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七十六章 危在旦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们的对面站的是天邪,此刻的他,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怪物,嘴唇上沾满了鲜血,黑眸赤红,他的脚下,是十几个捉鬼师的尸体,开膛破腹,断肢残身,滔天邪气威压着,甚至以他为圆形的四周都有稍微弱些的捉鬼师被压迫着,不能动弹,只能任那些鬼物欺负,很多人都头破血流,眼看就要活不成了。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天邪!”轩辕九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怒目圆睁,狠狠地望着天邪。

    “很好,你终于来了。”天邪一脚踢翻了一个捉鬼师的尸体,伸出白的惊人的手指,露出一个邪魅阴毒的笑容,轻轻擦拭掉了嘴边的红色血迹。

    轩辕九一跃而起,拔出黑色长刀,如疾风般呼啸而至,举刀落下,天邪口中念念有词,一股强大的黑色气流冲天而起,遏制住了轩辕九向下的坠落之势。

    天邪的精力尽数放在了轩辕九的身上,威压一松,四周的捉鬼师身上压力一松,立刻反击,和那些鬼物斗了起来。

    一旁的岑圣大师心里一松,身子便软软倒下,他毕竟已经是**十岁岁耄耋之年的老人了,被麻衣道人一把扶住,交给了一旁的一个弟子,“好生看护他。”

    说罢,长剑一挥,便朝着鬼物最多的地方冲了过去。

    眼看鬼物越来越少,天邪依旧毫无反应,一副笃定的模样,和轩辕九相斗的不见半分紧张。

    不一会儿,人群中发出一声欢呼,那些鬼物,已经被他们消灭殆尽了。

    众人的目光都放在了轩辕九和天邪的交战上,只见两人斗的难分难舍,轩辕九黑色长刀相碰,有开天辟地之威,而一旁的天邪则变幻不断,行为诡异,一会儿化为一团黑雾,虚无缥缈,将他困在其中,随即被他掌风吹的消失不见。

    一会儿化为一只巨大的蜘蛛,触角尖利,口中喷着毒液,落到地上,便将石板灼出一个大洞,众人纷纷避开,被轩辕从天而降,一刀砍成了两半,落在地上,随即幻化成为一条身形粗大,颜色艳丽的碧眼蟒蛇,吐着长长的艳红信子,张开巨口,将轩辕九一吞而下。

    人群中发出惊叫,蟒蛇扬起身子,摇摇晃晃地没有滑行多远,身子便软软地倒下,滚落在地,肚子一突一凹,忽然一道长刀破体而出,一个身影跃上空中,正是轩辕九,此刻的他一脸血污,黑色衣服破烂不堪,甚是狼狈。

    “呵呵呵呵——”躺在地上的蟒蛇不断地打着滚,却发出愉快的笑声,身子慢慢变小,又变成了那副少年的懒散模样,浑身是伤,肚子上还有一个破洞,正在不断地流着鲜血。

    “轩辕九,你以为你赢了吗?”少年眯起眼睛,望向了轩辕九。

    “不然呢?”轩辕九冷冷地望着他,目光冷峻而警惕,他知道天邪的厉害,知道他不会就这样轻易的认输。

    “就算我死,我也会让人陪葬的。”天邪一脸阴毒地望着轩辕九,看着他永远毫无表情的面孔,像是什么也不能让他屈服,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轩辕九眼皮微跳,有了不好的预感,刚要说些什么,便听见天邪口中喃喃由此,用手将肚子上的鲜血一抹,反手拍在地上,大声道:“旱魃,出!”

    只听见“轰隆隆”一声响起,泥沙滚滚,一个身影从他身下的石板破土而出,口中发出一声尖利嘶叫,只震得众人耳中轰鸣,脑中嗡嗡一片。

    身影落在天邪的身边,只见他身材瘦削,有两米多高,长着一张满是皱纹的脸庞,像是活了几百岁似得,露出的皮肤都是层层叠叠的发皱皮肤,一双眼睛却闪烁着诡异的蓝光,干枯苍白的手掌上扬,右手高高举起,提着一个穿着水蓝色裙子,大腹便便的少女,只见她头垂到一边,长发垂下,面色苍白,一副人事不省的样子。

    “小默?”轩辕九脸色登时变了,身子准备向前冲去,却被麻衣道人一把拉住。

    “这是旱魃王,厉害至极,实力不在你之下,你不要轻举妄动。”麻衣道人低声道。

    “哈哈哈哈——”天邪发出一声得意的笑容,“轩辕九,今天我即便是要死,也要你的妻子陪我一起,到了黄泉路上,也算是有个伴,哈哈哈——”

    旱魃王一手拉起地上的天邪,将他放到了自己的左肩之上,伤口挤压,鲜血滴滴答答地从天邪的肚子上往下落,可是天邪像是没有任何感觉,一手摸着旱魃王的脑袋,笑的张狂无比,像是没有痛感一般。

    “天邪,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轩辕九愤怒道,他第一次露出了不安的神色,一颗心像是坠入了冰窖之中,散发着阵阵寒意,如果不是勉力镇定,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手脚都会颤抖不已,不知道什么时候,厉无极,黄俊,冷凝,黎药他们,都来到了他的身后。

    “你以为将她放在楚宅,我就不能够抓到她了吗?”天邪得意地望着他,“你设了防魔的阵法,却怎么就没有想想,我可是占了人身的,收敛邪气,出入楚家,岂不是易如反掌?”

    “你有什么冲着我来?为什么要伤害她?”轩辕九望着生死不明的白小默,心痛的不能自己。

    “冲着你来?堂堂轩辕门第九代血脉传人,轩辕黄帝的后人,我是傻呢?还是蠢,有捷径,当然要用脑子了。”天邪悠然地拍了拍旱魃王的脑袋,后者伸出一只手指,猛地插入了白小默的后背,穿背而出,从前胸捅出,鲜血上涌,便听见她“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缓缓睁开了双眼。

    “小默!”轩辕九只觉得心如刀绞,立刻就要冲上去,却听见天邪道:“你要是敢过来,只要他动一个指头,你的妻子就立刻毙命,一尸两命,哈哈。”

    轩辕九停下了脚步,睚呲欲裂,目光中几欲喷出火来,“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