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了人的气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三小姐,你竟然在听了我的讲述之后,便把我引到了你的住处。你不怕我再次下手?”常叔的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林简琴迎着常叔的眼光看过去,说道,“我若是怕。也就不带你来了。”

    常叔很是清爽的笑了两下,便不再说话。跟着林简琴朝着那房子走去。

    结果刚到了屋子门前。小家伙儿手拿一根梨木棍子,怒目圆瞪,两条小腿叉开立定。指着应随六说道,“你欺负我娘了?”

    正在朝着屋子走着的洛秦川林简琴应随六和常叔都愣住了。

    林简琴很是纳闷的看了看小家伙儿,问道。“谁跟你说的?”

    “猜的!若是他表现好。你们怎么都不理他,他怎么一个人耷拉着脑袋跟在最后?”小家伙儿嘟着小嘴说道。

    洛秦川哈哈大笑起来,一下子将小家伙儿抱起来。

    小家伙儿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看了看洛秦川。缓缓地说道。“终于有了人的气息了。”

    一旁的常叔很是愣神,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儿是何方神圣。

    听了小家伙的话之后。林简琴也是朝着背后的应随六剜了一眼,说好的及时出现说好的一直跟着呢?要是应随六晚到一眨眼的时间。林简琴也可能就挂了。

    应随六嘴角一抽,说道,“还不是荒院的那个混蛋……”

    没等应随六解释完。林简琴冷哼一声便进了屋子。

    小家伙突然扭过身子,朝着洛秦川背后的应随六吐了吐舌头,翻了个眼皮。

    应随六真是要气疯了,自己可是拼命去救人的,结果一点好处没有,还被奚落一番,要不是那荒院的混蛋那么打量林简琴,他才不会忍不住的要去处理了那混蛋,也就不会耽误了时间了。

    正当应随六要追上去的时候,却迎面传来咣当一声,门被关上了。

    突然门又拉开了,林简琴一脸笑靥的说道,“让常叔跟你一起睡好不好?”

    应随六刚刚平复了的那张刚刚抽搐纠结的脸,在听到了林简琴的话之后,又是一阵不祥的抽搐。

    那么个又短又窄的床,再来一个块头比他小不了多少的老男人,别说挤一张床上了,就算是想想,也真是够他受得了。

    “小伙子,这是你的地方,你睡床老夫睡地上就行。”常叔跟随林原道多年,吃过不少的苦也享过不少的福气,甭说现在是睡在地上,想当年走南闯北的置办家业的时候,睡在坟地里那也是常有的事情。

    应随六冰冷的面色,只凛冽的看了常叔一眼,心里暗自骂道,好个不知道尊卑贵贱的老头子,跟本小王爷玩这个?这是本小王爷自己的屋子,岂容他人鼾睡?

    正当应随六想要开口赶常叔去找林简琴想别的主意的时候,门又吱嘎一声开了。

    当应随六的眼光注视着视线水平的地方的时候,不想再离着门槛不到六十公分高的地方,小家伙儿眨着大眼睛,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娘说了,你要是动歪心眼,不给你吃奶饿死你!”

    小家伙儿说完便冷哼一声,大眼睛往上一翻,带上门离开了。

    应随六嘴角一抽,他已经感觉到那个糟老头子在上下的打量他了。心里有些委屈了,什么叫不给他奶吃饿死他?他压根儿就没吃过好么?

    刚才小家伙儿那么一说,应随六心里那个赶出老家伙去的想法只能算是想法了,夭折在小家伙儿进来的那一瞬间。

    整整一晚上,觉都没睡好,应随六是个睡眠轻的人,稍微的有点动静,便睡不着的,常叔可好,鼾声震天啊,那叫一个响,差点都快把房顶震破了。

    第二天早上,当常叔去外面晨跑一圈回来,应随六趁着大家还有人没起床,赶紧的补了一觉,昨晚上折腾了一晚上,痛苦的要死。

    洛青丝按照林简琴的意思做了些早饭,便等着大家齐了开始吃饭了。

    常叔昨晚上已经和林简琴达成了协议,各需所需,共同对付萧洁梅母子俩,把老太太救出来,至于林家的产业,那自然是有林家骨血的人才可以继承。

    常叔受过林原道的知遇之恩和救命之恩,他现在完全就是要为林原道报仇,为林原道把林家稳固好。

    常叔简单的洗漱一下,见大家都排排坐的在一棵梧桐树下的石桌旁。

    “三小姐呢?”常叔有些疑惑的问道,他看了看屋里,似乎也没什么动静。

    洛青丝淡淡的说道,“月丫头说是去城里办点事,办完了就回来。”

