想到这么紧张的时候,小家伙儿竟然眨了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喊道,“爹爹……”

    林简琴气的要吐血了,歇斯底里的骂道,“老娘说过,你爹死啦!信不信再说一次我就饿死你!”

    小家伙儿哇哇的哭起来,眼睛里全是委屈的泪水。

    洛青丝急忙扔了手里的沙土,在衣服上抹了两把,一把抢过小家伙儿,“大孙子不哭不哭,你娘饿着你,我就饿着她!”

    突然间,那男子嘴角勾起一丝凛冽的冷笑,一下子掐住洛青丝的脖子,低声说道,“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林府从前也是戒备森严,我还是能轻易去你窗子跟你说话,你今天若是不跟我走,她……”

    应随六用眼神瞟了一下被掐的喘不过气洛青丝,“还有那个三四十岁的男人,还有侯爷府的你的亲娘和云姨,还有你的好姐妹,我会悉数绑回来。”

    应随六说完便得意的冷冷一笑。

    林简琴气的脸色紫青,跳着脚骂道,“卑鄙!小人!畜生!禽兽!!”

    应随六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我限你明天午时之前,带着那个男人,还有这个女人还有这个孩子……到白云观山下!若是敢耍花招,你知道后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