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九章 吉祥如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林简琴想了很久,给这店取名吉祥如意,洛秦川和洛青丝双双鼓掌。常叔也点了点头,看着林简琴确实是有些才华的,吉祥如意了还缺金银财宝么?

    可是应随六听了。嘴角勾起一抹不屑,心里笑道。这个名字好土。

    小家伙儿那犀利的小眼神似乎看出了什么事情。很是鄙夷霸道的看了看抱着双臂,勾着不屑嘴角的应随六,拿着手里的小木剑。戳了戳应随六的大腿根,嚣张的说道,“不服?来战!”

    应随六那鄙夷的眼神瞬间凌乱了。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低头看着那乳臭未干的小家伙儿的挑衅的眼神,想揍他一拳可是又实在是下不去手,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越是嚣张跋扈越是觉得这小家伙可爱。

    “我娘说的就是世上最好的。”小家伙也抱起了双臂。这小小的型号抱着双臂。倒是跟那大大的型号抱着双臂的姿势一样的让人觉得倨傲。

    林简琴也看的有些傻眼了,这孩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调皮。

    “惊鸿。过来!”林简琴阴沉着脸喊了小家伙。

    小家伙很是霸气的朝着应随六翻了个白眼,小鼻子里冷哼一声。便转身朝着林简琴走过去。

    应随六突然一愣,他以前倒是没注意,这小家伙儿叫什么?惊鸿?

    “臭丫头。你这娃娃叫什么?惊鸿?姓什么?”应随六心里有些紧张了,虽然后来他有些记不起来了,可是那天晚上似乎他有过什么羞臊的事情,原本想着深埋心底永远不拿出来的,可是听道这孩子叫惊鸿,他的心里便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我叫惊鸿,没姓!我娘说了,我爹死了!没爹!”小家伙知道,每当有陌生人问起林简琴这件事的时候,林简琴在人前都是尽量的笑笑不说话,实在忍不住了便大发雷霆,于是乎在小家伙儿的心里,总觉得,那个爹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再说了,从他出生就没见过所谓的爹。

    林简琴本来正想着噎应随六两句呢,没想到小家伙却怒气很大的说道。

    小家伙怒斥完了应随六,便走到林简琴身边拉着林简琴的手说道,“娘,不怕,有惊鸿保护你。”

    洛青丝夫妇看着这一对母子情深,甚是羡慕,常叔看到林简琴的孩子如此小的年纪便如此懂事,更是喜欢这个孩子,为着以后林家的传承,他也要下心思培养这个孩子。

    应随六嘴角抽动一下,小声的说道,“我只是问问,干嘛朝着我那么大火气。”

    “那个男人对我娘不好,现在有我了,我不许任何男人对我娘不好!”小家伙居然说的振振有词。

    常叔很是赞赏的拍着手说道,“好小子!像你姥爷!”

    小家伙却不领情,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偎依在林简琴的腿边上。

    常叔见到这个情形却更是喜欢了。

    最后大家商议好了,便决定洛秦川夫妇搬到店里去住。

    当洛秦川问到哪个日子适合开业的时候,只见小家伙伸出小手,闭目掐指,缓缓地说道,“后天吧,良辰吉日,适宜开业。”

    全场的人又是惊呆了,不知道这小家伙儿哪里来的神通,权当是他胡闹的了。林简琴又取出了易经书,查看一番,很是惊讶的说道,“后天是吉日。”

    洛秦川夫妇心里很是惊讶,他们从来不认为这是巧合,因为自从小家伙儿出生的那会儿,便是各种的异样,出生之后也是数不尽的神通,他们总以为,这也许是天上的神仙下凡来了。

    常叔却觉得,这小子是天赋异禀,是可造之材,心里也是大赞。

    应随六看了看那小家伙儿的眉眼,那眼神中的自信和傲慢,简直是像极了他小时候的,他只想着,这孩子叫惊鸿,难道是在惊鸿岭上所生的?

    可是连孩子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那难道这臭丫头有什么说不出口的苦衷?

