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七章 如何羞辱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手机听筒里传来急促的男声,“流萤,流萤。你怎么了?说话呀。”

    叶流萤咬唇,面露哀求之色,双手合十作出请求之状。

    季以宸面色铁青。几日前,就算季以宸如何羞辱她。叶流萤仍然是面色不变地。从他面前拿走了女三的合约,攥着剧本发白的指关节出卖了她。

    高昂的头,微微撅起的小嘴。无一不显示着她的高傲与不同。

    而现在居然为了一通电话,作出这副模样,仅仅因为对方是楚东?那他又算得了什么。

    季以宸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一字一句地说道。“楚东,我跟你说,以后不要再打电话来了。”

    “季总。你怎么和叶流萤在一起?”手机那头传来楚东讶异的声音。隐着一丝不敢置信。

    “真是演戏多了。毛病也多了,你说我和叶流萤半夜在一起是什么原因。”季以宸拿着手机。望向面前脸色惨白的叶流萤,眼底闪过一丝阴戾。

    手机那头沉寂了。

    叶流萤嘴唇咬着发白。死死盯住季以宸耳边的手机,俊美得没有一丝死角的脸庞,浑身散发出阴冷气息的季以宸。在她看来。就是来自地狱的修罗,想要置她于死地的阎罗。

    手机听筒里粗重的呼吸声,连带着季以宸和叶流萤粗重的呼吸声,现场气氛诡异到极点。

    沉默,还是沉默......

    许久,手机听筒里传来楚东温润如玉的声音,看来他已经及时调整了情绪。

    “季总,我知道,你是我公司的老总,也是我的衣食父母。但是有些事是不能割让的,如同流萤,我们相识五年,在一起两年,这份感情,不是某个人说拆散便可以拆散的。”

    “某个人?”季以宸咬牙切齿,星眸喷火。

    “请原谅,我更不会和叶流萤断了联系。”

    “啪”地一声,季以宸将电话挂断了,扔上了沙发。

    叶流萤怒极反笑,冷冷说道,“季以宸,我们之间是签了契约,并不代表我就是你的私人财产,连个电话也不让我接,你是不是太过份了。”

    季以宸冷笑,一把攥住叶流萤嫩白如葱藕的手腕,“我过分?为什么不问自己?三更半夜在我的房子里接男人的电话,你是什么意思?如果心里没有鬼,又怎会偷偷地跑到角落里来接?”

    叶流萤咬唇,摇头冷笑,“我好不容易进了剧组,你却将楚东给换了,只有你这种卑鄙小人才做的出。”

    季以宸咬牙,“叶流萤,你不要太过份了。别以为我给了你几分颜色,你就可以开染坊了。”

    叶流萤用力,再用力,使劲,再使劲。

    手腕处依旧纹丝不动,叶流萤急了,一口咬住季以宸的手掌。

    “嘶”声传来,季以宸吃痛,放开了叶流萤的手腕,狠狠说道,“叶流萤,你是属狗的?”

    叶流萤头也不回,捡起手机,抓起沙发上的小坤包,转身冲出了大门,消失于别墅里。

    身后,季以宸身体重重地陷入沙发里。

    -

    深夜十一点,南街别墅区一片寂静,只有路灯静静地守护在夜里,林木深深,投下一地斑驳。

    叶流萤身穿浅粉色的连衣裙,一只脚高一只脚低地,走在两边的人行道上。

    窈窕的身影在路灯下,投下了一道长长的影子。

    刚才一气之下,跑了出来。

    没想到南街别墅到了晚上最难打车,不知道走了多久,稀稀拉拉的士多店和副食店,已经陆陆续续地关上了门。

    前方日渐暗沉,先前的冲动已经回归冷静,叶流萤心底开始慌了起来。

    南街别墅地形宽,成排的别墅,宽阔的道路,齐整的林木,居然没路牌。叶流萤扶额,头痛异常,她住进南街别墅没几日,从没出过门,平日里都是随季以宸坐车进来。

    听说南街别墅有四条大门,其中第十期项目正在修建中。只有正大门临街,难道刚才冲动之下,走错了方向?

    叶流萤暗自骂了自己无数遍,蠢猪,现在怎么办?怎么办?

    脚步慌乱地向前走去,只是没见着个保安亭什么的。

    叶流萤嘴里碎碎念,该死的有钱人,怎么这么注意隐私,不知道什么叫住百步一岗,十步一哨吗?

    眼前的绿化逐渐稀松起来,再往前一片漆黑,路灯也没有了。

    叶流萤果断转身,脚步零碎,向前跑去。心里“砰砰”地直跳,暗自骂道,季以宸这个该死的变态,如果不是他存心接听自己的电话,怎会大半夜的迷了路?

    前面车灯晃了眼,叶流萤手掌拂上额头,眯着眼仔细打量着,心里乐开了花,总算有人出现了。是不是可以问一下,正门口在哪里?

    晃动着手臂打招呼,黑色奥迪Q五“唰”地一声开过去了。

    叶流萤颓废地放下了手臂,难道本姑娘长得太瘆人?不然以为是鬼挡路?

    心里“咯噔”一下,幸好没有站在马路上,不然车子从身上压过去,就死惨了。

    暗自庆幸者,继续往前走。

    本姑娘就不相信,一个不大的别墅楼盘,居然走不出去。

    “叮”地一声,一辆车子在身边停了下来。

    叶流萤斜睨一眼,白色路虎?难不成里面是个不怕死的?

    “呲呲”地声音响起,车窗摇了下来,里面露出一个年轻男子的脸庞,戴着副眼镜,冲着叶流萤笑道,“姑娘,上哪儿去呀,要不要送上一程?”

    叶流萤摆了摆手,浅笑,“不用了,我只是想请问一下---”话未说完,突然觉得面前年轻男子有点面熟,“你是?”

    男子摘下眼镜,露出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嘴唇肥大,圆饼脸,眼眸里露出一丝精光。。

    “你是叶流萤?”年轻男子率先说了出来。

    话语刚落,便笑了起来。

    叶流萤蹙眉,疑道,“你是?我只觉得你有点面熟,只是想不起名字了。”

    “我是你的好朋友徐曼的弟弟呀,怎么,记不起来了,想当初,你经常上我家来玩。”男子眉开眼笑,高兴至极。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徐安。”

    叶流萤笑着,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几年未见,居然认不出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