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章 跑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应随六说完,便松开了掐着洛青丝的手,很是潇洒的转身离开了。

    气的林简琴跳脚。啐了多少涂沫在地上,恐怕她自己都数不清了。

    洛青丝使劲儿的喘着粗气,她揉了揉生疼的脖子很是畏惧的说道。“月丫头,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啊?咱们抓紧时间跑吧。逃得越远越好。”

    林简琴是欲哭无泪了。“跑?咱们来积羽城这才多久?出门的次数,十个手指都数的过来,他都能找得到。跑到哪里?他的功夫我是知道的,我看这次是跑不掉了。”

    洛青丝嘴角一抽,六神无主了。慌张的问道。“那该怎么办?”

    林简琴双手一摊,“听他的明天我就带着你和秦川叔,抱着惊鸿去那等着。反正咱们四张嘴等着吃饭。他要是有能耐就养着咱们。我正好发愁怎么赚一些银子呢。”

    洛青丝还是有些惧怕,结巴的问道。“这样也行?你到底跟他什么过节?他不会对咱们……”

    林简琴无奈的叹气说道,“看天意了。”

    结果料子没买成。洛青丝和林简琴便带着小家伙儿急匆匆的回了寿康堂的后院。

    恰巧南宫长昔被人请去诊病,林简琴便写了封书信,交给了寿康堂的药童。稍微的收拾了一下,就等着洛秦川回来了。

    午饭没过多久,洛秦川便哼着歌高兴的回来了。

    小家伙儿见到洛秦川的时候还是左右的躲闪,不愿去看他。

    洛秦川也是纳闷,以前的时候小家伙很是愿意和他亲近的,怎么这几天这么反常?于是便做了一个拨浪鼓给小家伙。

    小家伙的眼神里虽然透露出很想要那小拨浪鼓的意思,可是看到洛秦川的脸,又畏惧的缩在了林简琴的怀里。

    林简琴又是上下的打量了一下洛秦川,也没发现什么不同之处啊,怎么的小家伙这么反常啊。

    下午的时候,林简琴和洛青丝已经把上午的事说了一遍,洛秦川虽然心里也是有些纳闷,可是他却没问原因,他跟林简琴打交道的日子不短了,心里明白,若是林简琴选择了这么做,怕是也没什么好的主意了。

    反正他的意思是只要能跟洛青丝在一起,去哪里都无所谓,只是那家的活还是要去做的。

    “秦川叔,你到底是做的什么活啊?我觉得这几天咱们花销都是你那的银子,人家给不少银子呢吧?”林简琴一边逗着小家伙玩,一边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洛秦川含糊一笑,“就是普通的活,人家是有钱人家,给的多了点,不过这不是挺好的么?咱们手头就不紧巴了,还能攒下点钱,以后用来做生意。”洛秦川是个活泛的脑子,他既算是回避了林简琴的问话,又把话题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林简琴见洛秦川不肯多说,便不再问了,她虽然觉得洛秦川有什么事情瞒着她,可是她觉得洛秦川的为人还是很可靠的,也许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才不能把真相说出来吧。

    洛青丝听了洛秦川那么说,当真就高兴起来,问道,“秦川哥,其实我也想呢,咱们攒点钱做点小生意,毕竟咱们现在也打算着在这扎根呢。”

    “嘿嘿,你说吧,你想着做点什么小生意?”洛秦川见洛青丝上了道儿,便笑着问道,那憨实的笑容确实让人觉得这是个可靠的男人。

    “咱们就做点小吃生意,等以后再有了更多的钱,咱们就盘下个店面,慢慢的经营。”洛青丝很是憧憬的说道。

    夜深了,大家虽然各自揣着心事,但是也都表现的比较轻松,因为大家都知道,既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在没有更好的选择的时候,只能去沿着这条路去努力了。

    半夜里,洛秦川睡不踏实,悄悄地起了床,把一条锋利的刀子从工具箱里拿出来,放在了枕头下面,只等着明天天亮了,他也好将刀放在衣袖中,以防不测。

    第二天早上,林简琴只觉得外面的太阳已经透过窗棂子照在了屋子里,很是温暖,四月天了,外面已是草长莺飞,莺歌燕舞的时节了。

    今天的天气似乎很好,洛秦川一早就起来把老牛喂得饱饱的,将牛车和一些重的箱子之类的搬到了牛车上。

    洛青丝听了洛秦川的话,从街上买了些早点,也就没有点火做饭了。

    林简琴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眯着的眼缝隙,见着小家伙早就睡醒了,正在扒着窗台玩,嘴里还停不住的咕哝着一些人类无法听得懂的语言。

    林简琴知道大家都睡醒了,也便不再睡懒觉了,想着这么好的风光要去见那个冷冰冰的黑衣家伙,她就有些不顺气,可是为了不给洛姨一家还有侯爷府的亲人找麻烦,她只好按照那个人说的办。