    林简琴见每个人的脸色都有着些许自己的心思,便急忙的说道,“行了,那咱们的事情就定在后天,然后大家都能忙活点什么便忙活点什么,早点让咱们店活动起来,对于秦川叔和洛姨,咱们不在闲着还能赚银子,对于常叔,您可以帮我一起为爹出口气,对于……”

    当林简琴满脸笑意的眼神落在应随六的身上的时候,她的笑意僵住了,马上便的不客气,“你院干点什么就干点什么吧。”

    应随六淡淡一笑,他现在不多求些什么,只求林简琴不要玩失踪,让他找不到人就行。

    洛青丝两口子都是在洛姬村干活习惯了,只要手上有活便坐不住,干不完活总觉得闲着就不踏实的,所以当天晚上便稍微的收拾了一下,去了城里的小饭馆……吉祥如意饭馆。

    第二天早上,常叔都从白云观的山周遭跑了一圈回来了,却也没见林简琴起床,隔壁的那年轻的小子更是什么都不会做,眼巴巴的坐在门槛上,看着外面的果树发呆。

    常叔这才想起来,这已经不是林府,也不是他做大管家的时候,现在总不能把林家的三小姐叫起来做饭啊,再说了,虽然林家被人多了产业,可是林简琴是唯一的林家血脉了,常叔是个重礼仪孝节的人,他这辈子永远是林家人的奴才。

    无奈,常叔看了看应随六那迷迷糊糊的样子,很是不客气的问道,“小子,你会做饭么?”

    应随六不耐烦的翻了个眼皮,真想抽这糟老头子,他可是堂堂的一国小王爷,怎么会做饭?可是总不能在这个很危险的老头面前多说,既然臭丫头没有多说一句,想必这里面还有什么事情是需要瞒着的。

    应随六又不喜欢装作怎么样,便冷冷地看了一眼常叔,又继续呆呆的看着远处,他要想个主意,怎么能让那个臭丫头不这么讨厌他,还有,他要弄清楚那个小家伙到底是谁的种,若是什么他看不过的人,他不介意偷偷的把那个多次隔在他和臭丫头中间的小讨厌扔的远远的。

    跟他抢女人的男人还没出生呢,哼,就连以后他跟臭丫头生了孩子,若是生了女儿,他定然会宠着,若是儿子,哼,敢跟他抢,他就学着这几天听到最多的那句话:不让你吃奶饿死你!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矮屋飘来了一阵米香,应随六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咕噜响了几声。

    “哈哈哈哈,你真是个笨蛋,哈哈哈哈。”一阵阵带着童真稚嫩的又有些夸张的笑声从隔壁屋子门口传来。

    应随六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又是那小家伙儿,简直就是个克星了。

    林简琴也紧跟着小家伙儿出了门,从不远处的溪水里弄了些水,简单的洗了洗。

    当应随六看着在水边洗脸梳头的林简琴的时候,有些陶醉了,他真是不知道,以前只在畅春园的窗户旁看到了她的天真单纯,在敬水池旁看到了她的柔弱无助,在鹰嘴山上看到了她的大智大勇,却从来没见过今天这样的妩媚柔美。

    “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戳你。”小家伙叉开小腿站在应随六面前,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应随六狠狠地咽了口唾沫,喉结动了两下,很是嫌弃的说道,“小孩子懂什么。”

    “哼,不要以为你想干什么我不知道,告诉你,有我在,就不许你欺负我娘!”小家伙儿挥了挥手里的木剑。

    应随六差点忍不住笑出来,怎么感觉到这小屁孩倒像是臭丫头的保护神了呢。

    有时候有些话,总是那么的和适宜,儿子是娘前世的情人。

    “三小姐……”突然常叔从小矮屋里猫着腰出来,手里端着一盆米饭,清香的很。

    林简琴应了声,扭头一看,知道是该吃饭了,便喊了一声,“常叔你们吃,别等我。对了,给惊鸿用大碗,跟咱们一样,”林简琴一边说一边朝着这边走。

    林简琴碎碎念到,“也不知道他是哪里跟一般的孩子不一样的,竟然吃那么多,可是又没觉得出哪里有问题,我给他搭脉了,一切都正常,难道是我医术不精?嗯,今天找时间去寿康堂看看,上次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跟人家道歉。”

    “说来也是了,南宫郎中可是没有少帮了家里的忙,当初他帮忙照顾了三夫人呢,就在老爷出门没几天,大夫人便伙同二夫人,找了个时机对三夫人下了手,说是老爷太过袒护,当时多亏了南宫郎中。”常叔唉声叹气的说道,“这女人的纠缠什么时候算个完?”

    “那还不是怨爹爹!娶那么多的女人,有几个女人愿意跟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男人的?我且问问,你们男人有愿意跟别的男人分享自己媳妇儿的?”林简琴狠狠地剜了一眼常叔。

    常叔竟然一时语塞,下巴上的胡须抖动两下,竟然一句话没说出来,只能盛饭。

    应随六在一旁听的可是入了神,试问这句话,恐怕天下没有第二个女人能说得出来了吧,他竟然不知道这个臭丫头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不过听起来却十分的有道理。

    应随六这时候突然发现,为什么桌子上没有他的饭碗,便冷冷的不服气的问道,“我的饭呢?”

    很显然,这句话是问常叔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