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三章 灭门之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咬牙切齿了,她才刚回来,仅仅去了一次林府……现在的忠诚侯府。居然就被人如此的算计,遭了灭门之灾!

    此仇不报非君子!

    “亏了他把咱们给绑了过来。”洛青丝没有点名了谁,却用手指了指隔壁应随六的屋子的方向。

    洛秦川也点了点头说道。“也是托了小兄弟的福了。”

    “怎么样?现在知道我的好了?”站在门口边上,抱着双肩。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但是现在的神态却是满满的高傲。

    林简琴撇了撇嘴,冷哼一声,“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小家伙儿眨了眨大眼睛。大声的重复了林简琴的那句话,而且是盯着那一脸得意的应随六一字一句的说道。

    应随六嘴角抽了抽,想着解释什么。可是看着林简琴那不耐烦的摸样。便也不开口了,就那么在门口抱着双臂,听着。

    “秦川叔。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了。只是你现在出去也要小心了。”林简琴叮嘱了一句,因为在她看来。那个要向动手的人已经忍耐不住了。

    这时候林简琴怀里的小家伙儿又像是以前那样瞪着眼睛看着洛秦川,眼神里充满了畏惧.

    林简琴总觉得这里面有点什么事。不然小家伙儿以前对洛秦川不是这样的啊.

    “儿子,你到底看到什么了?”林简琴低下头,嘴巴吻在小家伙儿的额头上。生怕小家伙儿在像是以前那样哭闹不止。

    小家伙现在看着洛秦川虽然还是畏惧,但是相比之前,却是要好多了,只是瞪着眼的看着,不像是以前那样苦恼了。

    小家伙儿扬起小脸儿,看了看林简琴,不说话,也没有表情。

    洛秦川好像是有什么事要跟洛青丝说,便找了个借口,把洛青丝叫到了他们居住的屋子里。

    小家伙儿见洛秦川离开了,便抿了抿小嘴儿,指着门口的应随六,奶声奶气的说道,“离我娘远点!”

    语调里带着奶气,可是让人却觉得有一种内在的霸道,像是生来便是帝王的那种气势。

    应随六浑身的汗毛孔都张开了,这小子的口吻居然跟他小时候一个德性,前几天还很客气呢,怎么这么两天变得这么霸道?

    小家伙儿说完便扭过脸,不再看应随六,林简琴哄着小家伙儿玩,似乎娘俩把门口站着的应随六当成了空气,视而不见了。

    应随六无奈,只好抱着双臂走开,走了几步,他又倒回来,朝着里面说了声,“有事你说话。”

    林简琴冷冷的瞟了一眼,没说话,没想到小家伙儿居然很是傲气的说道,“话多!”

    应随六若不是看着这小家伙儿人长得可爱的份儿上,早就一下掐死他了,就是因为这小家伙儿,应随六更是觉得愧对林简琴了,虽然那时候没说开了,可是在他的心里已经认定了她,要保护她一世周全,却不想被别的男人的下手了,居然还……

    想到这些,应随六便牙床疼,悻悻离去。

    洛秦川拉着洛青丝进了屋子,先是关好了门窗,又望了望窗外没人注意他们俩,这又拉上了简单的布帘子,小声的说道,“青丝,其实我不想跟你说这件事的,但是现在不说,我怕没机会了。”

    洛青丝心里颤了一下,急忙问道,“秦川哥,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听着有些心怯啊?”

    洛秦川伸出双手,拉着洛青丝坐在了床沿儿上,叹了一声气,说道,“我前几日迟迟不肯跟你说我做的什么活,其实……”

    “啊?秦川哥,是不是那主家找工人们的麻烦?那咱们都不要去了啊!”洛青丝那双呗洛秦川握在手心的手一下子抽了出来,紧紧的攥着洛秦川那肥大宽厚的手掌。

    “明天是最后一天了,主家许诺了每人给十两银子!”洛秦川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缕贪婪,可是紧接着便是一种紧张。

    “那么多?会不会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洛青丝一下子紧张起来,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若是银子那么好赚,岂不是人人都挤着去做?

    “倒不是见不得光,是必须在天气晴好的时候才能做。”洛秦川说道,他又反过来将洛青丝的手握在了手里。

    洛青丝瞬间觉得纳闷了,既然见得了光,怎么却觉得洛秦川的脸上的神色不是很好,“那你……”

    “我们做的活是给死人做棺椁的,就连墓穴里面的安置也是极其讲究的,主家从来没露过面,只是一个老头,好像是姓常,管着这件事,他是这样说的,说是天气晴好阳气壮,别的就算他不说,大家伙心里明白,想必安葬的那位必然是冤死的吧。”洛秦川边琢磨边说。

    洛青丝听了洛秦川的一番话,似乎明白了什么,愣了一会儿,突然问道,“既然活快做好了,为什么明天给那么多银子?”

