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章 王大爷的最后一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啊!”白小默本来以为自己这下会受伤不浅,却没有想到一阵清风袭来,身子碰到一个柔软的所在,毫发无损,正是卜艮生救了她。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耳畔忽然传来一声闷哼,白小默立刻察觉,忙问道:“卜艮生你没事吧?”

    “没事。”卜艮生将白小默放到地上,她的鲜血飞溅到了他的身上,令他痛苦难当。

    白小默自然是不知道的,她的心思全放到了蟾蜍怪身上,此刻蟾蜍怪在地上痛的打滚,庞大的身躯将地上的尸骸尽数碾得粉碎,扬起一大片灰尘,巨大的尾翼将地面砸了好几个坑。

    苍穹三人乘机在它身上砍了几下,却不得不避开,免得被它翻滚的身躯压到。

    白小默将几个黄符狠狠地仍在了蟾蜍怪的身上,黄符爆炸,将它的身子炸出好几个血洞出来,蟾蜍怪疼痛,扭动的更加厉害。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不死呀?”白小默看着将山洞搅得一塌糊涂的蟾蜍怪抱怨道。

    “它是变异后的尸鬼,得要砍下它的头颅才行。”一旁的苍穹气喘吁吁地说道。

    白小默傻眼了,蟾蜍怪的脖子和身子一样粗壮,直径大概有两三米那么宽,光靠桃木剑,得费多少力气呀?

    她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包,轩辕九送的黄符已经用完了,只剩下一个黑色的铃铛。

    “这是干什么的?”白小默将铃铛拿在手中,试探着摇了摇。

    “咚——”一个淡然悦耳的声音悠然响起,像是古刹寺庙里的钟声,带着禅理梵音,余音渺渺,让人心生静谧安静之意。

    蟾蜍怪身子一顿,仿佛被一股无形的绳索困住一般,动弹不得,口中呜咽,似乎极为恐惧。

    苍穹三人停下动作,向白小默望来,面上露出震惊之意,“这是什么,居然会如此神奇?”

    白小默吃惊极了,她不知道这个铃铛居然如此厉害。

    “小默!”一个虚弱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居然是卜艮生。

    “你怎么了,听起来很不好呀?”白小默意外道。

    卜艮生苦笑,道:“我不小心碰了你的鲜血,受了伤,要是你再摇几下这个铃铛,恐怕我就会灰飞烟灭了。”

    白小默赶紧将铃铛捂住,生怕再让它发出声音,半响,小心翼翼地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好,我需要一个地方,好好休息一番。”卜艮生的声音还是很轻,仿佛一阵云,很快就会被风吹散。

    “安静的地方——”白小默脑中飞快运转,心中有了个念头,从脖子上取下一个黑色的玉质葫芦吊坠,放到手心上,试探道:“这是以前一个叫虎豹法师的送我的,据说可以装鬼,还能避免鬼受到我的伤害,你要不试试?”

    “太好了!”卜艮生发出一声赞叹,“这个东西让我觉得很舒服,我来试试。”

    白小默只觉得手掌微微一凉,便听见卜艮生的声音从玉葫芦里传来,“这是一个小型空间,设有空间禁制,不受外界干扰,你可以放心摇你的铃铛了。”

    “白姑娘,蟾蜍怪又开始动了!”站在不远处的苍坤提醒道。

    白小默将玉葫芦带回脖颈,再次摇了下铃铛。

    清雅动人的铃声响起,不知怎地,掉落在地上的,苍家那些金色的铃铛,所谓的赶尸铃,也跟着微微震动,嗡嗡作响,如同百鸟朝凤一般。

    蠢蠢欲动的蟾蜍怪再次被制住,随着铃铛的不断响起,便难动分毫了。

    苍家兄弟机会难得,立刻拿起手中的桃木剑,对着蟾蜍怪的头颅,一刀刀劈下去,不一会儿,蟾蜍怪的头身分家,绿色的液体流淌在地上,一命呜呼了。

    蟾蜍怪终于死了,苍家三兄弟无力地倒在地上,气喘吁吁,这次一战,他们损失惨重,死了两个徒弟,两个重伤,他们也是伤痕累累。

    苍坤拿出手机,将出去的三个徒弟叫了回来,简单地收拾了下,便搀扶着他们打算离开。

    “师傅,这个尸鬼怎么办?”一个小徒弟指着地上的王大爷问道,他身上骨头折了,又被铃声所扰,已经奄奄一息了。

    “这等邪物,待我们出去,放一把火烧了算了!”苍坤还在恨着自己的徒弟被害,对所有的尸鬼都恨之入骨。

    “王大爷明明是有人的意识的,不然他也不会去救三叔,我要带他出去,去王家见最后一面。”白小默刚准备去抱地上的王大爷,却被苍修阻止了。

    “你身上有纯阳之气,尸鬼会受不了的,还是让我的徒弟们来吧。”苍修见白小默意志坚定,便出声道。

    显然,白小默的底细,他们也基本清楚了解了。

    在临出洞的时候,苍修让徒弟放了一把火,将洞中的尸骸,蟾蜍尸体,烧个一干二净。

    一行人出了山洞,当头顶的阳光照射到身上,他们只觉得活着真是美妙。

    王老三他们还在洞口等着,王平吃了徒弟们给的药,也没有什么大碍了,除了印堂还有些发黑,基本已经无恙了。

    徒弟将王大爷轻轻放到四人的身边,起身离开了。

    “爹!”王老三看着这个似人非人的怪物,眼眶中的火焰已经逐渐微弱,他已经活不长了。

    “爷爷!”王家的三个孙子也流着眼泪,满是悲伤。

    泪水一滴一滴地落在王大爷的身上,他们现在明白了,王奶奶那时对王大爷说的那句“老头子你辛苦了。”究竟是什么意思。

    王大爷虽然有人的意识,却只能以一个怪物的方式活着,永远地躲在黑暗中,永远不能和家人亲近,只能遥遥相望,连求死的机会都没有,就连看一眼最后亡妻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孤独的,像野兽一样生存。

    站在一旁的一个徒弟忽然出声问道,“师傅,廖毛利呢?王大爷我们找到了,那廖毛利去哪里了?”

    苍穹没有说话,只是望了望山洞的方向,眼神复杂,徒弟明白了,那个蟾蜍怪,就是尸变后的廖毛利,他吃了公路上的几个行人,又受那些尸骸的阴气滋养,变成了那副模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