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六章 平静的夜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算了,小童是男孩,已经大了,还是和我们睡吧。免-费-首-发→【追】【书】【帮】”

    白小默只好关上门,看了看冷凝,正在铺床,她穿着一件真丝睡衣,丝滑的面料将那副身体勾勒的很是美好,两人虽然几乎天天见面,却从来没有说过话,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

    “这里有卫生间,要不要洗个澡?”冷凝抬头问道。

    “不用了,我来的时候已经洗了。”白小默穿着厚实的卡通睡衣,衣服还是大学的时候奖学金买的。

    “那好,睡吧。”冷凝上了床,那只大黑狗乖乖地趴在她的脚下。

    “你这只狗真听话。”白小默也上了床,这虽然是个双人床,可是很宽,两人睡着,绰绰有余。

    “是的,我的小黑从小就在我脚下睡觉,一直到现在,从来未曾改变过。”冷凝道。

    白小默好奇心起,一些奇怪的想法浮现脑中,“那你要是——”

    冷凝瞬间就明白白小默的疑惑,“我和雷先生没什么的,他对我做的,也只是你们看到的那些。”

    “而且,到现在为止,我虽然名声不好,可是并没有男朋友。”

    白小默有些不好意思,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向自己解释,一时间大为感动,“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想法的,只是,你知道,女人的八卦——”

    “没事,我懂得。”冷凝笑笑。

    两个女人相视一笑,感觉距离又拉近了很多。

    客厅里。

    排在第一班的萨尔曼和任海生出去巡逻,其余人躺在大通铺上,抓紧睡眠。

    “黎药师弟,那块玉你收好了吧?”三证似乎对玉奴很是忌惮,不安地问道。

    “当然,我放在了乾坤盒中,师兄尽管放心。”为了让三证安心,黎药直起身来,从怀中拿出一个黄色的小盒子,打开后,正是那枚里面有黄色符号的玉石。

    几个捉妖师纷纷涌上来,看着盒子里的玉石还在,心里稍安。

    “那就好,放在乾坤袋里,就是再厉害的妖魔鬼怪,也是插翅难飞呀!”三证瘦削蜡黄的脸上,露出了踏实的笑容。

    “嗯!你就放心吧,师兄。”

    “黎药,你赶快收好,不要随便拿出来,万一丢了怎么办?”谷昊轩看见黎药的举动,很是不满意。

    “知道了。”黎药小心翼翼地将玉石防到盒子里,放入怀中。

    这个夜过的很漫长,众人身怀重宝,费尽心思,设计了无数陷阱,惴惴不安,均是在忐忑中度过的,四周却出奇的安静,连只小动物都没有出现过。

    漫漫长夜很快就过去了。

    今天是轮到白小默了,不过她被排在了下午,早上是冷凝。

    “其实我对鬼心咒没有多大把握,只是尽尽力罢了,过去,也只是做个样子。”冷凝倒是对白小默推心置腹,并不担心她会说出去,“咱们来的这些人,虽然听起来名头响亮,什么名门之后,江湖地位高,凭真才实学,就数任海生和红衣伉俪有几分本事,只可惜红衣伉俪死了,不然他们两家联手,说不定还有点希望。”

    “当然,和你们一起来的黎药也不错,只可惜他的经验不足,理论有余,灵活不足。”

    白小默心虚地摸了摸鼻子,知道自己滥竽充数,早就被看了出来。

    白小默三人去的时候,雷宇还全身浸泡在一个绿色的大木桶里,据说是附雅的杰作,要泡够七七四十九天才行,据他说,上厕所,吃东西也要在木桶里,不然少一天,他就无能无力了。

    “这个附雅,还真是有点小聪明,只是恐怕他还没有泡够,身体先支撑不住了,要是中间出了什么状况,没有泡够,他就可以说不是自己的原因,报酬照付,而且人家捉鬼师的名声也没有任何损失。。”

    “**天也是心大,找了这么多江湖郎中,轮流折腾,也不怕人还没有死,先被各种怪方子弄死了。”

    摒退了伺候的佣人们,白小默从保温杯中拿出一大滩黑乎乎的汤药,让谷昊轩帮着将雷宇扶好,掰开他的下巴,将汤药慢慢地往嘴里灌。

    雷宇似乎全无知觉,也无任何吞咽的能力,汤药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根本就灌不进去。

    白小默心里也有些忐忑,虽然卜艮生是千年老鬼,能力出众,可是并不代表他能够成功诊治疑难杂症。

    “这可怎么办?”白小默看见旁边有汤勺,便拿了过来,舀了一勺,缓缓地喂到他的口中。

    情况似乎好一点,汤药顺着他的嗓子滑进食道,进去了一点点。

    一道白雾从白小默颈部的玉葫芦里逸出,化为一个人形站在白小默的身边。

    “够了,够了,他只要能喝进去一点,在他的体内形成一个隔离就可以了。”卜艮生在一旁道。

    “不是喝多一点比较好吗?这样他就能够更加安全一点。”白小默道。

    “一样的。”

    白小默擦了擦雷宇的嘴角,将雷宇交给了卜艮生。

    “过来吧,这里没有咱们什么事情了。”白小默拉起谷昊轩和黎药,将他拉到房间的另一边,好让卜艮生行事方便。

    “怎么,你的那位高人要出马了?”谷昊轩问道。

    “嗯——”白小默嘴里含含糊糊地,并不打算多说。

    谷昊轩是个聪明人,见白小默不说,便不打算继续问了,百无聊赖,又不能从卧室出去,便伸着脖子,四处看看。

    雷宇的卧室很大,除了各式法器之外,一个巨大的心型照片墙上,密密麻麻地挂满了各种照片。

    谷昊轩随意地瞥了几眼,脸色立刻变得极为怪异起来,伸手就将一张照片扯了下来。

    “谷昊轩,乱动主人的东西,你这样不太好吧。”白小默不满道。

    谷昊轩一声不吭,低着头,脸色铁青地看着照片,半响道:“这个女人我见过。”

    白小默和黎药凑过去,只见照片上是一个四十多岁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身材丰满,穿着一件无袖连衣裙,嘴角还有一颗黑痣。

    “这人眼生得很,你在哪里见过?”白小默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