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二十三章诗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们刚到大街上,一片人海红灯,平常稀稀疏疏的大街挤满了人,到处都是热闹的人声,街边更是摆满各式各样的玩样,供人赏玩买卖。免-费-首-发→【追】【书】【帮】

    如此寒冷的天气,街上的男男女女都穿着厚重的斗篷大氅,各式各样的,也可以理解为,借着过节的日子,出来争奇斗艳,找点乐趣。

    街上人山人海,前行的道路被人堵住,每走一步都是用巴掌量的,时不时还被人推搡、挤压。

    耳旁叫卖吆喝声连续不停,人群的交谈声更是连绵不绝,食物的香味时不时飘在鼻前,引诱着人的味蕾。

    旁边各式各样有趣的小玩样儿,勾引着人们的好奇视线,人群纷纷涌动,各处停留,好不热闹。

    街道的上方更是挂着形状各异的灯笼,用一根根红线穿过,好似人与人之间隐形的缘分,不知何时遇到对的人。

    大小红色的灯笼与下面人群相似,不同的形状,不同的人,它们像在进行一场天空点缀选美。

    郭宋星夜因为有胡亥这个煞神在,离他们半米以内没敢有任何一个人,走的还算顺畅。

    她享受这种热闹的气氛,其实胡亥这个行为,她挺不赞同的。

    可惜,她不敢说!

    路上行人各色,路边小摊更被堵的水泄不通,只一个挂着书画的地摊,有些冷清。

    本着天生的好奇心,郭宋星夜扯着扶苏与胡亥的袖口同去。

    人群吵杂,离得远点根本听不到在说什么,还是这样方便些。

    排在末尾的隐残幽看她动作,眸色幽暗,盯着被她提起的扶苏手袖,脚步跟上。

    走过拥挤的人群,离得近些,她才看清楚这个冷清的书画摊子。

    只见旁边的小桌上摆着一坛酒,一个斟酒的杯盏,还有一位发丝紊乱,白衣邋遢,正在旁若无人磨墨的翩翩少年。

    人来到他摊前,没有迎接更没理睬,怪不得他这里生意如此惨淡。

    郭宋星夜失笑摇头,从此处可以看出,地上那个斜杵而坐的少年,有着高傲睥人的性子。

    这点,她还是能看出来的。

    本着她的好奇心,来对了地方。

    旁边的扶苏淡笑不语,眸色悠然。

    被郭宋星夜扯着的胡亥,脸色嫌弃,不明白郭宋星夜为何来这样小摊。

    要名人字画、古董器物,他胡府的藏宝阁可是数不胜数。

    只见郭宋星夜弯腰,对低头看不见脸面的摊主问道:“是卖字画的吗?”

    “没长眼。”

    听到人来,摊主依旧没有抬头,反而讥讽郭宋星夜一句。

    胡亥动气,还好郭宋星夜脾气好,没有太过在意,单手拦住准备动手的他。

    反而看起这个奇怪摊主地奋笔疾书。

    似在期待他缭乱有力的笔尖之下,能写出如何惊人的诗词。

    最后一笔落下,穿着水墨广袖衣服的摊主抬头,郭宋星夜却没执意他的面貌,反而看向他刚写完的小诗。

    她看的皱眉,似是不解,喃喃念道:

    “眸前雾朦朦,

    柔光映面胧。

    诗词左边鉴,

    河灯右边赏。”

    这首诗很明了,只一句是她不明白。

    “第一句,为何意?”

    对于不懂就问,郭宋星夜很擅长。

    摊主没再讥讽她不知情,抬头望向人群,一句点破,颇有禅意。

    “呼吸之间。”

    她听的皱眉,双眸不解,追随他的目光看向人群,明白的她,再次失笑。

    原来是这样,“呼吸之间”便是人呼出的热气,这样看来,不就是眼前雾蒙蒙。

    她还以为说的是今天雾大,却不想是她粗鄙,解错了意思。

    为了自己的韵味,还有明意,他将字巧妙结合,简单写出今天盛况,还有所在的时节。

    看似简单的小诗,含意微深。

    写诗之人颇有文采,还有他豪迈高傲世间的平常之心,一般人难极。

    看完他的诗,郭宋星夜对这人更加好奇,细心的她,观察到了一个很有趣的点。

    “你也是墨祁书院的学员?”

    她浅笑,如河间漂流晃荡的河灯,光虽微弱,却是难得风景。

    男子抬眸,眸当中尽是不屑,儒雅的面孔搭配他眸里韵味,让郭宋星夜想到诗仙**。

    他与**潇洒肆意,傲世天下万物相似,却与豪情挥洒,不介万物珍惜,宛如飘飘仙人的**颇有不同。

    她眸光微闪,对穿着水墨长袖的他有些佩服。

    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心性高至云端,却有低入尘埃窥探的心,那需要莫大的勇气,与历练。

    就连胡亥这活过千年的人,都不一定有这种悟性。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说完,男子拿起桌上小壶,墨袖翻滚,无视旁边小杯,动作一气呵成,仰天豪饮,可谓肆意。

    郭宋星夜看的挑眉,对于他的不搭调渐渐习惯,对于他的评价除了无奈,还有一丝欣赏。

    他…是个不可多得的珍惜物种!

    胡亥对于他的做法,赤瞳微闪。

    千年时光,他没一直呆在胡府,除了修炼,他会出去了解朝代与文化,不过他从未参与。

    唐代李太白,诗词被人称赞,众众传口,他也知晓,曾去接触过。

    眼前这个少年郎却有**几分相似,相信她也想到了。

    相似…终究不是一人,以这个少年郎的功底,有低睥却不对万物洒脱,这是他的根病。

    诗的话,更及不上**半分,还需历练。

    能让胡亥留意,并有一番评价的人,也算不多。

    旁边扶苏但笑不语,手中不知何时,多了腰间佩戴的暖玉。

    站在最后的隐残幽,听的头疼,满脸不耐。

    不就一个会写简单诗,还是墨祁书院普通班的人,要在这儿站久?

    后面涌动的人群,力量都快将他推翻,他们倒好,在这里悠悠讨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