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章 神经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常叔也是冷眼看了下,说道,“我伺候的是林家的三小姐和小公子。你算是哪门子的人,还敢吃我盛的饭?”

    应随六气的嘴巴都要歪了,却也在心里骂道。老乌龟,你给本小王等着。看我娶了你家三小姐。你是不是要伺候我!

    想到这里应随六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很是高兴,只嘴角勾了一抹笑意,便自己去小矮屋里盛饭了。竟然还哼了两句曲子。

    林简琴嚼在嘴里的米饭,顿了顿,怎么觉得今天的冰块人有些神经质呢。

    小家伙儿也是愣愣的扭过脖子看着有些不同往常一样的应随六。

    “行了不看了。待会儿还要带着你去串门。赶紧的吃完了。”林简琴用筷子轻轻的戳了戳小家伙的脑门。

    小家伙很是乖巧的扒拉着米饭,今天都给他换了个大碗了,居然吃了满满一碗饭!

    林简琴虽然有些惊讶。可是在这个小家伙儿的身上发生了太多的奇怪的事情了。于是乎。她也就见怪不怪了。

    应随六却撇了撇嘴,碎碎念道。“怪不得平时话多事多,都是吃多了撑的。”

    “哼。是男人就在我面前说,在人背后唠叨,是什么男人?”小家伙儿居然拍着胸脯很是霸气的眼神看着应随六。

    应随六瞪了瞪眼睛。

    小家伙毫不示弱。一脚踏在小板凳上,更是霸道的说道,“不服?”

    应随六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这个小家伙才好了,总不能跟他这么个小屁孩动手吧,咳咳,就算是动手,也不能再林简琴的面前啊。

    于是乎,除了撇了撇嘴吧,忍着,暂时还没有别的什么办法。

    吃过了饭,常叔说是要秘密的去一样隔壁城的柜上,要把一些忠诚于林原道的旧部联系一下,又说了几件重要的事情,便离开了。

    林简琴便领着小家伙要去寿康堂了,应随六远远地跟在后面。

    林简琴只侧脸瞟了一眼,小家伙扬起小脸儿,眨巴着大眼睛看了看林简琴,见林简琴没什么别的神情,就没再理会身后的应随六。

    林简琴到了城郊找了辆马车,很快就到了寿康堂。

    恰巧南宫长昔正在寿康堂坐堂,见林简琴来了便急忙招呼药童,让药童带着林简琴到偏室休息,给几个病人看完了病,这才进了偏室。

    林简琴急忙站起来,很是歉意的说道,“上次真是有些对不住您了,当时我们也是迫于无奈才离开的,都没有亲自跟你辞别,再后来,还是因为了我们的事,才让你遭了损失。”

    林简琴很是歉意,一再的表示,自己一定会偿还这笔损失。

    南宫长昔笑了笑,他的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清逸,似乎就是从仙山出来的一般,“你严重了,换做是我,当时有恶人苦苦相逼,且不说为了亲人,就算是为了自己活着,也得那样做,至于后来的火灾,我也是略知一二。”

    林简琴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林家的事,你是知道了不少的,我还要谢谢你多次对我娘和云姨的照顾。”

    南宫长昔突然微笑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屋顶说道,“在她面前我没说过,但是在你面前,我说说也无妨,在我心里,帮着她在乎的人,我是快乐的。”

    林简琴微微的一笑,可是这笑却有些不自然了,因为她知道,南宫长昔说的那个人便是喜悦。

    林简琴轻轻地坐回了木椅上,低头捧起了一杯茶水,轻声说道,“其实,你当初可以不用那么卖力的救治小侯爷,岂不是能成全了自己?”

    南宫长昔又笑了笑,嘴角的那一抹云淡风轻,让人看着突然觉得有些心疼。

    “她在侯府会比在我这里好。”南宫长昔脸上和眼中的神情似乎有些纠结。

    “这又是为何?”林简琴确实看不清这一点了,其实早先的时候林简琴便知道南宫长昔对喜悦有意,只是这情意还未来得及说,便发生了林琳夕和林静影设计陷害林简琴替嫁的那件事。

    “后来林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就因为她是侯爷府的少夫人才能有能力把你娘和她的娘接了出去,若是当初随了我,来了寿康堂,怕是就没那么容易了,现在伤心的就不知道有多少人了,再者说了,她似乎是很关心小侯爷的。”南宫长昔说完便轻轻抿了一口茶水。

    林简琴沉默了很久,她的心里却翻林倒海,世界上的情有千万种,可是像南宫长昔这样的情又该算是哪一种,而他这么付出为的又是什么。

    “简琴,呵呵,你不介意我这么称呼你吧。”南宫长昔说完,又是淡淡一笑。

    “怎么会介意,我本来就是叫这个名字啊。”林简琴知道南宫长昔的意思,便急忙这么说,也好让对方能视自己为朋友。

    “前几天我又去了一趟侯爷府,她的身子一切健康,只是怀了身孕有些食欲不好.你的母亲这几天也有了好转,你可以放心。”南宫长昔依旧是那微微的笑意,似乎他的世界里是让人看不到喜怒哀乐,只有永远的云淡风轻。

