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一十八章 逃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昨天她的衣服都被淋得湿湿的,有没有来得及清洗,穿的都是轩辕九的衣服。http://www.shanjue.com/

    白母一双堪比福尔摩斯的眼睛在她的身上巡回了一圈,娇嫩的皮肤上出现的可疑的紫色斑点,脸上露出的明媚春色,都让她不安起来。

    “小默,你没有干什么不该干的事情吧?”白母担心道。

    “能有什么事情,”白小默心虚地低头笑着,不敢看她的眼睛。

    白母一阵无语,有些担心地说道:“小默,女孩子可要自重一点才好。”

    白小默有些羞愧,自己如此情不自禁,的确不是太好。

    “哥,你们这大包小包的,拿的是什么东西?”白小默不想再继续和白母说下去了,便转移话题,望着在厨房忙碌的白小晨。

    “算了,我不管你了。”白母在后面轻轻叹息,真是女大不中留呀。

    白小晨将一个大袋子放进厨房,里面都是熏好的腊肉和一些干菜,一边转头对白小默笑道:“这些都是亲戚朋友给的,说是让我们带回来,给朵朵和楚总裁他们家尝尝。”

    “……”白小默一阵无语,话说他们这种富豪级的人物什么没有见过,这么远的地方,从火车上大包小包的拿来,不累吗?

    看着白小晨一脸满足的样子,白小默也不好打击他,只好跟着说道:“嗯,还不错。”

    他们这次回家,除了通知亲戚朋友们关于白小晨结婚事宜之外,还将青瓷村家中收拾了一番,打算等白小晨结婚了,就回去。

    “妈,你和爸住在这里不好吗,这里比村里要好多了,想吃什么直接就可以买,多方便。”白小默并不想白母他们回去,她辛辛苦苦买这个房子,可是为了他们才买的。

    “我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楼上住着不方便,还是家里好,熟人多,我和你爸也有人唠嗑,出了房间就是院子,空气也新鲜,哪像这里,像个小鸟笼子一般。”白母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白小默心里空落落的,虽然知道白母说得对,可是还是觉得不甚开心。

    第二天早上,白小晨去花家拜年,顺便将那些腊肉也拿了些,花子虚看着一脸冒着傻气的白小晨,心中五味俱全,花朵朵的母亲也在,是个穿着华丽的美人,只是精神不太好,听说刚刚大病初愈,见了白小晨的东西,倒是很高兴,对花子虚低声道:“看这孩子,倒是个很诚实单纯的。”

    花朵朵这几天都被花子虚禁足,哪儿也去不了,如今见了白小晨,高兴极了,不顾花家人都在,拉着他的胳膊说个不停,白小晨认认真真的垂目听着,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

    在花家吃了饭,白小晨便打算告辞离开了,花朵朵望着花子虚,道:“爸爸,我好久都没有出门了,今天我就和小晨一起出去转转,行吗?”

    花子虚脸色一变,刚要出言拒绝,却被花夫人道:“算啦,就让朵朵出去透个气,这几天你没看见把她急成什么样子了?”

    花子虚沉着脸,默许了花朵朵的请求。

    虽然答应让花朵朵出门,可是身后却跟着七八个保镖,两人在百货大楼随便转着,阵势太大,引得周围人纷纷侧目,还有人拿出手机,很是好奇的将这一幕拍摄下来。

    “小晨,你的衣服太旧了,我帮你挑几件吧。”花朵朵拉着他的手,去到了一家品牌店,帮他选了三四套衣服,又买了鞋子和皮带,一出手就是小几万,惊得白小晨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朵朵,你不觉得着太贵了吗?”白小晨不安道。

    “没关系,反正老头子有的是钱。”花朵朵冲着白小晨调皮的挤了挤眼睛。

    真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换了衣服的白小晨果然看起来帅气了很多,甚至还有了几分高贵的气息,看的一旁的花朵朵眼中冒着大红心,随即开心地抱着白小晨,骄傲道:“我家的小晨就是帅。”

    白小晨呵呵笑着抓着脑袋,心中有些打鼓,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药,怎么会对自己这么个穷屌丝如此着迷。

    白小晨又陪着花朵朵买了一大堆衣服,花朵朵穿着一件驼色羊绒大衣,在镜子面前,来回扭动着身子,一边抱怨道:“柜子里的那些衣服,简直没有办法看,那样式,那颜色,啧啧,真想不通富豪千金怎么会有那么差的品味。”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上忽然露出伤心的神色,对白小晨忽然道:“小晨,我是不是很丑?”

    白小晨一愣,道:“不丑呀,挺好看的。”

    花朵朵这才满意地将衣服脱下来,递给店员道:“这个款式,所有颜色,我都要了。”

    衣服买的实在是太多了,白小晨是提不了,只能由身后的几个保镖代劳,花朵朵摸摸肚子,对着白小晨道:“咱们去吃饭吧。”

    于是餐厅中又出现了这样的场景,一对衣着华贵的小情侣坐在包间里吃饭,门口站着一排面色森冷的黑衣人,脸色都不是很好,他们又累又饿,只能闻着香味,肚子咕咕叫。

    花朵朵点了一大堆吃的,吃的差不多了,冲着白小晨使了个眼色,大声道:“我去下洗手间,你等着我。”

    说罢,便走出包间,一个面色黝黑的保镖紧紧跟在她的后面,看着她走进了卫生间,便守在门口。

    “你这个流氓,守在女厕所门口干什么?”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走出来,惊讶地指着他惊叫道。

    一边的服务生听见呼唤,走过来,对着保镖道:“这位先生,麻烦你离这里远一点好吗,不然我们会叫保安的。”

    保镖转身,无奈的向前走了几步,就在这时,一个身影飞快地从厕所出来,钻进了另一个拐角里。

    保镖左等右等,不见花朵朵出来,不由有些担心,白小晨也来了,对保镖道:“朵朵还没有出来吗?”

    保镖摇摇头。

    “怎么这么久,不会有什么问题吧!”白小晨有些担心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