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六十八章 夜探墓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轩辕九闭上眼睛,像是在听着什么,随即睁开眼睛,对卜艮生道,“你听听,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声音。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卜艮生也学着轩辕九闭上眼睛,仔仔细细地听了会,睁开眼睛有些羞愧地对轩辕九道:“还是你厉害,要不是你提醒,我根本没有注意,这似乎是一种致命声音,虽然对于我这样的鬼已经没有用了,可是对于这个小鬼头来说,却是有着极强的诱惑力的。”

    “咱们出去看看。”轩辕九道。

    “小默,你慢点过来。”轩辕九脚步匆匆,还不忘回头叮嘱白小默。

    “知道了,你先去,我不急的。”白小默回道。

    三人走出摄影棚,轩辕九的脚步很快,卜艮生紧随其后,那个小男孩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露出了急躁的表情,在轩辕九的手上,挣扎的更厉害了。

    下了楼,来到空旷的马路上,这是一个比较偏僻的街道,穿过两条街道,马路对面,站在一个身穿土黄色衣服,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手里抱着一个篮球大小的铁疙瘩,低着头,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这个人我见过,在他今天发疯的时候。”卜艮生站在他的身后低声道。

    此刻的小男孩已经进入了疯癫模式,身子极力地挣扎着,拼命地想要摆脱轩辕九的控制,甚至露出血盆大口,疯狂地撕咬着轩辕九手臂。

    轩辕九冲着卜艮生使了个眼色,藏在一旁大树的阴影下,道:“你去送小默回家,剩下的交给我。”

    虽然卜艮生很想跟着轩辕九去一探究竟,可是他念着白小默的安全,知道轩辕九的实力,便点了点头,转身便回去了。

    看着卜艮生的身影消失不见,轩辕九手指一松,小男孩便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直直地向络腮男子冲了过去。

    络腮男见了小男孩,目光中露出狂喜的神色,一把将小男孩抓在手中,口中冷哼道:“你这小子,跑了好几天,让我好找呀。”

    小男孩迷离的目光变得清明,当他看见络腮胡的时候,目光中只有深深的恐惧,这比他在轩辕九手里更加害怕,连反抗也不敢,只是口中发出呜咽的声音,身子抖个不停。

    “回去再跟你算账。”络腮胡拿出一个透明的塑料袋子,将小男孩装了进去,然后系紧,再将铁疙瘩装进了随身的包里,提着塑料袋,一甩一甩的,向前走了几百米,在一辆黑色的桑塔纳旁边停了下来。

    他坐上车子,将包往后座一扔,塑料袋放在了副驾驶座上,开火,启动,在车子走了几十米的时候,觉察到了车身猛地一沉,他将头伸出窗外,看了半天,夜色静谧,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将头收了回去,继续开着车子,向前走去。

    车子七拐八拐,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几乎已经到了市区附近的一个县城的交界了,沿着一条偏僻小道向上行走,走了有二十多分钟,在一个黑压压的大门前停了下来,旁边的小房子里走出一个满脸横肉的彪形大汉,对着络腮胡道:“你又出去了?”

    “是!”络腮胡喜气洋洋地将手边的塑料袋拍了拍,道:“这小子被我找到而来。”

    彪形大汉露出了个意外的神色,随即笑道:“那就恭喜你了,这下你就不用受罚了。”

    “呵呵,这次主人会好好夸奖我的。”络腮胡得意道。

    彪形大汉眼中妒意一闪而过,不动声色地按了手中的按键。

    黑色大门徐徐打开,络腮胡开着车子,驶了进去。

    黑夜中,只有车灯亮着,一驰而过的四周,闪过大大小小的石碑,偶尔有绿莹莹的鬼火飞舞,这明显是个墓地,车子开的飞快,很快便到了山顶,那里的墓碑更多,可是除了墓碑,也没有任何的建筑物。

    将车子停了下来,络腮胡下了车子,提着塑料袋,向墓地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去。

    在走到一个不起眼的墓碑旁边时,他停了下来,看了看空旷无人的四周,他将墓碑轻轻转动,只听见“咯吱”一声,旁边的空地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大洞,络腮胡子往里看了看,猛地跳了下去。

    “咯吱”,大洞再次合上了,地面干净整洁,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大洞似得。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黑色身影出现了,在墓碑旁边徘徊了许久,学着络腮胡的样子,扭动墓碑,大洞出现,黑影一跃而下。

    大洞再次消失,四周的树木发出沙沙的声响,静谧而神秘。

    身影落到地上,脚下是光滑整洁的大理石,,四周是用水泥刮的整整齐齐的墙面,昏暗的灯光,沿着长长的甬道,慢慢地向前走着,两侧逐渐出现了一个个的门,很多都被锁上了,偶尔有一两个开着的,有隐约的人声传来。

    “哐啷,”是黑影旁边的一扇门开了,一个身穿迷彩,身高一米九多的,如同半截铁塔般的巨汉走了出来,面色通红,身上是一股浓重的酒味。

    他沿着甬道向前走了一段,打开一扇门,里面发出水声,原来是在上厕所。

    “塔坤,你快点!”房间里有人在喊道。

    “来了!”塔坤答应着,提了提裤子,一脚踹开门,走了进去。

    门虚掩着,里面是吵吵嚷嚷喝酒的划拳声,偶尔有女人的娇喘声,此刻的黑影,四肢贴在甬道的天花板上,目光炯炯地望着前方不远处,背对着他的一个***。

    很明显,***所拍摄的地方,必定是一块重要的地段,一定有什么了不得的人和事,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小小的门,甚至比旁边的还要小一点。

    黑影试探着敲了敲天花板,上面立刻发出清脆的声响,显然上面设有了通风口,他拿出一把匕首,插了进去,轻轻滑动,削铁如泥,一大块天花板掉下来,被他一把抓住,随后翻身,钻进了通风口通道中。

    里面黑乎乎的,带着发霉而腐烂的味道,头顶就是放着骨灰盒的石碑了,黑影却毫无反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