    “多谢你,对了,你帮我看看我儿子的身体,不瞒你说,我粗略的懂一些医术,可是不精,这孩子从小就有很多不同常人的地方,这么小就要吃很多的饭,你来看看,他是不是有什么怪病?”林简琴朝着不远处的惊鸿招了招手。

    小家伙儿停下摆弄的手里的小木剑,眨了眨大眼睛,朝着林简琴身边走过去。

    “这孩子看上去倒是有两岁的样子了,可是……”南宫长昔看着惊鸿的外貌又想着林简琴离开积羽城的时间,怎么都觉得这个孩子实际年龄没有那么多,上次见面的时候本来就想问问,可是林简琴不开口,这也是人家的私事,南宫长昔便没有说话。

    林简琴随意的笑了笑,说道,“没事,你尽管说吧。”

    “可是他的实际年龄也不过是六七个月的样子。”南宫长昔只是根据林简琴平时说的在外面发生的事情估摸着推算的。

    林简琴笑着点了点头,“所以才麻烦你帮忙给他瞧瞧,是不是有什么病症。”

    “来……”南宫长昔浅浅一笑,朝着小家伙儿伸出那细长柔软的大手。

    惊鸿扬起小脸儿安静的看了看林简琴,见自己娘的脸上也是一副安然的神态,这才走到了南宫长昔的身边,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放在了南宫长昔的大手上。

    小家伙儿顿时觉得自己的鼻子前那一股药香的味道更浓了一些。

    他扬起小脸儿,有些紧张的看着南宫长昔,南宫长昔正在屏息凝神的搭脉。

    片刻之后,南宫长昔严肃的面容,又恢复了刚才的笑容洋溢,说道,“脉相上是很正常的,不知道他平时有什么不同于常人的么?”

    林简琴思索片刻,说道,“最近倒是没什么别的不一样,就是饭量大的惊人,比我吃的都要多。”

    南宫长昔眉头蹙了一下,那白皙的面孔稍稍的凝重了一下。

    小家伙儿见到郎中那个表情,便有些惊恐了,很是畏惧的说道,“南宫叔叔,我还不想死,我要保护我娘。”

    南宫长昔本来就是回想一下曾经看过的医书当中有没有类似的记载,也并没有说小家伙的情况就一定有什么事,听到了小家伙儿话之后,噗嗤笑了一声,“你瞧你,我又没说你这是绝症,你放心好了,既然没有什么别的不舒服的,应该是没什么事的。”

    林简琴又跟南宫长昔说了些别的话,便带着小家伙离开了寿康堂,朝着香满楼后面的那条巷子走去。

    这次林简琴没有租赁马车,只是一路走过去的,她顺便的了解一下当地的情况。

    林简琴想着还是小心些的好,于是在就要到了吉祥如意饭馆前,去了一家胭脂铺子,硬是把自己打扮的像个媒婆子的样貌,这才带着小家伙儿去找洛青丝。

    到了巷子口,林简琴一眼便朝着吉祥如意饭馆的斜对门望过去,说来也巧,那矮墙的院子里正巧有个穿着绿衫子的年轻女子,看上去倒是温柔似水的,手里把这一只丝锦团扇,斜躺在一张竹席软榻上。

    林简琴想着,这也许就是阳半夏口中所说的萧皓天的那个相好的了。

    便没再多看,拉着小家伙儿进了吉祥如意饭馆,正巧洛秦川夫妇俩正在忙活着准备明天开业的事。

    “洛姨,准备的怎么样了?”林简琴进门便兴奋的问道,她总算是替洛秦川夫妇了了一桩心事,乡下的人,手脚勤快,总是闲不住的,以前洛秦川夫妇俩总是觉的每天闲着实在无聊,这一下有了饭馆,可真是够忙活的了。

    洛青丝忙得不可开交呢,这会儿正拜访桌椅板凳,见林简琴来了,直起身子,两手在身前的围裙上擦了一两把,说道,“月丫头来了,赶紧的自己找地方坐着吧,洛姨这会儿可是忙死了,哈哈,不过很开心,喝点水不?”

    “不不不,”林简琴摆了摆手,扭头四下的打量了一番,便问道,“洛姨,你和秦川叔打算做些什么菜?”

    “月丫头,我这来了积羽城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已经到处的看了看别人家都做些什么菜,你知道的,你洛姨那手艺是看什么会什么,闻着味就知道是怎么做的了,所以咱们这次是照着前面满湘楼的菜系来的。”洛秦川的口气里带着无比的自信。

    林简琴调皮的笑起来,问道,“秦川叔,人家要是问,你们家都有什么菜啊,难道您报菜名的时候还会说,您照着前面满湘楼的要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