    “明天是最后一天,说是主家要趁着夜黑安葬,让我们帮忙。”洛秦川小声地说道。

    洛青丝吓了一身冷汗,瞪着眼睛问道,“哪里有晚上出殡的?”

    “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有蹊跷,可是我又想着得那银子,只好提前跟你说这件事。”洛秦川的眼神中有些犹豫了,“你嫁给了我,我都没让你过好日子,在羊场的时候,连一件像样的房子都没让你住上,也没……”

    洛青丝伸手捂住了洛秦川的嘴巴,“秦川哥,有你在,我就高兴,别的什么我都不在乎,明天你别去了。”

    “你也知道,现在不光咱们两个人要吃饭,还有月丫头母子俩啊,她是个要强的人,一直在琢磨着赚银子的事情呢,可是小惊鸿还那么小,离不开娘的……”洛秦川的眼神中又透着很多的无奈。

    屋子里一下子沉寂起来。

    这时候门突然被轻轻的推开了,一大一小站在了门口。

    林简琴的脸色有些愁闷和伤心,小家伙的脸色有些严肃可爱。

    “秦川叔,你都说了,不光你们俩,还有我和惊鸿,可是为什么这么危险的事,你却不跟我们说?若是真有个好歹,你让我们如何安心的活下去?”林简琴虽然知道洛秦川也是一片好意,可是她还是不能接受自己躲在别人背后当弱者。

    洛秦川和洛青丝不约而同的朝着门口看过来,脸上神情不定,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

    小家伙眨了眨眼睛,小手摸着那圆润的肉嘟嘟的小下巴,很是沉重口吻,“不是我和娘来偷听的,是我早先就感觉到了姥爷身上的淡淡的煞气,今天那种感觉更重了!”

    洛青丝和洛秦川愣的目瞪口呆了,怎么突然从萌娃变成了小神棍啊,那煞气那东西能随便就感觉的到?

    林简琴也愣住了,眼睛一眯,没有了善意的低头严肃的说道,“你刚才在屋里的窗台上,不是跟我说姥姥姥爷喊我有事要说么?”

    小家伙脸上刚才的那种神气,马上收起来,在这个泼辣的动不动就说要饿死他的亲娘面前,他除了示弱,目前还没有好的招数,“我想不出别的办法让你过来了。”

    洛青丝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一步跨过来,抱起小家伙儿,背对着林简琴说道,“男孩子调皮才正常!你可别教训他了,看孩子,现在见你脸色一变,都不敢说话了。”

    小家伙儿倒是会做人,很快便趴在洛青丝的肩膀上,柔声柔气的说道,“姥姥,不骂娘,是惊鸿做错了,下次一定改。”

    应随六这会儿也听到了门外的说话声,出来的时候正巧把这些尽收眼底,他心里打起鼓来,臭丫头生的这到底是个什么怪胎啊?简直就是个人精!

    林简琴不禁的嘴巴一抽,本来想着大发雷霆呢,却被洛青丝的那中规中矩的教训和小家伙儿那萌化人心的良好的认错态度给打住了,人家又有人说情,还主动认错,再朝着人家发火,似乎就太说过不去了。

    林简琴怎么都觉得,这孩子到底像是谁啊,自己小时候虽然也是顽劣,可是也不至于到了这种程度啊,不知道他那个天降的神爹到底是个多么奇葩的人。

    “下次再骗我,你就惨了。”林简琴咬着牙盯着小家伙儿说。

    小家伙儿软软的趴在洛青丝的肩膀上,大眼睛轻轻的眨了眨,那潭水一样静默的眸子越发的乌黑惹人爱了。

    “你们先别跟孩子斗嘴了,你们倒是问问,惊鸿说的那个什么煞气是什么?”洛秦川有些焦虑了,他自然知道煞气是什么东西,早先小时候就听村里的老人说过,后来调皮经常去山那边的胡姬村玩,老道也是跟洛秦川和他的小伙伴儿们说过不少这种事情。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眼见了,却用自己知道的那些东西无法解释,心里边对其便产生了畏惧感,比方说,小家伙儿刚才所说的煞气。

    林简琴很是无奈的笑了笑,说道,“秦川叔,惊鸿就是屁大的孩子,无非就是想出来玩了,这才说个谎话,您还真的相信他说的?”

    洛秦川却是满脸的严肃,很是敬畏的看着洛青丝怀里的小家伙儿,说道,“惊鸿,跟姥爷说说,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小家伙儿圆头圆脑的,抿了抿小嘴儿,做思考状,掰着小手指头一会儿,这才一本正经的说道,“姥爷,其实在前几天我就看到你浑身周遭有淡淡的煞气,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很害怕不敢看的,但是昨天来了这里,好像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帮助我,我就敢看了,而且你身上的煞气比前些日子要浓郁了很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