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只是闭上双眼,脑海中闪现的是与君子谦的初见,随后与之携手渡过一道道难关,以及他每次看我时的宠溺,都让我脸红心跳。

    我越想越多,困意开始一扫而光。

    我一股脑的把蚕丝被卷在身子,开始在床上滚来滚去。

    滚的有些无聊了,我才打了个哈切,睡了过去。

    刚闭上双眼,一股浓郁的香味向我扑来。

    我鼻子轻轻的动了动,那香味就像是有思想似乎,拼命的往我鼻子里钻。

    怎么说呢,这种香味很诱惑,让人闻了勾魂摄骨,迷失其中。

    我使劲儿的吸了口香气,砸吧了下嘴巴。

    渐渐的,我感觉到不对劲,我瞬间一个激灵,从床上一弹而起。

    不对,现在已经是深秋了,这种天气中,只有野菊花才会开放,可刚刚闻到的明明就是玫瑰花的香味。

    我警惕的环视了周围漆黑的房间,下意识的往君子谦那边挪了挪,手也握紧了蚕丝被。

    忽然,在我床边忽然传出一道悉悉索索的声音。

    我嗖的转向了那处发出声响的地方,我神经崩到了最高处。

    我推搡了下身边睡的正熟的君子谦,低声说道,“阿谦,你快醒醒,这里好像有点不对劲”

    只是我话还没说完,动作就顿在了那里。

    原因无他,只因为我身边哪里还有君子谦。

    我瞳孔猛的一缩,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下一刻,我清晰的感觉到一个影子样的物体向我袭来。

    我眼前一黑,身子渐渐的软到在床上。

    等我再次清醒过来的,入眼的就是一张雕刻精美的紫檀木床,两边还系着粉色的薄纱,随风而动。

    雕花木床横梁正中央,镶嵌着一颗硕大的红宝石,更奢侈的是,整间屋子用来照明的不是电灯,而是有半人高的也明朝,把房间映照的如白昼一般。

    我动了动身子,用手撑着身子,坐直了身子。

    “咯吱”一声,两个身穿着丫鬟服侍的女子,端着托盘渺渺而来。

    其中一个看样子是大丫鬟的女子见我醒了过来,朝我行了个礼,娇俏道,“姑娘,你醒了。”

    我点点头,上下打量了下她,“嗯,这里是哪里?”

    那女子把托盘放在了床边的椅子边,说道,“奴婢叫夏荷,这里是北冥。”

    北冥?为了将脑子里所有的地名都搜寻了遍,都没想起这是个什么地方。

    貌似我从没听说过这个地方。

    她看出了我的疑惑,笑了笑说道,“说的通俗点,这就是冥界,只不过并不是通俗意义上的冥界。”

    我皱眉,似懂非懂,什么意思?

    我糯了糯嘴唇,“那阿谦呢?他不是鬼王么?”

    难不成是君子谦监守自盗把我掳到了这里来?

    夏荷明显愣住了,随后反应过来,“姑娘说的是鬼王大人,君子谦吧。”

    我点点头,“没错。”

    她继续解释道,“他是阎帝的儿子,而我们的主子是北冥王。”

    我眨眨眼,这难道不一样么?

    这时,我才知道君子谦是冥府的合法继承人。

    “当然不一样了。”夏荷走到桌子前,替我倒了杯茶,递给我,理所当然道,“传统意义上的冥府指的就是冥府,而北冥是完全独立出来,不受冥府控制的。”

    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就在我们说话的当口,一个穿的特别风骚的男子,走了进来。

    只是当我看清那人时,震惊的微微睁大双眼。

    居然是他!

    “怎么会是你!”我声音瞬间拔高了几度,失态的说道。

    柳云穿着一身很高调的红,上面绣着大朵大朵的罂粟花,危险而诱惑。

    这身骚包的红穿在他身上,非但没有一丝女气,甚至穿出了一股烈焰风情。

    不得不说,柳云真的很适合红色,这身红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

    他从另一个丫鬟的手中将汤断了过来,舀了一勺,吹凉后,递到我面前,淡淡的说道,“我是这北冥之主,为何不能在这里。”

    看着那冒着香气的鸡汤,我却没有食欲,反而从胃里涌出一阵阵恶心感。

    我一把推开他,开始干呕起来,因为没有吃东西,吐了一半天,一点东西都能吐出来,反而把酸水吐出了不少。

    看到我如此,柳云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眼中风雨欲来。

    好不容易呕吐感消褪,我才稍稍休息一会儿。

    柳云忽然伸出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捏着我的下巴,逼迫着我和他对视,“你居然”

    他说话的声音戛然而止,那渗人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我,“你怀孕了,你知道么?”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打的我措手不及,但随之而来的是惊喜。

    我呼吸开始渐渐喘息,我怀孕了?我怀了君子谦的孩子。

    我右手颤抖着摸上我那平坦的腹部,眼眶泛红,君子谦,我怀了你的孩子。

    只是我的几度激动,和柳云脸上的乌云密布形成强烈的对比。

    他冷哼一声,一甩袖,“你确定要和他在一起么?哪怕他曾经伤害过你。”

    我微微一愣,什么意思。

    只是还没等我问出口,我的眼前就显现出一道道虚幻的画面。

    那一道道陌生却又熟悉的画面让我脑子嗡的一声,炸裂了开来。

    待那画面完整的播放完后,我脸色苍白,哪里还有刚刚的红润。

    我歪倒在床上,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子”我目光呆滞着盯着某一处。

    柳云背对我,冷冷的说道,“这样的话,你还会和他在一起么?”

