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九章 玉奴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默,快走!”卜艮生一把抓住天邪的舌头,大声叫道。http://www.shanjue.com/

    “哼!”天邪双手一挥,两只小手狠狠地砸向卜艮生的小腹。

    还来不及反应,“雷宇”像是承受不了白小默的鲜血,忽然“轰”的一声,炸成了碎末,喷射力极远,血浆夹杂着器官铺天盖地地洒了在座的一脸一身,连离“雷宇”最远的包家三兄弟身上也是狼藉一片。

    红色光芒变得耀眼至极,整个房间都被浓重的红色所掩盖,在这一瞬间,一个强大的力量席卷而来,所有的人不由自主地被卷了进去,只觉的头昏眼花,天邪怪叫着,离地而起,瞬间便进入了一个漩涡之中,卜艮生,也站立不稳,在飘起的一瞬间,抓住了白小默的小手,黎药和谷昊轩,晕迷的三证和包家兄弟,也不曾幸免,在一片尖叫中,转着圈,瞬间消失在红色漩涡中。

    白小默慢慢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卜艮生那张清俊无邪的面容。

    “你没事吧!”卜艮生瞬间绽开的温柔安静的笑容让她安心不少。

    “没事。”白小默扭动了一下身体,小脸不禁红了,原来自己躺在了卜艮生的怀中,他的双臂有力,胸膛宽阔,虽然有些发凉,靠在上面却很是舒服,即便如此,抱着男(鬼)女授受不亲的原则,她红着脸推开了。

    卜艮生的脸白了一白。

    白小默直起身来,打量这四周,吃惊地张大嘴,“天哪!”

    整个空间都是统一的红色,淡红色的天空,偶尔有红色的怪鸟盘旋,不好怀意地看着他们,脚下是朱红色的土地,龟裂干枯,坚硬无比,没有一丝水分,不远处是一片翻腾的岩浆,散发着蒸腾的热气,红色的海浪一波连着一波,狠狠地拍打着海岸的礁石上,礁石发出滋滋地声音,像是在高温炙烤一般。

    “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会在这里?”白小默迷茫道。

    “这似乎是一个结界。”卜艮生微微皱了皱眉,“我猜,是你破坏了“雷宇”的身体,他的主人产生的反噬和报复,便将咱们带到这儿来了。”

    “其他人呢?”白小默看着四周,有些担心。

    “看那儿!”卜艮生指着远方几个人影道。

    白小默举目望去,正是黎药和任海生,和一个身穿红裙的女人,打斗在一处,旁边瑟瑟发抖的,正是谷昊轩。

    “太好了,他们都没事。”白小默放下心来,将卜艮生伸手一拉,向谷昊轩他们的方向走去,“咱们赶快过去吧。”

    卜艮生看着被一只秀气小手牵住的右手,嘴角浮起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

    “小默!”随着他们越走越近,谷昊轩兴奋地挥着手。

    正在厮打的双方也停止了行动,双双向后退去,给彼此留下了安全的距离,显然黎药和任海生已经落在了下风,一个个灰头土脸,任海生的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红色血迹。

    “就是你这个臭丫头捣的鬼,害的我本体尽碎?那可是我数千年来的寄生之所,就这样被你毁了,我今天要你死无葬身之地!”红衣女子声线粗壮,一见白小默,满脸怨毒,一副恨不得将她撕碎的架势。

    “你是谁?”白小默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子,加上刚刚苏醒,一时间有些摸不到头脑。

    只见她一身红裙似火,身材妖娆丰满,其曲线之波澜壮阔,堪比美国名媛卡戴珊。乌黑长发烫的曲卷如波浪般倾泻而下,她的皮肤并不好,有些坑坑洼洼,皮肤是小麦色,却有一张狭长而妩媚的眼睛,斜斜上翘,照亮了整张脸庞,高耸入云的鼻子,丰厚性感的烈焰红唇,让人有一亲芳泽的欲望。

    “我就是你们心心念念,苦苦寻找的玉奴。”女子眉宇间煞气一闪而过,手中出现一道红色的长鞭,随着呼啸的风声,狠狠地砸向白小默。

    卜艮生脸色阴沉地站在她的前面,伸手卷住了她的皮鞭。

    “玉奴?”黎药和任海生顿时脸色大变,没想到刚刚一言不发便动手的女子,就是他们苦苦寻找的玉奴,任海生拿出了一个锥子,通体光滑,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显然是他得意的利器,而黎药则从怀中拿出了一大把黄符,纷纷虎视眈眈地对准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说我害她没有了寄生之所,是怎么回事?”白小默不解道。

    “玉奴的灵魂依附于一块玉石上,玉石也有了灵通变化,因为某种原因,变成了雷宇的样子,后来她和玉石被困在空色五行阵,被你用鲜血将玉石破坏了,她也就能趁机出来了,现在的她就像是失去壳子的乌龟,对你肯定是记恨异常。”卜艮生低声解释道。

    “原来如此,”白小默这才明白过来,“可是她变成雷宇藏在雷家,想要做什么呢?”

    “吸引你们这群贪财的捉鬼师,用你们的鲜血来给她滋补。”卜艮生不屑道。

    这话引得任海生和黎药向卜艮生投来一个愤怒的目光。

    “喂——”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却是三证和包家三兄弟,在不远处开心地向他们挥着手。

    “太好了!”任海生开心地冲他们招手回应,很快四人便走到了跟前。

    “你们怎么清醒了?”

    “不知道,大概是空色五行阵消失了,我们再里面灌注的真气也重新回来了的缘故吧。”三证猜测道,“可是就是不明白,我们怎么会在这个奇怪的地方呢?”

    “这个缘由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想要说的是,这个女人,”任海生指着玉奴道,“这就是咱们寻找了很久的玉奴。”

    “什么?”四人脸色一沉,纷纷拿出最得意的武器,对准了玉奴。

    “我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了我们三个人?”包电想起死去的哥哥,忍不住呜咽道,“就是因为他们拿了你的玉石吗?”

    “玉石?什么玉石?”玉奴莫名其妙,“我的玉石已经化为了雷宇,还有什么玉石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