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二章 往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人家,你认识我们老板吗?”白小默出言问道,她只知道轩辕九是从一个很厉害的门派出来的,对他的身世很是好奇。免-费-首-发→【追】【书】【帮】

    “当然。”老人笑意更深了,“论起辈分,轩辕九是我的师侄,而论实力,他是我们轩辕门一派第九个具有纯净血脉的门生,从小在轩辕门培养,师门对他灌注的心血颇多。”

    “这么说,老大其实是很厉害的了?”白小默试探着问道。

    “当然,他只有二十几岁,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原来如此。”白小默的心里有一丝窃喜,大概是为有这样的老大感到高兴吧。

    这样仙气飘飘的老人家,也只有轩辕门才能够出来吧。

    “可是老人家,你为什么会来到青瓷村呢?”白小默忽然好奇道。

    “那是因为,这里有我的故人。”老人转头望向天空,目光深远而忧伤。

    “故人?”白小默想起白小晨的话,脑中白光一闪,惊讶道,“难道你认识王大爷和王奶奶?”

    “不错!”老人转头对着白小默,神情是肃穆而哀伤的,“小姑娘,你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嗯!”白小默点点头。

    “那是五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五十多年前,那时才刚刚建国不久,一个年轻的道人云游四方,来到了一个叫青瓷村的地方。

    他发现这个村子里有些奇怪,每天晚上,村民们很早就睡了,因为要是在夜晚到处乱走,会不明不白的失了性命,第二天被发现的时候,总是身体残缺,面目狰狞,大家都说是山上的野兽作怪。

    这里的村民都是新来的,是从别的地方迁移过来的,而以前的村民去向,大家也说不清楚,只是流传着一个奇怪的传说,说这里以前的村民因为触犯神灵,得了传染病而死,尸体也被神灵收走了。

    道人觉得蹊跷,便在这个村子里住了下来,他发现这里面并没有什么神灵,而是藏着一个邪人,养着一群尸鬼,每天晚上将它们放出来,将村里的村民当做食物进行补给。

    道人发现了他的阴谋,便独自一人闯进了邪人的洞穴,将那些尸鬼尽数杀了,重创了邪人,可是他自己也受了重伤,晕倒在了山坡下。

    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他被一个美丽而温柔的少女所救,每天为他喂药喂饭,将他照顾的无微不至。

    “她的声音就像出谷**,清脆而悦耳,她的容颜就像是清晨沾着露水的花瓣,娇艳明媚,当我睁开眼睛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她的音容笑貌,已经烙印在了我的心里,再也不会消失。”

    可是,这个少女,已经有了未婚夫,每次她在照顾他的时候,嘴里说的最多的,都是那个少年,她的眼睛虽然在看着他,她的心里,也只有那个高大英俊的少年。

    每次少年来看她的时候,少女的眼睛都是亮晶晶的,整个人都沐浴在爱河中,两个人总是在一起说很久很久的话,舍不得分开,爱情是如此美好而甜蜜,容不下第三个人的插足。

    道人伤好了,打算离开这个地方,少女却来求他,原来,上山打猎的少年受到了躲在山上的邪人的袭击,已经人事不省。

    道人发现,那个受了重伤的邪人,将自己的魂魄钻进了少年的身体,打算吞噬他的灵魂,将身体占为己有。

    一般的捉鬼师是救不了少年的,可是道人不是一般的道人,他将自己的一魂作为引子,诱那邪人离开少年的身体,再将他擒住,关了起来,可是他自己也损了一魄,不能大道圆满。

    可是他不后悔,因为他要那少女,重新绽开那花瓣般的笑容。

    少年受了邪人的侵袭,身体大为损伤,道人给了他珍贵的药物,逼得他体内的阴气结为一个小球,藏在了他的丹田处,除非他年老体弱的不能够控制身体,否则他依旧还是那个年轻英俊的少年。

    “结局是,两个人幸福的过完了五十年,而少年年老体弱,身体不能够再压制阴气,成了尸鬼,还连累旁人也变成了尸鬼,痛苦地在黑暗中活过了生命的最后一年,是不是?”白小默忽然出声问道。

    “是。”老人的眉宇间有化不开的愁绪,“那是他们的劫难,在劫难逃。”

    “所以王奶奶手里的药,是你给的?王大爷碰了之后,还能保持神智清明?”白小默问道。

    “是的。”

    长久的沉默之后。

    白小默叹息道,“在这样的情形下,也只有这样的结局才是最好的选择。”

    “以我的能力,我的师门,大概只有如此了。”

    “可是为什么地穴里还有尸骸?那里还有冤魂,为什么不解救他们?”白小默问道。

    “那些冤魂无法超度,只能封印。”老人道。

    “那个邪人,他死了吗?”白小默忽然想起自己被抓的时候,也听见一个人曾经暗示,他现在的身体并不是自己的。

    “被轩辕一门镇压的邪物,是不可能出来的。”老人信心满满道。

    “那就好。”白小默摇摇头,将两人会是一人的想法抛在了脑后。

    “好了,讲完了故事,我也该走了。”老人站起身来,将陶笛放在口边,清美的音符从小小的陶笛中逸出,像是在讲述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他一边吹奏一边向前走去,大风将他的长发扬起,道袍翻飞,如谪仙降世。

    “老人家,我还没有请教你的名字呢?”白小默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大声问道。

    “你见了轩辕九那小子,记得告诉他,他还欠麻衣师叔一场酒喝呢!”老人的声音回荡在白小默的耳畔。

    “原来老人家叫麻衣。”白小默将这个名字记了好几遍,慢慢地向家门走去。

    白小默在家住了几天,除了轩辕九、刘娇娇、谷昊轩几个,都打了好几个电话,不是抱怨工作忙,就是催她上班的,白小默无奈,只好收拾东西,打算回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