    原来,君子谦和我在一起是为了弥补我而已!

    想到这里,我心痛的就要裂开,他根本没有爱过我,他对我那么好,只是因为心里愧疚而已!

    “希希.”

    我动了动嘴唇,“出去!”

    “希希,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柳云一双狐狸眼闪过一丝担忧。

    “出去!”我尖叫着将软枕扔到了地上,浑身上下犹如刺猬一般。

    见我反应如此激烈,柳云悠悠的叹了口气,“你先冷静一下,我在外面,有事情你喊我就好。”

    我现在满脑子的都是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苦笑的点头,“我知道,我现在想静静。”

    我一个人缩在床边,不知道呆了多久,只是知道窗外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希希,他在府外等你,你要见他么?”门外传来一道声音,把我从沉思中唤醒了。

    我眼珠子微微一动,心就好像撕开了一道口子,我尽量把声音压低,“不见。”

    或许柳云早就猜到了我的答案,毫不意外的说道,“不见就不见,但你也要照顾点自己的身子啊,你也要替你肚子的孩子考虑啊。”

    我下意识的摸摸肚子,疼痛之色溢满双眼,“我没有!”

    哪有母亲不希望自己孩子好好活下去的。

    “那我把饭菜送给进去。”

    说着就端着托盘走了进来,“你真的不见他了么?”

    他把饭菜塞到我手上,‘“吃吧。”’

    我拿着筷子,随便扒拉了几口,明明是美味的饭菜,吃在嘴里却是味同嚼蜡,我强迫自己吃下去。

    就算是为了孩子,我也要吃下去。

    “不见。”

    柳云默默的看着我吃完,一声不吭的收拾好碗筷,转身走了出去。

    吃完饭后,我仰躺在床上,渐渐睡了过去。

    梦中梦到的也是之前见到的见到的画面。

    那一剑猛的插进了我的心脏,然后就是君子谦满身鲜血的站在我面前,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我粗喘着气,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刚刚做的梦,让我的心再次慌乱起来,我深吸一口气,让心神暂时的稳定了下来。

    就在我准备再次睡觉时候,床边一道人影让我差点惊叫出声。

    但是借着月光,看清他时,我才松了口气,奇怪的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柳云满脸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你去他最后一面吧。”

    这句话让我愣在了原地,“什么意思?”

    他继续说道,“那幕后之人是旱魃,为了能够统一人界和冥府,才能搞出这一系列的事情,君子谦为了这两届的和平,找到了他的老巢”

    他话说一半,就没有继续再说下去,但或许是有了预感,我颤抖的说道,“说下去。”

    “你现在去见他,或许还能见到他最后一面。”

    我想都没来得及想,就冲了出去。

    最后一面.

    我想都没想就冲回了君宅。

    当我看见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君子谦时,藏了很久的眼泪流了下来。

    我挪着步子慢慢的走到了床边,抚摸着他胸口处那道伤口,“君子谦,求你睁开眼看看我,你快睁开眼啊!”

    君子谦那紧闭的双眼,缓缓了睁了开来,虚弱的开口,“希希,你来了,咳咳咳。”

    我手慌脚乱的顺着他的胸口,“你不要再说话了,好好休息。”

    苍白的嘴唇勾起浅笑,“希希,以后我不会再陪伴在你的身边好好保护你了,你一定要小心”

    说着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嘴中满了出来。

    “你不要再说话了,我求求你了。”我泪眼模糊看着他,语气里带着恳求。

    那双凤眸中略带不舍的看了我眼,然后抚摸着我脸,似乎要将我映入脑海中。

    渐渐的,他的身子越来越透明,一直戴在我大拇指上的玉戒指的光芒也越来越黯淡,最终变成一枚普通的戒指。

    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房间,我心痛的大吼道,“阿谦,不要——”

    君子谦,我还没告诉你,你要当爹了。

    君子谦,求你不要离开我。

    我不知道余生该怎么度过。

    我还没有告诉,我爱你!

    可是最终,他还是永远的离开了我。

    十月过后,在一阵剧烈的疼痛后,我顺利的生下一个男孩,我替他取名叫君念谦。

    我相信,君子谦他一定会回来的。

    终于,在有一天,我激动的看着他身穿月牙白长衫的男子缓缓而来,我知道我终于等到了属于我的幸福。

    我泣不成声的抱住了他,“你终于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一个人不管的。”

    君子谦宠溺的亲了亲我的额头,语气疼痛,“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永远不会。”

    全文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