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二章 还疼不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以宸冷冷说道,“这还用说?今天片场的粉丝就已经够你喝上一壶的了,还别说几亿的网络水军。不信。你瞧瞧后面是什么。”

    叶流萤微微侧身,转动腰肢望向身后,一辆白色的大众途观正紧紧尾随。一辆红色的别克凯越紧随其后。

    腰肢疼痛传来,叶流萤倒吸了口凉气。低低地骂了句。这都是些什么人呀,难道我天生就长得一张讨人厌的脸?

    凌乱的卷发微微垂下,露出一小截白嫩的颈脖。日光透过车窗照了进来,落在莹白如玉的耳垂上,微微地呼吸在季以宸耳边响起。

    季以宸喉结滚动。鬼使神差地伸手拂上了叶流萤的小脸。光滑娇嫩的触感传来,心底起了一股异样的冲动。

    “干什么?”

    叶流萤微皱着眉头转过身来,语气里带着一丝愤怒。她去观察敌情。季以宸在这里干什么。调戏她?

    季以宸讪讪地收回了手,神情恢复冷清。淡淡说道,“别以为我是在调戏你。就你这种姿色,我只要手指头勾一勾,后面就可以排个加强连。”

    季以宸说的有道理。叶流萤强摁住心底的愤怒,疑道,“那季总刚才想做什么?”

    “真是脑子秀逗了,还不是为了配合你演好这场戏。”

    叶流萤无力地瘫软在真皮座椅上,“季总,还得演多久?”

    季以宸冷声说道,“我怎么知道?这要看后面的记者什么时候肯走人?”

    “如果他们死追不放,那我们就得一直演下去?”

    “应该是。”

    叶流萤眼冒金星,直想撞墙。心底直叹,明星这活真不是人干的。

    黑色宾利在一家装修典雅的西餐厅停了下来,叶流萤踌躇着,不想下车。如果新闻再次上了头条,不知道楚东知道了,会如何想她?

    神游天外间,季以宸已经解下了安全带。

    望着已到了车前满脸都是谄笑的泊车小弟,叶如陌认命地伸向安全带纽扣。

    “别动。”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叶流萤的神经突然紧绷,怎么了?

    是恐怖分子来袭?还是刚才的情绪不小心被他觉察出来了?又要大发雷霆了?

    季以宸没有下车,微微侧身,修长如玉的手指伸了过来,叶如陌屏住呼吸,等待着季以宸随时随地都可以刮上一场的狂风骤雨。

    “咔嚓”一声,安全带解开了。

    叶流萤瞪圆了眼,傻愣当场,季以宸又在玩什么花样?嫌整的自己不够惨?

    来不及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季以宸已经打开了副驾驶室的车门,如同绅士般地伸出了手,将怔愣当场的叶流萤,小心翼翼地扶了下来,关切地问道,“还疼吗?”

    季以宸一米八五的个子,外形英俊出众,浑身透着冷冽的气息,更是添了几分男人的魅力。

    举手投足间,虽然没有楚东温润春风般的感觉,却有上位者的霸气,让人为之折服。

    对于不了解季以宸的人而言,他是人人追捧的男神。

    对于了解他的人而言,他是魔鬼,霸道,专制。

    得罪了他,绝无生路。

    叶流萤错愕地望了望季以宸,冷笑,“季总,今天太阳是从哪边出来的?”

    季以宸斜睨了一眼叶流萤,“你以为我愿意?”说完,眼神扫了一眼不远处东张西望,身上挎着单反相机的几个年轻人。

    叶流萤知趣地闭上了嘴,乖乖地挽着季以宸的手臂,随迎宾小姐进了餐厅。

    “季总,您来了。”身着黑色职业装的餐厅经理王丽华,踩着舞步扭着腰肢迎了上来,满脸谄笑。

    季以宸嘴角微勾,低低地应了声,“嗯。”

    王丽华瞪圆了眼,及时地捂住了嘴。这是经常过来冷着张俊脸,任谁也不愿搭理的天娱公司CEO季总?

    难道,因为她今天抹了新买的口红?

    王丽华心底雀跃不已,颠颠地跑上前去,尽量让自己曼妙的身姿全方位的展现在季以宸面前。

    “季总,您有好些天没来了?”

    王丽华嘟着红唇,身材微微侧着,时不时地,胸前两团浑圆似有似无的在季以宸手肘上擦拭着,只是没有如她所愿。

    季以宸,娱乐圈钻石王老五,长相英俊,多金多银。别说与他攀上关系,就算给他白睡几晚,也不一定谁吃亏呢。

    挽着季以宸的叶流萤,她愣是瞄也没瞄上一眼。

    季以宸身处娱乐圈,身边向来美女众多,每次到这里来的女伴都不同,像梁雨琪这样的一线女星,巴不得与季以宸共聚晚餐,一个不入流的十八线明星,又算得了什么。

    “是吗?”季以宸挑眉,冷冷说道,“昨天不是在这里?”

    王丽华面露尴尬之色,很快平复了下来,“季总,人家昨天不是休假吗?古人还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与季总可是隔了好几日呢。”

    季以宸脚步停了下来,定定地望着王丽华,一动也不动。

    在季以宸无声的逼视下,王丽华的冷汗蹭蹭地冒了出来,蹭蹭地往下滴。

    她知道,马屁又拍到马腿上了。

    “滚。”季以宸一声冷哼。

    “是,季总。”王丽华顾不上抹去头上的冷汗,忙不迭地跑了出去。

    异声惊动了餐厅里的客人,齐刷刷地望了过来。

    季以宸神情淡然地围着餐厅扫视了一圈,客人们知趣地埋下了头,拿着刀叉对着盘子里的牛排什么的,死磕。

    叶流萤暗自吐了吐舌头,这是个什么人哪!

    “怎么了?”季以宸瞧着叶流萤神色有变,轻声问道。

    “没-没什么?”顿了顿,见季以宸没什么反应,望向仓皇离去的王丽华,蹙眉说道,“刚才那小姑娘又没有得罪你,你干嘛对人家那么凶?有违你的绅士风度?”

    “绅士风度?”季以宸冷笑,“你知不知道,我每天得处理多少这样的骚扰者?如果对她们都得像绅士一样,我还要不要做事了?”

    叶流萤望向四周,吧台里,餐厅里,甚至茶水间,上至风姿卓越的少妇,下至清纯可人的少女,没有一个人因为季以宸对待王丽华的态度,而忽视对他的好感。

    那一双双饱含着欲火和仰慕的眸光,围着季以宸全身放肆地打量着,欣赏着。望向叶流萤时,则是赤裸裸地鄙视和嫉恨。

    叶流萤无奈地叹道,这个世界上,只要有女人存在,永远都不会缺少花痴、白痴和情痴。

    安静地包厢里,正中间是张大圆桌,上面摆放着一束鲜翠欲滴的百合花,花样繁琐的大吊灯,高档软包铺就的墙面,抽象的大幅油画,无一不彰显着房间的奢华和低调。

    季以宸和叶流萤相对而坐。

    “请问两位吃西餐还是中餐?”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女走了进来,轻声询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