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二章 混吃等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次他算是下定决心了,一步都不肯离开林简琴了。

    洛青丝给林简琴收拾好了,便回了自己的屋子。走到洛秦川的身边,手指轻轻的戳了戳洛秦川,“秦川哥。你说咱们总不能在这混吃等死啊,你还去干活赚银子么?”

    洛秦川瞟了一眼隔壁。轻声说道。“这事,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还得去问月丫头。”

    洛青丝一愣,但是马上就会意了,嘿嘿一笑。蹑手蹑脚的进了林简琴的屋子。谁叫着三间屋子挨得近,若是大声说话,什么都听到了耳朵里了。

    “月丫头?”洛青丝轻轻的坐在了林简琴的身边。林简琴正歪着身子眯着。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天折腾的有点乏了。

    “洛姨。什么事啊?”林简琴没有回头,只挣了一眼。便又合上眼皮了。

    “明天你秦川叔还去干活么?”洛青丝悄声问道。

    林简琴一轱辘坐起来,瞪着大眼睛。很是疑惑的问道,“我也不是主家啊,不知道啊。”

    洛青丝嘴角一抽。抬手指了指西边的房子,压低了声音说道,“他能让咱们出去?”

    林简琴撇了撇嘴,故意的扭着脖子朝着门口大声的说道,“咱们比不了人家家大业大的,不去自己做苦力干活,没人给咱们银子花,比不了人家地位显赫,自己不伺候自己,等着别人伺候。”

    洛青丝嘴角猛地一抽,之所以过来,就是要低调的,没想到林简琴却故意的扯着嗓子朝着门外喊。

    林简琴眨着大眼睛,看着门外没什么反应,便摊了摊手,说道,“人家只是看着我们住在寿康堂的院子里嫉妒,所以才让我们搬到这破地方来住的,不过人家舍不得银子养活咱们,秦川叔还是得辛苦的去干活了。”

    在隔壁的应随六听了面部多方位抽搐,可是想到那牙尖嘴利的漂亮女人,再想想那呆萌霸道的小奶娃,顿时觉得这会儿去争执,绝对是自讨苦吃,干脆不说话。

    林简琴朝着洛青丝挤了挤眼睛,低声说道,“看来人家就是不想着让咱们好过,得了,明天秦川叔要是能干活,那就去吧。”

    洛青丝点了点头,便回了自己的屋子。

    晚上的时候大家似乎还是有些僵持,应随六愣是闻着隔壁的饭香菜香肚子咕咕的叫。

    他拉不下脸过去吃饭,只能假装不饿,一直到了半夜里,应随六确定隔壁的房间都睡着了,这才轻手轻脚的朝着城里走去,一路没停,疯狂的健走如飞,到了香满楼,好好的吃喝了一顿。

    酒足饭饱之后,应随六便坐在窗台朝着外面看那月色下的夜景,偶尔的狗叫声,衬托的这夜更是安静了。

    应随六扔了一锭银子在桌上,很是傲慢的说道,“不用找了。”

    便晕晕乎乎的离开了香满楼。

    送他下楼的伙计,打着哈欠,上了门板,要不是老板看着这人直接扔的银子,才不会这会儿了还给做菜呢,可是那银子显然都是装进了老板的腰包,他这做伙计的,累成狗,吃的却是跟狗粮一样。

    应随六走在路上,夜风一吹,倒是清凉的很,他似乎有些陶醉了,歪歪倒倒的哼着小曲儿,朝着郊外走去。

    应随六很少喝醉的,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里特高兴,见到路旁耷拉下来的树枝,便伸手拉着树枝,一脸醉意的笑笑,说道,“看见你就是高兴,嘿嘿,嘻嘻。”

    说完胡话,便放开那树枝,继续歪歪倒倒的走着。

    一直到了果园了,他脚下一划,被一个树枝绊了个趔趄,一下子抱住了路边的一棵开满了嫩黄小花儿的树,朦胧的醉眼,好生的打量了一下那棵,又是笑嘻嘻的说道,“跑不了了吧,我发誓,再也不让你跑掉了,嘿嘿。真香……”

    不知道是不是那个趔趄摔的重了点,他试图抱着树站起来,却终究没站起来,干脆抱着那棵树睡着了。

    一大清早的,洛青丝就起来了,她虽然通过林简琴知道了那个冰冷的年轻男子没有什么反对,可是万一那冷血不苟言笑的家伙一个不高兴,秦川哥的小命可是不保了,她便悄悄的扒着墙边往里看了看。

    顿时心里一惊,床上空无一人!

    “月丫头,快,快出事了!”洛青丝一下子推开了林简琴的门,两步便走到了林简琴跟前,一脸慌张的指着应随六屋子的方向,满脸的焦虑。

    林简琴本来还迷糊着眼呢,听洛青丝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还以为那个可恶的家伙多秦川叔做出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洛姨,怎么了?”林简琴急忙问道。

    “他……他不见了……”洛青丝很是慌张的说道。

    林简琴听完,嘴角一抽,一脸的无奈,撇嘴说道,“洛姨,不见就不见了,那么大的热还能丢了不成?他又不是猪。”

    林简琴怀里的小家伙儿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醒了,眨巴着大眼睛,问道,“娘,你不是说那个爹是猪么?”

