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一章 胡思乱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很是紧张的空气突然间让人啼笑皆非了。

    林简琴无奈的看着那个小小的人,认真的低着头,玩弄着手里的小蚂蚱。

    林简琴朝着山上看了看。却什么都没看到,又把手搭在额前看了看,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小孩子随便说说。看你们,一会儿被这小子弄的紧张兮兮的。又突然被这小子弄的选前仰后合的。”洛秦川很是看热闹的一副心态。

    洛青丝急忙绷着脸说道。“你不懂,不要乱说,上次我们买料子碰到那黑衣男人之前。惊鸿已经在街上说过两三次呢,你想想啊,若是他是胡说。怎么会那么凑巧。在上次遇到那男子的时候,惊鸿说的事同样一句话?”

    洛秦川还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你们女人啊。就是容易胡思乱想的。”

    林简琴本来正听着。洛青丝夫妻俩拌嘴。余光突然瞟了一眼山上,居然发现应随六已经近在眼前了!

    这人的腿脚是用来当摆设的么?他下山用飞的?

    “你们来了?”应随六那凛冽的眼神。审视了一下四周,这才在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意。“还算是听话。”

    洛秦川眼睛里充满了防备,他的手已经摸到了袖口了,这个地方不是荒郊野外的。也差不多是喊破了喉咙没人来的地方了。

    岂料应随六转过身,瞟了一眼洛秦川,那眼神的冰冷让人觉得浑身的不寒而栗,他又看向了林简琴,眼神中多了一丝温柔,“跟我来吧。”

    洛秦川心里咯噔一下,看来对方刚才已经看出他带了凶器了。

    洛秦川把匕首又移回了袖筒里,提防的看了一眼朝前面走去的应随六,便拿了车辕上的鞭子,去赶车了。

    林简琴看着应随六那冰冷酷拽的样子很是不舒畅,拉着小家伙的手稍稍的顿了一下,便在原定站定不走了。

    小家伙儿扬起小脸儿,很是萌萌的看了一眼林简琴,眨了眨大眼睛,伸出粉嫩的小手,指着前面那留给人冷酷背影的应随六,奶声奶气的说道,“猪!帮我娘拿东西!”

    应随六的脚突然就住了,似乎林简琴都能猜的出应随六此时此刻的脸已经抽成了多么难看的模样了。

    应随六转过身,凶巴巴的瞪了小家伙儿一眼,指着他冷冰冰的说道,“你跟谁说话。”

    小家伙又扬起小脸儿看了看站在身边的林简琴,便扭过头,呆萌的看着那个冷酷的黑衣人,同样的伸出手,伸出了同一根手指,用那带着幼稚的声音说道,“我在跟你说话!”

    应随六这会儿嘴角已经抽的难受了,脸上那冷酷的表情突然间变的尴尬的像是熟透的桃子,他本来皮肤就白皙,让小家伙这阵势一比,更是羞愧了。

    洛青丝和洛秦川就在后面,看着前面那一大一小的两个雄性动物,同样的站姿,同样的伸出右手,同样的鄙视的手势,只是 大男人的脸上满是尴尬,小男孩的脸上是轻松的呆萌。

    林简琴十分的想笑,但是却不得不忍着,总觉得这个场合要是哈哈大笑起来,会破坏了这严肃而又庄重的场面。

    应随六嘴角一抽,无奈的放下了胳膊,瞟了一眼小家伙儿,显然,那眼神尽是鄙视和冰冷。

    小家伙儿又抬头看了看娘亲的表情,见林简琴依旧是绷紧的脸,小家伙也学着应随六的样子放下胳膊,不屑的冷哼一声。

    林简琴内心挣扎极了,若是那俩人再僵持下去,恐怕她的肚子要笑成了内伤了。

    应随六故意的看了看远处,再看看小家伙抱着小胳膊儿,双脚叉开的模样,嘴角一抽,眼神避开和后面任何人接触的走到林简琴身边,把那个装有细软的包袱拿了下来。

    林简琴也不客气,反正有人帮忙拎包,高兴还来不及呢。

    应随六拎着包袱,再也不想回头了,毕竟功夫再高也不能对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动手吧,再说了,他确实对这个小家伙儿有好感,因为前两次在街上看到林简琴的时候,林简琴和身边的洛青丝都没发现异样,小家伙儿却指着在人群中的他叫爹爹。

    一路上无声无息,人质和绑匪哪里有什么共同语言?

    应随六带着他们到了一片果树林子,林简琴惊讶的发现,这不就是那次林简琴被应随六救了暂时休息的地方么?