    林简琴只简单的洗漱一下,便带着小家伙出了屋子。

    洛青丝在院子里说道,“月丫头,快就这热乎,让惊鸿也吃点。”

    林简琴无神的瞟了一眼小家伙,那小家伙正一眼不眨的盯着青花瓷碗里拿冒着热气的香喷喷的豆腐花呢。

    “想吃么?”林简琴的嘴角突然坏坏一笑。

    小家伙忙不迭的点头,那大眼睛更是紧盯林简琴的嘴巴,生怕林简琴说什么话,他漏听了吃不上香喷喷的豆腐花。

    “以后再见了那个人,不许叫爹。”林简琴拿着勺子轻轻的舀了一勺,那勺子就在小家伙的嘴边停下来了。

    小家伙优美的小嘴角而一勾,突然让人有种错觉……他娘的,怎么这么像他?

    林简琴嘴角猛的抽了两下。

    “再见了那个男人,叫他猪!”林简琴很是严肃的看着小家伙。

    小家伙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接着便轻轻地伸出小手指头,指了指嘴边上的勺子。

    林简琴无奈了,这家伙,用这么点吃的就收买了,这以后要是别人给更好吃的岂不是连老娘也能卖了?

    小家伙很是高兴的吃着豆腐花。

    让林简琴和洛青丝同时惊讶了,小家伙才这么一点,居然吃了一半多的豆腐花!

    林简琴嘴角又是一抽,怎么总觉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呢?这要是个饭桶,以后怎么养活?

    洛青丝似乎看出了林简琴的心思,便打岔笑着说道,“能吃是福!咱们惊鸿多吃点长得快!长大了就能赚银子给姥姥和娘花!对不对啊?”

    洛青丝很是疼爱这个孩子,见小家伙吃完了,便从怀里掏出那一直舍不得用的丝巾帕子给小家伙擦嘴。

    吃了早点,一家子人,便上了牛车,洛秦川不紧不慢的赶着牛车按照林简琴的指点,朝着白云观的山下面过去了。

    离着目的地越来越近了,洛青丝似乎有些紧张了,她把小家伙儿搂在怀里,捏着小家伙的手心已经冒汗了。

    林简琴看出了洛青丝的紧张,便说道,“洛姨,来都来了,紧张也是无济于事,倒不如想点别的。”

    “月丫头,你觉得那个人会不会把咱们杀了?”洛青丝突然很是惶恐的问道。

    林简琴突然被洛青丝问住了,这个问题似乎她真的没有想过。

    “月丫头?你的意思咱们会被……”洛青丝在迟迟得不到林简琴回答的时候,眼中的一丝惊恐变得更加的浓烈了。

    林简琴低下头,抿了抿嘴,淡淡的说道,“其实我们俩认识,却也没有什么大的过节,这么想来,还是他救过我的命。”

    洛青丝愣住了,林简琴的这个说法似乎跟她想的有点差别,本以为两家是世仇呢,怎么突然说是恩人?

    “那……他……他怎么……”洛青丝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林简琴苦笑一下,“也许就是冤家吧。他用命救我,我倒是觉得他很是飘忽不定的来来去去的烦人,后来又觉得自己总是想着他,他却不见了,再后来我都下定决心只要再一次遇见他,我便问个明白,可是他却装作不认识我,让我觉得自己特傻,好像要倒贴一样。”

    洛青丝听的是越来越糊涂了,嘴角除了不时的抽两下,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洛秦川却好像听的很平淡,居然缓缓地点了一袋烟,吧嗒吧嗒的抽了两口,说道,“月丫头,这个男人心里有你。”

    林简琴冷笑一下,“那还装作不认识我?不就是见我的肚子大了,就要做陌生人?哼,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在我肚子里留下了种,孩子没罪,日后我若是找到了那个没良心的,我一定千刀万剐了他!”

    洛秦川听了林简琴那发狠的一句话,不敢在说什么了。

    洛青丝急忙追问,“秦川哥,那你觉得那个小兄弟会不会为难咱们?”

    洛秦川饶有心思的看了洛青丝一眼,笑着说道,“只要咱们不跑,月丫头不跑,也许没啥大事。”

    这一路上了,小家伙儿一直窝在林简琴或者洛青丝的怀里,不肯多看一眼洛秦川,到了白云观的山下,他突然高兴起来。

    弄的大家都有点搞不清状况了,大家都提心吊胆的不知道能不能过了这一关呢,那小家伙儿跟没事人一样的欢蹦乱跳的。

    小家伙玩着玩着,突然晃晃悠悠的站定了眨巴眨巴的大眼睛看着通向白云观的山上,眨巴眨巴大眼睛,咕哝道,“爹爹……”

    突然间他像是触电般的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林简琴,马上改口咕哝,“是猪,是猪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