    林简琴嘴角又是一抽,愤怒的瞪了一眼怀里的小家伙儿,小家伙儿马上识趣的耷拉下眼皮,玩弄着自己那粉嫩肉呼呼的小手指头。

    “可是,月丫头,他不会出什么事吧?”洛青丝还是有些不放心。

    正当林简琴想着让洛青丝安心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秦川叔的喊声,“快……青丝……快少点热水……”

    听着秦川叔有些气喘吁吁的声音,洛青丝心里一下子慌了,看了吧,早就说,那冰块一样的家伙不是善茬,这会儿一定是在难为秦川哥呢。

    等洛青丝两步跨出门外的时候,被眼前的情形看傻了。

    洛秦川架着应随六,应随六的身子像是一滩烂泥一样的站不住,腿脚好像不听使唤了。

    “秦川哥,这到底是咋回事?”洛青丝很是诧异的问道,她这会儿已然闻到了应随六身上飘过来的酒味了。

    “你就别问了,赶紧的烧点热水去,现在这天儿虽然算不上冷,但是晚上还是很冷的,在外面呆一晚上,非得冻坏了。”洛秦川一边说一边连架着带拉着应随六进了他的屋子。

    应随六依旧没有什么知觉,任凭洛秦川把他弄到了床上。

    很快,洛青丝便煮了点姜汤端过来。

    小家伙儿看了看还在眯着眼的林简琴说道,“娘,你不去看看?”

    林简琴狠狠的剜了一眼小家伙儿,小家伙儿那呆萌的眼神马上看向了自己的小手,轻轻的将小手指头放在嘴角边上咬了咬。

    洛青丝不敢靠近应随六,生怕他突然睁开眼,再突然做些什么事情,就不好说了。

    洛秦川接过瓷碗,给应随六喂了下去。

    又拉了一床薄的被子给应随六盖上,便带上门出来了。

    洛青丝这会儿正在林简琴那说话呢,把刚才的事一五一十的都说了一个遍。

    “月丫头,你跟你洛姨在家里好好呆着,叔今天还有活,晌午就回来。”说完便拎着工具箱离开了。

    林简琴笑着跟洛秦川打了招呼,嘱咐了两句小心。

    那应随六倒是能睡的很,这一睡便到了晌午了,突然觉得胃口有些不舒服,便坐了起来,咦,明明昨晚上是抱着一个人睡着的啊,怎么?

    脑子突然间断片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门吱呀的被推开了,洛青丝有些小小的畏惧,只走了两步路,便把一碗粥放在了门口的小木桌子上,说道,“这是给你的。”

    洛青丝说完就马上转身离开了屋子。

    屋里飘来了应随六的问话,“这是她让你给我的?”

    洛青丝住了脚,又缓缓地转过身子,小心翼翼的将门打开一条缝系,只一只眼睛看着里面,说道,“不是月丫头让给的,是我男人嘱咐的。”

    应随六脸上有些挂不住,看来自己是自作多情了。便又翻了个身躺在了床上,蜷缩着腿……这床实在是太小了,伸开腿,悬空着也真是不舒服。

    可是心里空落落的,他顿时觉得胃里又翻腾起来。

    林简琴母子俩和洛青丝在另外一个房间里,闲聊着,打算着用现在手头上的银子做点什么生意,林简琴虽说听着洛青丝说话,可是心里还在想着怎么报仇的事。

    这会儿突然听到外面洛秦川回来,声音里带着一些不安。

    洛青丝推开门,看了看隔壁没什么动静,便朝着洛秦川招了招手,让他来这边。

    洛秦川进了屋子,便阴沉着脸坐了下来,“唉,我这会儿真是后怕啊。”

    林简琴一愣,其实在洛秦川进来的时候,她已经看出洛秦川的神色有些不好,但是怎么回事,却也没问,就等着洛秦川自己说了。

    “咱们原来在寿康堂住着的房子,昨晚上着火了!可怜了守院子的老王头了,没能跑出来,说是火势凶猛的厉害。”洛秦川脸上的神色很是沉重。

    林简琴一愣,她才不会以为这是偶然事件呢,便急忙追问道,“秦川叔,你可是听了什么别的说法?”

    洛青丝也一脸的惊魂未定,很是紧张的问道,“前面的寿康堂呢?旁边的药房呢?”

    “虽然火势来得凶猛,幸亏了寿康堂的人手多,很快就扑灭了,只是后院咱们原来住的三间屋子被烧得不成样子,听寿康堂的人说,那纵火的明摆着就是把窗户门都封了。”洛秦川又叹了一口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