    林简琴心里悸动一下,马上掩藏了这个心思,她可不希望让应随六有什么话要说。

    这里依然存留着当初的那间简陋的房子,只是旁边多了好几间房子,多出来的房子虽然外面看着跟那间以前的相差无几,可是里面的摆设和物品却是强多了,说不上应有尽有,也是齐全的很了。

    小家伙儿进了屋子,马上就欢腾起来了,一会儿看看这一会儿摸摸那,正当他玩得高兴的时候,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应随六,小脸儿上的兴奋马上掩藏起来,那换上一副冰冷的模样,简直像极了应随六。

    小家伙儿打量了一下应随六,突然从床边上晃晃悠悠的走过来,应随六一愣,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儿又要刷什么把戏。

    只见小家伙儿拿起了一根小木棍,在门槛边上划了一道线,“里面是我的地盘,外面是你的。”

    应随六嘴角一抽,这里面就是整个屋子,外面就是剩下一道门槛了。

    好了,怎么着他也是堂堂七尺男儿,更是堂堂的小王爷,怎么能跟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一般见识,便嘴角一勾,退了出来。

    没想到小家伙儿也跟着走出来,拿着刚才的小木棍,在另外的屋子又划了一道线,粉嫩的肉呼呼的小手拿着那根小棍儿,很是严肃的说道,“里面是姥姥姥爷的,外面是你的。”

    应随六攥紧的拳头只能藏在背后,这小屁孩竟然在他堂堂的小王爷的地盘上画起了小地盘!这天下还真是头一份呢。

    任凭他见识广博,却没见过这种怪胎的孩子,这么大的一点,居然这么多的鬼心思!

    站在一旁,手里拿着两棵梨子的林简琴也是听傻了眼,一个稚气未脱的孩童,居然那么镇静的站在一个杀人不眨眼善于玩失忆游戏的冰冷王爷的面前,还提出了什么画地盘的想法。

    应随六已经被气得只会用手指着小家伙儿,完全说不出话了。

    小家伙儿很是善良的看了看应随六,“猪,你不要生气,我娘说,生气会变成丑八怪,嫁不出去!”

    林简琴咬在嘴边的梨子,鲜嫩的梨水直接从嘴里流出来,她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话来阻止这个怪胎儿子的行为了。

    洛青丝在屋里一直听着外面的动静,生怕有什么不测,可是洛秦川却放松了多,倒是一副很悠闲的样子。

    “青丝,你就别操心了,没事。”洛秦川倒是笑着说道。

    洛青丝撇了撇嘴说道,“要是有事了就晚了,也完了!”

    洛秦川笑而不语。

    林简琴看着小家伙儿的架势好像在给人讲道理的样子,便咳了一声,说道,“儿子,把这梨子给你姥姥拿去。”

    小家伙儿晃悠的走过去,很乖的接过林简琴手里的梨子,可是转身看了一眼洛青丝和洛秦川在的屋子,眼神中又闪过一丝畏惧,很是胆怯的躲在了林简琴的身后。

    “怎么了?”林简琴很是惊讶,刚才还牛掰的不得了,怎么这会儿就蔫了。

    “娘去,我不去,怕怕。”小家伙儿一直往林简琴的身后躲。

    “那……那我去……吧。”应随六似乎有些磕巴,他的眼神有些不敢碰触林简琴的眼神了。

    “猪!离我娘远点!”小家伙儿突然从林简琴的大腿后面冲出来,伸出两只小胳膊,横在了应随六的面前。

    应随六嘴角猛地一抽,撇了撇嘴巴,朝着那间破旧一点的房屋走进去。

    眼看着就到了晚上了,洛秦川自己在一间屋子里收拾东西,现在也算是到了个新的地方,不知道那个年轻男子会有什么准备,但是洛秦川感觉,三五天是离不开这里了,便将一些常用的东西都拿出来了。

    洛青丝则是在林简琴母子的屋子里收拾东西,尤其是小家伙儿吃穿用一应俱全的东西,都得准备好了才行。

    应随六看着那两间屋子有人帮忙收拾,嘴角不禁的抽动一下,往常都是住客栈的,不用收拾房间,在王府里也有下人收收房间,现在看看那堆在门口的一些东西,真心是不知道怎么下手了。

    因为在林简琴一干人等来到这里之前,应随六才不会傻到不住最好的房间,当然他的东西也放在了那最好的房间里,可是小家伙用小木棍儿画好了地盘之后,他的东西都被那无情的母子俩迅速的扔了出来。

    洛青丝只是冷漠的看了两眼,不敢进他的屋子,便将东西好好的摆在了门口。

    应随六躺在木床上,两只胳膊放在脑后枕着,越想越觉得憋屈,这张小床明明是给下人准备的,他现在躺在上面,脚丫子都是悬空的,这床根本不够长嘛。

    闹心的厉害,气的从席子上抽了一根席篾,叼在牙齿间,使劲儿的咬。

    他心里想着疼林简琴还来不及呢,当然不会找她的茬要换屋子住,也不能去找那俩乡巴佬,因为他算是看出来了,那俩人在林简琴的心里的地位比他重要,若是强行把那俩乡巴佬赶到这个屋子里来,真说不好林简琴会发什么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