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八章 救母护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哦?”常叔听完很是疑惑,他倒是尝试着去忠诚侯府几次,可是现在的忠诚侯府不同往昔。有人把守了。

    “常叔您先不要急着问我的办法,只待事情有了眉目,我自然会告诉您。”林简琴压低了声音说道。

    站在隔壁屋里的应随六。耳朵都贴到了墙上了,还是没能听清。

    “那好。我今天去马上去办这件事。争取找个一应俱全的,两三日便能开张。”常叔说完便要回屋子拿上东西去城里。

    “不不不,常叔。我已经有了属意的地方,只是我出去做这件事不太好,想着。您能把银子给秦川叔。让他去办,毕竟在积羽城,他是个陌生人。您在林家辛辛苦苦几十年。在积羽城有不少的人认识您了。”林简琴思虑的很是周全。

    常叔听完这些。马上说道,“三小姐思虑周全。倒是我有些过激了,嗯。其实三小姐以前只是在晴雪巷子有些熟识的,并没有太多的人认识。”

    说句不中听的,常叔还是有些不放心洛秦川夫妇。

    “我陪着秦川大哥去。”那声音每次都是突然见从门外飘过来。

    林简琴嘴角一抽。看了看站在门槛边上的应随六,说道,“你确定你不会误事?”

    “要是再误事,你就……”应随六突然不知道发什么誓好了。

    “再误事,不给你奶吃饿死你!”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站在了林简琴和应随六之间,又是一副豪气救母护主的架势。

    林简琴和应随六的嘴角不约而同的抽了,双双看着跟前那个小不点,真是不知道拿他怎么办了。

    常叔自然有他的林湖经验为人处世的老道,看了看应随六说道,“那就劳烦小兄弟了,也好,你这架势倒是像个老板,可是好像更像是个谱大的爷。”

    应随六心里一惊,难道这老家伙看出了什么门道?

    “对了,你要叫秦川叔,怎么能叫大哥?”林简琴很是嫌弃的剜了一眼应随六。

    应随六无奈,这会儿他要是反驳的话,跟前那个瞪着大眼的小家伙儿不知道又会冒出什么话来,只好点头认同。

    常叔这会儿已经把银票拿了出来,很是斟酌的将银票交给了应随六,“劳烦小兄弟陪着秦川兄弟去看店铺吧。”

    “洛姨,我刚才嘱咐你的那些事情,你一定要记好了啊。”林简琴再三的叮嘱一番。

    洛青丝夫妇便随着应随六进了城里。

    有钱能使鬼推磨,很快便敲定了在一间小饭店,香满楼是成席的,都是有钱人去的,附近也自然有很多的小饭馆,那是为穷人准备的,洛青丝倒是不发愁她的饭菜引不来人,现在有了银子盘下店铺,到了她大展手脚的时候了。

    洛青丝虽然满心欢喜,可是没有忘了林简琴叮嘱的事情,便朝着斜对过的院子瞧了一眼,这会儿正好是晌午呢,见对面的院子里有个身着绿色锦袍的妩媚女子,那女子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

    洛青丝思索片刻,便佯装欣喜的朝着那边打声招呼,“啧啧啧,这大妹子真是漂亮的让人羡慕,我们是新来的,刚把这店盘下来,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还请这天仙妹子多多照顾啊。”

    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听别人的称赞的,即便是表面装着谦虚,内心却是十分的欢喜。

    那绿衣女子很是温柔的笑了笑,软声细语的说道,“大姐说笑了,出门在外的都是相互照应罢了。”

    洛青丝听完便很是憨实的笑了笑,没再多说,毕竟话多了就会招惹别人的嫌疑了。

    洛秦川看着自己的媳妇儿跟邻居打招呼,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等洛青丝走到了屋里,他悄声问道,“月丫头让的?”

    洛青丝轻轻的点了点头,很是防备的看了看一旁的应随六。

    应随六眯着眼,似乎不是很在意这些,其实他早就看在眼里了。

    “那行,咱们先稍微的收拾一下,这里的东西倒是齐全,下午好好的洗涮一下,做个招牌,让月丫头看看是不是好日子,尽快的开张赚钱了。”洛秦川急忙笑着说道。

    很明显,这话是说给应随六听的。

    “秦川哥,你看这小店还真不错,后面有个小屋子呢,挤上两个人睡觉应该是没问题的,现在咱们那人越来越多了,咱们回去了跟月丫头商量一下,他们几个在那边睡,咱们俩就搬到这边,也方便店里的生意。”洛青丝边说边用余光扫着外面的应随六。

