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三章 圣诞夜的夜晚4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见厉无极有难,白小默也担心了起来,她赶紧跳下床,道:“我和你一起去吧。「^追^书^帮^首~发」”

    厉无极将车子停在了小区门口,对后排的黄俊道:“猴子,你先看着谷昊轩,我将刘娇娇送到家,就出来。”

    “没事,你慢慢来,我不急。”黄俊给了他一个很是暧昧的眼神。

    厉无极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走到车右门,打开,将还在昏睡的刘娇娇抱到怀中,打横抱起,向小区里走去。

    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虽说是圣诞节,小区里倒还是静悄悄的,并没有遇见什么人,厉无极心里稍稍轻松了些,上了电梯,到了刘娇娇的家门口。

    他蹲下身子,将刘娇娇放到他的膝盖上,腾出一只手,伸进包里,翻了半天,什么口红,粉饼,眉笔,充电器,手机,甚至还摸出来一个卫生巾,就是没有钥匙,厉无极气的简直要骂娘了。

    找了半天,不见踪迹,总不能一直这样干等着吧,厉无极只好试着将刘娇娇摇醒,看能不能从她口中找到钥匙的下落。

    “刘娇娇!刘娇娇!”厉无极将她摇了半天,不见反应,只好伸出手指,在她的人中处,狠狠地掐了一下。

    “哎呦!”刘娇娇被疼痛刺激,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

    厉无极看见刘娇娇醒来,心中一喜,道:“刘娇娇,你家的钥匙呢?”

    “钥匙?”刘娇娇虽然醒来了,可是脑子里还是糊涂的,楼道的灯光光线太强,她只觉得眼睛发酸,只想要再次合上眼睛。

    “刘娇娇,你先别睡!”厉无极怕她一睡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忙将她使劲摇了摇。

    谁知道这一摇不要紧,刘娇娇只觉得胃翻江倒海,直犯恶心,一张嘴,“哇”的一声,将胃里的东西尽数吐了出来。

    “......”厉无极的脸瞬间就绿了,她不光将自己的衣服吐的一塌糊涂,他的身上,腿上,也满是秽物,一时间臭气熏天,臭不可闻。

    刘娇娇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吐完了之后,舒服很多,悠悠合上眼睛,继续睡了过去。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呀!”厉无极身子颤抖着,仰面无语望苍天,心中滴血,只觉得自己最近是不是应该去庙里拜个神了。

    强忍着恶心,他从衣兜里拿出卫生纸,将自己和刘娇娇身上的东西勉强擦了擦,然后企图再次叫醒刘娇娇,可是这次,无论他是摇还是掐,她都像是睡死了一般,纹丝不动。

    既然在这里没有什么用,厉无极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将刘娇娇抱着站了起来,打算先将她抱下楼,去车上,再做打算。

    他没注意到的是,一张被揉的皱巴巴的黄符从刘娇娇的怀里掉了下来,打了几个旋儿,落在了不起眼的角落里。

    就在这时,对面的门忽然“吱”的一声开了,邻居春花露出一张蓬头垢面的大圆脸,一脸的怒其不争的表情,“笨死了,这女人在脚垫下放了一把备用钥匙,你不知道吗?”

    厉无极一愣,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冒出来,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还来不及说话,门又“砰”的一声关上了,春花的声音从门里传来:“年轻人,你这速度太慢了,赶紧收了这个狐狸精,我们大家都安生,啊!”

    “......”厉无极一脸黑线,真不知道这个春花在猫眼里看了自己和刘娇娇多久,简直对两人的事情比本人还早操心呀!

    顾不得想太多,他赶紧将脚垫翻开,果然有一把钥匙在。

    厉无极如蒙大赦,赶紧将钥匙插了进去,很快,门开了,他顿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先不管三七二十,将刘娇娇这个大累赘放到卧室的床上,然后再开灯,换鞋,关门,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他对自己有如此习惯性动作有些吃惊,愣了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将放在客厅的鞋子换了,暗道自己不是应该马上走人的吗?可是想想还在沉睡的刘娇娇,又闻了闻自己身上的酸臭味道,转念想还是先去卫生间擦拭一下比较好。

    他走进卫生间,将衣服擦了擦,难闻的味道不那么明显了,他走到卧室里,替刘娇娇脱了外套,鞋子,将她裙子上的秽物重新擦了擦,然后给她盖上被子,床头倒了杯水,他看了看时间,已经上来半个多小时了,想想还在楼下的两人,便打算下去。

    他刚走到客厅,便听见敲门声,打开门一看,并没有人,从上往下看去,不由大吃一惊。

    在门外的地上,居然趴着是一个连站都不会站的一个白胖小婴儿。

    婴儿见他开门,立刻露出灿烂无牙的笑容,仰着头,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闪烁着点点快乐的光芒。

    “你怎么会在这儿?”厉无极有些吃惊,左右望了望,不见人影,实在是不明白这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小东西怎么会在这儿。

    可爱的小婴儿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两只小手上沾满了泥土,两只肉肉的小脚上什么也没有穿,脏兮兮的,也不知道是那个粗心的家长,会将这么可爱的孩子丢在这里。

    厉无极只好将他抱了起来,搂在怀中,尽量露出和善的面容,问道:“小朋友,你是从哪里来的?”

    婴儿接着咿咿呀呀地说个不停,可是他说的厉无极一个字一听不懂,他想了想,说不定是附近那个邻居家的,刘娇娇是靠不住了,目光一转,他大步走到对面的邻居家,敲了敲门。

    说来也是奇怪,刚才的邻居对他们的行为是了如指掌,仿佛就在门口听着一般,可是现在无论他怎么敲门,却纹丝不动,就是不见开门的。

    厉无极无奈,转身准备回去再做打算,忽然想起那天他们下电梯,2401的新房主似乎就抱着这么一个婴儿。

    这孩子在他怀中不甚安分,小腿乱蹬,脏兮兮的小手已经在他的脸上拍了好几个巴掌,厉无极不耐地将小手拉到怀中,将备用钥匙放到衣兜里,关了门,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上了楼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