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一章 定力不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洛秦川站起身子来,本来是打算应声的,可是看着林简琴的那眼神。洛秦川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这样恐怕不妥,这要是真是来吃饭的也就算了。若是来找茬的,那就不好说了。

    “月丫头。那咋办?香满楼的菜在积羽城那是早就出了名的。人家去了,直接就是点菜名啊,咱们这是小饭馆……”

    洛秦川突然有些着急了。洛青丝听到了这边架势,便也边用围裙擦着手边疑惑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林简琴捂着嘴巴笑了笑,说道。“这也好说。您写个菜谱不就完了?”

    “菜谱?”洛秦川有些迷瞪了。

    其实这事也是怪不得洛秦川见识少的,那个时候还真没有菜谱这一说,林简琴这才给解释了一下。然后又不补充了两句。说道。“不认识字的,就稍微的给解释一下。大半在城里混还能出来吃饭的,这种简单的字还是认识一些的。”

    洛秦川兴奋的拍手叫好。“咱们这还是头一家呢,连香满楼都没这么一说呢。得了,咱们就这么办。”洛秦川说完。就去准备了。

    林简琴见洛秦川走开了,便压低了声音跟洛青丝说道,“洛姨,跟隔壁的女人打过招呼了?”

    洛青丝点了点头,“已经打过了招呼,今天早些时候还说要过来帮忙呢,可是我瞧着人家细皮嫩肉的,哪里是来帮忙的,往你秦川叔身上瞟了几眼,笑了几下,就在门口坐了一会儿。”

    林简琴看的出,洛青丝这是明显的吃醋了,便咯咯的笑了笑说道,“洛姨,你这是明显的讨厌那女人了,不过您放心,我也就是这段时间用她,若是她真是存了坏心眼的来破坏你和秦川叔,你也得相信秦川叔的定力啊。”

    洛青丝抿了抿嘴,白了一眼林简琴,讪讪一笑,“男人这东西可真不好说,说天长地久的是他们,说好聚好散的也是他们。好不好的还不是上嘴皮下嘴皮一碰的事?”

    林简琴咯咯的笑起来,“洛姨,我还真没看出来,你心里藏着不少呢。”

    洛青丝娇羞的撇了撇嘴巴,“你这丫头,到底是想怎么下手啊?”

    林简琴又朝着屋外瞟了一眼,说道,“洛姨,我把我那男人的画像给你一份,若是哪一天你见着那男人去了隔壁的院子,你便跟那绿锦套些近乎,说给她听,抓住男人的胃才能抓住男人的心,她既会弹曲子唱戏,又体贴入微,自然能抓住男人的心。”

    洛青丝有些疑惑了,问道,“你这么做岂不是便宜了那一对狗男女?”

    林简琴微微一笑,那眼神中的狠毒已经让洛青丝看在眼里有些畏惧了,“好戏还在后头,不给点甜头,鱼儿怎么上钩?”

    洛青丝也不再多说,她知道林简琴是颇有手段的。

    这边正说着,外面洛秦川便高兴的跑回来了,手里拎着写厚纸,马上就准备写单子了。

    林简琴带着小家伙儿在这里帮了一会儿的忙,就离开了,呆的时间长,别人也会看的出,为了少惹什么事,所以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林简琴正带着小家伙儿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溜达呢,突然觉得身后有人跟着,嘴角一抽,知道那身后的人就是应随六了,看来不给这个家伙找点事,他一定是跟着了。

    “去,把那个人叫过来。”林简琴懒懒的指了指远处的路口,又看了看身边的小家伙,说完,便坐在了旁边的石墩上。

    小家伙儿转了个身,肉呼呼的下巴扬起来,眯着眼睛朝着不远处一瞅,挥了挥手,稚嫩的声音想起来,“喂,你过来!”

    林简琴嘴角一抽,“我不是让你去叫他么?你站在那,他知道你是叫他的?”

    林简琴转过身子,眨了眨大眼睛,这时候周围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这边的娘俩了。

    “他还认识谁?我也不认识别人啊,他还不知道我在叫他?”小家伙儿眨着大眼睛,好像瞬间没明白了林简琴的意思了。

    林简琴实在是觉得周围的人的眼光太过密集,不得已,低着头,拉着小家伙儿朝着一旁走去。

    站在对面路口的应随六忍不住的伸手掩着嘴巴笑了两下,本来还觉得无趣,因为半路上林简琴居然钻进了马车,后来刚找到那娘俩,便发生了刚才的一幕。

    应随六想着,看着那一大一小的活宝在那耍弄,心里也是过足了瘾,哼,谁让你们娘俩对本小王爷吆五喝六的,这下好了,被人围观了。

    见林简琴拉着小家伙儿朝着一边走去,应随六也急忙跟了过去。

    这会儿没人围观了,林简琴懒懒的抬起头,正巧阳光刺眼,便很自然的眯起了眼睛。

    应随六见那金色的眼光洒在林简琴那细长浓密的睫毛上,很是唯美,像是黄书纸卷在幽兰空谷中的静谧脱俗,忍不住的多看了两眼。

    “看什么看,你当真要帮我?”林简琴看了看应随六,已经把手掌搭在了额前。

    应随六收回了目光,轻声说道,“你若是需要,我自然会帮。”

    林简琴又斟酌着看了一眼应随六,她似乎觉得现在的他不像是以前那么冰冷了,有了些暖意,不禁的怀疑,难道是太阳晒多了?