    其实当初应随六是为了保护林简琴的安全才会要挟他们去外面住着的,因为他早就发现有人在寿康堂的附近动手脚了,现在没了什么危险,只要这洛家夫妇俩在这,越思敏还在侯爷府,想必林简琴也不会藏到哪里去了。

    若是那果园里只剩下他和林简琴母子也是挺不错的,只是又去了个常叔那老头子,不过现在林简琴似乎跟那老头子在合谋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他为了林简琴能顺利的把事情做完,也只好先忍着了。

    洛青丝见外面的应随六没什么反应,便朝着洛秦川挤了挤眼睛,压低了声音说道,“看来那黑衣魔头没什么意见了,不然我可真是怕了他,上次被他吓死了。”

    洛秦川也朝外看了看,低声说道,“青丝,都是我不好,没能在你身边照顾。”

    洛青丝眼睛里突然有些潮湿了,她一下子被拥进了洛秦川那宽阔的怀里,两人抱着呆了好久。

    应随六只是装作听不到看不见,凭着他的功夫,怎么会注意不到这些动静,更何况一开始的时候洛青丝夫妇说的话,就是为了让他听到的。

    看着人家那么大岁数的两口子又是搂又是抱的,他倒是很羡慕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能得到那臭丫头的温柔拥抱。

    应随六一直琢磨着林简琴到底又在动什么鬼心眼,可是想了好久,还是没有什么头绪,站在台阶上,抱着双臂,倚在墙壁的廊柱上,看着天空的云彩发呆。

    洛秦川夫妇俩把里面稍微的收拾了一下,又把缺的东西都列出来,这才出来找应随六。

    “小兄弟,你看,咱们呆了这么久,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洛秦川笑着问道,倒不是他不想问,以前在果园吃饭也问过一次,可是被林简琴给打断了,现如今不一样,以后免不了的跟应随六打交道,总不能叫小兄弟吧。

    “我……叫我流老板吧。”应随六很不习惯把自己的名字告诉陌生人,林简琴却是第一个,就在鹰嘴山上,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名字告诉那个臭丫头,要知道,稍微的细心一点,会知道,这天下姓流的只有皇家的人。

    “刘老板啊,哦哦,我记住了。”洛秦川自然是听说过大姓刘的。

    洛青丝也默默地记在了心里,在林简琴的嘴里听到的,只是叫他冰块,还真没听过他的名字,这下要记住了,原来是姓刘的。

    应随六听完,看着洛秦川和洛青丝脸上的淡定有些惊讶,难道他们不知道当今的皇上姓流?竟然能这么沉着的跟一个皇家人说话?

    突然,应随六嘴角抽了一下,怪不得人家的智商有问题,是他自己的智商有问题了,有几个人能想到在皇家的人会如此形单影只的来这种小地方,恐怕就算是说了,人家也会以为他应随六是个招摇撞骗的。

    想到这些,应随六突然觉得自己好郁闷,堂堂的一国小王爷,居然沦落到了这般境地,也真是够可以了。

    既然人家以为他姓刘,那就那么叫吧,反正无所谓的称呼了,再说了,那臭丫头其实有很多机会揭穿他的身份的,比如说在他跟常叔过招的时候,一直到后来,若是那臭丫头直接把他是小王爷的事情说出来,想必常叔一定不会这么老实了吧,因为在常叔看来,林原道是他爹老王爷害死的。

    也真是苦了那臭丫头,后来他在绝龙山下呆了那一段时间才知道,原来两个人在那个小小的洛姬村呆了那么久,却没有相遇,相遇了他却什么都不记得。

    “刘老板,你在想什么呢?咱们去置办一些必须的东西吧,明天在稍微的准备一下,后天就可以开张了,对了,你们都是有文化的人,给咱们这小店取个名字吧。”洛秦川很是会说话的,他知道这个年轻人在林简琴的心里站着位置。

    洛青丝也看得出,在月丫头的心里,这个被月丫头口口声声骂着混蛋冰块的人,却是月丫头怎么都舍不得的人。

    “东西,咱们现在就可以去买,至于名字么?还是回去了让那臭丫头自己取吧。”应随六说完便抱着双臂往外走。

    洛秦川和洛青丝相视一望,便急忙的把店门上了锁,紧跟上去了。

    忙活了一个下午,几个人拖着疲倦的身子回了果园里,怎么着也得商量一下,才能确定未来半个月甚至更长时间需要做的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