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四十二章 解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是一个进入城区的街道,人流不多,零星的几个车辆从旁边呼啸而过,车子静静地停在路边,放在方向盘上的那双苍白手掌停止了动作,纹丝不动地坐在那里。★首发追书帮★

    苏墨兮看着四周,并无人来救,控制不住地打着哆嗦,不知道是吓得,还是冻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苏墨兮感觉就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她见前面的尸体似乎没有了反应,便大着胆子,悄悄地伸出手,试着再一次去开车门。

    车门依旧是锁死的,没有任何作用,轻微的摩擦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冷清,前面的尸体被声音影响,似乎动了一下,苏墨兮心口一跳,赶紧缩回身子,警惕的看着它。

    伏在方向盘的一只手忽然伸了出来,碰到了挡风玻璃,另一只手也举了起来,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在摩挲了半天之后,倒转方向,伸向后座,直直地指向她。

    苏墨兮甚至能看见指甲缝中的泥垢,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里,赶紧俯下身子,躲到旁边的角落里。

    身子跟着手臂一起转动,在苏墨兮的眼中一点一点的露了出来,只见身子上套着一个年代久远的军大衣,污垢破损,根本看不到它的本来的颜色,里面是一个黑乎乎的高领毛衣,看不到脖颈断口的地方,毛线头被扯得到处都是,洋洋洒洒的缠在身上,最令人惊恐的是它的胸膛还有一个大洞,黑紫色的血液已经凝固,还在寒冬中冒着白气。

    它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手掌四处转动,将后座摸了个底朝天。

    苏墨兮几乎可以闻到衣服上散发出的汗臭味和浓重的血腥味,从后座上滑了下来,她悄悄地躲在了后座和前座的缝隙中,旁边就是那颗恐怖的头颅,似乎还在看着自己,她的裙摆已经被旁边的鲜血浸透,还沾着泥土和灰尘,这放在以前,是不能忍受的,可是现在她却无暇顾及,只觉得一阵绝望,惊恐的无以复加,生怕自己会控制不出发出声音,赶紧捂住了嘴巴。

    尸体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手臂向下,在缝隙中开始寻找,很快,手掌触到了那颗头颅,两手来回抚摸,在确定了就是自己寻找的东西之后,便将它捡了起来,以一个极为笨拙的姿势,慢慢地将放在了脖子上,还很仔细的转正了方向。

    脖子慢慢扭动,似乎很快就和头颅连为一体了,头颅瞬间变活了过来,苏墨兮惊恐的看见头颅上的五官开始有了变化,那双睁得狰狞的眼珠转动的很是灵活,目光有了焦距之后,便将注意力转到了苏墨兮的身上。

    “不要,不要过来!”苏墨兮惊恐的向后退去,后背贴在后座下摆,根本就是退无可退了。

    苏墨兮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做一个非常可怕的梦,可是鼻端那越来越浓的血腥味,那张血淋淋的脸在她的面前不断放大,不断地挑战着她的视觉神经,让她不断地发出惊恐的,高分贝的尖叫,她拼命的去抓旁边的车门,奢望在最后一秒能够脱困而出,特地做的水晶指甲都抠断了,她看着尸体不断地靠近,只觉得浑身寒毛倒竖,觉得自己再也受不了了,脑中紧绷的那根弦终于断了,她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在晕倒的一瞬间,她似乎听见了一个清脆的婴儿欢快的笑声。

    “最后出现的位置是在城郊附近,一个马路旁边,车子在这里曾经有十几分钟的停留,随后就好端端的,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了。”工作人员对于出现这样的情况也很疑惑。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个车会隐身术?”楚瑜怀不可思议的说道。

    白小默和轩辕九对望了一眼,脑中都出现了一个念头,白小默想了想,道:“老大,最近我和谷昊轩跟着的这个案子和苏苏这件事情上,有点相似,都是人好端端的消失不见或者是失去了神智,然后再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

    “受害人都会有一段时间类似梦游的经历,所以我建议能不能再麻烦工作人员调出监控,最好是人烟稀少,国道之类的地方,看看有没有苏苏的身影。”

    轩辕九拿出手机再次拨通了工作人员的电话。

    为了证实她的推断,轩辕九和白小默下了车子,她拿出一个小小铃铛,来回摇了摇,立刻发出了清脆的铃声。

    “这是什么?”楚瑜怀疑惑地问道。

    “这是引魂铃,是黄铜制造,里面没有铃心,只有一张黄符,平时摇动不会响动,只有在遇到鬼,或者有鬼气的地方,才会发出响声。”白小默解释道。

    楚瑜怀略有惊讶,他知道自己的弟弟在很小的时候被家族传承的很有名气的道家带回山上学了几年道法,据说可以降妖除魔,可是这是个弟弟却从来没有在他的面前显露过什么,只是平素神出鬼没,很是忙碌,而他这个哥哥见轩辕九没想要告知他的意思,便很默契的不去询问,尊重弟弟的行为。

    所以轩辕九虽然是公司副总裁,商业天赋很高,可是集团的大小适宜,他都很少过问,都是他这个哥哥在操心,这样在无形中也避免了两兄弟的权力相争。

    这样看来,苏墨兮不是被人绑架了,而是被鬼给抓走了,自己和谷昊轩设了局,那鬼没有上钩,却对苏墨兮下了手,白小默这下心里有了底,便对一旁焦急的楚瑜怀道:“楚总裁,你现在可以稍微放心了,苏苏现在至少性命是无忧的,据我所知,那只鬼只是喜欢捉弄别人,还没伤害过任何人。”

    “即便如此,苏苏穿的那么少,一定冻坏了。”楚瑜怀叹息道。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楚瑜怀在车外焦急的踱着步子,他丧失了一贯的风度翩翩,那样一个如阿波罗王子一般阳光灿烂的英俊男子,永远带着从容优雅的笑容,此刻却满脸阴郁,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前夜,气压低的惊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