    “我想知道林家原来钱柜上的事情,想知道林无尘现在都在做些什么,不瞒你说,我一直怀疑你爹是不是害死林原道的主凶,只是没在常叔面前说破这件事。”林简琴说着说着,语气变得有些沉重了。

    应随六低头思忖片刻,说道,“监视林无尘的事情,我会去做,但是……”

    “我知道你想为你爹辩解,你现在不用着急,我会把这件事情搞清楚的。”林简琴很平静的说道。

    “可是你……”应随六不想让林简琴因为自己父王跟林原道同行,便去怀疑父王,在他的心里父王是个光明磊落的人。

    “好了,你若是肯帮我,我自然是非常感激的,我要你清楚,我心里决定了的事情,除非我自己看到结果,不然,我是不会死心的。”林简琴朔月的语气越发的有些冷淡了。

    小家伙儿见自己的娘不开心了,便一把横在了林简琴的面前,伸着小胳膊,扬起小脸儿虎视眈眈的对应随六说道,“你要是敢欺负我娘,等我长大了,我饶不了你、”

    应随六嘴角一抽,真没见过这样的毛孩子,只能退后两步,说道,“行,我不会欺负你娘的,你照顾好了你娘,我去做点别的事情了。”

    应随六说完便转身离开了,朝着几家钱柜走去。

    小家伙儿看着林简琴的脸色有些不好,很是小心的贴在林简琴的大腿边上,拉着林简琴的手轻声说道,“娘,别难过,爹爹不要你,惊鸿要。”

    林简琴本来还在思索惊鸿岭的事情呢,一下子听到小家伙儿这么说,差点被累晕了,嘴角猛抽几下,“你说什么?”

    小家伙眼神一闪,似乎觉察到了自己说错了话,便急忙更正道,“那个猪让娘生气,娘不跟他说话就是了。”

    其实林简琴心里早就好奇,为什么儿子见了那冰块便叫爹爹呢?

    “惊鸿,你跟娘老实说,你为什么总是管他叫爹爹?”林简琴很是郑重其事的问道。

    小家伙儿吓得一哆嗦,小嘴一抿,眼里已经噙着泪水了,晶莹剔透的,一抽一抽的说道,“娘,儿子错了,再也不敢了。”

    林简琴把小家伙儿一下抱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搂着小家伙儿再一次问道,“你好好的跟娘说,你为什么叫他爹爹?你以前见过?是不是他趁着娘没看到的时候偷偷出现过?”

    小家伙急忙摇头否定,喃喃的说道,“惊鸿也不知道为什么的,第一次在人群里看到他的时候,脑子里自然就蹦出了两个字,就是叫他爹爹。”

    林简琴越发的觉得这件事奇怪了,捧着小家伙的小脸儿仔细的看了一下,真心没看出哪里有什么异常,怎么的小家伙儿的脑子里会出现这种情况,可是带着小家伙儿看郎中又说是没什么事。

    “娘,你别生气了,惊鸿以后再也不惹您生气了。”小家伙儿不知道林简琴是在思考事情,见着林简琴脸色凝重便急忙的好言相劝。

    林简琴轻轻地把小家伙儿拥进怀里,温和的说道,“儿子乖,娘怎么会生你的气,好了,咱们还有别的事情呢,走喽。”

    林简琴边说着边把小家伙抱在了怀里,站了起来,她跟阳半夏约好了的。

    “娘,还是让我下来走着吧,我才不愿意做娘的拖油瓶呢。娘累坏了怎么办?”小家伙居然伸出小手儿,用袖口给林简琴擦拭了一下脑门。

    别说抱着孩子了,就是空无一物的在街上走一会儿,这是时候的积羽城也是很热的了,定然会在你走不出百步,便脑门冒汗了。

    林简琴使劲儿的在小家伙儿脑门上亲了一下,很是亲昵的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儿,真是喜欢的要命,想想当初还打算着一碗红花送走他呢,现在想想都觉得当时的想法多可怕了。

    “娘,你在想什么呢?”小家伙儿很是可爱的用一双小手捧着林简琴的两颊认真的问道。

    林简琴心里乐了乐,总不能告诉儿子,她这个做娘的以前想着在没见到儿子之前就想着不要他了吧,便笑着说道,“娘在想着给儿子娶个什么样的媳妇儿呢?”

    本来以为小家伙儿会一本正经的问个清楚,林简琴也能转移话题了,可是没想到小家伙儿的回答简直是让人惊呆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