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不识好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墓室里只听得到众人不停的干活的锯子凿子等声音,过了一个时辰便有人来送了枣水来给大家解渴。

    洛秦川心中早就有些忐忑了,便用胳膊碰了碰林简琴。示意林简琴不要喝。

    “大哥,这枣水是主家特意找香满楼的厨子给煮的水,好喝的很。放了不少的糖呢。我看你怎么也不喝?”那个给大家分发枣水的男子笑着问道。

    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洛秦川和林简琴手里的瓷碗。

    洛秦川憨憨一笑,说道。“实不相瞒。小兄弟,我这几天一直牙疼,真怕喝多了甜水再……”

    “你哪里那么多废话?不识好赖歹?主家辛苦的给你们备下了。你们就得喝!”那男子一改刚才的笑嘻嘻,突然变得面目狰狞起来。

    这么看来这里一定是有事了,林简琴便拉了拉洛秦川的袖子。努力的装着男子的样子。说道,“爹,这是主家的好意。咱们就喝了吧。”

    洛秦川看了林简琴的眼神。便仰头咕咚的一口气将那枣水喝了下去。

    “再点喝了。还用得着这么费劲?”那男子冷哼一声,从洛秦川的手里一把夺过瓷碗。便朝着下一个人走过去。

    洛秦川凑近了林简琴,“这水里有问题吧?”

    林简琴点了点头。说道,“秦川叔,你别着急。”,这时林简琴便从袖子里拿出了几根银针,在洛秦川的几个穴位扎了两下。

    洛秦川顿时觉得浑身都在冒汗,豁然开朗,林简琴竟然能用这个法子,把身体里的枣水什么的有问题的水给逼出来。

    林简琴又趁着那些守卫的不注意,给自己扎了针。

    眼瞅着过了一个半时辰了,常叔又背着手,一脸阴冷的站在了起初他出现的那个位置。

    “怎么样?时辰差不多了吧?”

    年轻男子说道,“常叔,您老人家放心,时辰一到,这些人马上便永远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常叔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毒辣的笑意。

    那个笑意,是林简琴在林府那么久都没有看到的。

    “雪松去了忠诚侯府回来了么?”常叔两眼紧眯,似乎他正在掩饰他眼神中的阴狠。

    “常叔放心,雪松的功夫,在咱们积羽城那是数一数二的,让他去绑了忠诚侯府的人,那还不是个简单的事,再说了,您给了他那么一笔丰厚的银子,他这辈子恐怕也没见过吧。”那男子很是拍马屁的神情,在常叔的身边说道。

    林简琴听后突然觉得后背冒了冷汗,常叔这是要把谁绑到这里?

    就在这时,墓室里干活的人手里的活都做的差不多了,正想着到集合地点领工钱,却走不了几步,便像是一截木头一样重重的砸在地上。

    洛秦川见此,急忙拉了拉林简琴,“快躺下。”

    洛秦川的心里惊惧了,虽然他估摸今天肯定是有危险,可是当这件事真的发生了,他却真的害怕起来,他还没有给洛青丝盖一间像样的房子,还有跟洛青丝生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还没有过够有些贫困却乐呵的日子……

    林简琴马上躺在了地上,这时却又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对话声。

    “常叔……你……你这是……”刚才的青年男子,表情抽搐的捂着腰部,百思不得其解的看着面前那个很是严肃的老人手里拿着一把冰冷的沾满了血迹的的匕首。

    常叔只左嘴角一勾,“雪柏,我知道你对我是忠诚的,可是我更相信,只有死人才是最忠诚的,因为他们永远也没有机会把秘密说出去。”

    林简琴越来越疑惑,却又越来越想知道常叔这么做到底所为何事了。

    就在这时候,常叔转身,大刀阔步的朝着墓室的一个机关走去。

    洛秦川虽然闭着眼睛,可是脑门上却浸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子,他明白了,主家这是要赶尽杀绝,只怕有人漏网,想着再补上一次,让墓室里的人死个彻底了。

    林简琴也有些着急了,按照她平日里见的常叔,还是有些把握赢了那老头的,可是林简琴现在总觉得常叔并不是以前她所看到的那么简单,若是轻举妄动会不会再招来什么。

    林简琴心里又开始咒骂应随六了,这个死男人,是不是又在玩失踪?怎么还不出现啊。

    洛秦川也快沉不住气了,就算那老头厉害,但是为了活下去,还是要拼一把的啊。

    林简琴想着,若是这次再有机会活着出去,打不死应随六,也要扎小人扎死他!,要么做饭毒死他,要么趁着他睡觉……

    正在林简琴咒骂的厉害的时候,突然一阵黑影从眼前掠过,疾如闪电轻若云烟。

    洛秦川也察觉到了那一股杀气,心里想着,这下是死定了,便脸朝土地紧闭眼睛,希望对方能给个痛快,要是一刀下去,只流血,流干了血再死,简直是生不如死。

    林简琴却觉得那一股杀气很是熟悉,抬头便看过去!