    应随六一愣,本来以为林简琴还在傲娇的睡懒觉呢,他总记得,以前在林家的时候,林简琴的畅春园里可是熄灯最晚的,起床也是最晚的,听了洛青丝的话,心里有些担心起来。

    “他什么时候回来?去了哪里?去做什么了?”应随六那本来淡淡的面色,突然变得冰冷紧张起来。

    洛青丝抿了抿嘴,边盛饭边说道,“这个她还真没说。”

    “洛姨,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她一个人出去很危险的。”应随六有些焦急了,虽然焦急,但是他依然保持着那份特有的淡定。

    小家伙一手捧着小饭碗一手敲着竹筷,眼皮耷拉着看着碗里,碎碎念到,“我娘说的果然没错,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

    一桌子人的眼神突然聚集在了小家伙的身上。

    小家伙翻了翻那调皮的大眼睛,嘻嘻一笑,说道,“想保护人家还非得人家叫你?现在主动还有的是机会,别等着你主动的时候都没机会,就完蛋了,要不是我看着你有几分亲切似曾相识,我才懒得说。”

    应随六嘴角猛的抽了几下,这是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能说出口的话么,他真的怀疑这孩子到底是不是林简琴在半路上捡的。

    常叔听完了小家伙儿的这句话都快笑喷了,饶有兴致的问道,“你管简琴小姐叫娘,那我也要叫你一声小公子了。”

    小家伙儿撇了撇嘴吧,碎碎念到,“哼,我才不是你的什么小公子,我只是我娘的儿子。公子有什么好的,二姥爷倒是有公子呢,还不是各自看着不顺眼,眼里都没了爹,只有家产!”

    常叔心里很是吃惊,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知道这么多的事情,他到底是有多么的聪明,他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有必要活下去了,若是这是林简琴的亲生儿子,那以后让这小子姓林,林家不是就又后继有人了么?

    “哈哈哈哈,你这小子倒是让人喜欢,可是你说的二姥爷,为什么这么说?”常叔似乎很是喜欢这个鬼头鬼脑的机灵的小家伙儿。

    小家伙儿一看洛青丝把饭端过来了,还有两个菜,期中一个菜居然是鲜笋炒肉干,哪里还顾得上搭理常叔,急忙往嘴里扒拉饭和肉。

    在众人的注视下足足吃了三碗米饭,那一盘肉菜也被他吃个精光了。

    洛青丝倒是欢喜,心里觉得小孩子能吃才会长得快,洛秦川倒是觉得有点奇怪可是又看不出什么不妥,也便笑了笑。

    应随六愣的心里惊呆,这不光是怪胎鬼机灵,还是个饭桶,不知道林简琴还有什么让人惊讶的事情是他不知道的,若是没有奇葩的娘,怎么能生的出极品的儿子?

    常叔却在心里暗自称奇,他走南闯北见过不少的奇人异事,对小家伙儿是越来越喜欢了。

    小家伙儿一顿饭饱,便躺在石凳上,翘着二郎腿,两只胳膊枕在头下,很是悠闲的说道,“叫二姥爷那是因为他是我娘的亲爹,叫二姥爷还因为自从我睁眼那天起,没从我娘的嘴里听到他几个好处,倒是我的大老爷,”小家伙儿朝着洛秦川怒了努嘴,“对我才是真的好。”

    这么一说,洛秦川倒是有些羞赧了,笑着说道,“你这孩子,对你好那是应该的。”

    小家伙儿两眼看着天上的浮云,像是个小大人一样的叹了口气,“天下哪里有那么多的应该啊。”

    这架势真是没把常叔那个老林湖给笑抽了。

    应随六深深的觉得,要是想着跟林简琴能有情人终成眷属,不把小家伙争取过来,怕以后真的会麻烦不小啊。

    应随六一定要去找林简琴,怕他出什么意外,倒是常叔笑着说道,“我是越来越小看了三小姐,小伙子,你放心好了,三小姐一定会平安回来的,她从来不做无把握的事情,不然上次去墓室,也不会叫上你了。”

    应随六虽然还是担心,可是别人不说林简琴去了哪里,他也没办法了。

    心急如焚的在果园子里溜达来溜达去的。

    林简琴到了城中之后,直奔了一家衣服料子的店内,就是上次喝阳半夏相遇的地方。

    林简琴站了好一会儿,这才见远处神色匆匆的阳半夏过来。

    “三小姐,这在外面,老奴就不给您施礼了,如今那萧皓天光天化日的和萧洁梅鬼混已经没人管了,但是那萧皓天天生就是贪财好色的人,在外面又有了个女人,在香满楼后面的巷子里住着,一个寡妇叫做绿锦的。听闻那女人长得妩媚且温柔,是给香满楼弹琴唱曲的,早三年刚过门便死了男人。”阳半夏三两句便交代了一下打听到的事情。

    林简琴都仔细的记在了心里。

    “三小姐,现在老太太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了,梅姑姑也被萧洁梅给换走了,老奴实在是担心老太太啊。”阳半夏说着说着便声泪俱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