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四章 关你屁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洛秦川一下子跌坐在床沿儿上,陷入了沉思。

    洛秦川的举动,让林简琴和洛青丝不禁的捏了一把冷汗。

    站在门外。抱着双臂的应随六不屑的笑了笑,“小家伙儿,知道为什么你敢看了?这里可是白云观的地界。这里灵气自然是上佳的了,不过我就纳闷了。你哪里来的神通?”

    小家伙儿本来看到屋里的人都各自有各自的心事。没事干呢,突然来个说话的,便撇了撇嘴。说道,“我的神通是我爹娘给的,关你屁事!”

    “你……”应随六嘴角一抽。心里暗自的骂道。真是越来越跟林简琴那臭丫头一样了,动不动就是关别人的屁事!

    “哼!”小家伙儿居然很冷一声,抱着小胳膊儿。很是鄙夷的看了一眼站在门外的应随六。“你站在门外。听我们说我们家的事,我娘已经很客气了。你要是再唠唠叨叨婆婆妈妈啰啰嗦嗦的,赶紧回你自己的屋里去!我不想看到你惹我娘生气!”

    林简琴听完都快惊讶的岔气了。这小家伙儿哪里来的这么多的词语啊。不过小家伙儿说的也对,哼,应随六这家伙装什么冷酷。在她林简琴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竟然装傻充愣玩失忆,好啊,那我也不会让你好过了。

    “儿子!干的不做!”林简琴撇了一眼满脸无奈又尴尬的应随六,伸出双手和小家伙儿那粉嫩的肉嘟嘟的小手击了一掌。

    应随六实在觉得受不了,见过编排人的,没见过这么编排人的,林简琴这臭丫头本来就是个刁蛮的泼辣丫头,现在又不知道怎么弄出来一个小人精神棍一样的儿子,可谓是泼辣腹黑娘亲神棍人精儿子,双双走天下的架势了。

    看着应随六离开了,娘俩竟然对视着咯咯的笑得超级开心。

    洛青丝嘴角一抽,“这娘俩,真是少见,得了,赶紧的月丫头,快让惊鸿说说你秦川叔这到底是什么事啊?”

    “哎呀,那还不是这混蛋儿子胡诌的?”林简琴一直以为小家伙是因为在屋子里憋闷了,才会找借口出来玩。

    洛秦川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了,竟然沉重的点了一袋烟,吧嗒吧嗒的抽着,满脸的愁容。

    “秦川叔,您觉得惊鸿说的事是真的?”林简琴似乎觉察到了什么。

    洛秦川沉默了片刻,这才说道,“其实这些天我也觉得有点纳闷,这招工人的主家的行为确实有些古怪,难道真的是因为我去了那里干活才会染上了惊鸿口中所说的煞气?”

    林简琴一愣,心里想着,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妖魔鬼怪的,难道秦川叔是做了什么不见光的事,心里负担太重,精神上出了问题?

    “娘,其实煞气不是鬼气,只是姥爷去的那个地方想必是有枉死的人吧,所以那种到了极哀怨的精气神,才久久不能散去,以至于前去帮忙的工人,不小心被那怨念的精气神染上,若是定力好的,也就没事了,若是定力不好的,恐怕就要出大事了。”小家伙儿居然一板一眼说的郑重其事。

    林简琴在穿越前倒是从老爸的朋友那里听过类似的事情,突然意识到,事情是不是有点严重了。

    “秦川叔,那到底是一户什么人家?”林简琴急忙问道。

    洛秦川脸上闪过一丝无奈,说道,“我们都是按照主家说的时间,到一定的地方集合,然后被蒙上了眼睛带到一定的墓地才会被摘开眼罩的,只是知道那是一处很大的墓地,管事的姓常,五十岁左右的年纪。”

    林简琴心里一惊,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了。

    “秦川叔,这么办,你明天去带上我吧。”林简琴似乎下定了决心。

    “这……”洛秦川有些担心林简琴的人身安全。

    “你们放心吧,我跟在后面。”应随六有些冰冷的声音,从门外传过来。

    林简琴本想拒绝,可是却被小家伙儿拉住了胳膊,“娘,他是自愿的,又懂功夫,不用白不用,反正不花银子。”

    林简琴听完小家伙儿的话,嘴角一抽,心里想到,这小子怎么这么会占便宜啊,这性格倒是跟她不一样了。

    于是便这样定了下来。

    应随六依旧是一脸冰冷,可是在他转脸离开洛秦川夫妇门口的那一刻,竟然呲牙咧嘴的心花怒放了。

    不知道林简琴要是看到这一幕,会不会被惊的张大了嘴巴。

    应随六不是万年不化的冰块脸么?实在让人无法理解他刚才那夸张的表情。

    第二天一大早,在洛青丝喋喋不休的嘱咐下,洛秦川带着林简琴出发了,此时的林简琴一身的男子打扮,那深青色的粗布衣裳穿在她的身上,却更显得她那如凝脂一般的肌肤,像极了不食人间烟花的仙子。

    跟在后面的应随六看的已经是目不转睛了,以前她着女儿装的时候怎么没看出来她的惊艳?不对,难道是生了孩子之后变得有风韵了?

