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七章 灾难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机警的将阳半夏拉到了旁边一个茶馆面前,很是郑重的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保证一个月,让老太太能来去自由了。”

    “三小姐,你不是在哄骗老奴吧?这半年多来的心酸。老奴可是都看在了眼里啊。无尘公子成了忠诚侯府的主人,对老太太也算是礼遇。可是他现在又忙着柜房的事情。时常是一个月回不去两天,萧洁梅便是只手遮天了,她对老太太的侮辱……”

    阳半夏哽咽数次。林简琴从阳半夏的神情和言语看得出来,这次林家出的这件事,几乎就是灾难性的了。

    “林无尘比之前怎么样?”林简琴心里有一丝的侥幸。她不知道这点小心思是不是因为之前林无尘对她的好让她觉得一个好人不会在瞬间变得那么坏。

    “无尘公子现在身份尊贵。在积羽城有数不清的人要上赶着忠诚侯府呢,他对家里的老人还是凑合的,只是他很少在府里。就算是回去了。也只是在碧桐园转转。哦,偶尔还去畅春园呆上好久。”阳半夏缓缓地说道。

    林简琴心里有些心疼林无尘。可是杀母之仇不共戴天,萧洁梅竟然指使应宿给娘下药。且不论结果,林简琴一定不会让萧洁梅好过的,若是以后林无尘因为这件事怨恨了她。能解释便解释,不能的话也是没办法了。

    “你先回去吧,府里有什么动静,你设法通知我就好,这个茶馆的这个包间我已经定了下来,每月的任何时候,只要他这里不打烊,你便可以进来把东西留在茶盒里。”林简琴吩咐道。

    “只要能救老太太的性命,老奴一定照办!谢过三小姐了!”阳半夏双膝落地很是恭敬的给林简琴磕头。

    “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林简琴一把就把阳半夏拉了起来。

    两人又说了些别的事情,便分开了。

    林简琴又买了些平常用的东西,匆匆的回了果园。

    说来也奇怪,这果园里为何没有人来呢?林简琴走在林荫小路,边琢磨着这里面的道道儿边觉得一定有什么古怪。

    “你回来了?”一句冰冷的却有些担心的问声从路边传来。

    林简琴刚才正沉思呢,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吓了一哆嗦,听声音她自然知道是谁了。

    “你能不能不要突然就冒出一句话来,你不知道人吓人会死人的么?”林简琴皱着眉头骂道,手里拿着的蒜锤子已经朝着那人扔过去。

    他很是轻松的接住了飞过来的蒜锤子,倚着树干,很是冷峻的扫了一眼林简琴,“你出去为什么不告诉我?”

    林简琴嘴角一抽,上下的打量着那个站得笔直一脸冰霜的看起来确实很是俊美冷酷的男人,反问一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你……”应随六刚才的冷酷霸气瞬间被林简琴的一句反问,弄的有些不知所措了,“没原因!总之你不告诉我,你会有危险!”

    林简琴嘴角一勾,冷笑一声,傲慢的走到了应随六的面前,那么近的看着眼前那个有些冷峻又有些慌张的男人,伸出葱白一样的手指,抵住他的下颌,笑着说道,“告诉你,我就没危险了?”

    应随六一着急,竟然脑门冒汗了,嘴角抽动一下,那素日阴鸷的眸子不敢直视林简琴那挑衅的有些火辣和傲娇的眼神。

    “那好,是你自己说的有危险。”应随六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将贴在他身前的林简琴搂在了怀里。

    林简琴一下子慌了神,一抹酡红从脖子根红到了脸颊上,心跳突然加速,嗓子有些干燥,还有点口渴了,怎么办?

    应随六突然有了一种胜利者的高傲,用力的将林简琴搂在怀里,似乎分分钟就能把林简琴那瘦削的身躯揉碎了揉进了自己那高大的身子里。

    “混蛋!放开我娘!”一声极具爆发力的带着稚气的叫嚣传来。

    林简琴那跳个没完没了的小心脏突然冷静下来了,应随六那高傲的得意似乎在这一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林简琴似乎瞬间才明白刚才倒地发生了什么,一把将应随六推开,可怜的男人一个趔趄没站稳,差点摔在地上。

    小家伙手里拿着洛秦川给做的木剑,虎视眈眈霸气十足的站在林简琴的面前,用木剑指着半躺在地上,面色狼藉的应随六,狠狠的说道,“再敢欺负我娘,我不会对你客气的。”

    应随六嘴角一抽,莫名其妙的看着小家伙儿,问道,“刚开始的时候你不是还叫我爹爹呢么?为什么现在……”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小时候只觉得你亲切而已,现在看来你倒是一头藏得很深的豺狼!”小家伙绝对是霸气的让人敬畏了。

    站在小家伙儿身后的林简琴有些忍俊不禁,可是在应随六面前还是要忍着一些,拉了拉小家伙儿很是认真的问道,“你小时候是什么时候?”