    洛秦川一下子伸手把林简琴按在了地上!

    林简琴的鼻子脑门嘴巴沾满了泥土,侧脸疑惑的问道,“秦川叔,你干什么啊?”

    林简琴嘴里一股子土腥味,急忙呸呸呸的往外吐着泥土。

    洛秦川急得说不出话来了,指着远处已经打斗在一起的两人,当他再转脸看过去的时候,也惊呆了,本以为人家又来了帮手,原来那闪电般飞过去的是自己人啊。

    林简琴和洛秦川都看着不远处打得你死我活的两人,有些目瞪口呆了。

    林简琴在林府那么长时间,竟然不知道常叔武功这么高,她这会儿有些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没有鲁莽的手了,不然会死的很难看。

    洛秦川倒是看的上瘾了,他嘴里边解恨的念叨着,“打死他打死他,”边拉着林简琴往远处走。

    林简琴嘴角撇了撇说道,“秦川叔,你是不是被吓坏了啊,咱们进来的时候,洞口不在这边……”

    “怎么会?我记得是这边啊?”洛秦川很是纳闷。

    林简琴无奈的抽了一下嘴角,“您记错了,是这边……”林简琴指了指对面。

    洛秦川还是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看林简琴,他怎么都不能相信自己记错了。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林简琴突然觉得自己眼前一阵冷风扫过,再缓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人掐住了脖子。

    “小子!识相点的,赶紧滚蛋,不然我把这丫头掐死!”常叔恶狠狠的说道。

    应随六见林简琴被常叔制住,先是有些紧张的神情扫过,接着便冷笑一声说道,“你掐死她,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你和她不是一伙的?”常叔有些疑惑了。

    林简琴这会儿真是恨不得扒了应随六皮吃了应随六的肉喝了应随六的血了,这家伙是主动要来保护她的,眼下自己被常叔这老王八蛋制住,这狼心狗肺的大冰块居然说自己跟这件事没关系!

    常叔突然狂妄的大笑几声,说道,“三小姐,老朽现在也不想问你为什么活着,也不想问你来这里做什么,毕竟你是个要死的人了,不过这样也不错了,老爷在九泉之下有一家老小一个不剩的陪着他,他也可以瞑目了。”

    林简琴脑中突然有些乱了,“皇榜不是说,我爹是因为护送军饷被贼人所杀?”

    林简琴听着常叔的语气,便觉得这里面一定还有别的事了,若是真的像是黄榜上所说的,林原道一定会让常叔协助林无尘好好的打理林家的产业。

    “哼?什么狗屁的山贼,都是郕王那个老狐狸的诡计!哼,这也倒罢了,林无尘那小子既然不是老爷的亲生儿子,也不配拿着林家的产业了!”常叔这会儿似乎有些精神错乱了,他兀自的说着一些事情,越说越是气愤,直到气的口吐鲜血。

    应随六趁机一掌将常叔打翻在地,不光是为了制服常叔,更想教训他的原因是这老家伙居然敢骂爹爹,堂堂一国王爷,能让人这么骂?应随六不解气,接着又补上一掌。

    林简琴逃脱了常叔的遏制,急忙在旁边躲了起来。

    常叔身受重伤,应随六自然很快便占了上风。

    林简琴大声叫道,“常叔,您最好是好好的活着,不然我活着出去了必然会把这件事告诉无尘哥哥,告诉所有的人。”

    林简琴的激将法似乎起了作用,常叔心急如焚,一边要监视着林简琴不能出墓室,还要一边的跟应随六过招,他毕竟老了,体力也越来越有所不知了。

    林简琴这会儿便大喊道,“你把他制服,不可杀死!”

    林简琴想着要留下常叔,一定要把事情弄个明白,正好也可以借助常叔的手,把萧洁梅除掉!

    应随六听完,便不再像是之前那样出手狠辣了,只把常叔制服,捆绑起来。

    林简琴将常叔带到了白云观山下,这一路上才问出了些名堂,自然,常叔也知道了林简琴的那段经历。

    林简琴很是纯真温和的问道,“常叔,我只说了这些事情,你便真的信我?”

    常叔抬起那沧桑的有些倦乏的眼睛看了林简琴一眼,说道,“三小姐,这么说来,是老朽错怪你了,我原本以为你跟这件事有关,不瞒你说,在老爷出发之前,我是听了不少你和大公子之间的事情。”

    林简琴只淡淡一笑,她倒是后悔自己怎么没有早一点看清了林无尘的本质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