    应随六正琢磨不定呢,突然一个趔趄,原来是只顾着两眼看着前面的林简琴,脚下竟然被一个梨木枝子绊了一跤。

    林简琴和洛秦川听到了身后的声音,便闻声转身,见了应随六那狼狈的脸色,有些无语,相互一望,便扭过头接着走路了。

    出了果园洛秦川的脚步快了很多,说是时间比较紧。

    洛秦川进了积羽城,左拐右拐的到了一个荒院里。

    林简琴这一路上一直在记着路上所见,没有找到什么可疑的地方,倒是见到了萧洁梅的贴身侍女潋滟带着一帮人从凤求凰的阁楼里趾高气扬的走出来,应宿就紧跟在潋滟的后面。

    林简琴抿了抿嘴,看了一眼那外面柔弱懂事实则黑了心肠的应宿,慢慢的等着,一刀杀了她怎么能解心头之恨,慢慢的玩死你,那才叫解恨,竟然胆大包天的敢在娘和云姨的东西里下药,真是不耐活了。

    洛秦川轻轻的咳了一声,身后低着头紧跟的林简琴知道这是到了规定的地点了。

    院子里已经是站着有十几二十来个的人了,大家都是紧闭嘴巴,不肯多说一句话。

    过了一小会儿,便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朝着院子里拍了两下手,人群便簇拥过去了。

    那人故意的压低了嗓音,很是严肃的跟大家说道,“今天是最后一天,咱们大家伙儿都出把力,主家又给长了银子,每人十五两!”

    众人显然是很兴奋的,只是被那男子的咳嗽声压了下来。

    “按照老规矩,咱们每个人都带好了眼罩,自然有人带着咱们去工地了。”那男子说完了,便有人从屋里走出来,挨个的给每个人戴上眼罩。

    “咦?你怎么这么面生?”那拿着眼罩的男子上下的打量了一下林简琴,“长得还细皮嫩肉的。”说着,那嘴角边勾起一抹猥琐的笑意。

    站在墙外某处的应随六看到这一幕,恨不得一颗小石子打爆那男子的眼珠子。

    洛秦川急忙说道,“这是我的小儿子,他的手艺也不错,我昨晚上不小心把手腕子扭了,这不是不很方便么?大哥您知道,咱们这一个人一份活,谁跟谁都不一样,我这不是怕耽误了咱们的进程,不得已才带着儿子过来的,不过您放心,我们不会多要银子的。”

    那男子又是打量了一下林简琴,心里却很是开心了,哼,这傻大块头两个人干活要一个人的工钱,他要是多报一个人,剩下的那份工钱就能装到自己的腰包了。

    “行了,你老实点,”那男子猥琐的笑着,戳了一下林简琴的肩膀,又转脸跟洛秦川说道,“他是新来的,你教他点规矩,出了事,自己担着。”

    林简琴一直忍着,若不是想去看个究竟,早就一脚把这猥琐的货踹在地上一顿暴打了,功夫虽然不强,但是对付这种虾兵蟹将的,那也是手到擒来的,小菜一碟!

    应随六可是气的浑身难受了,拳头攥的骨节咯吱响,他是不会放过这个猥琐男子了。

    这样,林简琴和洛秦川被一同用一辆马车拉走,那车带着车篷的。

    似乎绕了不少的圈子,这才停了下来。

    当大家都被放下来的时候,才有人过来收取眼罩,林简琴一直警惕的跟在洛秦川的身后,她不断的打量着这里……果然是气魄,这里要埋葬的人,想必一定是非富即贵的。

    整个的墓穴有九十平见方的大小,地下挖了足足有两米半高,里面的墓壁全是用精料装修过的,在很多的方位摆上了不少的陪葬品,正在林简琴观察着这一切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又有些沧桑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大家伙都来了?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希望大家好好的干活,干完了每人赏十五两银子,只不过大家记住老朽说的话,这里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能说出去。”那说话一字一句,字字句句都带着无限的狠辣的语气。

    林简琴听了那人的声音,浑身一惊,这不是常叔的声音么?常叔怎么会在这里?这里要埋的难道是林原道?不是说是为了保护军饷被贼人杀害还赏赐了忠诚侯的么?为什么做事要如此的偷偷摸摸?

    一连串的问题都在林简琴的脑门前撞击着。

    洛秦川突然拉了林简琴的手一下,低声道,“去干活了,拿着工具箱。”

    林简琴这才意识到,自己好久都不置身于这种境况下,竟然连最起码的隐藏都忘了,急忙拿着木箱跟着洛秦川去了他们要干活的地方。

    当林简琴跟着洛秦川从常叔身边走过的时候,常叔居然低声对身边的一个男子说道,“你知道最后该怎么做吧?”

    “常叔请放心,属下已经安排好了,一个都不会漏掉!”那年轻男子说的很是流利。

    林简琴心里一愣,难道这就是秦川叔担心的事?可是常叔为何要如此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