    小家伙儿身上的霸气瞬间消散,变得呆萌可爱了,歪着小脑袋做深思状,说道,“以前吧,很久以前,没来这里以前都是小时候,”小家伙儿说完便看了看林简琴的神色,不知道他的这个回答,娘是不是满意。

    林简琴咬着嘴唇,实在是不能笑,便拉着小家伙儿的手朝着屋子走去。

    应随六脸上的惊讶和无奈依旧僵着,他总觉得现在自己一会儿都离不开林简琴了,那种感觉是无法形容的,只是觉得,一会儿不见她,便觉得心慌,只在心慌的时候见一眼,只要她好好的,便是无尽的满足。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也朝着屋子走去,除了这条路,似乎没什么别的办法了,因为他还想着询问林简琴到底去城里做了些什么。

    应随六揉了揉屁股,说句良心话,行走林湖十几载,还没像是今天摔得这么猝不及防过。

    林简琴已经进了屋子,正在吃着洛青丝给留下的饭菜,说是留下的,其实是洛青丝在林简琴刚回来前不久才给做的新的,她怕林简琴的身子吃不消,一直对林简琴的吃喝很是上心。

    “月丫头,你怎么去了这么久,真是让人担心,上午你秦川叔说上次那件事呢,我就听的事心惊胆颤的呢。”洛青丝朝着窗外瞟了一眼,毕竟上次那件事是常叔搞的,她说话是会格外的小心些才好。

    “嘿嘿,洛姨,这次就要辛苦你帮我个忙了。”林简琴一边扒拉着饭菜一边笑着说道,满脸的讨好的模样。

    洛青丝一愣,一伙的问道,“我就是个妇道人家能帮得上你什么忙,若是用得着我做力气活,你随便说,还真客气做什么?”

    林简琴嘿嘿一笑,说道,“咱们来积羽城前,你和秦川叔不就是打算着要做个小生意,在这里扎根呢么?”

    “是啊,是这么打算的,可是现在银子……”洛青丝嘴角抽了一下,这个事情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虽然是亲如一家吧,但是有些事情说出来还是会有些不自在。

    林简琴瞬间明白了洛青丝的意思,自己这些天一直在琢磨着忠诚侯府那个贱人萧洁梅的事,把家里缺银子的事给忘了。

    林简琴端着饭碗站在了门口,直接做在门槛上,朝着不远处正在沉思的常叔说道,“常叔,我想麻烦你件事。”

    常叔现在似乎活着就是为了林原道了,他的心里总觉得这件事很是憋屈,老爷那么的精明居然还会被害。

    “三小姐,你说吧,什么事?只要老夫能做得到的,您尽管开口。”常叔说话便站起来朝着林简琴走过来。

    林简琴细细的嚼着嘴里的米饭,一双剪水大眼很是空灵,思忖片刻问道,“常叔,其实我知道那墓室是您对爹的一份忠心,只等着找到爹的尸首……”

    “三小姐,有什么话,您还是直接说吧,今日不同往昔,我们不在林府,也不用刻意的去防备着什么。”常叔很是爽朗,却是跟之前在林府终日都一张面带微笑的脸有所不同。

    环境不一样,人的性子就会改变一些,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不知道您手里还有没有钱,我想在城里开个小饭馆。”林简琴试探着说道。

    “哦哦,当然有,当初老爷把家里的钥匙分了三把的,这个你是知道的,只是姓萧的阴险,把大夫人的那一把强行夺了去,我也只能拿到一部分林家的产业,等候着能给老爷个交代,眼下这些财产,我会如数的交还给三小姐。”常叔话虽这么说,可是心里还是有些顾虑的。

    林无尘母子在林府那么多年,都没人知道他们的并不是林家的人,若是把这仅剩下的三分之的财产再托付了林简琴,若是以后有什么变故,恐怕想哭都找不到坟头了。

    林简琴看得出常叔对林原道的忠诚,也看得出常叔的顾虑,便笑了笑,说道,“我虽说跟着爹爹学了一些理账的本事,终究还是年纪太小,若是常叔能不怕辛苦的再替我打理下去就更好了,我只管着花银子才算是个逍遥的三小姐。”

    林简琴一番话说出去,倒是让常叔心里敞亮了,他心里更是对林简琴另眼相看,便说道,“那好,我先拿出一部分钱给三小姐在城里租赁一个大酒楼吧。”

    “不不不,不要大的,那样会太招眼了,其实不瞒您说,我这次做这个饭馆的生意,其一是想着让洛姨和秦川叔有个营生,其二……”林简琴压低了声音,“我想整治一下萧洁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